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苏里江传奇 下卷 第三十六章

wb1951 收藏 8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size][/URL] 转眼之间,又到了3月初。这段时间,天气也好像和人们作对似的,总是阴沉沉的,每隔几天,还飘来一场不大不小的雪花。阴天加上经济不景气,乌苏里江西岸也平添了许多萧索之气。饶头的沿江大道上,游人也减少了许多,比当年经济好的时候游人如织的热闹景象,简直判若隔世。 [ 转自铁血社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


转眼之间,又到了3月初。这段时间,天气也好像和人们作对似的,总是阴沉沉的,每隔几天,还飘来一场不大不小的雪花。阴天加上经济不景气,乌苏里江西岸也平添了许多萧索之气。饶头的沿江大道上,游人也减少了许多,比当年经济好的时候游人如织的热闹景象,简直判若隔世。

这天是星期天,吃完中午饭后,爱英和徐哥来到王振华家里串门,为了排解一下心中的烦闷,王振华、刘梅陪着爱英和徐哥顺着沿江大道上缓缓散步,倾诉着心曲。望着阴云密布、雾气沉沉的东岸,爱英轻轻地叹了口气说:“现在两岸都在搞经济改革,市场这么不景气,也不知道对岸的易货贸易什么时候能搞起来。”

刘梅也轻轻地摇了摇头说:“老毛子现在吃饭都成了问题,哪有精力再搞易货贸易呢!这一点,就比不上我们中国人,再苦再累,只要有勤劳的一双手和土地,就不至于吃不上饭。”

“是啊,刘梅老师,看着对岸的森林和土地,俄罗斯有这么丰富的资源,可就是老毛子不能吃苦,捧着金碗要饭吃,太可惜了!”徐哥也深有同感的说。

“大家只说对了一半。其实,对岸老毛子经济不景气,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一直没有开口的王振华,仍然用着浑厚的嗓音、慢慢地对大家说。

“王叔叔,是什么原因啊,您就快点和我们说说吧。”在王振华面前,爱英还是一脸的稚气,明亮的大眼睛忽闪着,望着王振华,急切的等待下文。

王振华望着爱英清澈、明亮的眼眸,忽然想起20年前他在饶头中学给孩子们讲抗联故事的时候,当时只有16岁的爱英就是用这种纯洁、清澈的眼神看着他,盼望他赶紧讲解下文。也是这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随着抗联英雄们跌宕起伏的传奇经历而激动、欢笑和落泪。世事沧桑,如今,已经38岁,当了母亲的爱英,虽然凝眸之间,多了一丝成熟女性的稳重和韵美,但在王叔叔面前,那双清澈、几乎是透明的眼眸仍然是那样纯真和坦诚。

王振华感慨的点了点头,笑着对爱英说:“爱英啊,你还是那个急性子,像小时候一样,急着、催着王叔叔给你讲抗联故事啊!其实呢,说起来也简单。大家知道,江对岸是俄罗斯的远东地区,离俄罗斯内地很远;俄罗斯向来以欧洲地区为中心,而对远东边境地区鞭长莫及。因此,它在经济、文化各个方面,根本就顾不上远东地区;特别是在当今政府对国民经济的所谓”休克“疗法,内地都自顾不暇,就更顾不上远东地区了。所以,远东地区虽然森林、矿产资源丰富,但是,中央政府不投资,当地由于实行多年的计划经济,财政上缴,本地也没有多余的资金发展再生产。你们也看到了,江对岸的植被还是原始状态,基本上就是没有开发的处女地。加上俄罗斯的民族性格,搞开发、搞建设,特别是在民用经济方面完全是外行,也可以说宁肯休闲不用,也懒得开发建设。

因此,老百姓的民声民计必然长期在低水平徘徊。但是,事情也是两方面的。俄罗斯远东地区在民生方面的落后和短缺,就必然给一江之隔的中国边境地区带来巨大的商机。虽然江对岸目前由于资金短缺,双方的贸易难以开展,但这只是暂时的。特别是对岸这种民生物资短缺的局面不能坚持太久,老毛子有的是原料产品,他们也是要过日子的嘛!所以,我估计,时间不会太久,对岸一定会邀请我们过去搞易货贸易和小额贸易。你们就做好准备吧!到时,我们以饶头蔬菜队的名义,组织一个团,多携带一些农副产品,到对岸去闯一闯,争取闯出一条路子来!”

