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民初--建国,北京八旗子弟的生活---天堂到地狱再回天堂

101呼啸之鹰 收藏 1 529

编辑掉外网连接


八旗子弟大家都知道啦,所谓八旗24固山,内务府三旗,三山两面。不务农,不经商,不工作,还可以每年从满清政府拿铁薪水的特权阶层。一个月发一次工资,最低的步兵1。5两白银,骑兵3两白银,护军,前锋4两白银,到了校尉就是60两白银了。另外一个季度发一次通州仓库里面的陈米,一个骑兵是4石8斗。这还不算,在北京郊区每个旗丁还有30亩土地,是不用交纳任何税费地。一般是雇佣汉族佃农耕种。这下行啦,每天闲待着还领着不错的工资。满清政府的年收入一半都干了这个。闲着没有事情就生孩子呗。到了宣统时候,统计光北京城里就有八棋人236771人,占了全城人口的3分之1。没有工作的全靠当特权阶级吃丰厚的劳保过日子。其实到了乾隆48年北京满清宗亲的男丁就已经有8000多人了,数量远远超过了被大家所诟病的明朝宗室。




太平天国起义,到8国联军。满清政府财政困难,又要镇压起义,又要赔款给外国。把八棋人的俸禄减到原来的70%,米减到原来的20%,加上物价上涨。八旗旗丁的生活开始困难了,他们开始借债过日子,买郊区的土地,典当房子。有个顺口溜说:今晚的月儿怎么这么高?骑白马,挎腰刀,腰刀快,切白菜,白菜老,切皮袄,皮袄厚,剁羊肉,羊肉肥,剁蟊贼。光着脚丫上八旗,没马褂干着急,当了裤子买炕席,豆汁饭就萝卜皮,看你着急不着急?这个就是清朝的皇家卫队,健锐营的八旗旗丁。




至于现在很多人自以为是螨簇,实际上就是包衣阿哈而已。内务府3旗,王府佐领5旗。包衣就是满语的奴才,奴隶的意思,而且还是世袭的,比如曹雪芹就是正白旗包衣。他们可以当官但是不能免去奴才的身份,有可能当了部长,可是如果主人需要,还要回到主人家里做工,当吹鼓手。实际上就是奴隶制度或者氏族社会的残余。大多数包衣是抢来做奴隶的的汉族人。包衣在数量上是远远超过八旗旗丁的。真正的满族八旗没有多少人。当年康熙时每年不堪忍受的包衣自杀上报的就有2000多人,还有殉葬的,可是现在很多人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什么纪晓兰,刘庸在满清特权阶级看来也不过就是包衣奴才。




民国的时候由于没有啥子技能八旗旗丁很多的生活不好,但是礼节还是足的,有一次在澡堂子里,两家旗人碰上了,不停的打千,请安,人多呀,所以也是没完没了。其中一个多日没有吃饭了,澡堂子里又闷热竟然晕到了。北京人管这个叫猫弯腰吓唬狗,俩人在胡同里互相打千,哪个动作像极了要捡砖头的样子。旁边的狗狗一看以为是要捡砖头打他吓的赶快跑了。




到了清朝末年,每天王府都要办酒席,那些八旗旗丁就跑到门口等着拿剩饭,手里提着椭圆形的饭盒,把剩饭一样一样考究的放在里面的每一个盘子里。虽说是穷讲究,但我觉得起码菜不会串味。八旗旗丁嘴巴很好吃,基本上是前几天就吃完了薪水,下多半个月就是棒子面粥啦,但是一些人还不忘摆谱,什么准备个有油的擦嘴布,吃完棒子面粥了,用油布擦擦嘴,一出去,人家一问吃什么啦,一说猪肉粉条。多有面子。手里包几个窝头,但是手上端块点心,满街的人一看,也是很有面子地。小说那五,就很形象呀,那五都穷成那样了,还很讲究,窝头大了,不吃。咸菜切粗了,难以下咽。




那些八旗贵族也是不灵了,按照清朝法律,他们就是杀人,也不会判死罪。北京的行政,司法都不可以干涉他们,无论做什么。每年还有成千上万两白银的固定收入。有了特权什么买卖人口,强买强卖,卖官等等,和伸就不用提了,比如清末有个级别很低级的皇族,从前才是个年薪200多两白银的奕诓,到1911年清朝完蛋的时候,他自己就私藏了1亿两白银的家财。那也不行,北京有个著名的王府,老亲王叫魁斌,他在1915年死了。有两个儿子,叫中拴,中铭。开始卖了在西郊的别墅,跑到天津赌博,2天就输完了。又卖了王府的500多间房子,还不够又卖了仆人用的40多间房子。到了1924年开始卖车子,衣服,古董。最后没有办法了把祖坟的地1000多亩坟地也卖了。到了1931年,实在没的卖了,哥俩偷偷跑去挖了自己的祖坟,卖陪葬品,应为分赃不均,告到了县城法院,都被判了刑。他们的3个儿子就靠摆地摊混日子了。




庆亲王在清朝也是军机大臣,总理大臣,钱多了。民国了,他和儿子做过农工商大臣的载振,跑到了天津把钱存进了外国银行。1915年庆亲王死了,载振三兄弟每天,吸大烟,赌博,到后来把王府卖给了日本人当华北行政委员会。载振靠卖房子,古玩,维持,到1948年病死了。他三弟1921年花光了所有财产,靠两个儿子拣破烂生活,1925年在没钱看病中死了。这样的多了哪个蒲仪的伴读在满洲国当过蒲仪侍从武官的家伙,也是卖房卖东西,混日子。抗战结素后,跑回了北京拣破烂。




还有投靠日本人的,就不讲了。




到了1907年以后八旗旗丁已经无法生活了,没有工作技能又好面子。买房子,买小孩的,甚至自杀的。到了民国八旗旗丁衣食无着,饥寒交迫死在大马路上的事情连报纸都懒的登了。光上三旗陷入贫困的就有10多万户,一些人吃光家产后,就去要饭流浪。有的还把希望寄托在宣统身上,有个叫桂顺的生病了,还给蒲仪写信说:叩禀我主宣统大皇帝,奴才镶黄旗爱新觉罗桂顺无衣无食,叩求我主宣统大皇帝恩赐钱财,别无多禀,奴才桂顺叩求。但结果可想而之啦,别说蒲仪自己都靠施舍过日子,就是有钱北京30000多满清皇族也都不咋样呀。还管的过来?还是有很多八旗旗丁终于走上了自力更生的道路,做茶房,裱糊匠,拉洋车,摆小摊,小贩,磨刀,唱戏,跑龙套。说起唱戏,1931年9月18日,少帅张学良就在北京前门外粮食店街的中和剧院和他的红颜知己赵4小姐在看梅兰芳的戏宇宙锋呢。




为了减轻负担很多棋人迁到了郊区,由于不出息又好吃懒做,新中国成立前,老百姓是歧视八棋棋人地,经常骂他们,臭人,破人,还有老爷骑马你骑[棋]人。在就业,经商,上学上也不用他们,本来八棋人就不会什么,没本事,这下就更完蛋了,所以纷纷改变民族,冒充汗人。比如改成金,改成关,改成唐等等。到宣统2年1910年,北京城里还有60。6%的人口是棋人。到了1949年几乎全给改了只有31000人了。新中国建立后,实行新的优待政策,他们连同包衣们又都变回和变成了旗人族了。

本文内容于 2009-6-26 19:38:43 被霹雳系列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