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罗会议和中国,近代东部领土纷争的原点

sum1977 收藏 0 58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论证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离不开对《开罗宣言》的引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也离不开对开罗会议的歌颂。对中国人来讲,1943年11月美国、中国和英国领袖在开罗举行的会议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那是中国领导人第一次以平等的身份同西方大国领导人坐在一起谋划世界格局。这次会议不仅为中国收复日据领土提供了法律依据,也奠定了战后中国的大国地位。可惜的是,由于经济实力不足,政治力量分散,我们这个大国并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一切。开罗会议在给中国人洗刷百年耻辱的同时,也给中国人留下了百年憾事。


日本是中美的共同敌人。根据罗斯福总统的判断和构想,日本是个让人放心不下的国家,必须在战后对其加以内外监视。怎么监视呢?在内部,要实施占领;在作战部,要扶持一个强大的邻国。由谁来占领呢?美国和中国。扶持哪个强大的邻国呢?中国。


开罗的三巨头会议,原本设想的有四巨头参加,而斯大林一向瞧不起中国,不承认中国为四强之一,(不愿和蒋坐在一起开会.罗斯福无奈,只好分做两个会来开.中美英在开罗开,讨论在亚洲对日作战问题;美英苏在德黑兰开,主要讨论在欧洲和北非对德/意的作战问题)。蒋介石也知道,自己没有实力在外蒙独立和苏俄在东北利益问题上讨价还价。于是诮了开罗的三巨头讨论亚洲的战后安排和德黑兰的三巨头讨论欧洲的战后安排。


会前,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事室草拟了相关文件,将中国的要求定为“日本应将东北、台湾及澎湖列岛、琉球群岛归还中国”。


开罗会议进行到第二天,也就是1943年11月23日,罗斯福和蒋介石单独谈了战后中国的作用和权益问题,谈话从晚宴一直持续到深夜12点,宋美龄做的翻译。从谈话记录和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军民的浴血奋战和蒙受的巨大牺牲换来了什么,中国的衰弱和分裂又让我们失去了什么。


会谈中,罗斯福认为:战后的中国应该和美国、苏联和英国一样,是四大强国之一,平等地参加四强机构,平等地参与制定该机构的一切决定,蒋介石“欣然”接受了,中国代表团第二天就向美国代表团递交照会,要求成立四国委员会,负责战后新国际机构的组织事宜。至于后来的安理会为什么有了五个常任理事国,那就是戴高乐的本事了。


对于中国最关心的收回日本据领土问题,罗斯福认为:日本通过武力夺取的中国东北四省、台湾和澎湖列岛必须归还中国,1904年日俄战争前俄国占据的辽东半岛和旅顺大连两个港口也应归还之列。但在一周后举行的德黑兰三巨头会议上,斯大林发话了:俄罗斯需要远东的不冻港。1945年7月的波茨坦会议上,收回沙俄在中国东北夺取的利益又成了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的交换条件。于是,苏联红军直到1955年才在赫鲁晓夫的提议下撤离辽东半岛。


对于日本在1872年以后单方面并吞的琉球群岛,罗斯福一再追问中国是否想一并收回。蒋介石回复:中国不拥有琉球主权,但愿意和美国共同对其实施占领,然后交由国际托管。后来,共同占领成了一句空话,联合国在1947年把琉球交给了美国托管,美国又在1970年将琉球的行政管理权移交给日本。于是,就生出了钓鱼岛问题。


对于共同占领日本,蒋介石谦虚,说中国实力不够,占领应以美国为主,中国为辅。可惜,战后中国局势的发展连辅助占领都成了梦想。


开罗会议过后不到两年,日本投降。根据麦克阿瑟将军的计算,占领日本需要20万人。美方希望中国出兵5万,并点名要能征善战的新一军。新一军的确是最有资格占领日本的军队。在缅甸的血战中,这支中国军队取得了毙伤日军11万人的辉煌战果。可是,蒋介石舍不得新一军,说“新一军是国军命脉,必须慎重使用”,慎重来慎重去,“命脉”里的血都撒在内战的战场上。


取代新一军接受占领日本任务的是在越南接受日本投降的第67师。这支拥有14500名精锐将士的部队负责占领日本的爱知县。可惜,当1946年6月这支军队做好了出征准备、先遣队已经在名古屋腾出了营房的时候,内战爆发了。67师被紧急调往苏北,说是完成了任务就回师占领日本,但万余士兵一去不复返,内战夺去了他们的生命,中国将士丧失了在名古屋扬眉吐气的机会。


1943年11月25日,参加开罗会议的领导人合影,前排从左至右依次为蒋介石、罗斯福、丘吉尔和宋美龄。在会上,丘吉尔拒绝向中国归还香港。


7月1日是香港回归祖国8周年的日子,但是很少有人知道,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国军队曾有机会收复香港,让“东方之珠”提前52年回归祖国,然而蒋介石为获得美英的支持,发动内战,屈从于美英压力,在最后关头放弃了收复香港的主权。


1942年,蒋介石要求英国归还香港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在日军的猛烈进攻下,英军节节败退,英国政府不得不请求中国派兵支援英国军队。蒋介石于是打算趁此良机收复香港。1942年,蒋介石向英国提出了收回香港的要求,为实现这一愿望,他在访问印度期间会见了印度独立运动领袖甘地和尼赫鲁等人,表示支持印度的独立要求,以促使英国在远东的殖民体系瓦解。蒋介石这一姿态在国内掀起了反对帝国主义,要求废除不平等条约的浪潮,并在国际上得到了广泛同情。


