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来给《潜伏》挑挑刺2

救火候 收藏 48 4337
导读:近日,又抽空看了一遍《潜伏》,自然也就发现了更多的问题 问题主要分几类,前后矛盾的bug,不符合逻辑或者不符合当时背景的失误,还有很多的“业余” 现在一一列来 1.毛人凤的级别 在知道了李海峰叛逃的消息后,毛人凤向戴笠汇报情况之后走出了办公室。这时,吕宗芳称之为“毛主任” 但是,在抓捕曾家岩50号那些人失败之后,毛人凤冲到吕宗芳的办公室来训斥的时候,吕宗芳又称呼前者为“局座”。 后来,在戴笠准备把余则成调到天津而进行面谈的时候,还是把毛人凤叫做“毛主任” (我百度百科查了一下,毛人凤当

近日,又抽空看了一遍《潜伏》,自然也就发现了更多的问题


问题主要分几类,前后矛盾的bug,不符合逻辑或者不符合当时背景的失误,还有很多的“业余”

现在一一列来


1.毛人凤的级别

在知道了李海峰叛逃的消息后,毛人凤向戴笠汇报情况之后走出了办公室。这时,吕宗芳称之为“毛主任”

但是,在抓捕曾家岩50号那些人失败之后,毛人凤冲到吕宗芳的办公室来训斥的时候,吕宗芳又称呼前者为“局座”。

后来,在戴笠准备把余则成调到天津而进行面谈的时候,还是把毛人凤叫做“毛主任”

(我百度百科查了一下,毛人凤当副局长,确实是抗战胜利之后的事情。)

吕宗芳,也算是有“先见之明”啊!


2.余则成的眼镜

在重庆的时候,去抓曾家岩50号那些人,他居然没带眼镜。

在天津的时候几次去和左兰接头,他又没带眼镜。

一个平日里一直带眼镜的人,突然不带是肯定受影响的。一贯谨慎小心的余则成怎么会接连出现忘带眼睛的情况呢?难道是为了和左兰接吻方便?显然也不是。

因为后来的他还是时不时地忘记戴眼镜。

更奇怪的是,有好几次,他已经躺下了,眼镜还没摘掉。

有带着眼镜睡觉的人吗?


至于“根本不应该派左兰来天津”这个话题,我上次已经论述过了,这里不再重复。


3.左兰的钱

左兰是中央公校的老师而不是学生,那就带出了后面的一个问题。

在出发去南京前,余则成和左兰有一次在茶馆单独见面。左兰拿出了报纸,告诉前者“我赚钱了”

她既然是老师,那平时就是有工资的(民国时代,教师的收入还不低)。那“我赚钱了”这种说法就显然不合常理了。

合理的说法,应该是“我赚外快了”或者是“我的作品发表了”


4.马奎的伤口

马奎暗杀吕宗芳的时候,被后者打了一枪。

当他从余则成面前逃走的时候,他按住的是自己的肩膀。那说明伤口在肩膀上

后来马奎被抓住了,李海峰出气似的狠打他的伤口时,那伤口又转移到了手臂上。


5.暗杀李海峰的那个场景

余则成第一枪干掉了司机。看场景,这发子弹是从司机的右侧击中他的。

但是,中枪的人怎么往右倒?无论如何应该是顺着子弹的方向,往左倒下吧?

(话又说回来,那个地点两侧都是山坡,他躲在坡顶,那子弹是怎么打到远侧的司机的?)


6.天津和谈的时候,美国海军帮助转运战略物资的信息见报了。余则成,马奎,陆桥山一起谈论这个事,陆桥山说道“事情发生在天津,但是泄密未必是天津。或许是南京,或许是北平。”

“南京”在这里就逻辑不通了。

当时国府还没还都呢,整个民国中央还在重庆。所以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或许是北平,或许是重庆。”

这不,几分钟之后,传来戴笠的飞机失踪的消息,吴敬中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要马上去重庆”

从中央泄密的可能性永远不能排除,当时的南京算个P!

南京和重庆混淆的情况,在军调的这几集里,出现了好几次。


7.第一次把翠平送走后(就是“她堂兄结婚”那次,实际是把翠平调走),余则成和马奎在院子里聊天的时候说道“戴局长走了,保密局该姓郑了”(郑介民)

当时还叫军统,保密局这个说法还没出来呢。(电视剧里,也是在1,2集之后,吴敬中通知各位,军统正式改名保密局。)

余则成“未卜先知”了。


8. 关于袁佩林

楼下传来吵闹的声音,他紧张万分。立刻跳起来要门口的守卫下去看看。

但是,区区几分钟之后(心神不宁的人,肯定不可能这么快就再次睡着了),有人跳窗进来,拔刀的声音还非常响,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用?

再说了,他既然那么在意自己的安全,那么这窗户无论如何是插销插上的,开窗本身怎么也要点时间,有点动静吧?

