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八十六章:猥亵女卫生员

王大三 收藏 0 22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杨小姐,你最近工作上还好吧?”

赵海龙边开车边和杨乐乐搭起讪来。

“还好的吧,谢谢赵处长关心。”

“高井那个老鬼子没对你不规矩吧?”

“还好的吧,现在基地里有了看押所,他不会盯上我了。”

杨乐乐十分憎恨敌人拿我们的女同志做“礼品”的罪恶行经,但是这事却的确在客观上挽救了她自身的清白。


“你家里到底是什么亲戚在上海啊,我帮你直接送过去吧?”

赵海龙很好奇杨乐乐从来不说她家那“亲戚”的具体地址,他曾经职业的敏感到里面可能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想有顾燕的担保也就没去深究了。现在他特意这么说就是要杨乐乐紧张一下,好混乱她的思路而不会再注意自己的行车路线了。


“哦,不需要的,谢谢赵处长,到文昌路口你把我放下来就是了。”

杨乐乐还真的紧张了一下。

她看车正往长沙那里开,不大对,便说:“你走到反方向了,赵处长。”

“哦,没有,没有。这里离我家近,我先取了文件再把你送过去。”

“那好吧。”

杨乐乐看了赵海龙一眼,她突然觉得自己好象以前在哪儿见过他,以前和赵海龙直接接触的并不多,从来没仔细的打量过他,现在这么一看似乎曾经认识,但却印象很模糊了。


吉普车十多分钟后开进了一个独门独户的院子里,院子里是一栋带阁楼的老式欧洲风格的建筑,这里原来是一个德国领事住的地方,抗战结束,德国领事回国,这里被赵海龙留下做了自己的家。


赵海龙的车子进了院子后,一个家里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随手把院子大门锁上了。

杨乐乐对那个管家道:“不要锁门,我们马上还要走的。”

管家根本不理会杨乐乐的话,转身拿起剪刀修剪起院子里的花草来了。


赵海龙说:“杨小姐,别理他,我这个管家啊就是太死板,机械的很。下来吧,参观一下我家。”

杨乐乐比较相信赵海龙的“正派”,就大方的下了车,和他一起进了房子里。


到了客厅里,赵海龙并没有急着取文件,而是热情的让杨乐乐在沙发上坐下,并给她倒上茶水,还削起了水果。

杨乐乐接过赵海龙削好的一只砀山梨,咬了一口道:“赵处长,你去拿文件吧,我今天还有事那。”

“哦。也好,你等一下啊。”

赵海龙转身去了自己位于阁楼上的卧室,刚上了楼,他突然也想起了什么似的对自己说:“这个姑娘我好象是在哪儿见过的。”

他想不起来了,就打开抽屉拿出一副手铐放进裤兜里,预备下楼去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楼下的杨乐乐看见茶几下隔档里有本相册,便随手拿出来翻看着,突然她对着一张照片惊奇的瞪大了眼睛。

相册上的赵海龙比现在年轻一点,三十大几的模样,穿着一身“皇协军”的军装,领口上缀着中校的军衔标志。

这一看不要紧,杨乐乐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是他,一定是他,这个狗汉奸!”

原来一九四二年的时候,杨乐乐一家都住在安徽芜湖的一个大镇子上。父亲是当地很有名望的私塾先生,抗战前当了镇上唯一的那所中学的校长。

新四军的锄奸团把镇上的汉奸维持会长给镇压了,于是日本人把主意打在了杨乐乐的父亲杨思铭的身上。


他们多次上门威胁利诱,让杨思铭老先生出任本镇的维持会长。

一身正气的杨思铭先生无论如何也不答应,找出种种借口推辞了。当时带领日本鬼子上门来的正是这个伪军大队长赵海龙。

其实当时的赵海龙是军统方面打入敌军内部的卧底,但实际上他也帮着鬼子一起坏事做的不少。


一天,日本人见什么招数也不能降伏杨老先生,终于撕破了嘴脸,开始发怒殴打起他来。正好,在外地读医学护理学校的杨乐乐回来探家,看到这一幕立刻上来和鬼子们撕打了起来。


鬼子头见杨家居然冒出了这么俊秀的一个大美人来,真是喜出望外,揪住了才十九岁的杨乐乐就抱进了房子,准备依次轮奸她。杨乐乐记得自己当时使出全身的力气和他们搏斗也无济于事,鬼子已经撕开了她湖蓝色的大学生五.四装上衣,正扒她的学生裙那,她只能哭喊着救命。

