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战争前奏

til1111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1918年7月,鄂木斯克城北原红军军营内外,新成立的‘中华民国远征军新二师’近万官兵,以百人为队,正紧张的进行战前操练。 按照师长袁克恒的命令,此次为期一个月的操练主要解决两个问题,木土工程作业和纪律操守,要做到‘挖得战壕,进退有顺’。同时,还要发掘出一批战斗素质和心理素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1918年7月,鄂木斯克城北原红军军营内外,新成立的‘中华民国远征军新二师’近万官兵,以百人为队,正紧张的进行战前操练。

按照师长袁克恒的命令,此次为期一个月的操练主要解决两个问题,木土工程作业和纪律操守,要做到‘挖得战壕,进退有顺’。同时,还要发掘出一批战斗素质和心理素质过硬的尖兵,以尖兵为中心,设置班为作战单位的小组。一旦进入战地防御战,报销一个班就补充一个班,散员不计。

对于那些心理素质极其催弱,容易造成不良情绪蔓延的不安定因素,则直接淘汰,送交军需处喂马、作饭,总之干什么都行,物尽其用,不做勉强。反之,原军需部门如有军事素质过硬的人员,都补充进一线作战部队。拿袁克恒自己的话说;是骡子是马,就看这一个月,如果非要扒光了才能挑的出来,那就扒光了来练。

没出一个星期,袁克恒这套法子还真挑出不少孬兵来,有一个不争气的新兵,因为害怕训练,竟躲在营房里上了吊。装病闹床的家伙,则就更多。

“不愿意训练的,就让王金镖拉出去打赤卫队”。袁克恒又下达了新的命令,从这以后,装病号的人数直线下降。

这天,袁克恒把主要军官们召集在一起,准备开个战情分析会。这时,王金镖和马得草都升任了旅长,分管着步兵一旅和二旅,原所属团的各级军官,也跟着坐地平升一级。对于这种群带现象,袁克恒并不反对,下级军官的任免他也不可能一个一个人去挑,既然北洋习惯军阀制,那就按军阀制度办,只要能尽快形成战斗力什么都好说。

不过,这两人在提拔军官的时,都没少照顾袁克恒的学生兵,有那么1.2个特别优秀的,甚至还当上了团长。

袁克恒自己兼任了骑兵旅旅长,也就是原混一旅编制。师参谋长钱广利,兼任‘总预备旅’旅长。警卫营长边永茂由于犯了严重的作风错误,被下放到军需处当最高军需官去了,管吃、管喝、管畜生,兼管师直属医院。还真是便宜那小子了。

“都到齐了吧?那就开会吧”人一多起来,袁克恒也有些认不清自己的兵了。

“首先,传达一个重要的信息,也算是给你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提个醒,不要总是沾沾自喜” 。

袁克恒低头看了看情报道:“苏俄政府在上个月,也就是6月份,将彼尔姆、叶卡捷琳堡、伊希姆等地域的原有红军部队整合在一起,新成立了‘苏维埃第三集团军’,拟在莫斯科以东诸地区,抵抗白卫军和捷克军团的进攻”。

“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吗?”袁克恒拿着情报看着众人,一字一顿道:“经查,俄国第三集团军编制如下:乌拉尔步兵第1、第2、第3、第4、第5师;俄国步兵第29、第30、第51、第62师,乌拉尔独立步兵师,骑兵第10师,及1个特务混成旅。如果全额满员人数将会达到4.2万人。集团军司令员,别尔津”。

放下情报,袁克恒严肃的分析道:“都想想看吧,这就是我们可能将要面对的敌人,同时,在俄第三集团军的南边,还有一支第二集团军,如果有必要,他们随时都可能赶过来帮忙。现在,捷克人正在奥伦堡城下血战布柳赫尔的红军赤卫队,打了一个月还没能拿下奥伦堡。即便他们最终能拿下奥伦堡,但也会把时间拖到下半年,俄国冬天有多冷你们应该听说过,到时候能干成什么?而叶卡捷林堡方向,现在几乎是不设防的。怎么办?捷克人很慷慨,他们现在又愿意把叶卡捷林堡交给我们了,确切的说,是愿意交给克伦斯基政府来管理。所以,我们师训练一结束,就全员开往叶卡捷林堡,趁着该死的冬天没到来前,多挖些地皮出来吧。谁那有困难现在就提,不要上了战场给我找事”。

“报告师长!我有疑问!”参谋长钱广利敬礼道,袁克恒笑了笑,示意他说。


钱广利认真的分析道:“我认为,俄国人不一定会来进攻叶卡捷林堡,根据已知的情报显示,他们已在莫斯科南部地区陷入苦战。克拉斯诺夫将军的哥萨克白卫军,调集五万兵力正在猛攻察里津,企图与捷克斯洛伐克军团、乌拉尔斯克和奥伦堡的哥萨克白卫军会合。俄国红军的当务之急应该是确保察里津与北高加索地区的联系,而不是从东线进攻我们。我的话讲完了!”。