听了王振华的一番话,爱英和徐哥都受到了极大地鼓舞,大家谈笑风生,畅想未来,一直到天色已晚,大家才余兴未尽的各自返回。就在王振华和刘梅返回家的时候,刘梅忽然感觉胃里一阵疼痛,不由得轻轻地“哎”了一声;身子也不由自主的靠在了王振华的肩膀上。王振华心里一惊,赶紧扶住她,急着问:“你怎么啦?刘梅,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到区医院看看?”

刘梅捂着胸口说:“好像胃口有点不舒服,没关系的,可能是出来散步着凉了吧,回去休息一下就会好了,别担心了振华。”说着,刘梅扶着王振华慢慢的走回了家中。

回到家里后,王振华服侍刘梅喝了一杯热白糖水,刘梅感觉好了一些,但是还是感觉胃里不太舒服,这种感觉过去从来未有过。

天气还是那样阴沉,寒风依然刺骨,冰雪没有融化,但是春天的脚步已经离乌苏里江流域越来越近,时而刮来的微弱南风在远东广袤的原野大地上轻轻回荡,好像要探寻一下遥远的西伯利亚的苍凉和神秘。

就在三月底,饶林县政府终于通过两岸边防会晤,接到比曼市政府发来的邀请函;函中邀请饶林县组织一个二、三十人的小型商贩团于两天后到比曼河畔公园新开辟的商贸区开展易货贸易和小额贸易。蔬菜队接到通知后,大家都兴高采烈的谈论着,准备着。

今年,队里除了预留一部分蔬菜、瓜果耕地准备集中种植,供应去年的周边老客户以外,已经把大部分土地包产到户,分给员工们自己栽种;只是在农业机械的使用上,承包方案暂不成熟,还是由队里集中管理;产品销售也改变了以前由队里集中销售的单一办法,除了员工要求队里协助寻找销路以外,基本上都是自产自销,费用也是员工自己的。这样,也调动了员工们的积极性,真正做到多劳多得,自负盈亏,彻底打碎了铁饭碗。王振华、徐哥和爱英也合伙承包了20亩地,作为口粮和蔬菜用地。

正因为已经包产到户,员工们在工作时间上自由了,除了安排打算自家的耕种项目外,也有了多余时间跑点小买卖,这次也正好有时间到对岸做易货和小额贸易。队干部的工作担子也轻了,主要就是协调、平衡、解决承包工作出现的一些具体问题,以及完成队里集中控制的那一部分耕地的种植任务。

区里的报名通知下来后,员工们踊跃报名,才半天的功夫,就有10人报名参加易货和小额贸易;经过审查和筛选,最后选中了5名家有农副产品、实力较好的员工作为首次参加在对岸比曼举行的易货和小额贸易会。王振华、爱英、徐哥随团考察,并分别担任翻译和贸易团的组织工作。

两天后的早晨,天气虽然还可以,北风也不大;但是钻出云层的朝阳只是在乌云的缝隙中勉强露出几条光线。看样子,今天的天气情况还是难以预料。

饶头区组织的10人贸易团和饶林来的共30人,来到江边,带队领导王振华向大家宣布了过江后的纪律和注意事项,要求大家集体入场,集体出场,集体归来。上午8时,由王振华带队,全体贸易人员登上一辆龙江大巴车,交易货物放在大巴车顶上,用网绳封好;两名《黑龙江日报》记者也随团赴对岸采访。大巴车喇叭一声长鸣,在送行领导和群众的告别声中,缓缓驶下冰封的江岸,沿着被车辙压得溜光锃亮的积雪江上通道,越过主航道中心线,向对岸驶去。

当大巴车爬上了已在积雪中铲出一条通道的江东岸,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俄方边防检查人员和比曼市市场交易处的领导,面带笑容的走上大巴车,清点了人数,然后和王振华热烈握手,彼此问好致意。接着,大巴车驶向了隐没在柞树林后的江边公路上。

爱英望着车窗外枯黄的蒙着皑皑积雪的塔头草甸,仿佛就像昨天才离开一样;一切都是那样熟悉;她禁不住回想起15年前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的日日夜夜。柳霞、娜塔莎…还有许许多多的俄罗斯朋友,他们还好吗?由于时间紧张,这次去了还能见到他们吗?爱英从心里想念他们……