这时候正是这个赵海龙阻止了鬼子的暴行。


他对鬼子头道:“太君,花姑娘的强奸的缓一缓,用她做人质可以让杨校长的为皇军效力的大大的。”

鬼子头一听说的有道理,真要是轮了杨乐乐,那杨思铭就再无可能为自己所用了,就下令放开了杨乐乐。

其实是当时赵海龙丧了第一个老婆,正想续弦那,看到美貌的杨乐乐,马上就想居为己有了,因此他想出了这个点子让日本人停止了对杨乐乐的侵害。


日本人撤出了杨家,门外留着站岗的把杨家人软禁在了家里。

下午赵海龙单身进了杨家的门。

他对杨思铭道:“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明天这个时候再要不答应日本人的条件,那你那漂亮的闺女可就保不住了。但我给你的条件是今天晚上就得答应,否则我不会成全了日本人,我就先把你闺女干了,你闺女真是典型的江南秀女,做起来一定能把人爽死了。好好想想吧,我晚上过来听你的回音。”


当时躲在屏风后的杨乐乐偷听到了这恐怖的话,也透过缝隙看到了赵海龙当时的面目。

赵海龙走后,杨思铭全家商量尽一切努力帮助杨乐乐逃出虎口。

最后大家采取声东击西的方法拖住了看门的鬼子汉奸,掩护杨乐乐从后面窗户跳出去跑掉了。

晚上赵海龙到了杨家后,发现乐乐已经胜利没了影子,他带上人追了半天也毫无收获。恼羞成怒他的便让手下喊来鬼子杀害了杨思铭和乐乐的母亲。


以后,杨乐乐辞掉了学业,辗转找到了苏北新四军部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卫生女战士,由于工作积极认真负责,两年后她被提升为正排级卫生员。

她始终没有忘记父母的仇恨,却没想到这个助纣为虐的当年的汉奸竟就在眼前。

杨乐乐此刻也明白,目前自己杀不了赵海龙,眼下需要的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赶紧先离开这里。


她正匆忙的把那本相册往茶几下放,赵海龙已经重新回到了客厅里。

看见杨乐乐在放相册,赵海龙道:“杨小姐欣赏我的相册那啊,没关系,你继续看好了。”

他走到茶几跟前又把相册取了出来,随手一翻,正好翻到他穿“皇协军”军服的那页,他马上注意到了杨乐乐脸色不对劲。


“哦,杨小姐,这是我作为军统特工打入小鬼子内幕获取情报当伪军大队长时拍的,怎么你见…..?”

赵海龙说着一下想起了四年前,在安徽芜湖县杨思铭家的那幕。

“你…..,你就是当年杨老先生的那个漂亮的大学生女儿乐乐小姐?”

赵海龙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他的脑海里已经清晰的出现了当年杨乐乐的景象。


杨乐乐见回避已经是无法再回避了,站起了身。

“是又怎么样,赵海龙,承蒙当年你协助日本鬼子毁了我全家,但是我相信军统没有给你帮着日本人杀害我父母的指示吧?”

“不,不,不,杨小姐,你误会了。那时也是特殊工作的需要,你父母不是我杀的,是万恶的日本鬼子干的。你不记得了吗,当时是日本鬼子正要轮奸你,还是我救下的你啊?”

赵海龙一时尴尬,只能尽拣好的出来说了。


“你算了吧,那是你自己对我动歪心思,可惜你不知道我躲在屏风后都看到,也听到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杨乐乐越说越气,脸色都变的苍白了。

“哦,这个,这个嘛,也的确是这样的,那是当时你太吸引我了,一时有点犯糊涂。但你父母的死的确和我没关系。”


“那好,现在你不糊涂了吧?请送我走吧,我不想在你这里再呆了。”

杨乐乐径自走向了客厅大门。

“走?哈哈,杨小姐既然今天来了,又是老熟人了,那就别走了,我太太孩子都去了老家,你就多陪陪我吧。”

赵海龙上前一把拉住了杨乐乐的胳膊。


“你放开我,赵海龙,你这个伪君子,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问的好!我想干我四年前没干成的事啊,这真是天意了,世界这么大,老天还是把你送到了我的面前了,杨小姐,你没觉得这是你我之间的缘分吗?”

