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184 女兵

jdw0001 收藏 4 1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回队营房队长对我们做了讲评,他称我们是一群狗屎,我们没人反驳他,虽然我们觉得委屈,其实我们并不委屈,做为一名时刻准备上战场的兵来说,随时保持警惕性那是必须的。而这便便是我们缺乏的,的确在哨音的催促下我们能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去,但那个敌人会在偷袭的时候冲你吹哨子呢?

除非敌人都是缺心眼的。而能被我们称之为敌人的就绝对不会缺心眼的。

队长说以后这样的训练或者是换着花样的训练会不定时的搞的,他的目标就是让我有睡眠中也会意识到危险,人在睡眠的时候很容易受到攻击的,所以人潜意识中本能对危险的认知就很重要,我们的祖先曾经有这套系统,不过在进化过程中慢慢的就消失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回消失的本能。

于是乎我们就没了太平的日子,谁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有时候夜里你睡的正香的时候,班长就会站在你的床头盯着你,如果超过十秒你没反应,那么对不起你就起来活动一下吧。。。

我们的神经被高度的调动了起来。。。每一天我们紧张中度过。

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要防止潜在的危险。

“对于一个侦察兵来说,潜伏对任务是否能够完成有着很关键的作用!”这是队长的话,

当我全身都被泡在一个臭水塘里,脑袋上顶着一团长在泥塘里的草的时候,我对队长这句话感到莫名的怀疑,我并不是怀疑潜伏的重要性,我是怀疑队长拿这个机会整我们。

一大清早就在我们准备背枪去训练的时候,一辆大解放过来把我们像猪仔一样的装上车了,

还是那辆倒霉的猎狗打头,我们不知道要做什么。更不知道我们是要去哪里,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不知道目的的生活。

我们看着车在不停的行驶着。。

“滋一声刹车!”

“你下来!”队长从狗上下来,把一个兄弟叫下车。。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这孙子又耍什么花样呢?!”我们不问并不等于我们没有疑问。而是我们知道这个问题总是我们想破脑袋也未必能想到的。。

“枪决?!”胖子的嘴里从没吐出过象牙来。

“潜伏训练!”牟的脑袋总是很理智,严重怀疑他的祖籍是火星。

我们想也只有这个想法是合乎逻辑的,虽然队长不是一个会按逻辑走路的人,但他还是一个人呀。

“你下来!”在下了几个兄弟的时候,终于轮到我了。。

我看了看车里还留下的兄弟,大有风潇潇兮易水寒的悲壮

“你在这个地方潜伏,别让人发现你!”说完队长就走了。

车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他也不怕我拿着枪跑路了。。

我很仔细的观察着整个地形,妈的在这个鬼地方要想不被发现除非我会隐形。

我发现以前我很有自信的,但现在我更多的是抱怨,因为我总是失败。

一片荒草地,还有一个已经快没有水的池塘了。。池塘里长着一种我叫不上名字的草,一堆一堆的。。

只有这个水塘适合我的潜伏了。。看来队长是有意把我扔进这里面了。

去你妈的吧,老子宁肯被臭水泡也不会被你发现的。

“我一咬牙一跺脚,决定了自己要进这个臭水塘。

我找了一块石头,扔进水塘,试试那里面的沼泥有多深,我可不像变成化石。

我把全身的衣服都系好。

在确定沼泥不深的前提下,我慢慢的走下去,池塘里的水不深最多只能到我的膝盖,里面的沼泥也不是很深。。

我找到一个有草,又便于进攻和撤退的位置。慢慢的把身体蹲下去,整支枪我都用草包裹了起来。为了不让我的脸显的不协调,我从池塘里抓起一把泥,把脸全涂上泥,除了我的两只眼睛外,我就像一个泥人一样的,蹲在水里。

这池塘真是太臭了,我不禁想吐,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居然闻不到臭味儿了。。我可真见识了什么叫久而不闻其臭了。

