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情有独钟的两首古诗

aqssm 收藏 1 523
导读: 毛泽东博览群书,尤其喜欢情真意深的古典诗词。从现存文献看,有两首古诗他特别喜欢,其一是明代高启《梅花九首》中的第一首,其二是清人严遂成的《三垂冈》。 一 1961年11月6日上午,毛泽东三次致信秘书田家英,请他查找一首咏梅诗。上午6时的信写道:“田家英同志:请找宋人林逋(和靖)的诗文集给我为盼,如能在本日下午找到,则更好。” 8时半他又写信说:“田家英同志:有一首七言律

毛泽东博览群书,尤其喜欢情真意深的古典诗词。从现存文献看,有两首古诗他特别喜欢,其一是明代高启《梅花九首》中的第一首,其二是清人严遂成的《三垂冈》。





1961年11月6日上午,毛泽东三次致信秘书田家英,请他查找一首咏梅诗。上午6时的信写道:“田家英同志:请找宋人林逋(和靖)的诗文集给我为盼,如能在本日下午找到,则更好。”


8时半他又写信说:“田家英同志:有一首七言律诗,其中两句是: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是咏梅的,请找出全诗八句给我,能于今日下午交来则最好。何时何人写的,记不起来,似是林逋的,但查林集没有,请你再查一下。”


随即,他又追加一信,说:“家英同志:又记起来,是否清人高士奇的。前四句是:琼枝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雪里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下四句忘了。请问一下文史馆老先生,便知。”


一日三催,这在毛泽东留下的书信中极为鲜见,可见毛泽东对此诗的喜欢程度。后来终于查知,这首诗是明代高启《梅花九首》中的第一首,全诗是:


琼枝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


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寂几回开。


高启是元末明初的著名诗人,“吴中四杰”之一,前人称其《梅花九首》“飘逸绝群,句锻字炼”。这九首梅花诗,首首读来都有孤独高傲而无凄凉抑郁、怜梅惜梅却不神伤心碎的特点。历朝历代诗人咏梅之作众多,相比之下,高启写梅独摄其魂,确有不俗之处。毛泽东所喜爱的第一首,以瑶台仙姿赞其超凡脱俗,以高士美人歌其孤傲高洁,以疏影残香怜其澹泊自爱,突出了梅花高洁坚贞的精神。


早在1957年1月,毛泽东同袁水拍、臧克家谈话时曾说:“我过去以为明朝的诗没有好的,《明诗综》没有看头,但其中有李攀龙、高启等人的好诗。”毛泽东爱其诗,自然重其人。在查到这首咏梅诗是高启所作后,他大为赞赏,不仅重新书录了全诗,而且在诗前注:“高启,字季迪,明朝最伟大的诗人。梅花九首之一。”在“伟大”下面,他还重重划了一道横线以示强调。


据史料记载,高启才高命短,在39岁时因文惹祸被腰斩。对于他的才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论说:因其“行世太早,殒折太速”,“未能熔铸变化,自成一家”。《明诗别裁集》收入高启21首诗,《梅花九首》不在其列。《明诗综》选收高启诗作138首,也没有《梅花九首》。毛泽东1957年谈到《明诗综》中高启的诗作时还认为仅仅是“好诗”,1961年11月在查到《梅花九首》是高启所作后,却评其为“明朝最伟大的诗人”,可见他对高启的梅花诗之喜爱。


1961年11月6日毛泽东连写三信催秘书查高启的咏梅诗时,他当时正在酝酿写《卜算子·咏梅》。《毛泽东诗词集》将其写作时间定为1961年12月。


1961年,我国遭受严重经济困难,粮食等农产品严重短缺,苏联又单方面撕毁同我国签订的合同和协议,撤回全部在华专家,中苏关系严重恶化,我国经济状况雪上加霜。到年底,由于中央调控得力,形势有所缓解,毛泽东松了一口气。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写这首《卜算子·咏梅》咏梅词,目的显然是为了激励全国人民的斗志,增强大家战胜困难的信心。


对于这一点,郭沫若在《待到山花烂漫时》一文中这样写道:“我们的处境好像很困难,很孤立,不从本质上来看问题的人便容易动摇。主席写出了这首词来鼓励大家,首先是在党内传阅的,意思就是希望党员同志们要擎得着,首先成为毫不动摇、毫不害怕寒冷的梅花,为中华人民做出好榜样。”


从毛泽东的《卜算子·咏梅》,我们不难看出,其形式上受陆游《卜算子·咏梅》的影响,其内容与思想上却明显受高启咏梅诗的影响。毛泽东不欣赏陆游《卜算子·咏梅》中流露的驿外断桥边旷野怨妇般的自怨自艾、孤芳自赏和凄凉哀愁。相比之下,高启的这首梅花诗,写梅之高贵,孤傲而不哀怨,大雪暗夜却不掩仪态万方。以毛泽东的审美趣味和革命家情怀,自然更加欣赏高启诗中透露的“梅之精神”。在这样的心境下,毛泽东对陆游词中的哀婉情绪不以为然,认为“他消极颓废,无可奈何,因作此词”,以至于干脆“读陆游咏梅词,反其意而用之”。


毛泽东《卜算子·咏梅》中下阕首句原为“梅亦不争春”,修改定稿时改“梅”为“俏”。这样,全词无一“梅”字出现。有趣的是,高启的九首梅花诗,也是首首不见“梅”字。




1964年12月29日,毛泽东致信秘书田家英:“近读五代史后唐庄宗传三垂冈战役,记起了年轻时曾读过一首咏史诗,忘记了是何代何人所作。请你一查,告我为盼!”