赵海龙不仅没有松开抓着的杨乐乐的那只胳膊,反而把她另一个胳膊也抓住,并起来拧在了她的身后,然后从裤兜了取出了手铐。


女卫生员杨乐乐情知不好,一边喊叫着:“来人啊,抓流氓!”一边竭力挣扎。

可惜她根本不是赵海龙这个老特工的对手,手没能挣脱出来,被赵海龙“喀哒”一声反铐住了。

随即,赵海龙在杨乐乐浑圆的屁股上狠捏了一把,把她又推坐在了沙发上。


“小美人坯子,你尽管喊叫,看看有谁能听见,等你喊累了,咱们再接着谈好了。”

赵海龙坐在杨乐乐的旁边,顺手捞起她一只脚摸捏着玩弄。

杨乐乐大骂道:“狗汉奸,放开我,你真不要脸,我一定要杀了你给我爹妈报仇。”


“哈哈,就你现在的处境,还谈什么给谁报仇那,一会儿我就让你爽飞了,到那时候,你肯定舍不得再杀了我啊。”

赵海龙知道凭自己对付杨乐乐不会费多大气力,因此他继续摸捏着杨乐乐的脚,一会把她脚上的中跟皮鞋脱下来,攥着她的丝袜脚捏着,一会又把鞋给她穿上连着鞋一起捏。


杨乐乐十分无助,本来完成了搞图纸的任务,她是可以全身而退的,但组织上考虑到需要“内应”的问题,又让她留在了基地,造成了自己无法躲避的今天受辱。

她已经喊哑了嗓子,但周围除了她的呼喊,没有一点的回应,寂静的让人恐怖。


赵海龙扑到了杨乐乐的身上,把她从沙发上拖到了地板上,看起来他准备就地强奸杨乐乐了。

由于女卫生员的双手被铐在身后,想阻止赵海龙的暴行几乎是没有了可能。

“杨小姐,就让我满足一下四年前的心愿吧。”

赵海龙解开了杨乐乐西装上衣的纽扣,又马上撕掉了她的白衬衣和胸罩,乐乐丰满的乳房呈现了出来。


“妈的,这么好的奶子啊,四年前在芜湖就该属于我的了,但现在也不算晚,真好啊。”

赵海龙的脏手终于如愿以尝的握住了杨乐乐的乳房,并且迫不及待的揉摸了起来…..。


杨乐了开始尽最后的努力拼命挣扎起来。

她的这双脚和乳房在基地的核心实验室里也曾遭受过了吴国栋和高井一岚的凌辱。

但这次是个杀害自己父母万恶汉奸特务,她的反抗力量自然是更高。但由于自己的双手被死死的反铐在身后,加上两只裸露出来的乳房被赵海龙握的紧紧的,一点也使不出劲来。


杨乐乐羞愧的几乎要想去死。

但想到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组织上和战友们都需要自己的协助,还有自己肚子里假如怀了孩子,那是自己是和许军的爱情结晶,不能就这么都白白的失去。

杨乐乐想到:“求老天保佑我啊!真希望今天不要被这个流氓强奸!”


但是一切奇迹都被有发生,赵海龙骑在由于长时间挣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的杨乐乐身上,转身撕下了她下身藏青色的西装短裙,,然后丝袜也被他撕的成了一丝丝一块块的荡在杨乐乐大腿和小腿上。

随即她的内裤也被赵海龙拉下,褪到脚踝处。

杨乐乐几乎要昏过去了,但是让她更为恐惧的是她此刻看到了赵海龙拔出了他那超大的“玩意儿。”


“不好意思,杨小姐,我在进你身子之前必须和你打个招呼,我的‘东西’太大了,你可能会疼的受不了,但我想慢慢的进你身体去,你要是能配合一下,肯定会好得多。”

赵海龙原本想说等你下身有了液体润滑,会好的多,但他知道杨乐乐对他仇恨的情绪所致,绝不会分泌出阴液的,说了也是白说。


他拨弄了一下杨乐乐的私处,然后慢慢去对准她神圣的区域。

杨乐乐已经有过性经验,但是那是和自己的爱人,眼见自己的清白就将结束,她奋力的扭动臀部,试图避开那邪恶的东西。但是她明显感觉到了那东西已经贴住了自己的私部上的最敏感处了。


“不要这样啊!请你饶恕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吧!”