齐队长在楼下很快就摆平了吵闹,这点时间里,共产党的刺客就从杀人到砍下脑袋到留下字条都完成了?

真的是闪电速度啊!


9.李涯利用汤四毛去暗算陆桥山,随后杀人灭口。

但是在他开枪前后,大家可以注意一下,

第一个镜头,从汤四毛的背后看,中枪的地方在他胸口偏右

第二个镜头,汤四毛倒下去了的正面,中枪的地方变成了胸口偏左。


10.关于李涯

李涯潜入余则成家,后来被余发现了。

余则成怎么会发现有人进来过?因为门口地毯上撒过灰,踩上去了会留下脚印。这是很基本的防范手段,早在福尔摩斯小说里就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手段了。(福尔摩斯小说,还是19世纪写的,到了20世纪30,40年代早就众所周知了。)

既然已经这么老套了,这在军统的培训里会没有讲授过?李涯这么老练的特工怎么会不知道?

那他又怎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其实,李涯还有个很业余的地方

10-2.他暗算陆桥山,做出个假情报来。然后在陆桥山给陆玉喜打电话的小卖部对面楼上监视。这个时候,他居然开着窗?还是大开着?

这种情况下,你李涯能看见陆桥山,陆桥山也能看见你。陆桥山要是看见你李涯了,或者任何一张熟悉的面孔,马上就会意识到不妙随之放弃,那整个计划就泡汤了,而且李涯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要知道,陆桥山也是很干练的特工,又在做偷偷摸摸的事情。这时肯定是万分小心的。


关于他,我另外有两点还没想明白

10-3.李涯也是个有信仰的人,绝对地忠于党国。

既然是这么执着的人,那么自然也应该是坚贞不屈的人。怎么前脚被抓,后脚就全都交代了呢?(看看左兰和吴敬中谈李涯交换秋掌柜的时候,她对于李涯的情况了解的多么详细。)

这距离他被抓才几天啊?


10-4.他本来已经不再调查余则成了。后来因为余则成在他晋升上校时起了点副作用,所以又翻脸。

论职务,余则成是李涯的上级

论资历,两个人一模一样

论表现,余则成显著强于李涯

这种情况下,余则成自己还只是中校,李涯凭什么上校?下级的军衔凭什么比上级高?

李涯也是个很精明的人,而且“办公室政治”也斗争了很久,至于为了这点“不可能的任务”而暴跳如雷吗?


10-5.不过他的伤口好的很快,第一天晚上潜入余则成家的时候,额头还红着呢(弄死盛乡的时候,自己用椅子砸的),第二天白天遇见余则成的时候,已经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11.其他“业余”的人

11-1.还是袁佩林的时候,区区一个楼下闹事,门口的所有守卫都下楼去了,居然连在门口留至少一个执勤的这种简单的规矩都忘记了

军统的喽啰这么容易被调虎离山,李涯又有那次能逃脱功败垂成?

这不,绑架钱教授失败的时候,又出现了一次调虎离山成功。


11-2.还有那装钱教授的箱子,抬到了飞机上,飞机上的人居然没验收一下?不怕钱教授自杀,难道还不怕把钱教授憋死?

早点发现钱教授被掉包了,还来得及回头再去抓人呢!

业余到这等地步,那只好委屈李闪去台湾种甘蔗了。


11-3.谢若林也够业余的,

他非常清楚地知道陈秋平的情况,在给徐宝凤编台词骗翠平的时候,居然还出现“打临汾的时候遇见过秋平”这样的话来?(实际情况是,打临汾的时候,秋平已经死了N久了)

就是这句话,一下子让余则成意识到翠平是中计了


更业余的是他的结局。既然是在黑道上混的人,居然对于“黑吃黑”没有一点防范。

那真的该死。


12.谢若林找到的延安文件,也就是陈秋平的相关信息。两个问题

A.给余则成找个假老婆,犯得上从延安调人吗?余则成自己是河北人(开头介绍过),天津也在河北,那从河北本地的苏区找个人不就行了吗?何必舍近求远?

B.既然是绝密文件,为什么要把“峨眉峰”,“假夫妻”这些信息都写上去?充其量只要陈秋平自己知道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让传话的人也知道?

这离谱的不是一点两点了


13.穆连成和晚秋的关系。

怎么一会是伯父,一会又是叔叔呢?

那次晚秋遇见了吴太太,更是说到“要不是她男人敲诈我叔伯,我叔伯也不会逃到日本去”

“叔伯”是个什么东东?到底是叔,还是伯?