时间过的很慢,可是我只能一动不动。这个池塘里还有小鱼,我只能跟他们说话。

“鱼呀,实在对不起我也不想来这个地方呀!只是有个孙子非要逼我来的。”


不远处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肯定是队长这孙子回来了。。

我屏住呼吸把枪口对准了我判断他来的放向。。。虽然我的枪里没有子弹,但我必须要这样做。

汽车围着池塘转了两圈,队长这孙子走下来,往池塘里丢了几块石头,有一块就丢在我的面前,溅起的泥水花到处都是。。。

我就是不动。。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有本事你就下来,我不敢肯定队长能看到我。

气温越来越高了,池塘里的开始往外冒泡泡。。。

快到中午的时候猎狗又来了。。

队长从车上扔下一包压缩干粮就走了。。。

“这是给我的吗?这孙子不是给我下什么套吧!”这一段时间我学会了怀疑一切

我的思想努力做着斗争,过去还是不过去?

我在池塘里考虑了半天,最终决定放弃。

我就这么一直的跟饥饿抗争着,直到傍晚那辆大解放又来了,像收垃圾一样的把我们收上车。

车停在池塘边上,队长从车上下来,他拿起压缩干粮,然后冲着我藏身的地方喊着

“滚出来吧!”

我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只好从泥塘里出来了。

“上车!”队长说了一句

我爬上车却发现车上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小牟

“胖子呢?!”

“在后面跑呢?!”

“怎么了这是?我有点不解“

“凡是吃了压缩干粮的,队长都让他们跑着回去的。”


果然这孙子没安好心,他就是一没屁眼的黄鼠狼。。

在我们前行的路上,又收了几个兄弟,大部分兄弟都没能挨住饿。。

所以他们只能跑回去了。。

兄弟藏身的地方也五花八门的,有的把自己变成石头,有的变成一棵树,反正是无所不有。

在教导队的日子里我们还学了野外生存,攀岩,侦察反侦察,狙击,绘图。等等侦察兵所必备的手艺。

而有一样手艺是我们怎么也没想到我们会学到的。

一天一辆解放车停到我们的门口。队长也光临了。

车上摆着一排排的箱子,对于我们来说车上的箱子就像潘多拉的魔盒,谁他妈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装着一只蛤蟆。。

“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连长命令我们“一定要轻点!”

看着我们想像搬沙袋一样的把那些箱子给搬下来,连长有点心疼。

我们已经形成一种意识凡是部队用的东西都有一个优点,那就是皮实,就像我们一样,当我们是“民用“的时候我们都是娇生惯养等转成“军用”以后就一个比一个皮实了。

我们用像抱着新娘一样的传递着往下卸着车上的箱子。

队长也来了从他的车上还下来几个兵,有士官还有一少尉。

我们不知道是干吗的,但肯定他们不是跟我们一样干苦力的,因为他们的脸太白了。

我们看着他们打开箱子,里面原来装的是电脑,我对这个玩意不是很熟悉但也不是很陌生,上学的时候学过一点DOS。

后来才知道跟队长来的那几个人是师自动化站的精英们。也就是队长脸大,才能请动他们,用我们的话说那就是我们看不起他们,他们也看不起我们。因为我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

电脑放被安放在俱乐部里,看着他们熟练的把电脑接起来,我们都是很羡慕,觉得人家会我们不会的高科技,现在想想有什么呀,你就是闭着眼插那些线也不可能插错呀。可当时真的很奇怪,当电脑安好出现了WIN98的时候,我们这些来自于广大农村的兵们都有点傻了,包括我在内,虽然我学过一点电脑,但真的没有接触过windows,就算是城里的兄弟们也没几个能明白的。记得上学的时候学电脑的时候,后来不知道谁传出一个命令来打开那个命令就会出现一张美女的相片,这种相片现在的网上多如牛毛,但当时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神奇,于是就出一了一大帮人,围着电脑用尽了我们所有的知道的办法看能不能把那美女的衣服往下拉一点。就在大家都聚精会神的想办法的时候,老师从背后空袭了我们,在那个连同学之间写信老师都要检查的年代,我们的做法让老师觉得我们就是一群流氓。从那次以后那个命令就失效了。现在想想唉,有什么呀,别说是一张穿着衣服的美女了,就是什么都不穿的在网上一查都是一堆。

在我们的观注下,那几个人把所有的电脑给调试完了。

我们不知道队长弄一些这玩意儿回来干吗?天天拿枪拿刀的手,难道要改为敲那倒霉的键盘吗?

