生活,是扯不完的蛋蛋 正文 第一章 菜刀没有,苍蝇拍到是有五把,要不?

我叫默然 收藏 5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size][/URL] (1)      太阳,一大早就死皮赖脸的挂在天上,傻傻地普照着大地,跟个二愣小子没啥区别。      上午八、九点,板凳死了爹样的在楼下喊:王小帅,王小帅……。      王小帅把屁股撅成“^”型,拿脑袋放在床板上撞,痛苦得死去活来。他是个夜游神,对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


(1)


太阳,一大早就死皮赖脸的挂在天上,傻傻地普照着大地,跟个二愣小子没啥区别。


上午八、九点,板凳死了爹样的在楼下喊:王小帅,王小帅……。


王小帅把屁股撅成“^”型,拿脑袋放在床板上撞,痛苦得死去活来。他是个夜游神,对于上午12点之前,一向是他的黄金睡眠时间。现在被板凳鬼哭狼嚎的叫着名字,他痛苦得掐死这王八蛋的心都有。真是交友不慎!


王小帅趴在床上,继续用脑袋撞墙,并在心里用他所记得的全部侮辱性语言,咬牙切齿地问候板凳家的所有直系和旁系亲属……


五分钟后,板凳的叫唤没有任何趋向结束或者即将结束的迹象,王小帅狠狠地煽了自己一耳光,从床上蹦达起来,准备寻找一本书从楼上砸下去,期望着最好能砸在这王八蛋脑门上,让这丫的从此在床上过完他的下半身和他的下半生……


正在找书的当口,板凳从楼下发出一声惊叫,随即鸦雀无声。


王小帅刚好捡起一本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正准备砸下去,可要砸没砸,板凳象杀猪一样的叫唤就停止了。他在心里冷哼一声:“算你丫的识相!”紧接着板凳的惊叫就传到了王小帅的耳朵里,那声音比杀猪的更难听……


王小帅一步就跨到窗户边,朝下看。板凳的另一种语言从楼下迅速向楼上扑来,差点把王小帅呛了一踉跄:“**你爸爸的小情人哦!楼上的哪个王八羔子泼你爷爷一身水,有胆的跟你爷爷站出来,爷爷我今天就废了你!”,一边说,板凳还一边跺着脚,从上到下淋得透湿,象尾刚从缸里捞起来的鱼。


板凳站在楼下血淋淋地咒骂着,除了王小帅没有一个人出来观看。这年头,谁若还关心着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纠纷,谁就纯粹一傻逼!如今的日子,除了跟钱有关系,谁都不想搭理谁,主要是没那闲心。王小帅在楼上向板凳吹了一口哨,眯着眼朝板凳笑,笑得很奸的那种。


“你丫的就活该!谁叫你一大早在这叫唤的,换我压根就不会泼水,直接一瓢油烫死你丫的,还是那种能炸饺子的热油,直接帮你把后事给料理了”王小帅端着茶缸,拿着牙刷搁在嘴里搅和。


板凳拿眼睛瞪着楼上的王小帅,继续扯着喉咙骂了半分钟后,一埋头顺着楼梯道就冲了上来。王小帅把牙,刷得很有节奏,在心里喊着拍子“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没大一会儿,板凳冲进了他的屋子里。


“你家的菜刀呢?我非剁了这厮不可!”板凳在屋前屋后找。


“菜刀没有,苍蝇拍到是有五把,要不?你拿去一样煽死那丫的!”


“靠!你以为我属猪啊?”


“别,爷们!你那是在侮辱猪!”


“你丫的见过我这样有文化的猪?”


“甭跟我提文化,就你那点文化还不够让猪一顿在槽里嚼的!”


“算你丫狠!”


“干吗算我狠?我压根就比你丫狠?”


“得了吧!说你胖,你还真癞蛤蟆蹲在大路上,冒充大吉普了!敢情你这牙刷就是那吉普档吧,瞧你从进门就刷到现在,也不胳得慌,左右来回的这么晃着,你不晕,我都晕。”


王小帅还在刷牙,满口的白色唾沫星子。


“年轻人啊,不是我说你,做人就要讲究卫生,身体健康,吃嘛嘛才香。刷牙时间长怎么了?这是一种良好的习惯,谁说过来着,习惯决定一个人的素养,懂不?”说完,王小帅把牙,刷的呼呼地,喝了一口水在嘴里象荡茶壶一样来回的晃着脑袋。


“别,首先我可没说你讲究卫生不对!这是良好的习惯我也知道,可你丫的也别把任何事情都给做过了啊!你这哪是刷牙啊,活梗就一上世纪70年代刷马桶的!再好的牙,也经不起你这么刷啊!”