14.余则成去找谢若林买情报(冈村宁次那回),谢若林说到“明天国防部有例会……讨论四平战役失利的教训”,这句话说错了

事实上,“战役”是共军的习惯叫法,国军都是叫“会战”。(大家可以回忆一下中学历史教科书,抗战年代的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国军主导的,都是“会战”,到了解放战争,成了三大“战役”)

淮海战役,国军的叫法也是徐蚌会战。

身为党通局特工,口出“四平战役”,显然不符合实际情况。


15.谢若林回来了,弄到了何应钦签发的冈村宁次委任状,这时旁白说“这是文件原件”,这显然不可能。

谁有胆子把原件卖出去呢?能给你复印件就已经很不错了。

旁白为了凸显文件的真实性而如此强调,却成了画蛇添足。


字幕也来凑热闹的情况也有不少,不一一列举了。


16.余则成去书店,提出了刺杀陆桥山的想法之后回到家,翠平拿起他买的书

那本书背后居然有条形码(第23集,不算片头的话在16分30秒左右)……


17.最后时刻,翠平转移出城的时候被徐宝凤抓住,引爆了手雷。

现场既然只有一具女尸,而且显然是无法辨认的,为什么所有人都认定是翠平死了,徐宝凤跑了?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想到死的可能是徐宝凤?


18.我还是提一下军装的问题。

在上次发表的《挑刺1》里,我曾经提到过

在48年的时候,国军应该换装了仿美式新军装。当时很多朋友说“杂牌部队还没来得及换”,所以廖三民的老式军装也是正常的。

廖三民的情况或许是这样,可重返天津的陆桥山呢?

堂堂的国防部二厅巡查员,中央大员啊!他无论如何应该已经换上新军装了吧?

他怎么穿的还是抗战年代的军装呢?


19.在香港的接头

那个联络人没有找到翠平,而且告诉余则成“找到了又能怎么样,你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

请问,“你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根据何在?

如果台湾也解放了呢?(事实上,当时并非没有这样的想法)

把台湾打下来了,余则成不就可以回来了吗?或者翠平去台湾也可以。

这个NBHH的联络人,一早就认定了不可能去打台湾?


最后,问个问题

谁能告诉我,洪秘书哪里去了?怎么半当中莫名其妙的人就没了呢?







本文内容于 6/26/2009 3:58:28 AM 被救火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我还有点小想法 我觉得我们伟大的共产党不会这么没有人性。如果翠平没死,并且组织知道她没死又知道她怀了余则成的孩子,一定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余则成的。这是我们党以人为本的一向作风,他们不会再把晚秋派给余则成的。这有违人伦,抹黑我们党

 以下是引用小花猪 在第4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zhaoxiaonan1111 在第37楼的发言:
我还有点小想法 我觉得我们伟大的共产党不会这么没有人性。如果翠平没死,并且组织知道她没死又知道她怀了余则成的孩子,一定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余则成的。这是我们党以人为本的一向作风,他们不会再把晚秋派给余则成的。这有违人伦,抹黑我们党

你的想法太感性,斗争是你死我活的,于泽成作为能够打入台湾的重要棋子是太有价值了,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的。因此不告诉翠屏是可以理解的,既保护于泽成也保护她,这个结尾我认为还是较为符合真实情况的,虽然是虚构的故事。

其实


我觉得派晚秋来和余则成结婚,也是不妥当的做法


吴敬中认识晚秋的,而且双方有仇


这是个隐患

 以下是引用dgthh 在第42楼的发言:
怎么一会是伯父,一会又是叔叔呢?


那次晚秋遇见了吴太太,更是说到“要不是她男人敲诈我叔伯,我叔伯也不会逃到日本去”


“叔伯”是个什么东东?到底是叔,还是伯?


======================================


你不能拿自己无知的东西来挑错吧。

那请你说说你的“有知”


前面叫“叔叔”,后来又“伯父”

怎么回事?

 以下是引用救火候 在第4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小花猪 在第4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zhaoxiaonan1111 在第37楼的发言:
我还有点小想法 我觉得我们伟大的共产党不会这么没有人性。如果翠平没死,并且组织知道她没死又知道她怀了余则成的孩子,一定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余则成的。这是我们党以人为本的一向作风,他们不会再把晚秋派给余则成的。这有违人伦,抹黑我们党

你的想法太感性,斗争是你死我活的,于泽成作为能够打入台湾的重要棋子是太有价值了,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的。因此不告诉翠屏是可以理解的,既保护于泽成也保护她,这个结尾我认为还是较为符合真实情况的,虽然是虚构的故事。

其实


我觉得派晚秋来和余则成结婚,也是不妥当的做法


吴敬中认识晚秋的,而且双方有仇


这是个隐患

这一点确实如此,我想这么安排这能解释是为了增加戏剧效果,从实际来看与派翠平和余则成作假夫妻一样不可能。

 以下是引用dgthh 在第42楼的发言:
怎么一会是伯父,一会又是叔叔呢?


那次晚秋遇见了吴太太,更是说到“要不是她男人敲诈我叔伯,我叔伯也不会逃到日本去”


“叔伯”是个什么东东?到底是叔,还是伯?


======================================


你不能拿自己无知的东西来挑错吧。

这里的确是个漏洞


一般来说 父亲的哥哥是伯父 父亲的弟弟是叔父~!


统称 叔伯

如 叔伯兄弟 就是你的堂兄弟。。。。。。。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