我看了看自己那壮实的手指,那看看那键盘,我觉得我的手如果打在键盘上都是一种罪恶,就像是一个流氓把手放在一个美女的屁股上一样不可饶恕。

“胖子你那一个手指能顶两个键了!”我指着那键盘对胖子说!

“爱几个几个反正这玩意跟我没关系,让我干这个还不如让我跑上五公里呢!”胖子不屑的看了看那几台电脑,在战术上欺人藐视敌人,这一点胖子做的非常好,那怕是在内心十分空虚的情况下。一向无所畏惧的我们竟然被几台电脑给吓住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些电脑就是队长从我们伙食费里扣出来的。当然那点钱对于当时相当于天价的电脑来说根本就不够,不过买人家淘汰下来的就足够了,堂堂中国人民解放军用别人淘汰的二手电脑训练也不能不算是一种悲哀吧。

看着这十几台电脑没有一个人去碰的,包括我们的“万能”的班长们,看来他们也没弄过这玩意呀。

晚饭后队长又光临了我们连,我们知道他肯定要来的,这么大的手笔,鬼才知道他想干什么。

每人发给我们一张纸,上面印着像键盘一样的图形。

“从今天开始,你们要学习电脑的用法。我的要求是每个人在一个月之内必须学会一般的电脑操作,会打字,每分钟在四十字以上!”

队长的话一出口,我们冷汗都出来了。这东西不是战术动处呀,只人你不怕摔不怕疼练上个一两百次,傻子都能把你给摔会了。

“今天晚上我给你们找了一个老师教你们学字根!小赵进来吧!”队长朝外喊了一声。

我们集体向外面扭过头看去。

“女兵!”第一反应。我们对女人的敏感程度已经超过了对敌人的敏感程度了。

“赵菲?!靠!”我认出来进来的女兵就是赵菲,后来我才知道,她在学校学的是计算机应用。

赵菲在我们几十只色狼赤烈烈的目光注视下走到前面。瞬间我们所有的人的腰杆都挺的笔直。以前的这个时候,谁都不希望自己被领导的看到,现在谁都希望前面站的美女能看到自己的。

赵菲的脸红的像刚被人打过一样。

“队长!”如果不是我们安静的话,我们几乎听不到她的声音。

其实甭说她了谁也接受不了底下几十道恨不得把自己衣服看透的目光呀。

“这位是我们给你们请的才师,姓赵,你们以后就管她叫赵老师吧!”队长的话刚落,就听底下一阵齐刷刷的吼声。“赵老师!”

把队长吓了一跳。那吼声比欢迎首长还热烈呢!

赵菲的头低的更低了,脸红的就像血都要流出来一样!

“下面就请赵老师给我们讲课!”

底下的兄弟们都恨不得把手掌给鼓出血来。男人没出息到这个地步也是一种境界。

于是赵菲从“王旁青头。。。”给我们讲起。

我从来没见过这帮孙子们这么的认真听讲过,连睡觉的都没有。

队长这家伙坐在一边一边看我们一边乐,其实他心里早就知道会产生这样的效果。

课上到八点半。

队长又上台了,“大家感谢一下赵老师!”一阵掌声,其实我们更感谢队长,虽然是狼从肉少,但我们也是快乐的。

“那个什么,赵老师给咱们让课,所以呢就会耽误她很多的时间!这样吧,为了表示感谢,以后赵老师的衣服你们就给包了吧!先从哪个班开始呢?!”队长的话还没落地呢我们几位班长就挖迫不及待的把手举了起来。我从来没见过我们的班长这么跃过,他们那感觉不像是给人洗衣服,倒是像别人给他们洗衣服。

“不用了队长!”赵菲小声的说。

“不行,你教了这帮混小子,总得收点报酬什么的,以后你们那儿有什么脏活累活全叫他们去!”队长的话就是命令,我们从来也听这么喜欢听命令。

“这么着吧,以后哪个谁学的最好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谁!”

