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十九、打金川(下)

中国老坦克 收藏 7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车队到了仓库后,两个日军过去开门。 这时,党育明向后使了一个眼色,黄小毛点了一下头,笑着向鬼子少尉靠了过去,几个化妆成伪军的战士也从车上跳了下来,其中四个人向仓库大门走去,另外一个则并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取出一支向鬼子少尉递了过去,鬼子少尉接过去之后正要说什么,就被人从背后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车队到了仓库后,两个日军过去开门。

这时,党育明向后使了一个眼色,黄小毛点了一下头,笑着向鬼子少尉靠了过去,几个化妆成伪军的战士也从车上跳了下来,其中四个人向仓库大门走去,另外一个则并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取出一支向鬼子少尉递了过去,鬼子少尉接过去之后正要说什么,就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嘴,随后腰里传来一阵剧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把鬼子少尉放倒之后,黄小毛跳上了车,四个去仓库门口的战士过去帮助鬼子推门,趁机把两个鬼子拖进了仓库里面,轻松地解决掉了。进到仓库里一看,里面的东西不是很多,只有少量的粮食和部分燃料弹药,还有就是不少的单军装。

仓库里的鬼子解决了之后,战士们纷纷跳下车,把车上的物资卸了下来,然后把仓库里的子弹和手榴弹往车上装了一些。卸完车后,留下一个班看守仓库,并把机枪上套上了兵工厂自己制作的简易消声器(就是一个能够固定在枪口的罐头盒,用了这个东西在100米外听枪声就象是摔门的声音,距离远一些就听不清楚了),在车上架好。随后党育明就带着五十多个换上鬼子军装的战士乘车离开了仓库。

七辆汽车来到操场边上,停了下来,不待鬼子明白过来,十四挺机枪就开始了疯狂的扫射,不到半分钟,七十多个鬼子就全倒在血泊之中。听到嘈杂的声音,门口的一个哨兵进门来观察,被狙击手一枪就打倒在地。另外一个哨兵见势不妙举起步枪就要射击,党育明眼疾手快,抬手一枪,把这个鬼子也打倒了。几个战士迅速地跑到门口,把鬼子拖进门里,由两个化妆成鬼子的战士站在了门外哨兵的位置。见操场上的敌人已经都被消灭了,党育明留下了一个班搜索敌人的营房,带着六辆卡车冲出了日本兵营。

来到路口,党育明安排陈林清带两台车20个人去警察局,他们的任务是把敌人堵在院里,不要让敌人冲出警察局大院就可以,同时监视住警察局隔壁的宪兵队,如果宪兵想冲出来要坚决消灭,如果敌人不出来就不要开火;黄小毛三台车二十五个人,双管机枪去伪军兵营,到地方后由一个班和一台车在外面看着防止伪军逃散,其余人直接冲进伪军军营,借口捉伪军中的“反满抗日分子”解除伪军武装,如果发生意外,就武力解决;另外一台车由党育明带着直扑南门,接应一队和后勤队进城。

一路上看到汽车驶来,行人纷纷躲避,来到南门,见到二个日军士兵正在工事内休息,两个伪军则无聊地站在路障前,也没有什么行人进出。见到这种情况,党育明小声告诉车里的吴新,让他装作换岗把鬼子骗到车上。于是吴新带另外一个战士来工事里,刚说要换岗,就听鬼子大叫起来,吴新伸手抽出刺刀就刺进了一个鬼子的小腹,另外一个战士则一枪托把另外一个鬼子距晕了过去,两个伪军听到声音不对,向工事方向张望,党育明站在车门外的踏板上抬手就是两枪,两具死尸就倒在了地上。

“文山,发信号。吴新,你们怎么搞的?”

