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3 退伍(补传)

jlqfczw 收藏 8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URL] 飞船像被斩首的苍蝇一样疯狂的撞向那个星球,飞船拒绝我的控制,我无法调整飞行方向,甚至也不能减速。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撞下去,那一定是死了。 “所有人员迅速到指挥舱,我们要迫降,你所在的船舱可能将要被抛弃!”飞船上所有的扬声器也在重复着我声嘶力竭的叫喊。大约一分钟后,飞船冲进了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飞船像被斩首的苍蝇一样疯狂的撞向那个星球,飞船拒绝我的控制,我无法调整飞行方向,甚至也不能减速。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撞下去,那一定是死了。

“所有人员迅速到指挥舱,我们要迫降,你所在的船舱可能将要被抛弃!”飞船上所有的扬声器也在重复着我声嘶力竭的叫喊。大约一分钟后,飞船冲进了这颗行星的大气层,炽烈的火焰包裹着飞船,我们向下坠落,透过指挥舱正前方的超合金玻璃,我看到火焰也变化着形态好像无数怨鬼在舞蹈,感觉像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这几秒好像数年,我焦急的等待着郑远翼赶来。

飞船还在坠落,如果再不采取措施,必将船毁人亡,我的手放在了分离按钮上,颤抖着,窗前的火焰幻化成郑远翼的笑容,他的笑容在扭曲,笑脸变成了痛苦的呻吟。理智告诉我分离才能生存,可是我知道如果我杀死了远翼是生不如死。

指挥舱的门打开了,郑远翼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我想也不想就去执行分离程序,郑远翼一把按住我的手。“你要分离哪个舱室?”郑远翼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货物舱、动力舱如果必要的话武器舱甚至冬眠舱。我们首先要活着。”我用力向按钮按去,可手臂上传来的阻力更大了。“冬眠舱还有人。他们没有及时恢复体力,我赶过来告诉你那里有人,通讯系统出问题了。”郑远翼分离了货物舱,可是飞船还是因为太重以危险的速度向下坠。

“任航,分离动力舱,反正已经是坏掉的。”我们都知道动力舱也许是我们回家的唯一希望,修复故障和重新建造是两个概念。伴随着动力舱的分离,动力舱好像一个断线的风筝再摆脱了唯一的束缚,迅速的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最后化为一朵绚丽的火花。

随后武器舱也被抛弃,在这个充满敌意的星球上但愿我们还有手里的餐刀可以自卫。

在我可以看到星球表面后我只记得一声,轰……

我抿了抿嘴唇,嘴唇好像在干燥空气中暴晒了数天橘瓣的外皮一样干裂,我用力一咬,血。鲜血的味道伴随的刺痛的感觉让我感觉到一丝痛快。我突然意识到我处在一个危险的境地。睁开眼睛,黑夜,火焰,千米外一个巨大的火团燃烧着,身边插入地面的是经历了未知大气洗礼的飞船指挥舱。隐约记得在坠地的前,郑远翼将我们所在的指挥舱从主体分离了。

“醒了?我可没准备早饭。”郑远翼浑厚的声音响起,这让我感觉好多了。

“我是要起夜,不是饿醒了。主人来迎接我们了吗?”我们是被攻击才到了这个地步,而且如此大的爆炸必将会把敌人吸引过来。

“这里一点也不好客啊,主人不能亲迎就连外卖也没有。”远翼还是那么的酷。简短的回答说明现在没有陌生人出现,也表示他在时刻警戒。

“还有人活着吗?”我看着燃烧的飞船主体黯然的问着。

“不知道,主体爆炸了,不知道冬眠舱里还有没有人活着。”

“你也分离了冬眠舱?”我想我可能是受到气流撞击在坠落前就昏了过去。

“嗯,你撞到了驾驶台上,我在三千米的时候分离冬眠舱,然后分离了指挥舱,不知道冬眠舱是否安全降落。应该在那个方向。”郑远翼指向远处那团巨大的火焰,“那是飞船主体”。

“那么按照冬眠舱分离的时间和当时速度推算冬眠舱在一百公里左右远。”我粗略的计算了下。

“你能活动吗?我们首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下。”郑远翼担忧的望向冬眠舱应该在的地方。

我试着活动下,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脑袋有点晕,除了眩晕就是晕眩,我晕的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尽管清醒郑远翼也分不清这陌生星球上东南西北。“没什么大事情,就是头撞的还在疼。走吧。”

郑远翼递给我一根铁棍子,不知道他从飞船那个地方拆下来的,多少算个武器。我抬头看看这里的天空,天空的正上方有一轮很亲切的银色巨月,而对称的两个天际也各有一轮月亮,不同的是一颗红色的血月,一颗绿色的莹月。

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星球,虽然这星球有人攻击我们但是并不代表适合人类生存,有很多矿星就不适合人类生存,人们在矿星上建起密封城市,在局部创造出一个适宜的环境让人们生活。但至少我们可以庆幸这个星球还是一个适合人类存在的星球,飞船的坠毁让我们没有保存下一套生命保持系统,如果这里没有氧气或者温度超常,那么我们早就完蛋了。这里很荒凉,虽然没有任何是在我认知中算的上是生物的东西,而且这里的风景好像地球的沙漠戈壁一样没有生机。但是我知道这里有敌人的存在,他们攻击我们,想杀死我们。