“我他妈乐意,你管得着吗?”王小帅喝了口水,把牙刷朝茶缸里重重一磕。


“得、得、得,跟你压根就没共同语言。咱俩幸亏是俩爷们,要是一男一女,做了夫妻,咱俩三十的结婚,初十五就得离了!”板凳给王小帅抛了颗烟,然后挤进洗手间里拿了一干毛巾擦身上的水。


“别,你还真别把你的魅力说大了,首先我压根就看不上你,哪怕你长得跟朵花似的,我眼睛角都不会尿你。就更别说跟你结婚了,就算你讹上我了,我和你三十夜里把婚结了,我就在客厅里坐一宿,初一大早我就得跟你离,要是拖到初二离婚,我他妈的就直接上吊!不为别的,就为看不得你那张脸,让我和你同床共枕?我还不如死了来得干脆!”王小帅抽着烟,眯着小眼珠子,一脸贱像的瞅着板凳说。隔着烟雾缭绕的看他,象个地主。


板凳把身上的上衣掀了,拿毛巾伸进衬衣里抹,边抹边嘻嘻地笑着说:“要说啊,你这人浑身就没一个地方能让人看得上眼,唯一的长处就你那一张油嘴,能把母猪说上树,一般的人还真不是你敌手。可说来也怪!我他妈的就喜欢你这张油嘴。你敢情就是一啄木鸟,功夫全在那嘴上了!”


“承蒙你老抬爱,把我化为益虫。其实,我就是个麻雀,要想我闭口不说话,你还不如让我死了得了!”


“别,你他妈死了,我就跟你一块躺在棺材里,你想到天堂里躲清静?谈都别谈,我死了都得烦着你!”


“要你这么说,我可就得说你不要脸了。咱俩死了,想进天堂?那更是想都别想!就我们这两块料,死了阎王都不会收,怕吵着他老人家。你还想进天堂?赶早死了这颗心吧!”


“好!就依你!我们谁都别死,好好活着,活出个人样来!”


“是啊,好好活着,活成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不活出个人样来,谁都别死!”王小帅把烟蒂一弹,绕了个美丽的弧线,落在了窗外。


板凳把身子彻底擦干净了,用梳子对着镜子梳理他的那小分头。王小帅泡了碗桶面,正埋着头和一根面条叫着劲。


板凳边梳头,边跟王小帅说话:“对了!跟你说件事,上次为一小说请我们吃饭的那个胡总知道吗?就是胖胖的那个。”


王小帅头都没抬,继续和面条叫劲,从鼻腔里发出个“恩”声,算做答应。


板凳就接着说:“那胡总如今不是总了,搞制片,成了文化人,跻身成了文艺界的了。今天早上他给我来电话,说他想投资一部电视剧,资金、场地、服装、导演、演员、灯光、剧务啥都齐了,现在就差一剧本。想让我俩跟他倒腾一剧本出来,你看行不?”


王小帅含着面条问:“什么类型的剧本?关于政治的我可不写,那玩意实在费脑筋!”


“不是政治的,是都市言情的,还得特煽情、特腻味的那种,写得不让观众哭得一塌糊涂就不成。这正好是你的强项!”


“谈了多少钱一集没?”


“没呢,我怕你不答应,就没仔细问!”


“扯的就是蛋!你这不是瞎耽误功夫吗?来了这半天不跟我说这话,净说些不着四六的裸事,快走,我们找那胡胖子去!”王小帅把面一搁,提起旁边的外套就走。


“你不吃面了,还没吃完呢!?”板凳问。眼睛还望着面,但脚步也跟着王小帅出去了。


“这功夫还有心思吃面?等把钱赚到手,吃啥不成?真他妈妈难以想像你这脑袋是怎么长的?敢情你父母是近亲结婚吧?怎么就整出你这么个残次品?”王小帅边嘟囔,边穿外套下楼去了。在走廊口,王小帅自言自语:“这胡胖子真贼,他怎么就知道我会写这样的剧本。姥姥!我这剧本不写得让那帮傻兮兮的观众哭得死去活来,我就他妈的不叫王小帅!”


板凳立即跟了句:“这个你放心,我会让他在播放这片子前打上显目的提示语:本片感人,请自带手纸若干”


王小帅和板凳两人相视一笑,笑得象一对贼!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