“我刚说该换岗了那小子就叫起来了,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行了,赶紧把工事弄一下,再去审一下那个没死的。估计他是看出你不是他们的人了。你给伪军那边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

时间不长,就见一队和后勤的战士过来了。

“军长,行呀,我们还没听到动静你就把县城拿下来了。”

“别贫了,你赶快带人换衣服,所有的人都换上日军服装,然后留出三个人守在这里,出两个班让文山带着你们去把另外三个门给我解决了,解决之后每个门留三个人守着;后勤的人出三个去给我把电话线都收了,另外找一找哪里有总机,那七个把马都牵到日本兵营去;其它人你带上跟我坐车去伪军兵营,解决了那里再去解决警察局。每个城门至少留一挺轻机枪,一具掷弹通。行动。”

党育明带着十个人骑着战马来到伪军兵营门口发现哨兵已经换成了自己人,就知道行动应该是比较顺利的。进到里面一看,所有的伪军在操场上站了四排,一个战士正在挨个检查伪军的脖子和小臂。这个场面看的党育明一楞,见党育明带人进来了,一个战士跑过来,接过了马缰绳,并借机把情况小声地向党育明做了汇报。


原来黄小毛一带人到了营门,就让伪军把伪军连长叫了过来,“孙连长,你的队伍上有匪团的探子。这个你说应该怎么办?”

“不可能。我的弟兄里哪儿会有匪团的探子呢。”

“八嘎,什么地没有,昨天晚上皇军抓到了一个反满抗日分子,但是在抓人的时候现场有一个人逃跑了,据那个被抓住的共产党交待,那个人就在你们连。”

“这怎么会呢?”

“八嘎,什么的不会,昨天那个人曾经被小山君找住过,只是被他挣脱了。”

“那太君是什么意思?”

“马上集合你所有的人,在操场列队,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

“这个,……”

“八嘎,什么的这个,马上行动。”一边说,黄小毛一边抽了孙连长几个嘴巴。

“是,是,太君,我马上集合队伍。”

孙连长把所有人都集合好了,在操场上徒手排成四排,由黄二虎下去认人。这时黄二虎说由于天黑自己没有看清来人,只是确认抓伤了那个人的脖子,而且那个人逃跑的时候身上绑有绳子,小臂上肯定有伤痕。于是就演出了党育明看到的一幕。


听了介绍,党育明心里直想笑,但是还是收拾了一下军装,板着脸走到黄小毛面前。黄小毛一看立刻立正敬礼,并用日语向党育明报告:“中尉,人还没有找到,现在正在搜查。”同时暗示已经控制了制高点。

党育明点了点头,突然回头对孙连来用中文说了句话,“孙连长,你如果遇到反满抗日分子应该怎么办呢?”

孙长发一愣,突然见四下的日本兵把枪都端了起来,再一看,似乎这些日本兵手里的机枪太多了一点,整个县城也没有这么多机枪呀。想到这里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你们是抗联的人?”

“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话音未落,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阵机枪射击的声音。“只要你们不抵抗就不会有什么发生,不过我们要借你们一些东西用一下。”

“枪响了,电话没有人接日本人马上就会过来的,你们还是赶紧走吧。”

“这个不劳您操心,另外还有个事情告诉您,”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那个死去的日军少尉的证件,“这个人您认识吗?他和他的部下都已经魂归东洋了。”

叫了这话,孙长发的脸一下就白了。“您要借什么?”

“兄弟要借老哥的枪支弹药、粮食被服、通讯器材和马匹。另外您手下的弟兄如果不想再吃日本人的饭,我想带他们走。您意下如何呢?”听着外面渐渐平息的枪声,党育明微笑着向孙长发说道。

“行,您用的上的尽管拿走。只要别伤了我的兄弟们就可以。”

这时,只见一个日本兵歪歪斜斜地冲进了营门,后面的两个战士并没有跟进来。只见那个宪兵冲到党育明面前说了一句什么,就一头栽倒在地上。这个宪兵说的是什么谁也没有听明白,但是他胸前的伤口是很明显的。黄小毛和孙长发也只听了前面说的似乎是有人,后面就没有了,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手榴弹的爆炸声。看来是警察局那边出事了,时间不长,又传来了迫击炮弹爆炸的声音,这下连党育明都搞不明白怎么回事了。党育明估计是出了什么意外,于是决定先把伪军稳住,解决了外面的敌人再说。