杨乐乐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

虽说从进了基地那天起,女卫生员就做好了遭受敌人凌辱的准备,但当这最后的时刻到来的时候,本能还是驱使她做出了强烈的防卫姿态。


“什么?孩子,你不是处女了?还怀上孩子了,谁的?”

赵海龙被这令他惊诧的喊叫镇了一下,他那粗大无比的“玩意儿”也离开了刚顶正方位的女卫生员的私处。

“是我爱人的,求你看在孩子的份上,别糟蹋我好吗。”

杨乐乐似乎看到了一点微薄的希望。


“你不是没结过婚吗,那里来的孩子那?是不是狗日的吴国栋和高井干的?”

赵海龙见杨乐乐被自己压的喘不上气了,就移动身体坐在了她旁边的地板上。由于刚才身体的欲望已经提升上来了,他捞起杨乐乐一条大腿搁在自己的腿上,并用阴茎顶在她大腿的肉上减低自己的“压力”。


“不是的,实话告诉你,我已经结过婚了,每次休假都是去看我丈夫的,现在我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求你放过我吧。”

杨乐乐特意把怀孕时间多说了一个月,其实一个月和两个月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她这么说就是想指望赵海龙还有一点人性而放弃今天强暴。


“这是真的啊?”

赵海龙被这一惊诧也或多或少的相应减低了性欲刺激。

他把耳朵放在杨乐乐的肚皮上煞有介事的听了听。

“怎么没动静啊?”

他说。


“才两个月,还听不到胎音,医生才能听到,本来今天就是和我丈夫准备再去医院检查的。”

从赵海龙疑惑好奇的眼神上,杨乐乐感到了自己有可能今天不再被他奸污了。

“哦,那今天我就不进你身体了吧,磨磨你的大腿放出来算了。”

赵海龙爬上了杨乐乐那几乎完全裸露的身体上,下身顶着乐乐的大腿晃动着摩擦,他的脸也贴上了女卫生员,她无法躲闪,被他亲上了自己的嘴唇……。


当一股热液在杨乐乐大腿上烫的她一“激灵”后,赵海龙很满足的从她的身上爬站了起来。

“谢谢杨小姐给了我快乐,一会你去洗一洗吧。我去给你在附近商店买两套衣服,我老婆太胖,她的衣服你穿不了。”


赵海龙喊来了那个中年管家和一个保姆。

“秦阿姨,你陪着杨小姐洗浴一下,然后好生伺候着。文管家,这些时杨小姐就住在这里,除了不能出院子,其它各处她都可以自由走动。”

杨乐乐这时候已经用西装上衣护住了胸口,下身被赵海龙扔上了一块沙发巾,但还是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大腿上粘着一大滩赵海龙的精液。


杨乐乐听到他对下人的吩咐,十分着急。

她说:“赵海龙,你要绑架我?”

“不叫绑架吧,叫暂时挽留的好。等我玩够了你的身体就放你回基地上班?”

“可是总工程师和吴所长明天找不到我怎么办?”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自会和他们去解释的。”


四年前的猎物,今天终于弄到了手,虽说由于杨乐乐的“怀孕”让赵海龙没走出那“最后一步”,但是就是肆意玩弄杨乐乐的身体其他部位,也足以让赵海龙不舍放弃的了。

更何况,他绑架住杨乐乐还有他另一个更险恶的目的。


“你可以打电话给你丈夫,告诉他你工作忙,本星期就不去看他了。为了不让你感觉在我家寂寞,你也可以给外界打电话,但是劝你最好不要报警,也不要告诉你朋友我硬留你在我家,否则以我的权势,警察也不敢插手的,到时候不管你怀不怀孩子,我都会立刻奸死你!”

赵海龙出门给杨乐乐买衣服去,临走这么警告着她。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