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潜伏在蒋介石身边的夫妻地下党

wahum 收藏 1 740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6_19215_9519215.jpg[/img] 袁永熙与陈琏的结婚照   北京电视台最近热播的连续剧《潜伏》受到广大公众的强烈欢迎,并非偶然。它以扣人心弦的场面、曲折离奇的情节、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反映了40年代国共谍战的历史。它虽然是经过艺术加工的影视作品,却并非胡编乱造的“戏说”,而是具有大量真实史料作为坚实后盾的。 陈明远博客曾介绍了“金山张瑞芳”这一对地下工作者;本文再介绍一对杰出的地下工作者——蒋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袁永熙与陈琏的结婚照


北京电视台最近热播的连续剧《潜伏》受到广大公众的强烈欢迎,并非偶然。它以扣人心弦的场面、曲折离奇的情节、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反映了40年代国共谍战的历史。它虽然是经过艺术加工的影视作品,却并非胡编乱造的“戏说”,而是具有大量真实史料作为坚实后盾的。


陈明远博客曾介绍了“金山张瑞芳”这一对地下工作者;本文再介绍一对杰出的地下工作者——蒋介石贴身国策顾问陈布雷的女儿陈琏和女婿袁永熙。


陈布雷(1890—1948),浙江宁波慈溪人,是蒋介石最信赖的同乡和最亲近的侍从主任、国策顾问、智囊,在蒋介石身边工作长达20余年。蒋介石遇有重大事件,大都要单独跟陈布雷密谈,由陈整理各方面的意见,以供蒋决策;蒋介石每次对文武官员讲话,或由陈布雷事先起草,或由陈布雷预拟提纲。即便是蒋介石即席讲演的记录,也要经陈布雷润色才能定稿;此外,凡是蒋介石发出的重要电稿,都要经陈布雷一一审阅订正。因此,陈布雷被称为蒋介石的“文胆”,是蒋介石的心腹要员。


就在这样一位重要人物的家里,竟然出现了一位***地下党员!


陈琏是陈布雷的女儿。她于1919年生后不久,母亲杨宏农(品仙)就因产褥热去世。陈布雷倍加疼爱幼女,为她取乳名“怜儿”。


陈琏是个非常美丽的才女,当事者在回忆时几乎都会提到她的花容月貌:大大的眼睛,深深的酒窝,秀丽、端庄,是真正的大家闺秀。然而她又是一个特别倔强和追求上进的人,父亲曾要她进幼儿师范,但她读了一年之后,和父亲大闹,坚决转学,考入了杭州高等学校。


陈琏一直仰慕俄国的“十二月党人”,这些贵族浪漫而富于激情,背叛了自己的出身,为了推翻沙皇统治而不惜杀身成仁。陈琏是陈布雷最钟爱的骨肉至亲。怜儿也深爱父亲,但是为追求理想,陈琏不顾亲情,走上与父亲截然不同的道路。


1937年7月芦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陈布雷带着怜儿撤退到重庆。她在合川国立二中读高中时,***地下党组织便为她的心迹所感动,发展她秘密入党。她高中毕业后即打算去延安,结果被周恩来、邓颖超劝阻,要她以大局为重,留在父亲身边从事地下活动。


陈琏于1939年20岁时,考入昆明西南联合大学(清华、北大、南开三校西迁后联合组成,简称西南联大)。陈琏秘密活动的上级就是后来成为她丈夫的袁永熙。袁也出自名门望族,祖父是满清的显宦,和徐世昌是儿女亲家。


袁永熙还是国民党政府外交部次长(副部长)叶公超的内弟。他比陈琏大两岁,也在西南联大读书。


1940年,23岁的袁永熙已经是西南联大的***地下党支书,后来又担任总支***。抗日战争期间,昆明西南联大的革命青年运动非常活跃:读书会、歌咏会、朗诵会、墙报,以及上街宣传抗日、募捐、演戏等一系列救亡运动,构成了进步青年火热的生活。而当时在艰苦生活中患着肺病的袁永熙正是西南联大活动的主要领导者。久而久之、自然而然地,陈琏和袁永熙相爱了。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袁永熙回到北平,任“平津南方局”地下党负责人,北平学委***。公开身份是在“敌伪产业处理局”当职员作掩护该局地址在原日本驻华大使馆纲领”等文件。


但是“民主青年联盟”乃是外围的学生团体,并不是***啊。


1947年9月24日,刚刚度过蜜月的新婚夫妇,双双进了牢房。国民党特务用尽一切办法,也没能使他们屈服。于是,北平的特务把陈琏、袁永熙用飞机押送到南京,关在国防部保密局,听候发落。


被国民党军统特务逮捕后,面临威逼利诱,陈琏、袁永熙机智应对,使军统特务无隙可乘,一无所获。陈琏、袁永熙掩护了同志,保全了组织,自己的***地下党员身份也没有暴露。


软禁之时,袁永熙会从容地突然对军统特务说:“来,抽支烟。”然后翻开地图,暗中查看解放军已打到什么地方。


怜儿 —— 陈琏和女婿以“***嫌疑”关押在南京国防部,无异给一向标榜“效忠党国”的陈布雷以公开的羞辱。他反复权衡后,给蒋介石写了一封短信:“女儿陈琏、女婿袁永熙,因‘***嫌疑’自北平解抵南京,该当何罪,任凭发落,没口无言。”


其实蒋介石早就接到密报:袁永熙、陈琏只是“嫌疑”而已,况且蒋对陈布雷这个跟随自己20多年的心腹智囊十分了解,他不会轻易开口求人的。看了陈布雷的短信,蒋介石必须对此案有个了结。


在一次宴请北京大学校长胡适之后,蒋介石告诉陈布雷:“你女儿女婿的案子,我已派人查过,不是***,是‘民青’,你可以把他们领回去,要严加管教。”于是,陈布雷开始为保释怜儿和女婿出狱积极活动。


1948年5月底陈布雷和国民党元老叶公超出面具保,先后将陈琏、袁永熙保释出狱。但由于“民青”的关系已无法否认,袁永熙在出狱时不得不签一份“悔过书”。不过他在“受***蛊惑、误入歧途”这类词句前都坚持加上“并未”二字,以示不服。


1948年1月底,陈琏先出狱,来到南京湖南路陈布雷官邸。稍事休息后,她由舅父陪同,回到浙江慈溪老家。此后,失去自由8个月的袁永熙,也被保释出狱。翁婿的第一次见面竟是女婿刚从监狱出来的时刻,这显得多少有些尴尬。


袁永熙在陈公馆住了3天。陈布雷请来亲朋好友为他洗尘。翁婿之间相处甚洽,陈布雷嘱托女婿:“怜儿已经回慈溪老家了,你也到那边乡下去。我已是风烛残年,自顾不暇,怜儿就托付给你了。国家多难,好自为之。”半年以后,陈琏夫妇回到南京,陈琏到国立编译馆工作,袁永熙在中央信托局南京分局当科长。遵照地下党的安排,他们潜伏在国民党要员陈布雷身边,继续从事秘密的地下活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