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二部 第一章:雪夜脱险

蒺藜 收藏 1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二部 第一章:雪夜脱险 驾、驾、驾!随着一阵吆喝声,三匹高头大马一字排开从东岭山上飞奔而下,迎着一缕寒风,踏着洁白的雪地向西急驶而去,很快便消失在黄昏的残阳里。 跑在最前面的一匹枣红马上端坐着一条壮实的汉子。只见他身穿一套青黑色衣衫,外罩白色狗皮短袄,腿蹬一双长筒牛皮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二部

第一章:雪夜脱险

驾、驾、驾!随着一阵吆喝声,三匹高头大马一字排开从东岭山上飞奔而下,迎着一缕寒风,踏着洁白的雪地向西急驶而去,很快便消失在黄昏的残阳里。

跑在最前面的一匹枣红马上端坐着一条壮实的汉子。只见他身穿一套青黑色衣衫,外罩白色狗皮短袄,腿蹬一双长筒牛皮靴,腰里插着两支黑漆漆的驳壳枪,枪柄上的红绸带在寒风中猎猎飘扬……。此人正是东岭山上的土匪头子--崔命硬。经过一年的苦心经营,崔命硬现在兵强马壮,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亡命天涯之徒。凭着牛全忠用性命换来的十几条快枪,这一年来他带领手下土匪先后洗劫了普集镇上的警察局、官庄乡的治安所和李王庄的李财主,到如今已经拥有了一支近百十号人马、六十多支长短枪的队伍,并且在东岭山上站稳了脚跟。崔命硬在前面飞快的跑着,远远的将他的贴身侍卫苏满仓和黄金贵落在了后面……。崔命硬这次下山不是为别的事,而是专程去牛崔洼村祭奠死去的双亲。细细算起来,今天正是他爹娘一周年的祭日。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崔命硬终于赶到了牛崔洼村外的荒郊野地里。他勒住了马缰绳向不远处的村庄望去,村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黑压压的不见一丁点的亮光;整个村子死一般的寂静,跟一年前相比没有多少改变……唯一改变的就是荒凉的野地里又平增了无数的坟头,在洁白的雪地里分外显眼。崔命硬翻身下了马,踏着厚实的积雪徒步向爹娘的坟茔走去……头顶上那轮冰冷的圆月挂在半空里,散发出凄凉的银光照得大地一片惨白;远处的雪地里若隐若现的晃动着几条黑乎乎的身影,寒风中传来了几声低沉的狼嚎;坟头四周的树梢上响起了一阵夜猫子的叫声,让人听了不由地毛骨悚然,浑身直冒冷汗……崔命硬在一座没有墓碑的低矮坟头前停住了脚步。由于长时间没有修整,半人高的野草已经将整座坟头掩没,没有了一丁点坟墓的模样。要不是周围坟墓的帮衬还真难看出这里也是一座坟茔。崔命硬站在坟头前,扑通一下跪在了雪地上,双手胡乱地采拔着坟头上早已枯黄的野草……。黄金贵急忙跑过来,想帮他一把,却被崔命硬用力地推开……过了许久,乱蓬蓬的坟头终于重新露出了黄黄的泥土!崔命硬的手上也被野草蒺藜扎得血迹斑斑。黄金贵一看大当家的跪在坟头前垂下了脑袋,赶紧从马背上的包裹里取出了各种供品,小心地摆在了坟头前。然后双手握紧了腰间的枪柄,站在了旁边,用一双警惕的眼睛注视着周围。

“爹、娘!狗剩看你们二老来了!”崔命硬双膝跪倒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

“爹、娘!俺亲手宰了牛家小杂种给妹妹报了仇!你们在九泉之下就闭上眼吧。”崔命硬说着用洋火柴点燃了地上的纸钱……。纸钱燃烧了起来,在漆黑的夜里闪动着桔黄色的火苗,照亮了坟堆周围。

“爹,这是你最想喝的透里香,今天俺给你带来了。你活着的时候总是舍不得喝上一口,今天你老就放开喝吧……”。崔命硬说着,打开了酒坛子,将酒杯倒满。然后,双手将酒杯举过头顶,慢慢地洒在了地上,然后又重新满上了一杯。

“娘,你这一辈子没有享过一天的福,没有穿过一件好衣服……到死也没有吃上一口象样的饭……俺给你带来了聚福斋的点心你老尝尝……还有狗不理的包子……” 。崔命硬此时已经泣不成声,跪在地上嚎啕痛哭了起来,高大的身躯伴随着抽泣在轻轻地颤抖。

“爹、娘,你们放心!俺一定亲手剐了牛志起,把他的人头摆在你二老的坟前!你们就安心的去吧……”

“呜-”不远处的枣红马突然扬起了前蹄,整个身子高高跃了起来,冲着夜空长长地一声马嘶……把站在旁边牵缰绳的苏满仓差一点拉倒在地上。

崔命硬止住了哭声,扭头看了看身后骚动不安的枣红马。

田野里一片寂静,只有寒风掠过夜空发出的阵阵呼啸。刚才还在远处徘徊的野狼,早已经被红红的火光吓得不知逃到了哪里。崔命硬低下头又往火堆里加了一叠厚厚的纸钱,火苗忽地一下烧得更加旺盛,映红了他那黑黝黝的脸膛。他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从身边的祭品里取出了一柱香,放在火上点了起来……

“叭、叭”!旁边负责警戒的黄金贵突然从腰里拔出了二十响驳壳枪,对着附近的坟堆开了枪,把坟头周围的积雪打得四处飞溅。

“大当家的,有情况!快走!”

