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丧事——曾经的乡俗之四

沧浪无疆 收藏 5 316
导读:流传下来的是传统文化,消失的了呢? ————题记   生老病死,人生规律,不可逆转。人么,在自己的哭声里来,在别人的哭声里走。   “死人折腾活人!”这是我老家流传甚久的一句话。为什么这样说呢?请您跟着我的文字走一遭您就明白了。   正常的情况下(这个正常是指有妻室的人亡故家中),在亡人弥留之际,在家的亲人自不必说,一方面要准备后事,一方面自是要一步不离守在身边;对远方的嫡亲,一封电报拍过去,他们也会一路红着眼圈、心急如焚地往老家赶,怎么着也要见上最后一面,说上几句话呀! 该见的人见了,想说的话说了

流传下来的是传统文化,消失的了呢? ————题记

生老病死,人生规律,不可逆转。人么,在自己的哭声里来,在别人的哭声里走。

“死人折腾活人!”这是我老家流传甚久的一句话。为什么这样说呢?请您跟着我的文字走一遭您就明白了。

正常的情况下(这个正常是指有妻室的人亡故家中),在亡人弥留之际,在家的亲人自不必说,一方面要准备后事,一方面自是要一步不离守在身边;对远方的嫡亲,一封电报拍过去,他们也会一路红着眼圈、心急如焚地往老家赶,怎么着也要见上最后一面,说上几句话呀!

该见的人见了,想说的话说了,亡人终于可以瞑目了,在呼出最后一口阳气,留下两滴(就是两滴)辞亲泪之后,亡人就到另外一个世界报到了!关于最后一口阳气,还有一个瘆人的传说,大意是如果亡人心中有怨气,这最后一口气如果喷到谁的身上,这个人将会厄运临头,死期不远矣!曾听说一人将死时,某不孝子在一旁,亡人那最后一口气直向他吹去,这人猛一闪,那口气就吹到了院子里一棵树上,那棵树第二天就死掉了!

亡人一走,亲人们那压抑已久的悲伤瞬间爆发,哭声一片。在亡人没有咽气之前,亲人是不能哭出声的,因为那会让他走得不素净、不安心,所以,亲人泪,只能悄悄流。哭声也会引来族亲,长者也会立即安排好各项工作。帮忙的人为死者穿上寿衣,把灵床摆放在中堂。

一番痛哭将悲哀稍稍宣泄之后,这时就要忙着为亡灵做第一道工作了。 老家一带谓之“报庙”,由儿女们拿着烧纸去土地庙那儿送上纸钱。其目的么,就是为了去给亡人报上“户口”并让土地爷多多照应,看来,这行贿受贿并不只在阳世啊!到我记事的时候,土地庙已经没有了,但人们还是习惯去旧址履行这个庄重的仪式!“烧完纸别回头啊,要不老人以为你们还有事他就不走了。”大辈儿经常这样叮嘱。

老家一带,正常死亡的人要停灵三天,这个三天可不是“三周天”的意思,打个比方,比如说人死在夜里11点59分,这一分钟也算一天。据说我们村停灵最长时间为八年,那是解放前的事情了,那个亡者在世时,带领一家吃糠咽菜供养儿子读了北平一所大学,但儿子学成后,不但不认前去做客的亲人,在爹将辞世时还不回家奔丧,亡者遗言,交待族人坚决不能发丧,一定要等不孝儿回来让他在灵前披麻戴孝赔罪,结果,后来那小子八年后因战乱回家避祸时,族人不但好好臭损他一番,还让他掏空腰包来了一个大出殡,留下个不孝骂名!

停灵期间,孝子贤孙、侄男Wang(实在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呵呵)女要陪灵的。男人在院子里,分列北屋门口两侧,地上铺些谷草;女人在灵前,分列尸床两侧。死者的长男长女每人一身孝衣,其他人等,男的孝帽子,女的勒头布。胡同口早已扎了“门幡”,我一直认为那最主要的目的是给外村的老亲做路牌的。胡同口一般还会安排两个人迎亲接纸,套用目前的语言,该称之为“导丧”吧,一俟吊慰(老家的发音是DiaoWen)的乡亲或远亲来到,立即迎上前接过来人手中的烧纸引领着走向灵前。而吊慰者在离家门约十几米时便扯开嗓门、弯腰低头作哭状,此意一方面自然是为了表示悲痛,另一方面乃通知灵前的人们该开哭了。等农民的经济条件在改可开放后有了改善,专门为白事服务的戏班又重新得以组织,这时陪灵人就以戏班的唢呐声为开哭的信号了。吊孝的人行礼完毕,不管孝子们多大身份,都要立即上前磕头行礼,表示感谢。

关于哭灵时的“哭腔”,有必要多费一点笔墨。男人们的哭没什么意思,就是很简单的重复。动听的是女人们的哭腔,声音婉转,一句哭词下来,可能要拐好几个弯,而且哭词内容丰富翔实,要历数死者这一生的艰难、死者对自己的好、自己对死者的依恋。所以,那时没什么业余生活的老家人有一个爱好就是“听哭”。也常常有这样的评论:人家那XX哭得真好听,像唱一样!女人们的哭腔确实如唱。

