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不过?”赵威龙觉得这是个路子,因此上他沿着这条路一直地想了下去,渐渐茅塞顿开:“有了,党代表同志,为了革命事业,暂且委曲你们一次如何?”这段时间,成天与林丹接触,不知不觉学会用她的语气说话。看着两位女同志投过来的疑惑的目光,他和大家讲了他的这个并不高明,但对鬼子肯定会十分管用的计划。

大家听了纷纷赞同,林丹此时就有了牢骚:“刚才谁在那儿指桑骂槐的讽刺我们是累赘?”武工队员们闻言纷纷或低头或仰视或左顾右盼,还好林丹并没有揪住不放的意思,“哼,事实胜于雄辩,我们能顶半边天!张苹,我们走。”说得各位武工队员们哑口无言。


炮楼门口两个鬼子兵正全神贯注站岗。他们现在可不敢像以前那样目空一切,趾高气扬,而是丝毫不敢玩忽职守;不然,一不小心让神出鬼没的武工队给钻了空子,掉了脑袋瓜子可是不可避免的结果了;因此上他们一直很小心谨慎的观察着附近的动静,即使是风吹草动。

所以西面附近不远处那山脚下的树林中,有两个女子在那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干着什么?很快就被警惕性非常高的鬼子岗哨发现了。

采蘑菇?采榛子?采松籽?采山枣?抑或是树皮?反正肯定是家里没吃的了,才冒着危险到那里来找吃的,这一点那两个站岗的鬼子绝对相信,“我们的三光政策能让你们活下去才怪?除了附近没人敢来,能有些许漏网的,其它地方诸如松籽等等早就让穷的揭不开锅的老百姓挖光了!”

呵呵,不管采什么,让我们大日本皇军看到了,只能说明你们倒霉了?

两个站岗的鬼子兵心怀鬼胎对望一眼,其中一个附上另一个的耳朵道:“我说近藤君,看没看见树林里花姑娘的干活?”

“废话,田中君,我直流口水的看了半天了,只是没想出什么好法子,怎么能把她们弄过来?”近藤心有不甘道。

“没法子?”田中疑惑不解。

“就是,要不是咱们正在站岗,我早如狼似虎的冲上去了!我现在就盼着早点下岗,那咱俩……呵呵。”近藤心急如焚道,说着说着露出豺狼本性,“那两个花姑娘,你们可别走啊!”他在心内祈祷着。

“你以为她们会永远在那等你?傻瓜,棒锤!”田中气呼呼道。

“依你之见?快说,我们已很久未花姑娘的干活了!”听话听音,看来田中这家伙有办法?因此上近藤喜出望外的问。

“咱们偷偷下手。”田中一边看向空荡荡的炮楼一楼,一边又和近藤耳语。关外冬天寒冷刺骨,炮楼内的鬼子们都跑到二楼抱火炉子去了。

看对方犹豫不决,田中进而鼓噪道:“要不我自己去了,你给我望风,你可别后悔?”

“别的,走就是了,花姑娘的今天找定了!”近藤下定决心道。他心道让我给你望风,除非太阳从西面升起。

“别出声,让长官发现了还有咱们的份?咱俩悄悄地去,完事的带回来再交给大家,长官一定会给我们赏赐。”田中喜形于色道。


于是,两个鬼子悄然无声的端着三八大盖,猫着腰乐不可支的追逐花姑娘去了;这一切,炮楼顶上的鬼子哨兵当然看得一清二楚:两个色胆包天的同伙将两个花姑娘堵在山下的树林里,端着三八大盖将她们逼向山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再往下儿童不宜的东西他也看不到了。这使得他在炮楼上急得团团转,甚至于心急如焚,恨不能从炮楼上跳下来,直奔那里。

时隔不久,炮楼顶上的鬼子哨兵终于看见,两个鬼子兵和两个花姑娘从树林里冒出头来;很明显,两个女子被鬼子兵用刺刀凶巴巴的紧逼着,只好迫不得已的往炮楼方向走来,虽然明知这里是火坑、魔窟。

虽然两个鬼子兵的钢盔戴得低低的,从上面看不清他们的面孔;只是即使能看清,也没人看他们了,因为鬼子岗哨的眼睛全集中在那两个女子身上了:“不错,虽然离得远看不清脸,可就凭那袅袅婷婷的身段和那婀娜多姿的步子就一定错不了!”鬼子岗哨已忍不住想象起刚才发生在山脚后那风光旖旎的场面了,而且是马上就要轮到自己了。