“叭、叭、叭,”黄金贵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对面黑压压的坟堆后面同时喷出了十几道火蛇……枪口上的火焰,在漆黑一团的坟头上闪动着,就象一团团跳跃的鬼火。子弹打在崔命硬周围,发出了一阵阵尖叫,把正在燃烧的纸灰打得四处飘散……。黄金贵急忙蹲在地上,手里的双枪左右开弓,连续射击,把对面的火力吸引了过去。

“弟兄们,快打呀!崔命硬跑不了啦!”寒风中传来了牛德旺的声音。接着,子弹象雨点般落了过来,打得坟头上的黄土乱飞。崔命硬从腰里迅速抽出了驳壳枪,刚要站起身来,却脚下一软一个跟头跌倒在坟头上……

“大当家!大当家!”黄金贵看到崔命硬跌倒了,急忙大喊了起来。这时,负责照看马匹的苏满仓牵着三匹马快步跑了过来,伸手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崔命硬。

“大当家!快上马!”

崔命硬想挪动脚步,但两条腿却不听使唤。

“崔命硬中枪了!土匪头子中枪了!弟兄们抓活的,老爷有重赏……!”牛德旺正躲在不远处的坟头后面,他见崔命硬倒在了地上,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姥姥的,俺跟他们拼了!”崔命硬强撑着身体,冲着牛德旺发出喊声的方向就是一梭子。吓得牛德旺赶紧趴在地上,连大气也不敢出。

“大当家!这不是拼命的时候,俺们掩护你,快走!”

“不!俺不走!俺要给爹娘报仇!给全忠兄弟报仇!”崔命硬根本不听黄金贵的劝说,身子依在苏满仓的肩头上,继续举枪向对面的坟头射击。

“大当家的,对不住了!”苏满仓情急之下背起了崔命硬,不容分说地把他横放在了马背上。接着,用枪柄重重地在枣红马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受惊的枣红马一声长嘶,驮着崔命硬狂奔而去……

“抓活的,别让姓崔的跑了……”几个要钱不要命的家丁一看崔命硬骑马跑了,不顾一切地从坟堆里钻了出来,一边打着枪,一边叫嚣着冲上前来。子弹拖着长长的火光,从黄金贵和苏满仓的头顶飞过,在半空里划过一道绚丽的弧线。牛德旺更是邀功心切,挥动着手里的盒子枪,带着另几个家丁从侧面围了上来。

“叭、叭!”苏满仓躲在一处坟头后面沉着的回了两枪。一名撞了狗屎运的家丁连吭也没有吭一声就倒在了坟头上,身下的鲜血立即染红了地上的积雪。众家丁赶紧缩到了坟堆后面,盲目地打起枪来。趁着牛德旺他们停止不前的空当,苏满仓抬头一看:不好!众家丁已经对他俩形成了两面夹击之式,急忙冲着黄金贵扯开嗓子大喊了起来:

“金贵兄弟,这边!往这边走!”

黄金贵此时也透过坟堆的间隙看到了包围上来的众家丁。他不敢恋战,顺着苏满仓的声音,飞身越过几个坟头来到了他的身旁。两人立即纵身上了马,快马加鞭向崔命硬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他们也不知道跑出去多远,终于在一座小桥上追上了崔命硬。崔命硬站在桥头上,正在焦急的左顾右盼着。枣红马在一边喘着粗气,用蹄子刨着桥面,发出得得的声响。

“大当家的!你的伤……?”两人一下勒住了马缰,赶紧下了马,快步走向前担心地询问起来。

“伤?哈哈!就凭牛志起手下那群草包还想打中俺?哈哈!”崔命硬一听他俩询问起自己受伤的情况,立即双手叉腰,仰面大笑了起来。原来崔命硬跌倒在地上并非是中了枪!而是跪的时间长了,再加上又是跪在雪地里着了凉,膝盖骨有些不听使唤罢了。两人一看大当家的没事,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们仨人在桥头上休息了一会,看看挂在头顶上方的月亮,估计时候不早了,害怕张登高他们担心,便上了马,沿着一条大路向前走去……

“满仓,这是跑到啥地方了?怎么没有来过啊?”自幼就在东岭山一带采药、打猎的黄金贵望着满眼的陌生景象,不由地在马背上着急地四下张望起来。经过刚才这么一通黑灯瞎火地乱跑,黄金贵也不知道这是到了啥地方。也就是说,他们三个迷路了!

“管他啥地方,只要沿着路走俺就不信找不到人家!驾!”崔命硬看到他俩一副迷茫的样子,接过了话茬。然后,抬手拍了一下枣红马的屁股,一路朝东南方向急驶而去……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