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十九节 夺帅,杀破狼<一>

罗列 收藏 1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已经一鼓。 我已无心睡眠。 索性四处走走。 街道上,到处都是秦军,或躺,或卧。 一些军士举着火把,往来巡逻。 我来到南城门口。 这是攻击要害。 郭启带着人,睡在到城门上去的阶梯上。 我轻轻拍醒他。 他看见我,站起来。 我指着那些城门上靠着墙垛睡觉的弓箭手,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已经一鼓。

我已无心睡眠。

索性四处走走。

街道上,到处都是秦军,或躺,或卧。

一些军士举着火把,往来巡逻。

我来到南城门口。

这是攻击要害。

郭启带着人,睡在到城门上去的阶梯上。

我轻轻拍醒他。

他看见我,站起来。

我指着那些城门上靠着墙垛睡觉的弓箭手,做了个在脖子上横刀,喀嚓的手势。

他点点头。

我轻声说:“然后,从城墙上走,不会被误伤。”

他再点点头。

我又到西门、北门、东门,一一吩咐邱亮、大山、凌霄、莫迟等人。

二鼓。

我回到住处。

王贲还在睡。

我和衣躺在床上。

眯了一下。

再醒。

外面已经喊声震天。

我赶紧把王贲摇醒。

“王贲,你听,什么声音?”

我当然知道是什么声音,只是要他慌乱,让他去办点事。

外面有喊杀声:“杀啊!杀啊!”

也有人大喊:“滇军杀进来了,快撤!快撤”

王贲睁开惺忪睡眼,一听,惊慌起来:“啊,滇军,滇军打进来了。”

“滇军?怎么可能呢?”

“快出去看看!” 王贲说。

我和他出了门。

在微亮的辰光里,外面火光冲天。

也不知道是滇军还是秦军放的火。

到处都是惊慌的声音:“啊,快来人啦!快来人啦!”

“滇军杀进来了!”

有个军士跑进来。

王贲问:“你看见滇军了吗?”

“看见了!看见了!好多滇军!已经,已经攻占了南城门了!”军士气喘吁吁的说。

我说:“那赶快去叫蒙将军!”

王贲跑进王宫深处去了。

他一边跑,一边大叫:“蒙将军!不好了!滇军杀进来了!”“蒙将军!滇军杀进来了!” “滇军杀进来了!”

我和军士站在原地等他。

蒙婺、王翦、贾姚、李信、吕将军等一班将领全出来了。

当然还有冯天向。

蒙婺说:“怎么可能呢?一下子,滇军就攻进了邛都?”

军士平静了气息,说:“报将军,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好象从地里冒出来一样,一下子就出来好多人,攻下了南城门,外面的滇军就蜂拥进城了。我们快,快守不住了!”

“你说从地里冒出来一样?难道是地道?” 贾姚说。

“啊!”蒙婺大叫一声,“快上马!李将军,赶紧带人去城南门!”

“是。”李信叫我:“陈校尉,我们走!”

蒙婺还在吩咐其他将领:“吕将军去西门,夏将军和王先锋官去东门,我和王将军去北门。”

众人都赶紧上马。

我上马前,给了冯天向一个暗示,让他跟着蒙婺。

他暗暗点头。

我和李信带着王宫附近的军士,赶紧往城南门跑。

没到南城门,滇军已经攻过来了。

“杀啊!”李信大喊一声。

“滇国的兄弟们,复仇的时候到了,杀啊!”那边的将官也在马上喊。

于是,两方的人在街道上,拼杀起来。

滇军复仇心切,人人奋勇。

秦军心惊胆颤,人人惧怕。

滇军砍翻了好多秦军。

秦军节节败退。

有人在人群中,喊了声:“兄弟们!挡不住了,撤啊!”

人群呼啦就往后跑。

李信大喊一声:“谁敢!”挥剑斩了马边一个转身跑的军士。

可是,秦军已经遏制不住了。

滇军瞬间就杀到我和李信眼前了。

我赶紧叫道:“李将军,快撤!”

李信打转马头,就跑。

后面滇军有人喊:“秦贼,休走!”

一箭射出,正中李信左肩。

李信差点栽下马来。

我和李信一直跑到城北门口。

蒙婺、王翦、贾姚、冯天向等都在。

我说:“报蒙将军,敌军早就占领了南门,已经杀过来了,我们抵不住,李将军受伤了!”

李信说:“蒙将军,快撤吧!回我们的营地!”

“不可能!我们要守住!” 蒙婺大叫。

正在这时,有军士来报:“蒙将军,吕将军让我来报,西城门也守不住了。他已带人从西山后先撤了!”

王贲也骑马跑过来,说:“蒙将军,夏将军说东门也守不住了,让我们快撤!”

这时的滇军喊杀震天。

三个城门俱已被攻下,蒙婺惊慌了,下命令:“撤!”

“撤!”一声喊,北门附近的全部秦军撒腿就跑。

后面的滇军,已经象洪水一样,从各个街道出口冲过来。

有秦军还来不及下城门,只能惊慌往沿城墙左右两边跑。

但城墙左右两边也是滇军跑过来,他们都被杀死,有几个秦军被人从城门上直接用戟、戈和矛,挑下城墙,摔死。

兵败如山倒。

出了城门。

蒙婺、王翦、贾姚、李信、王贲、冯天向等策马狂奔。

后面是无数的秦军,丢盔弃甲,旗帜扔了一地。

我在城门西山边上,看见了郭启他们。

他们昨晚捡到了好些马匹,已经有二三十个人骑在马上了。

还有,许多人手里都有盾牌了,背上有弓箭。

我策马过去,大喊一声:“快!”