看着显而易见是被押着回来的姑娘渐渐靠近炮楼,他禁不住眉飞色舞在上面喊叫起来。“哟西,田中君,你的大大的好!先别声张,等我下来!”说完,扔下枪往炮楼下跑去。

他的这一举动,倒吓了下面正有模有样学着鬼子进村时的动作——猫着腰,端着刺刀小心翼翼的前进的赵威龙和郑刚同志一跳;这个鬼子一下来马上就会将他们揭穿,那会打乱他们的计划啊!赵威龙只好向后一摆手,然后带着郑刚、林丹和张苹向炮楼里冲去。

在冲到炮楼门口时,正堪堪和迫不及待往外跑的那个鬼子岗哨相遇;可笑他并没看赵威龙等男士一眼,眼光尽数全部投向林丹二人,而且是只觉两只眼睛不够用:“哇,倾国倾城、碧月羞花、沉鱼落雁……”他还没搜罗完肚子里会的那些形容女人美貌的词句,还没感叹完中国人有句什么话说得真对来着,“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日本造的锋利的刺刀已深深刺入他的胸膛;这回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可一切都晚了,他只好带着遗憾向天皇报到去了。轻易解决了面前这个鬼子后,几人向炮楼上冲去。

“都不许动!我们是关外武工队,缴枪不杀!”两男两女四个武工队战士突然出现在三道梁鬼子炮楼二楼,令鬼子始料不及。此时赵威龙和郑刚已扔掉了手中的三八大盖,换上了应手的双把手枪。“关外武工队”的名头太大了,因此上,众多鬼子听到林丹的喊声后,条件反射的纷纷举起了手。

本来,若是依武工队一贯作风,上来就是突然闯入,然后就是一阵乱砍乱杀,打敌人个措手不及,胜利的天平会很快完全倒向武工队一方;可今天,看着鬼子们高高的举起双手,党代表林丹同志就自豪和骄傲了:“没想到,我头次出马,就俘虏了这么多鬼子!”于是,开始不失时机做起鬼子工作:“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们,我们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把你们手里的枪放下……”


她这么一说,本想对鬼子痛下杀手的赵威龙和郑刚一时愣在那里?党代表已说缴枪不杀了,我们现在开枪有违领导讲话精神;可是若不开枪,这么多的鬼子,里面若是冒出个亡命之徒,结果会很麻烦的;郑刚的目光焦急的投向赵威龙,看到他也是犹豫不决,焦急万分。

果不其然,惊慌失措下的鬼子们很快镇定下来,“这哪里是关外武工队?关外武工队里面哪有花姑娘?哼!有人冒充他们蒙我们?”

他们既如此想,形势就不好办了,正举手投降的十一个鬼子中,马上就有四五个不约而同放下手欲将枪端起。

“啪”有人不加考虑端起来就是一枪。

“躲开!”形势危急万分时刻,赵威龙冲上前一把推开林丹,然后义无反顾的挡在她面前。

“啪、啪……”几乎在同一时刻,他和郑刚手中的两把二十响“乒乒、乓乓”密如雨点响起。正举枪要射击的四五个鬼子随着枪声响过后倒下了。

“啪……”没来得及举枪的鬼子也纷纷中弹倒下了。间不容发之际,刘强和史铁柱及时赶了上来,枪声在鬼子身后密密麻麻响起。这段时间,林丹和张苹能做的只有目瞪口呆,张口结舌。

等她们回过神来,战斗已经结束了;不禁让她们面面相觑:“这十多个小鬼子就这样死翘翘了?太快了吧?”看着满地鬼子的尸体,她们确信了这个现实,她们不由向武工队员们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很多时候一场战斗的结局就是这样,胜负只在须臾之间,谁先下手为强,谁先占得先机,谁的手快,谁就胜了,战争就是这么现实和残酷。


这一仗,虽然有惊无险,但还是取得了巨大成功:缴获鬼子歪把子机枪一架,机枪子弹三箱;掷弹筒一门,炮弹六十发;王八盒子两把,三八大盖十二枝,子弹三箱,手雷一百多个以及其它日常给养如粮油等,其他如战刀、怀表,钞票,钱包、香烟,酒壶等等不一一而论。

收获之所以这么多,是因为鬼子给凌源县境内的各炮楼都充分给予了给养;如此一则是为保炮楼,二则是尽量减少补充弹药次数,怕万一送弹途中落入游击队手中。

战士们扛着部分缴获的战利品兴高采烈的回来了,其他暂时不好拿的,比如说炮弹、子弹箱、粮油等,他们都在炮楼附近找地方藏匿了起来。赵威龙兄弟四个再也没有了对林丹和张苹的偏见,毕竟打鬼子炮楼她两人的功劳也就是“美人计”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