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一、出大事了

中国老坦克 收藏 26 15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C师T团侦察连排长党育明作为全团最老的排长,在T团已经当了9年排长了。作为大连陆院步侦系的高材生,党育明9年前分配到T团。当时他是满怀希望,认为可以一展抱负了。但是严酷的现实打碎了他美好的梦想。

八年前有一个机会提升副连长,结果由于演习中排里两个战士为了提高效率而违反了武器操作规程,造成一残一伤。正好是在全军大查安全的时候,结果提升的事情就不了了之。

五年前,副连长直接调团里当副参谋长。他又有了机会,但是由于排里的一个战士站岗时丢了一条枪,而当天又该党育明查哨。而最后那条枪居然是在匡参谋长家里发现的。原来是参谋长的儿子凌晨回家的路上发现哨兵睡着了就把枪偷着拿跑了。拿回家玩了几天被自己的老子发现了,但是事情已经闹到了军区,全团上下被撸了个茄子皮色。而作为值班军官的党排长自然一个处分是跑不了的。提升的事情自然没有他的分了,而最让他难受的是提升副连长的居然是自己在军校时带新训班时的新学员。

三年前,连长升任团作训股长,而副连长也转正了。这个副连长还是很照顾自己的老班长的,打算提名他任副连长,结果直接被团长否决了。团长对于这个在四年之内给自己捅了两个大娄子的排长印象算是坏到了极点,而且这个排长居然可以为了一个兵保送军校名额被参谋长公子顶掉的事情拍自己的桌子。结果副连长给了另一个排长,而这个排长曾经五年前就是是他带的兵。

尽管自己的运气一直非常糟糕,但是有极强责任心的党育明并没有抱怨什么,只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训练和学习上。在这些年他对于周围的地形熟悉到了别人难以企及的程度,排里的战士对他也是佩服的不行。31岁的中尉排长,恐怕全军都不多见,但是所有的科目上他都是全排的标杆,在训练中他一直走在全排的前面;指挥上,现在的连长都经常要向他请教,连副参谋长都说了,他指挥一个营都没有问题;而且他为人一直很刚正,还很护犊子,为了兵的事情敢于在团部里拍桌子;连里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连长首先想的就是他;每次重大演习,团里都会安排连长休假,由他代理连长,侦察连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在演习里吃过大亏,连跟军区特种大队的对抗中都能保持3:1的交换率,当然了,那是他们排对抗人家5个人,据说在和XX军侦察营的对抗中该大队保持了7:1的交换率,那次行动让团长的脸上增光不少;连里的兵有了为难的事情,都是找他而不是找连领导,因为他会为下面的兵仗义直言。

侦察排战斗力之强在全师都是挂了号的,就是师侦察营都经常来他这个排要人。只要是这个排的兵说要签士官立刻就有一大堆的连队主官堵在团人事股的门口。而且这个排的兵考上军校的也特别多,在全团已经有30多个干部是这个排出来的了。如果你看到一个少校向党育明先敬礼并尊称排长,千万别奇怪。他带过的兵正经有几个已经是正营级的了。团里的现任副参谋长就是他在军校带过的兵,据说很快就能转正了,因为匡参谋长已经退休了。

去年,团长退休了。新来的团长带着一股干劲上任了。全力抓全团的训练。而党育明的排一直是全团的训练尖子。给新任团长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而前天,副参谋长把他找到家里,告诉他今天有个好机会,为了给团里的家属解决工作问题和孩子上学问题,团长找了县里领导和几个学校的领导。而前几天在沈县长家谈事情的时候,沈公子突然提出想过过枪瘾。这个沈公子可是大有来头,在米国留学期间号称玩过各种轻武器,这次放假回家,正好赶上这么个机会,就提出要多打几种国内的制式枪械,在这个时候高中马校长的公子也提出了这个要求。于是团长马上拍胸脯答应了,而且答应可以多打几种枪。结果沈公子当时就提出了,想打老的53式步枪和通用机枪,还有高射机枪,最好能打一打82无和迫击炮。当时县长大人直接训斥沈公子,但是看那意思是想让孩子去打。团长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不过也说了,53式现在没有,但是可以打85狙,至于82无和60炮也可以,还可以尝试一下40火,还有77高机和67通机。另外还可以打一下92式9毫米手枪和54式手枪。结果不知道领导是怎么安排的,去靶场的人据说多达40多个。于是副参谋长为了让党育明给团长留个好印象,也为了体现一下本部队的水准,就提出安排党育明排执行保障及表演的任务,还特别告诉党育明一定要给团长和地方领导留个好印象。还特别提醒他一定要检查好装备,别到时候要用了发现没有。

