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腾飞将以西方为中心的现代观送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大唐后懿 收藏 0 62



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在他那本不可忽视的新书中描述了中国的崛起,认为这将改变全球的地缘政治,建立一个新的国际体系:几个大国竭力控制世界资源,而美国不过是其中之一。同时,也许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的崛起必然会改变全球的思维方式。在过去一百年里,世界许多国家思考和决策时秉持的现代化“西方中心”观念将被扔进历史的故纸堆。


20世纪是一个由各种西方化发展计划占主导地位的时代。与“冷战是东西方之间冲突”这一通常描述相反的是,共产主义原型上是西方思想的一个派别,它植根于欧洲的启蒙运动。世界各地的共产主义政权不过都是想跟上并赶超西方国家——不仅在财富的层面上,而且在追求西方先进理想的层面上也要赶超。他们在这两个方面都惨遭失败。上世纪(如果不算人类历史)最糟糕的体制之一——毛时代的中国也不例外。随着共产主义的垮台,全球西方化的运动已经逆转。


雅克那本书的副标题为“西方世界的结束”,但他并不是宣称西方将崩溃或消失。而是过去几个世纪西方主导的世界格局即将结束——随之结束的还有西方国家自认为的“现代化意义”仲裁者身份。现代性的另一个版本已开始出现在中国,虽然像每个人类社会一样,它在某些方面存在缺陷,但它确实不同于任何西方模式。


目前尚不清楚,中国是否能经受住这场球经济风暴而避免重大动乱,而如果中国能做到这点的话,那么它在危机过后将无比强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将像美国在上个世纪某些时候那样尝试统治世界。部分原因是中国从未被“一神思想”主宰,中国也很少有西方国家那种“普救”的野心。总之,中国版现代化并不比美国模式更普世适用。相反,从现在起,世界上将出现完全不同类型的各种现代社会,它们在许多方面互相渗透,但不会逐渐同化。


随着中国的崛起,即将终结的不仅是美国霸权。我们正在进入的多中心世界不完全都是甜蜜而光明的。这个世界将会有各式各样危险冲突——尤其在新兴大国之间。但是,全球目前正在进行中的转变在许多方面都是值得期待的,实际上也是不可避免的。让我们期待,西方国家不会固守过去,在自己所酿成的危机中挣扎的同时却在顽固地宣扬自己的无上优越性。(作者 John Gray 来源:英国《卫报》原题:中国——及西方化的终结)

中国崛起可能完全不同于西方




乔瓦尼·阿里吉的新著无疑希望谱写“21世纪的谱系”。这位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对当前全球政治经济震中从北美到东亚的转移进行了研究和阐述?


《亚当·斯密在北京》一书不是那种最近大量涌现、只看到中国资本主义甚至是新自由主义的论战文章。阿里吉将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作为自己分析的核心。在这位美国新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家看来,亚当·斯密并不是无情的市场和资本辩护词的代表。在阿里吉的理解中,亚当·斯密似乎是一个倾向非资本主义和非传承市场经济的理论家。这是一种全新的诠释。


作者认为,中国在世界体系中的崛起可能会从根本上完全不同于过去西方工业资本主义的崛起。即便是美国的反恐战争也不能阻止美国作为霸权大国地位的下降。而是相反。“旨在创建个一新美国世纪计划的失败和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功”使得“斯密以世界文明更平等为基础的世界市场社会幻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可能实现”。


阿里吉写道:“美国通过压制全球南方市场获取势力的企图反过来打击了自己。


它加速了我称之为美国霸权的‘最后危机’,并为以斯密设想的方式形成一个文明共同体创造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便利的条件。”


一个文明共同体——而中国处于顶端?这种假设最容易使读书遭受批评。在阿里吉看来,当今中国的社会福利措施正指向非资本主义的方向。而且只要“平等获取土地的原则得到承认和采用”,这就会一直是这种情况。这位深受世界体系论影响的作者认为,中国可以形成一种新的经济模式——“不剥夺财产的积累”。


这位1937年在意大利出生的作者谈到了经济改革的“相对平缓性”。

在中国,人们完全按照亚当·斯密的精神让资本家代替工人来相互竞争,这样盈利就被降低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最低水平”。


阿里吉并没有闭口不谈眼下激烈的工人斗争和反对大规模解雇以及恶劣工作条件的斗争。他将当前中国的情况与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相比。这就有了这样—个问题:中国能允许自己推行新政吗?(德国《新德意志报》)