英国出于需要中国出兵保卫其殖民地缅甸和印度的目的,主动提出与中国进行废除不平等条约及签订新约的谈判。谈判之初,蒋介石坚持收回香港,然而,英国人从内心里并不想交还香港,谈判只是权宜之计,为的是让蒋介石能够坚持抗日,以减少英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压力。随着战争向有利于盟军的方向发展,英国在香港问题上也日趋强硬。在1943年的开罗会议上,中英就香港问题展开了交锋,但丘吉尔直接回绝了蒋介石,蛮横地宣称:“不经过战争,休想从英国拿走任何东西!”在英国人的威逼利诱下,蒋介石的立场逐步软化,最终放弃了将收复香港这一内容写入新条约,仅仅要求英国在口头上承诺在战后同中国商讨九龙问题。


中国军队准备从日军手中接收香港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香港问题重新摆到了桌面上。此时的形势对中国收复香港极为有利,因为按照远东盟军统帅麦克阿瑟发布的第一号受降令:凡在中华民国(满洲除外)、台湾、越南北纬16度以北地区之日军,均应向中国军队投降。香港就位于北纬16度以北地区,而且在战争期间隶属于中国第二方面军所辖战区的一部分,因此许多人建议蒋介石趁机派兵进驻香港,然后再与英国交涉。蒋介石于是命第二方面军司令张发奎将新一军和十三军集结于靠近香港的宝安地区,准备接收香港。然而英国政府却拒绝接受麦克阿瑟的受降令。8月18日,英国新任首相艾德礼致电美国总统杜鲁门,要求杜鲁门指示麦克阿瑟重新发布命令,让驻港日军向英军投降。


其实,恢复在香港的殖民统治是英国的既定政策。为了重占香港,1944年初,英国政府就成立了一个名叫香港计划小组的机构,负责策划恢复殖民机构的事宜,并确定了战后武力占领香港的方针,准备在战争后期出动军队不惜一切代价攻占香港。为配合军事行动,英国还向香港派遣了大批间谍。日本投降前夕,英国派人秘密联络被日军囚禁的港英政府官员,要求他们与日军交涉,为英军重占香港做准备。


1945年8月13日,英国命令海军少将夏壳率领一支特遣舰队开赴香港。为配合海军的行动,英国派出了大约一个师的陆军兵力前往香港。


在派出军队的同时,英国也对美国展开了外交攻势。英国人很清楚,在香港归属问题上,美国的天平倾向于谁,香港就将归谁所有。在中国这边,蒋介石虽然已经集结了部队,做好了进入香港的准备,但他却迟迟没有下达进军香港的命令。蒋介石知道,将来发动内战,不能少了英美两国的援助,若此时出兵香港,必然会失去英国的支持。于是,蒋介石连续两次声明中国无意以武力收复香港,希望这件事能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他还向美国派出了使节,去寻求美国的支持,幻想通过美国的干涉来实现香港的回归。


杜鲁门转向支持英国,蒋介石措手不及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为鼓励中国对日作战,减轻美军的压力,美国曾表示支持中国收回香港。同时,美国也想趁机瓦解英、法在远东的殖民体系,并取而代之。因此,在开罗会议上,罗斯福曾敦促英国在战后将香港归还中国,但遭到丘吉尔的拒绝。


1945年5月纳粹德国灭亡后,美国同苏联为了控制欧洲展开了激烈的争夺,美国急需英国的支持。因此,美国改变了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杜鲁门转而支持英国重返香港。他通知麦克阿瑟:“为顺利地接受香港地区日军的投降,须将香港从中国战区的范围划出来。”


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之下,正乞求美国人帮他打内战的蒋介石只好从命。但蒋介石还想给自己挽回点面子,他在致杜鲁门电报中要求:“在未来的受降仪式上,驻港日军应向中国方面的代表投降,美国和英国均可派代表参加这一受降仪式。在受降仪式后,英国人将在中国战区最高司令的授权下,派遣军事力量在香港登陆。”


令蒋介石意想不到的是,美国人连这一点面子也不给。杜鲁门在给蒋介石的回电中表示:“美国不反对一个英国军官在香港接受日本人的投降。”蒋介石看到电文后大为恼火,但他不敢得罪美国人,最后不得不表示:“愿意授权给一个英国军官,让他去香港接受日本人的投降,同时派一名中国军官和一名美国军官赴香港参加受降仪式。”


前港督复职,英国再度霸占香港


蒋介石在香港问题上的一再妥协,使得英国人得寸进尺。英国政府强硬地提出,蒋介石无权委派一位英国军官在香港接受日本人投降。英国人步步紧逼的嚣张气焰,使得蒋介石感到脸上无光,这样屈辱的事,令他在手下将领面前无法交待。为了找回面子,愤怒的蒋介石告知杜鲁门,不管英国方面接受与否,他都将以中国战区最高司令的身份,任命夏壳作为他的受降代表,在香港接受日本人的投降,并表示必要时将以武力来抵制英国人的行动。


英国方面对蒋介石的态度转变有些始料不及,考虑到国民党在靠近香港的宝安地区屯兵两个军的现实,他们不得不接受蒋介石的建议。


1945年8月20日,夏壳率领英国海军特遣舰队大摇大摆地在香港登陆,香港同胞眼睁睁地看着英军接过了香港的管辖权。9月1日,驻港英军成立了军政府。蒋介石派遣的军事代表团也在这一天抵港,并正式宣布:国民政府同意英军占领香港。


1946年5月1日,被日军囚禁的前港督杨慕琦返港重任总督,恢复了英国对香港的统治。蒋介石在美英帝国主义面前的软弱致使香港回归祖国的时间整整推迟了52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