“**什么时候干活都成了表扬了呀!”队长看着我们,为自己的损着得意洋洋。

“那什么先找两人把你送回去!”这个提议赵菲没有反对,虽然是女兵,但她也是女生呀,所以胆子小一点。

队长看着底下那些冒着蓝光的眼睛有些为难了,活脱的是一群狼盯着一只羊的感觉。那种眼神队长心里都发毛。

“那什么你看谁合适呀!”队长可能是也是突然龙心大悦想跟赵菲开个玩笑。

赵菲红着脸看着我们底下的兄弟。

底下那帮饿狼们的眼光,让赵菲都有点站不住了。

“陈朴。。”赵菲小声的叫着我

“完了!”这是我的第一想法。。。。其实我知道这事别看谁都想去,但无论谁去了,回来都是我们的靶子,想必就是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吧。

不出我的所料,仇恨的眼光从四面八方向我射过来。他们那感觉就恨不得把我从这个地球上给抹掉。好像是我抢了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

“噫?你们认识呀!”队长惊讶的问了一句。

“嗯”她轻轻的点下头。

这个比较妩媚的动作后,我看到是满天飞舞的心形图案。。。“一群色鬼!”

我无耻的骂着他们,因为我本身也是色鬼中的一员。

“那好陈朴你负责把小赵老师给安全的送回去!”队长的命令一出,那帮家伙的希望也就破灭了。。。

我站起来,在那群仇恨的目光中,我带着赵菲往外走。

等出了门口我长出了一口气,压力终于解除了。。。

“走吧。。赵老师!”

“别这么叫我了,多不好意思呀!”她嗔怪的说我,

“我也很别扭呀,你突然间就成我的老师了!”

“以后别这么叫了,还是叫我的名字好了,刚才紧张死我了。。。他们连的人怎么让我觉得那么紧张呀!”她好奇的问我。

“呵呵。。这个好理解呀,在这个差不多全是男人的军营里面任何的雌性动物都会享受这种待遇的!包括猪!”

我刚说完,赵菲就对我怒目而视。。。

“你敢说我是猪?!”

“我没有。。”。我觉得我点委屈。

“你就有!”

“绝对没有,我对我们队长发誓,如果我这样说了,就让雷劈死他!”对于一个无神论者来说对神发誓就跟吹牛是一样的,不光别人不信连自己都不信。

“劈死他跟你有什么关系,哼!”

“我真没有呀,你也不想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漂亮的猪呀。。。”

“你。。。”

“不对,我说错了。。是猪肯定没你这么漂亮。。。”我无耻的翻版着赵大叔的小品。现在说起来也算是山寨的了。。。

赵菲是彻底的无语了。。她瞪着眼着我。嘴撅的老高,很有一种小人的感觉。。。

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呵呵。。走吧。”我得意的笑了笑。。。

“你会会出代价的。”女人的报复性语言。

“好了老师我错了。。。咱快回去吧。以后你得好好教我电脑,我对这玩意挺感兴趣的!”结束了玩笑我对她说。。。

“叫老师。。。”她看着我

“不用吧。。。。”

“嗯?。。。你不叫我什么都不教你。。”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老。。。。”我故意的拉长音,看着她那一脸得意的样子我心里直想乐。。。

“快叫”她催促着我。

“婆!”我吐出第二个字。。

赵菲的脸一下就红的发紫了。。。

看着她那尴尬的样子。我觉得玩笑有点过了。。

“不好意思啊,来部队这一年多别的没学会,把脸皮学厚了。”

我顺利的把赵菲送回了属于她们的领地。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