“不错,坐下”袁克恒看了看钱广利,心底也暗暗佩服起了他的严谨。这才来几天,就掌握了如此多的情报,而且并不局限与眼前这些地方。看来,也不能把人瞧的太扁了。

他对众人夸奖道:“你的参谋长干的确实不错,不过嘛……”。

袁克恒考虑着要怎样才能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突然指住马得草道:“红军现在的心情,就像你们的马旅长一样。瞧瞧,红光满面的,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心里面激动到连走路都要摆子”。

众人都盯向了马得草,看的那家伙的脸越发红了。他最近是有那么点得意忘形,但也算是人之常情,谁升了官会不高兴呢。

袁克恒继续说道:“如果我现在让老马去打红军,他一定不会含糊对不对?甚至,他觉得自己能打到莫斯科。你不要否认,你老马我还不了解”。

袁克恒伸手制止住了想要辩解的老马,转头的对钱广利说:“钱参谋长,察里津地区不管打的多激烈,彼尔姆地区总会留一支红军部队来防守吧?而且,人数一定不会少余我们。放着这么一支刚刚组建的,又求战心切的部队不用,你认为可能吗?是!原则上他们不能动,进攻失败的后果将会致使整个儿彼尔姆地区陷入被动。但你不了解那些人,他们的对自己所追求的事业,有着我们谁也无法取代的狂热,他们坚信自己会胜利,无时无刻都在渴望着战斗。尤其,这支军队的领导层,甚至是更高层,也对这份狂热的念头深信不疑,在没有接受到惨痛的失败之前,他们永远都会犯相同的错误”。

“参谋长,你应该放下手中的事儿,和王金镖去解一下自己的敌人,到时候,你就会认同我的看法。红军,一定会在年内进攻叶卡捷林堡”。

钱广利的嘴唇跳动了几下,但没有再什么,转头望向了一旁的王金镖。王金镖朝他笑笑,点了点头。

“好了,下去后都抓紧时间训练,克伦斯基那边也组织起了三万多的白卫军,会协同我们一起防守叶卡捷林堡,红军就是真的来上几万人,也没什么大不的。再告诉你们个好消息,出发前各旅都会加入一支俄国炮兵连,装备6门英国1896式,85野炮,有的连还有几门俄国76速射炮,都当宝贝一样用吧”。

“真的?那我们不是也有炮兵了?”大家议论纷纷。

“都别高兴的太早”袁克恒解释道:“这加起来才不过20几门炮,人家红军可比我们阔绰的多,光正对着我们的第三集团军,就能拿出上百门炮对付我们,小心被人家的炮兵端了你们的宝贝窝。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炮连不要暴露目标”。

“是!”军官门应道。

“还有,飞机你们都见过没?”袁克恒继续爆料:“克伦斯基最近收集到两架军用飞机,也打算用在叶卡捷林堡方面使用,到时候,会帮助我们侦察红军的动向。所以说,此一仗我军还是很希望打赢的,你们也不要都哭丧着一张脸,笑一笑吧”。

众人哄笑。

打发走了负责训练的团级军官们,袁克恒又把王金镖和马得草,还有参谋长钱广利留了下来。严肃道:“这次的战役下面的人可以保持乐观,但我们几个必须严肃起来。我刚才说那些话,可不是为了臭显摆,而是想让他们近早认识到西方人的战争是个什么样子”。

袁克恒分析道:“俄国在西方列强中的实力只能说是一般,但比起我们还是强了许多,同他们打仗我们没有经验,在未来的战场上,可能会遇到从前一直都没见识过的特殊情况。比如,高密度的火炮袭击,装甲车的使用,火焰枪,毒气弹,甚至是飞机侦察,这些,我们高级军官都要近早的适应。不要搞得哪天,红军的飞机都飞到了头顶上了,你们还不知道隐蔽自己的信息,让别人把我们的老底侦察的一干二净,可是会吃大亏的”。

王金镖几人不住的点头。

“好了,这些等到了叶卡捷林堡后再商量也不迟,你们心里先有个数。捷克人估计是不打算帮我们了,拿下奥伦堡后他们一定会投奔高加索地区的白军,而整个远东地区,到时只会省下我们和克伦斯基的西伯利亚政府,能不能打开局面,就要看叶卡捷林堡这一战打的怎么样了,都争点气”。

“是!”几个人表情凝重的应道,并下去着手准备开赴叶卡捷林堡的事情。大战在即。

(晚了半小时,抱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