第二天晚上,是大型的祭祀活动,也是丧礼期间最重要的一次祭祀,老家一带叫做“送MeiHua(这两个字也不知道是什么)。这个晚上的祭祀参加人员一是孝子贤孙,二是不错的乡亲。祭祀的礼节很繁琐,分小祭和大祭两种,至于具体有多少跪多少拜我也说不太清。在这个问题上,不知有多少人出过洋相。记得本族一学什么都很快的、公认的聪明人的老子死后,竟然学了一下午也没闹明白其间的步骤,晚上轮到孝子祭祀时,他一下慌了神,张口说道:“免了,免了。”过了好长时间这事还是大家的笑柄,由此村里多了一个歇后语,XXX祭爹——免了。在这个事上,也有出彩的,我上中学的时候,某次在家听娘对我说,谁谁家的小孩儿可聪明了,祭拜的时候有模有样。我当时不以为然一撇嘴:“哼,考大学不考这个!”结果,等我考上大学以后,这句话反倒成了学不会祭拜礼数的孩子们的最好的借口,并且把我的话发扬光大,什么“挣钱不看这个”、什么“娶媳妇不看这个”……。孝子和乡亲祭拜之后,就该轮到死者的女儿(没女儿的就让侄女做)最后一次“服侍”老人了,主要是三项工作,一是为老人洗脸,二是为老人梳头,三是为老人斟酒夹菜,当然这一切都是模拟的,要说还是女儿好啊,在做这工作时,口中念念有词,而且声情并茂,经常让一些围观的老人也禁不住唏嘘不已、掉下泪来!

第三天就是出大殡,时间就在午后。在最后一番哭亲之后,就要给亡者入殓盖棺了,棺材内还要放上浆水罐,那是让亡人黄泉路上享用的。临盖棺之前,亲人们做遗体告别,最后再看一遍长者的遗容,这时每个人都会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这一别就是永别,再见亲人面只能在梦里或墙上的遗像更何况当年有不少人一辈子没有照过相啊!盖棺之后,还要由子女们拿两面镜子站在棺材的前后,将两面镜子对好,说是这样可以看见死者在另一个世界的情景,如果看见死者在忙碌或者咋的,就要赶紧再多少些纸钱让死者去送给阴间的大大小小的官吏以得到幸福的生活。这个习俗一直存在,也有人说得活灵活现,据说,只有和死者最亲近的子女才可以看见呢!

“起棺!”前来帮忙的乡亲中的长者大喝一声,一帮年轻精干的年轻人随着号子将棺材放到了肩上。

哭声又起!所有陪灵的男人走在棺前,长子手持招魂幡走在最前,其他男人手拄哭丧棒紧随其后,长女带着女人们走在棺后。

棺材来到街上,放在早早安排好的车上。要走了么?不,还有街头的祭祀,一张摆着供品的方桌已经放在灵车前。这次是由老姑爷(不一定是嫡亲女婿,也可以是本族的)行最后一祭。既然是老姑爷,这时气氛就轻松了许多,总会有人在一旁开着玩笑,尤其是有了戏班之后,老姑爷往往会故意耍弄那些吹鼓手,因为,只要老姑爷在行着大礼,鼓乐就不能停止,这时候,老姑爷往往故意磨磨蹭蹭,一头磕下去,半天不起来,有时候急得吹鼓手悄悄去踢他的屁股。祭拜完毕,长子大声哭喊着将手中的瓦盆向已经放在灵桌前的一块砖上猛力一摔,瓦盆应声粉碎。这个举动可能就是注销死者阳间饭碗的意思吧。

“起灵!”白事主管高喊一声。车把式们一甩鞭子,在哭声中,送葬的队伍驶向死者的家园——墓地。

墓地到了,灵棺从车上托起。拴好几根粗粗的井绳,在长者一声声号子的指挥下,棺材被缓缓顺入墓穴。

在子女们一声高过一声的哭喊中,一锨锨黄土撒入墓穴。最终,亲人就成了那一座坟茔。

从坟地回来后,家人就将死者的枕头烧掉,这是什么原因我始终没问出究竟来。而灵前上供的那些馒头,都会被一些女人要走带回家给小孩子吃掉,说是可以让小孩子不闹病、不闹灾,这样的馒头我也吃过,具体是不是灵验我不知道,只是觉得比高粮面的窝头好吃多了。

葬礼结束了,但丧礼还没有结束。一是在出殡后的第二天,孝子们要去曾前来吊孝的外村亲戚那儿磕头“谢孝”;二是每七天生者都要去坟前烧一回纸,一共七七四十九天。然后再做一次百日祭,丧礼方告终了。

逝者入土为安了,生者的日子还在继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