卫报 更多财富,更多肉 中国崛起的麻烦


十年前,张秀文(音译,Zhang Xiuwen)从云南香格里拉附近的农村搬到北京肮脏的西郊。对他而言,他牺牲了风景,但在生活方式和饮食方面获得了更多的补偿。他曾经是农民,如今是城市里的一名乒乓球教练。他不再种植粮食,他买粮食。在贫穷童年,他常常挨饿,如今他每天都可以吃得起肉。


在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这种趋势一再上演,影响全球谷物和奶产品的价格,而且随着谷物被转而用于饲养动物,世界穷人挨饿的风险加大。


西方供应者宣称,这种变化将在世界市场掀起涟漪。世界最大的肉类制品上泰森食品公司(Tyson Foods)的中国业务主管赖斯(James Rice)表示,这是中国自给自足时代的结束,今年将是中国可以生产足够供应自己的玉米的最后一年,是它蛋白质自给自足的最后一年。


他预计中国到2010年将进口价值45亿美元的蛋白质,当中国从净出口国变成净进口国,对全球价格会产生巨大影响,看看石油就知道了。


但以西方的标准来看,张秀文是一个温和的消费者。他北京的家很小。他和他的妻子只有一个孩子。他们仅有的家电就是一台电冰箱、一台电视、一台电脑和一台洗衣机。


但是,和他的童年相比,很明显看到他朝城市中产阶级的方向走了多远。大约60年前,在毛泽东的大跃进后,张秀文的祖父那一辈有很多人死于饥荒。30年前,他在云南的父母仍然糊口艰难。


如今,他的家庭不缺吃的。张秀文月收入5000元人民币,他只需要花五分之一在食品上,就可以确保味美均衡的饮食。15年前,多数北京居民在冬天主要吃大白菜。如今,张秀文可以去当地的商店或者最靠近的超市购买新鲜的水果和蔬菜。


最具象征意义的变化是肉类。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正变得更加喜欢吃肉。在1980年,但是人口仍然不足十亿,中国人均吃肉量是20公斤;去年,中国人均吃肉量是54公斤,而且人口与1980年相比多了三亿。如今,整个国家一年吃掉超过6000万吨肉,大约相当于2.4亿头牛,或者6亿头猪,或者240亿只鸡。把谷物从世界穷人身边拿走已经成为一种世界趋势。在发展中国家,肉类的消费量一年上涨超过5%要生产一公斤的牛肉,需要8公斤的饲料;一公斤的猪肉,需要6公斤的饲料;一公斤的鸡肉需要2公斤的饲料。在全世界,每年需要7亿吨谷物喂养动物。


张秀文表示,在20岁以前,他没喝过牛奶。如今他家每天可以喝完一升牛奶。这将变得更加平常。去年,中国总理温家宝表示,他梦想有一天,中国每一个孩子每天都能喝上一品脱牛奶。这样,要么需要牛群规模大幅度扩大,要么这种需求反映在国际市场上。中国目前进口世界上三分之一的贸易牛奶。在德国(一个大出口国),消费者抱怨说中国人的需求推高了他们早餐谷物的价格。


和很多城市人相比,张秀文的饮食比较朴素。他很少在餐馆吃饭,从来不去快餐店。但年轻的北京人和纽约、伦敦的年轻人一样,热衷于炸薯条、汉堡和炸鸡。在过去20年,在中国,肯德基从一家店拓展到2000家店,麦当劳从0拓展到800家店。


过去三十年,中国有3亿人脱贫,饮食的改善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健康。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报告,如今中国一个6岁的小男孩比1978年经济改革之初时的男孩重6公斤。但是也有迹象显示越来越多儿童和成年人变得肥胖。


北京坚称中国不是全球食品价格高涨的主要推动者。很多分析家表示赞同。中国以食品高度自给自足为豪,特别是鉴于它是以不足世界7%的耕地养活20%的人口。


张秀文家的午餐是醋溜猪肉、西红柿、馒头、马铃薯、西兰花和黄瓜炒蛋,远非许多西方餐厅餐桌上的盛宴。以平均来计算,美国和欧洲人消耗的肉类比中国人多。但依中国的情况来看,令人担心的不是个人的消费,而是13亿人一年经济增长超过10%所带来的消费规模与增长速度。曾经是农民的张秀文明白这种担忧。他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免浪费。(作者 Jonathan Watts)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