我们朝着冬眠舱着陆的方向走了一段时间,来到一个山脚下,此时我们已经感觉到气温的剧降。“这里有个洞穴,我们休息一下避避寒吧。”郑远翼停下脚步,示意我钻进他发现的洞穴。洞口很小很适合隐蔽,可洞穴有五六米深,容纳两个人在里面还算宽敞。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我咽了咽吐沫,大篇幅详细叙述我所发现的事情让我感到口渴。郑远翼不置可否的看着我,他的冷静也许是冷漠让我很不舒服。“这是他妈的谋杀。”我激动的下着定义。

我叫任航和郑远翼是属于一个私人星际探索公司的雇员,我是驾驶员,郑远翼负责飞船上保安工作。在这个人类刚刚迎来和平的年代,经济发展和建设成为了主题,各行各业都在蓬勃发展,一切行业发展的根本是资源,有了全太阳系的资源支持人类又迈出了走向新辉煌的第一步。

遥远星球的资源仿佛有魔力般吸引着无数疯狂的淘金者,他们把未知的星球当成自家后花园的金矿,很多的星际探索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公司主要业务就是提供星际探索的飞行服务。

我和郑远翼是出生在土卫六的殖民区。土卫六是我和远翼的家乡,那颗星球的美丽一点也不亚于地球,那是人类最早发现的类似地球的星球。如此优越的条件使得土卫六在太阳系战争的初始就成为争夺的重中之重。郑远翼的父亲和我的父亲在地球无法维持生计,迁移到那里,在那里他们并没有得到梦想中的幸福生活,他们以为远离了地球的硝烟土卫六是一片世外桃源,可是那里的战争远比地球还要激烈。公元2471年,我们远在地球的祖国参与了政变,土卫六上的殖民区也跟随祖国成为地球联合政府在土卫六上的前沿阵地。我们便也成为联合政府第一批公民,抱着对未来幸福的憧憬跟随郑远翼一起参军了。我和郑远翼都是服役于地球联合政府太阳神联合舰队。我在服役期间是战舰驾驶员,郑远翼在舰载特种兵部队服役。幸运的是我们在同一艘战舰上服役的,他作为舰载特种兵是在我述职的战舰上是常驻特种兵,主要用于空战中的接舷战和登陆后的地面作战。

和平前夜,是战争黑暗的最后疯狂,我很庆幸我身边有远翼的陪伴,他总是能神奇的完成任务,也许他就是我命中的福星,并且无数次在死神手里把我完整的带回来。

新历2年,在偌大的太阳系想消灭一切反政府武装是不现实的,大规模的战斗已经停止了,联合政府宣布解除国家战争状态,广播里每时每刻宣传着联合政府的口号“美好生活需要保护,但现在更需要建设。”大批的军人们以被建设更有价值的口号大规模裁撤,远翼和我这样的小角色当然在其列之中。我们从未学过什么手艺,成年起就学习战争技巧,美好生活的第一页写着我需要一份工作。战争期间,我们携带者上千万新盾的装备,战争结束,我领到十万新盾的遣散费和一个背包。回到家乡土卫六,看着四处拔地而起的建筑,彷徨让我无所适从。

和平初百废待兴,在这个建设是主旋律的年代,可是多年的战争消耗使得当人类踌躇满志的大建设时却尴尬的发现钢厂因为没有铁矿石而不得不停产。战争时期各个政权都放弃了新矿藏的探索,因为一个新矿点并不意味着财富和资源,而意味着新矿点是个烫手的山芋,山芋还很烫,自己还没来及吃身边饥饿的邻居就会来造访了。各个政权间就玩起了争夺资源,造武器再去争夺资源的游戏。

联合政府法律规定,这些天然的资源归政府所有,这些资源是政府军战士用生命换来的,是为了造福全人类的。但当联合政府发现原材料紧缺后而单靠政府的力量不足以解决原材料供应后便开出了一个优厚的政策鼓励民间的勘探和开发行为。新矿点发现者占有该矿点10%的储量,开发者占有该矿点30%的储量,联合政府为了避免开发者隐瞒产量,联合政府对一切战略性原料采取了统一收购和分配的原则,如同古代国家对食盐的苛管,这样保证了在类似食盐一样的刚性需求资源的买卖分配上最大限度的保证国家利益。可想而知,此政令一颁布那些淘金者有多么的疯狂,只要你能跑到一个从未有人勘探的星球或地区,再来那么点运气,你将一夜暴富。尽管能淘到金的人是凤毛麟角,可是这样一个梦还是让无数人背起行囊,踏上淘金的不归路。继而那些专门为小资本淘金者提供专业的星际飞行任务的星际探索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开张了。而远翼和我就在一家星际探索公司找到了工作。

公司规模不大只有那些小客户光临,目的地也是偏远的危险星域,那里也有流亡的反政府武装,虽然他们都自称是战争前留存下来的合法政府,可现在他们的学名是海盗。工作虽然艰苦也还有些危险,可我们这样的老兵迷恋这刺激的味道,我爱死这工作了。

这样惬意的生活过了5年。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