这熟悉的景色,这在当年走过无数次的路径,也勾起了王振华无限的遐想。十几年过去了,当年英姿勃发的中年王振华现在已经鬓角斑白;58岁了!这个年纪是即将进入老年的前兆了。柳霞还好吗?她也是50出头的人了,还是单身一人吗?一想起柳霞,王振华就感觉有一种愧疚的心理,但愿柳霞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这样,王振华的心里也会觉得好受一些。大巴车轻轻地鸣笛声唤醒了王振华和爱英,车子进入比曼河边的公园贸易场了,两人不觉相视一笑,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大巴车停稳后,大家依次下了车,来到了比曼河边贸易场的入口处。在这里,王振华、爱英和大家见到了久别的老朋友伊万经理。伊万先生待人接物还是那么热情,只是在这热情之中,眉目间多了一丝淡淡的忧郁。宾主走进交易场,这里的布置和饶头交易场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采取对等的安排。

在交易场围栏四周,用中俄两种文字的标语牌上写着:“欢迎来自中国饶头的贸易朋友们!”“祝愿中俄两国人民的友谊不断发展!”在交易场内,已经有20几位俄国商贩正在地毯上摆放商品,商品种类也和在饶头交易场内的商品种类差不多,无非是水泥、钢才、木材、纸浆样品;还有一些皮毛产品。唯一与上次不同的商品是:场内增加了相当一部分军用后勤用品,如呢军大衣、军毯、军用贝雷帽、军用手表等等。爱英边走边看,心里明白,老毛子这是实在没有什么和中国农副产品、小五金产品、生活日用品交换的东西了,只得拿出库存的军用品来和中国商品交换或者卖给中国人。看样子,目前,俄罗斯的经济恢复得没有多大起色,这一点,爱英从进场时伊万经理忧郁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

在场内转了一圈,中国商贩已经把琳琅满目的木耳、蘑菇、猴头,人参虎骨酒、干菜、服装、日用品、轻工产品排在地毯上,看着俄罗斯民众惊叹的眼光,特别是妇女们围拢在服装摊位前,爱不释手,摇摇头,最后又不得不离去的表情,爱英看得出来,虽然来参加交易的中国商品都是价格相当便宜的,但由于俄罗斯经济不景气,市民口袋里的卢布不多,所以,很多喜爱的商品只能观摩欣赏,望洋兴叹了。

只有那些用木材、水泥易货的俄国商贩,才大笔的换进中国商品,然后满意的用货车拉走,运到收入较高的俄国内地去销售了。即使这样,生活日用品和农副产品也基本交换一空;也有一些收入较好的比曼市民买到了他们喜欢的服装以及生活日用品。看着他们满意、高兴地表情,爱英也从心里感到由衷的高兴。为了交易顺利成功,爱英忙着跑来跑去,为那些不懂俄语的中国商贩和不懂汉语的俄国商贩义务翻译;有时忙不过来的时候,王振华也加入到翻译对话中来,整个交易现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常。

爱英走来走去,想寻找维克多,还有听维克多说起下岗做小买卖的冬妮娅、维佳两口,可是转遍了整个交易场,也没有看见他们的身影。爱英心里感到一阵阵惆怅。交易进行了三个多小时,已经接近了尾声。爱英看这阵交易不算忙,就和王振华打过招呼,到公园大门处的公用电话亭打电话,想和原来的老朋友们联系一下,见见面、叙叙旧。

当她走到大门口的电话亭外时,几个穿着黑皮夹克,叼着雪茄、带着墨镜的俄罗斯青年悄悄向她围拢过来。爱英全然没有在意,她走进电话亭里,和管电话的大婶打过招呼后,拿起听筒,拨起了几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可是打过几个电话,都没有找到应该找的人:冬妮娅两口回莫斯科休假去了;柳霞到哈巴哥哥家串门去了;几个昔日在比曼纺织厂的工友下岗的下岗,离开的离开,没有一个能找得到的。爱英只觉得心里懊丧、伤感不已。正当她放下电话听筒,准备离开的时候,也是合当爱英有事,一件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