剑朝前一指:“跟上蒙将军!”

800多人,一路狂跑。


滇军已经完全占领了邛都。

城门处。

一面上写着小卜的滇军主将大旗后面,数十匹马追了出来,然后是无数的滇军。

“杀啊!”

“杀啊!”

声势震天。

尘土飞扬。

旗帜翻飞。

落在后面的秦军越是心惊,越是跑不动。

来不及回身,已经被滇军砍翻戳翻在地。

两军都是奋力狂奔。


王翦当头一马跑到秦军大营地。

他大喊一声:“祁将军,全体列阵!迎敌!”

那些昨夜没进城留守营地的军士,赶忙集结。

可是,撤退回来的蒙婺、贾姚、李信、王贲等将官的二十几骑,已经到了跟前,后面接着步兵。

接着是我的旅队,接着后面又是大批秦军。

他们只能往旁边让开。

一让,队伍就散了。

这时,喊杀声已经到了。

滇军的马队,疾如旋风,狂扫过来。

站在道路边上的秦军,全部被砍翻。

几百辆战车冲进来。

躲闪不及的秦军,被战车撞倒,然后被碾过。

战车上面载着火把、硫磺,车上的兵士,把手上的火把到处扔,营地里一片火海。

延绵五六里的秦军营地里,全是火光。

有些秦军士兵,身上着了火,发出一阵阵哀号。


王翦让过蒙婺、贾姚、李信、王贲等人,在营地的最后地段,停住了马,大喊:“回身,抵御!”

于是,跑在前面的人停下来,回转身,想要应敌。

可是,后面的人,还是如潮水般后撤。

王翦组织的队伍立即被冲散。

王翦看看约束不住,没办法,只有再往前跑。

我也带着队伍,跟着往前跑。


滇军的骑兵紧紧跟在秦军后面。

越是在后面的秦军,都把兵器丢了,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当然,马比人快。

于是,后面的很多秦军多是变成了无头之鬼。


等我冲出营地时。

秦军的大批骑兵到了。

秦军的战车,却被后撤的秦军挡住了去路,在人群里,大部分根本无法动弹。

两军的骑兵交错厮杀而过。

滇军的骑兵依旧往前追击。

秦军骑兵却无法及时掉转马头。

因为滇军的战车,自己营地的帐篷,栅栏,都是阻碍物。

秦军骑兵只能继续往前杀,然后到空地上再掉头。

滇军的步兵跟在骑兵后面冲过来了。

面对着秦军骑兵,大部分人继续往前冲,一些人留下来,把手中两头尖的长木棍往地上一插;没有木棍的,把戈、戟、矛往地上倒插着,阻挡秦军的骑兵。

很多秦军收不住马,直直的撞上木棍。

有些人幸运,木棍插进的是马的躯体,有些人则不是那么幸运,被插中的是自己的身体,于是鲜血象喷泉一样,在阳光下开花。

滇军中的兵士,使钺的,用钺砍马腿;使戟的,用戟勾秦军;用矛的,将手中的矛抛出去;有箭的,射人也射马。

本来是优势的骑兵,在战车、帐篷、木棍和兵器之间的空隙里,无法动弹,反而变成了被屠杀的对象。

只有少数的骑兵,脱离了困境,骑马跑得远远的,再也没回来。

马受伤的嘶鸣,人死前的哀号,多么悲惨!

骑兵无法通过的木棍、兵器、战车、帐篷、栅栏之间的空隙,滇军步兵却能快速自如通过。

于是,追击依然在继续。


秦军跑到断天涯附近时,那里的营地也早已着火。

守营的秦军早已不知去向。

等待他们的是,滇军的骑兵和石城山里冲出来的滇军。

石城山里,火光冲天。

大火已经烧山了,何况营地。

石城山营地里的秦军,想要冲出出口来,可是迎接他们的是箭。

出口处,尸体堆积如山。


这时的秦军,早已被吓破了胆,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止这样的溃败。

长宁城下,也不是平静之地。

大火,烧了城外的营地,烧进了城内。

埋伏的滇军几乎和秦军同时进城。

而秦军,一听到漫山遍野都是敌人的喊杀声的时候,他们唯一想到的,是四散逃命,没有抵抗,连手里的兵器都是多余的了。

秦军收不住势。

南广河边,全是人。

先撤到木桥上的,本来是长宁城里的守军。

但是他们还在木桥上奔跑的时候,蒙婺、贾姚、李信、王贲等将官的二十几骑,也已经到了。

王贲大喊:“让开!让开!”

有些人往木桥两边让。

有些人来不及,被马踩死。

更多的人被挤进了河里,挣扎,然后被水吞没。

我带着旅队,追着蒙婺,趁势过了河。

河里浮尸一片。

滇军的骑兵已冲到河边。

他们往来冲杀秦军。

没来得及过河的秦军,只能朝河的上游或下游,沿河岸逃跑。

于是,滇军的主力也追过了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