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枪 第四章 第四章,(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


《漂泊的枪》第四章,(4)








夜内。

风平浪静的柬埔寨海滨小镇。


暖暖的灯光摇曳着阿英和黎辉的人影,一栋属于黎辉的二层小别墅饭厅内,黎辉品尝着阿英亲手做的勉强可以称之为越南菜的食物,事实上这些菜都带着中国风味的影子。穿着得体的阿英在灯光下透出别样的风情,一杯红酒下肚,不胜酒力的阿英泛起了一丝醉意。


难得的平静生活,对于二人来说却有着一股别样的滋味。


阿英一脸幸福,这种感觉她从未有过。

灯光下的阿英,美丽中透出一丝别样的妩媚和风情。


“黎辉。”

阿英轻声说:“这是我们的家了?”

“说什么呢?这里当然是我们的家。”黎辉微笑着:“许多年后这里还会是我们孩子的家。”

“孩子?!”

阿英眨了眨眼睛,眼圈泛红:“我们会有许多孩子,我会送他们去读书,读小说,读高中,读大学。”

“我们都没有读过书。”黎辉说:“等他们长大了我会送他们出国留学。”

说完黎辉楞住了,认真的看着阿英:“对不起,我要外出办点事情,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阿英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惨白:“你...你还是要去越南?他们会杀了你的。”

黎辉淡然一笑:“他们还没有这个能耐,但我必须得去一趟——制造我的假死,为了我们未来的生活。”黎辉说的有些动情:“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等我回来.......”

阿英还想说些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头昏,再站起来,阿英脖子一沉,失去了知觉。

“对不起,我的爱。”

黎辉取出厚厚的几叠美金,放在桌上:“等我回来,如果我还能活着。”

意识模糊的阿英眼角划过一滴泪水。

黎辉没有带行李,只是套上了一件风衣便转身离开,走向未知...

二层小别墅的灯亮着,暖暖的,为人们祈祷着平安。

......

夜内。

越南情报机关办公大楼。

秃顶男人看着自己的上校制服和从战争时期就一直陪伴着自己沿用至今的老三样——M1911A1手枪,掌心雷特工手枪,盔式帽;不禁冷笑:“这样的装备连一个小小的雇佣兵都奈何不了,还拿什么保家卫国,更别提战胜更为强大的那个邻国了。”

亲信看他:“先生怎么会想起说这些。”

“难道不是吗?”秃顶男人——人民军阮世豪上校看着墙上挂着的越南地图说:“尽管我们这个组织的战斗力不容质疑,但谍报靠的不是勇猛和杀戮,而是智慧,一个出色间谍的指挥,谈不上什么经天纬地也必须是绝对的人才。”

“我们跟当年的人民军特工队已经不一样了,特工队负责的只是在暗中明刀明枪的那种交锋,和我们现在所面临的谍报战根本不是一回事。”阮世豪上校静静的说:“我们得靠智慧,靠谋略,靠一切有利于我们的东西,乃至出卖一些对我们已经失去作用的人,去换取更多有利于我们的人的信任......”

亲信点头:“先生英明。”

“英明?有什么用呢?”阮世豪上校笑笑:“我不过是个上校,人民军上校军官。”

亲信顿了顿,拿出了一份文件:“先生,那个雇佣兵的事情?”

“监控,我相信他还会回来的。”

亲信拿起笔,在黎辉的档案右上角画了一个圈。


日外。

北部湾。

黎辉绕了个圈子又回到了北部湾,花了几千美金买下的木制渔船在公海上飘荡,越离自己越来越近,黎辉在船舱中整理着自己的装备。来自柬埔寨的黑市武器装备,一支中国产63式7.62毫米微声冲锋枪的枪身上甚至还有“红色高棉”的英文缩写,黎辉熟悉这些来自黑市的武器,如同熟悉越南这片土地一样。


“我会向我的后辈们发起一场战争。”黎辉并不是一个畏惧死亡的人,越南情报机关的特工们他并没有放在眼里,潜伏...渗透...隐藏自己...袭击情报机构...被捕,越狱...制造假死或是真正的死刑。这就是他的全盘计划,单薄的一个雇佣兵对抗整个越南情报机关,通过制造假死来转移视线或是真正的死亡。


自己为阿英,求得安全。


给伯莱塔92F手枪装上消音器,黎辉把手枪也塞入了防水背包,开始穿潜水服背氧气瓶,黎辉叼着匕首背起防水背包翻身入水,凭借摆动脚蹼产生的微弱动力朝着越南的海岸线游去。


日外。

越南,河内郊外。

这是越南情报机构的靶场,各种轻武器射击训练都是在这里进行。

枪声噼噼啪啪的响个不停,里面正在进行自动步枪和手枪的混合射击训练。

阮世豪和自己的几个亲信也在,武元甲将军的题字就在他们身后的墙上,他们当年都是从这个靶场走出去的学员。


不过,物是人非。


阮世豪提着一支56-1自动步枪进入等待区,因为是情报机构的主管军官亲自来打靶,所以围观的人很多,但都不敢说话。

铃声响了第二遍,可以开始。

阮世豪如同离弦的箭一样窜了出去,枪先一步滚翻绕过障碍物,半身靶在45度角弹起,阮世豪半跪抱枪双发点射,半身靶落地。阮世豪继续前冲,不断变换各种战术动作,身后90度角朝他弹起一排钢靶,呈反双箭队型移动。阮世豪就地鱼跃,侧翻身同时右手持枪扫出两个扇面,左手撑地顺势后倾再次一个滚翻,拔出54式手枪继续射击,纲靶上都是弹坑。

围观的受训者无不鼓掌。

半空索道,一模拟动力三角翼开始向下俯冲,阮世豪不动,抱枪点射,模拟动力伞停下,铃声响起。

掌声更热烈了。


阮世豪把枪交给了部下,擦擦汗,离开靶场登上212吉普车扬长而去,米黄色盔式帽被他当做扇子用来扇风。

开车的亲信笑笑:“先生怎么想起到这里来了,记得先生主管情报业务之后就没怎么再用枪了。”

阮世豪摸出一份材料:“黎辉肯定回来了,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幸好的是我的枪法还没有彻底荒废。”

材料上别着一副照片,死者心口被人用竹刺刺穿,绞碎了心脏。

阮世豪苦笑:“除了他,还会有谁——死者是个走私船主。”

亲信看着材料上的尸检报告,出神。

“黎辉,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亲信不敢继续往下想这个凶残的雇佣兵。

夜内。

联合国驻某国维和部队前进基地。

半永备观察哨所内。

米拉戴着夜视仪试图看清黑暗,绿油油的前进基地外围是不同颜色的光斑,为数众多的反政府武装和联合国派遣的维和部队形成了对峙的局面,至少有三个不同派别的武装包围了这里,子弹时不时的打在前进基地的水泥外墙和路障上,溅起不少的石屑。

“该死的维和任务。”米拉有些无聊:“还没有在非洲打仗痛快。”

“但是佣金相比起来会更为丰厚一些。”耳麦里传来伊里奇的声音:“米拉,注意警戒,我可不想半夜被人割断了脖子。”

“知道了。”

米拉取下夜视仪点点头闭目养神。








第四章,(4) 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