“那么请孙连长带着弟兄们好好在营房里休息一下,暂时不要外出,以免被误伤。”党育明对孙长发说道。随后又让黄小毛带人把一间营房腾空,把80多伪军赶了进去,并留下两个班看守俘虏,带着其它人向警察局方向赶去。

车还没有到地方,就看到三个日本兵正在追赶着两个浑身是血的日军。见到汽车过来了,日军象看到了救星一样,急忙挥手向汽车冲了过来。而三个追兵则放慢了脚步,眼看着两个日军冲到卡车面前,卡车停了下来,两个日本兵大喊着:“快打那三个土匪,土匪袭击了宪兵队。”突然一回头看着车上对着自己的枪口,两个宪兵突然明白了什么,伸手就向腰间摸去,只是还不等他们明白就被人砸晕过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鬼子的宪兵满城跑?你们是怎么守的门?”对着三个追兵,党育明面色严肃的问道。

“军长,我们是守好了门,但是不知道有五个鬼子没在院里呀,他们一过来问话,我们的日本话一说出来就露陷了,结果这几个小子就窜到一家日本商店里跟我们对打,我们班先放倒了两个,然后就打那家小店,结果打了好一阵也没打进去,而且那家的墙挺厚,机枪打不透,后来我们就丢手榴弹炸他们,他们也往外丢手榴弹,后来是队长借了迫击炮才炸开墙,我们冲进去了这两个家伙又窜了出来。不知怎么打的开始只有五个鬼子兵,打着打着就多了好几个,街上先前打掉的那两个还丢了一个。”

“行了,我知道了,宪兵队拿下来没有?”党育明的脸色更难看了。

“陈队长领着一个班去打了,估计现在应该是拿下了。”

“行了,上车,把这两个也扔车上。”

等车到了警察局门前,发现战斗已经结束,警察局也被拿下了,看的党育明一头雾水。这时,只见陈林清走过来,“大哥,宪兵队拿下了,警察局投降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提了,窝囊透了。本来一切都挺好的,结果突然外面来了五个宪兵,这三小子一张嘴就出了岔子——早知道就穿警备军的衣服了——结果这几个宪兵掏枪就打,伤了我们四个人,我们也打倒了他们两个人,结果那三个就跑。到那个日本商店里,打了几下我就把机枪调过来,结果机枪居然打不进去,只好丢手榴弹,不知道怎么的日本商店里也往外丢手榴弹,他们进去的时候没有发现他们有这家伙,一会他们居然弄出一挺机枪来了。我一看不好就把迫击炮该过来把墙给轰开了。这才算完事,进去一清点发现居然干掉了九个日本人,还跑了两个,我估摸着宪兵队应该没有什么人了,就让两个班过去探了一下,里面就剩下两个日本人,把他们干掉又往警察局院里丢了一个手榴弹警察就直喊要投降,我就派人把他们都关号子里了。再出来一看前面干掉的两个日本人居然就剩下一具尸体了,连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

“尸体上的武器你收走了吗?”

“收走了。日本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始用盒子炮了。”

“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呢。行了,回去再说吧,你这里伤了几个?”

“有三个兄弟挂了,还有三个带伤的。”

“好了,现在收缴物资,把牢里的犯人问一下,是政治犯的都放出来,刑事犯的看犯的什么案子,有民愤的直接处理了,没有的也跟政治犯一起先放警察局里。你让人把宪兵队那边也抄一下,然后把那边关的人也放警察局里。我先带人去那边兵营,一会儿回来,这边的人让小毛处理。”

“大哥,这次兄弟又给您丢人了。太窝囊了,不过怎么那个日本商店里有那么多日本兵,还有机枪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