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染毒瘾被强制隔离戒毒

回家种地 收藏 4 248
导读:2009年06月26日01:36 新文化报 今天是国际禁毒日,今年禁毒日的宣传主题为“依法禁毒,构建和谐”。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已经实施一年多,相关细则也在制定中。省禁毒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省毒品犯罪数量正呈现出大幅上升的趋势。   新闻提示   在被强制隔离戒毒的学员中,林勇(化名)算是最特殊的一个。“我不愿意和他们交谈,有的人过去我在办案的时候都处理过,他们认出我,叫我林警官,我特别难受、尴尬。”是的,林勇曾经是一名刑警!   过分相信自己的意志力   林勇15

2009年06月26日01:36 新文化


今天是国际禁毒日,今年禁毒日的宣传主题为“依法禁毒,构建和谐”。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已经实施一年多,相关细则也在制定中。省禁毒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省毒品犯罪数量正呈现出大幅上升的趋势。


新闻提示


在被强制隔离戒毒的学员中,林勇(化名)算是最特殊的一个。“我不愿意和他们交谈,有的人过去我在办案的时候都处理过,他们认出我,叫我林警官,我特别难受、尴尬。”是的,林勇曾经是一名刑警!


过分相信自己的意志力


林勇15岁当兵,19岁进入公安队伍中,25岁时他已经是我省C市刑警支队的一名刑警,负责打击严重暴力犯罪。


林勇是富家子弟,他的很多朋友也是一些富家子弟。1996年的一天,他和朋友在一起玩的时候,朋友拿出了海洛因。


“我知道那是海洛因,我知道那是毒品,我知道很可能成瘾,这些我都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啊。”林勇回忆说,但是,他觉得自己当过兵,又是警察,意志力应该强于别人,如果上瘾,凭借自己的意志力,肯定能够戒除。


第一口海洛因入口后,很快就觉得原本这也难受那也疼的身子突然哪儿都不疼了,然后舒服得就想躺着……“你能想象出来吗?躺在那里想什么就有什么了,好像一切美好的幻想都实现了。”“飘”过之后,林勇爱上了这种感觉。几天后,他又“飘”了第二次,几天后是第三次,他彻底上瘾了。


他的毒瘾上来时,浑身发冷、流鼻涕、没有力气、拉肚子、没有食欲……最初父母以为他有病了,后来有一次看见他躲在卫生间里吸白粉,都惊呆了。


离开热爱的岗位 “解脱了”


毒瘾从每隔几十个小时发作发展到了每隔七八个小时就发作,吸毒已经不过瘾,他已经开始扎毒。慢慢地,身边的同事也觉察到了他的变化,私下里也都在议论他是不是在吸毒。也有领导找过他谈话,言语中充满了探寻的意味。他心里很明白,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吸毒已经开始影响到他的工作:毒瘾发作时浑身无力、连走路都困难;扎上毒品之后,也要“飘”上一两个小时才能恢复正常状态。


2004年,他辞职了,对于这份他原本很热爱的职业,他的感觉是“解脱了”!


不断复吸被强制隔离戒毒


辞了工作之后,父母很快就把他接到了外省的D市,让他戒毒。他自己在家戒,但是这个环境没有他熟悉的人,他觉得受不了,毒瘾上来,他难受得不行了。趁着父母不注意,他悄悄溜回C市,找到那些老朋友。


复吸之后,父母很快又发现了,他们想了很多方法帮助林勇,还曾带着林勇回到黑龙江老家山区里住了几个月,那几个月,父亲陪着他,看着他。


“毒瘾上来了,我就一动不动,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毒瘾发作后打人毁物的,我不知道他们哪来的力气,也可能是我和别人不一样。”三四个月后,他生理毒瘾消退了,面色红润了,也能吃能睡了,父亲放心地把他领回家。


这次回家,他也认为自己彻底戒毒成功了。他还特意回到C市找到那些朋友试验自己的意志力。


第一天,朋友拿出海洛因,他起身离开。第二天,他看着朋友在扎毒,心里直痒痒,硬是忍住了。第三天,朋友说,我看你戒毒成了,看来这个也好戒,你再来一次吧,他顺手接过来针管,熟练地扎了进去,熟悉的舒服感觉又出现了。他又复吸了。