他凭记忆写下来附上三垂冈诗一首:


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粱跋扈何。


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


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


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最后,他还注明:“诗歌颂李克用父子”。


这首诗是清代人严遂成所作。毛泽东默写的与原诗对照改了两个字:将“且”字改作“犹”字,将“畔”字改作“下”字,但却与袁枚的《随园诗话》所引的《三垂冈》诗一字不差。有人认为有可能毛泽东本来就是从《随园诗话》中读到并记下这首诗的。无论怎样,毛泽东对古诗词熟读的功夫,由此可见一斑。田家英对古诗词的造诣很深,他接到毛泽东的信后,很快就查出了《三垂冈》诗的作者及所处的朝代。


在唐末诸侯纷争中,李克用因拥护唐王朝统治而深得人心,但是因为势力较弱而在和朱温的争斗中处于劣势。唐天佑四年(公元907年),朱温甚至废掉唐哀帝,登基称帝,建立后梁。在此形势之下,李克用坚持沿用唐朝天佑年号,力图光复唐朝。然而,重病之下,李克用心有余而力不足,于第二年不幸病逝。年仅二十四岁的李存勖也因此不得不挑起光复唐朝的重担。


李克用病逝之时,他的军队正在潞州(今山西省长治市)和后梁的军队对峙,指挥作战的重任就落在了其子李存勖的肩上。


当时,李存勖提出要出兵为潞州解围。但是,有兵士劝阻他,他们认为,李存勖正在为父服丧,不适合出兵。李存勖却认为,敌人一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一定会松懈下来,没有防备,正好可以攻其不备。


于是,李存勖身穿丧服亲率大军疾驰六日直扑潞州。梁军果然毫无防备。在三垂冈作短暂休整后,次日凌晨,在漫天大雾中,李存勖大军直捣梁军营寨,将敌军杀得丢盔弃甲。梁军将官三百人被俘,死伤万余,仅百余骑仓促逃亡出去。


后梁太祖朱温闻讯,半天才说出一句话:“生子当如李亚子,克用为不亡矣,至如吾儿,豚犬耳!”


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说过和朱温一样的话。当时,毛泽东读史《通鉴纪事本末》到李存勖破釜沉舟攻汴京,便在上面批注:“生子当如李亚子”。


《三垂冈》一诗虽然只有短短五十六字,却气势宏阔,写出了李克用父子气盖万夫的英雄风貌。它囊括史事,融贯古今,起首、结尾非同凡响。对仗工整,用笔老辣。“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二句,更是神来之笔,活画出人物形象,给人予人世沧桑之感,被称之为“奇诗”。前人称严遂成“长于咏古,人以诗史目之”,“格高调响,逼近唐音”。1964年末,毛泽东再次想起了李存勖。当时,他在阅读《五代史·庄宗纪》时,突然想起一首描述李存勖三垂冈战役的诗,但是想不起是谁写的,便写了一张条子,让秘书查找,当时,毛泽东凭记忆默写出《三垂冈》,足见他对这首诗的喜爱。


值得一提的是,1975年5月,毛泽东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吟诵了清代严遂成的《三垂冈》中的两句“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接着说“这就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可见这首诗对毛泽东的影响之大。


令人遗憾的是,李存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不惜生命,是员勇将;但是在政治上,却是一个昏暗无知的蠢人。称帝后,他认为父仇已报,中原已定,不再进取,开始享乐。他自幼喜欢看戏、演戏,即位后,常常面涂粉墨,穿上戏装,登台表演,不理朝政;并自取艺名为“李天下”。有一次上台演戏,他连喊两声“李天下”!一个伶人上去扇了他个耳光,周围人都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李存勖问为什么打他,伶人阿谀地说:“李”(理)天下的只有皇帝一人,你叫了两声,还有一人是谁呢?李存勖听了不仅没有责罚,反而予以赏赐。


伶人受到皇帝宠幸,可以自由出入宫中和皇帝打打闹闹,侮辱戏弄朝臣,群臣敢怒而不敢言。有的朝官和藩镇为了求他们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还争着送礼巴结。李存勖还用伶人做耳目,去刺探群臣的言行,置身经百战的将士于不顾,而去封身无寸功的伶人当刺史。此外,李存勖还下令召集在各地的原唐宫太监,把他们作为心腹,担任官中各执事和诸镇的监军。将领们受到宦官的监视、侮辱,读书人也断了进身之路。同时,李存勖又派伶人、宦官抢民女入宫,有一次,竟抢了驻守魏州将士们的妻女1000多人,搞得众叛亲离,怨声四起。

公元926年,李存勖听信宦官谗言,冤杀了大将郭崇韬。另一战功卓著的大将李嗣源也险遭杀害。是年三月,李嗣源在将士们的拥戴下,率军进入汴京,准备自立为帝。李存勖得讯忙拿出内府的金帛赏给洛阳的将士,逼他们开赴汴水。军到中牟县,听说李嗣源已进入汴京。李存勖知道大势已去急返洛阳,路上兵立逃走一半。回到洛阳后,他试图抵抗李嗣源的进攻。四月,李嗣源先锋石敬瑭带兵逼进汜水关(河南荥阳汜水镇),李存勖决定自己率军去扼守。丁亥日,军队按照他的命令在洛阳城外等候出发,李存勖正用早餐。这时,被提升为直御(亲军)指挥使的伶人郭从谦趁军队都调到城外候命之机发动兵变,带着叛乱的士兵乱杀乱砍,火烧兴教门,趁火势杀入宫内,在混乱中射死了前来带领侍卫抵抗的李存勖。李嗣源攻入洛阳,派人从灰烬中找到了李存勖的一些零星尸骨,葬于雍陵。李嗣源取代李存勖又当上了皇帝。

李存勖死后的庙号为庄宗。欧阳修曾这样评价庄宗李存勖:“方其盛也,举天下之豪杰,莫能与之争;及其衰也,数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