父母开始限制他的花销,他忍不住,就跑回C市找他熟悉的朋友借钱,那些朋友不少都当了领导,他们都劝他戒毒,他保证说自己借钱去戒毒,钱给他之后,他又拿去换白粉。如此这般几次之后,他的朋友都对他失望了。


2006年,他的父母觉得实在是控制不了他,便将他送到省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


半年后出去再次复吸,然后再次被送来,回去之后仍然复吸。“我一年就吸一次,一次吸半年。”林勇自嘲着说。不久前,父母第三次将他送来戒毒,之前,已经71岁的父亲和他谈了最后一次,让他仔细想一想:“我和你妈如果有一个先走了,另一个也就快了,如果我们都走了,谁还能提供你吸毒的钱,谁还能去帮你戒毒?”


记者:你吸毒花了多少钱?


林勇:已经不是钱的事儿了,你算算吧,13年,平均一天(按)200(元)算。


记者:我问过别的吸毒人员,很多人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想去哪里弄毒品,你也是吗?


林勇:我不是,我有很多渠道可以买到毒品,狡兔三窟嘛,这个落网了那个还能卖,我就是愁钱。


记者:你想过你的将来吗?


林勇:我父母说,让我好好做人,这次一定把毒戒了,我很多以前的朋友都能给我提供很多赚钱的手段,但是前提必须是戒毒,因为我以前骗了他们很多次。


记者:你会讨厌这样的你吗?假如不是吸毒,你规划过你的人生吗?


林勇:说不后悔是假的。当年我有女朋友,后来我知道自己的问题,主动和她分了手,我今年38岁了,还是单身。假如我当年不吸毒的话,我现在应该还在当警察,可能已经当了领导呢,有妻子有孩子,什么都挺好的。哪像现在,总在戒毒所里过。


■呼吁


戒毒所所长:尽快推行社区戒毒


铁栏杆、防护网、有电视、手机信号屏蔽、内部人穿着橘黄色监所服……这里就是戒毒所,位于公主岭市的省公安厅安康医院内的强制隔离戒毒所。在“6·26”第23个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记者走进了这里。


“戒毒人数减少了,没有往年的多。”所长齐伟带领我们走向戒毒区,指着不少空空的戒毒室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实施以来,强制戒毒的时间由过去的3到6个月改为两年,可以在戒毒满一年后,对戒毒人员的日常表现和生理脱毒情况进行评估,由戒毒所和办案单位联合盖章证实之后,才可以离开戒毒所。过去日均200人的戒毒所,目前只有30名戒毒人员。


自新法实施后,全省戒毒所戒毒满一年、经过评估后离开的目前只有一个人。他叫李某,40岁,2008年6月12日被送进强制隔离戒毒所,今年6月12日离开。“李某决心很大,这也是他第四次来戒毒,我们都能看出他这次和前面几次不一样,过去来的时候还有反抗的心态,这次则是非常积极地配合我们。”齐伟说。


戒毒人员被警方抓获,送来强制戒毒的,最初心里都是非常抗拒的,不少人在被抓时就吞钉子、铁丝、刀片,以为这样就没有办法处理,来了之后,更是有人不适应这种没有自由的生活,极力抗拒,辱骂殴打工作人员的情况时有发生。


现在的这30人中,有扎吸海洛因成瘾的,有吸食麻古的,有吃盐酸曲马多成瘾的,还有扎杜冷丁成瘾的。不同毒品的生理脱毒的方法不同,海洛因等鸦片类的毒品需要用替代品美沙酮,逐步减少用量,直至不再有瘾为止。


新型毒品麻古、冰毒在来瘾时则是睡眠障碍,神经极度衰弱,则需要中药治疗。这些戒毒人员生理戒毒最低都需要3个月以上才能摆脱。“心理毒瘾则需要坚持一生去摆脱!”齐伟说,他呼吁相关部门尽快推行社区戒毒模式,让全社会都帮助戒毒人员。 本报记者 毕继红



这个不幸的人哦,不过那些没事干吃摇头丸,“溜冰”觉得不会上瘾的警察先生们也该自己掂量掂量了,早晚的事情……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