昨天,党育明带全排去领取今天要用的武器,结果吓了一大跳。除他自己排里的武器外,还有24支81-1式自动步枪,12支54式手枪,4支92式手枪,9支85式微声冲锋枪,8支85狙击枪,2挺81式班用机枪,5挺67-2式通用机枪,3挺77式12.7毫米高机,2门60迫击炮,6门82无座力炮,3具40火箭筒,81枪用的30发弹匣120个,75发弹鼓8个,54式手枪弹夹36个,92式手枪弹夹12个,85冲30发弹匣20个,85狙弹匣40个,5箱56步枪弹,1000发51式手枪弹,800发64式微声弹,500发92式9毫米手枪弹,20个67式机枪250发弹箱,20个12.7毫米弹箱,100发60高爆弹,300发82无座力炮弹,150发40火箭弹,40发90式枪榴弹。一看后勤这么大方把党育明吓了一大跳。这个时候修械所的程技师过来说明才知道,原来这批武器是修理所刚修好的(除了手枪和部分自动步枪),正好顺路去靶场校一下,修械所明天也有4个人跟着去,还要带些设备去,因为这些东西可能要现场处理一下。而一看弹药的出厂日期,党育明也明白了为什么团长这么慷慨了,56弹是70年的,53弹是72年的,51弹是80年的,82无和40火也是70年代的,高机弹也是73年的。这些弹药都快四十年了,不打也要销毁了,他只能在心里希望明天不要出什么乱子。跟后勤主任一说,主任一想也是,又批了2箱56弹,2箱53弹,2箱高机弹,30发82无弹和30发火箭弹,还告诉他一定要注意,不要一下都打开了,如果是哪箱有问题了就不要多打,剩下的都拿回来。后来又想了一下后勤主任又给了8箱压缩干粮和8箱自热罐头,又让他明天早上去小食堂装一些矿泉水。看着那三年多之前出厂的压缩干粮和罐头,党育明的脸色可是不大好看,因为这两三天他们天天在吃这个东西。

今天早上五点不到,自己带领全排,分乘一辆大轿车和两辆卡车,带上军械所的程技师和3个兵,带着自己排里的武器和需要带到靶场的东西出发了。由于太早了,大家的早饭只好在车上吃从小食堂抢的包子了。

这次由于带的东西很多,而且还有大量的枪弹,于是党育明安排把机枪、炮和炮弹装在第一台卡车上,步枪、修械所的工具还有火箭筒和火箭弹还有吃的和水都装在第二辆卡车上,而手枪、冲锋枪、备用供弹具和枪弹都放在了后面的大轿车上。他自己带了4个兵在第一辆车上,第二辆车上也安排了5个人,余下的25名战士和修械所的4个人都在大轿车上。每台卡车上安排了2个带实弹的战士,自己也带了一支子弹上膛的81-1式步枪。

从团驻地到靶场有15公里的山区公路,为了在客人到达之前把所有的武器都检查一遍只好提早出发了。昨天已经把所有的炮弹都检查过了,看来是没有大问题,这让党育明安心不少。

出发之后路上又遇到了两台给拉练的二营送手榴弹和给养的卡车,由于顺路所以大家结伴一块走。由于二营比靶场要远,于是就让二营的两台车打头,然后是自己坐在自己带的第一台卡车上,大轿车押后,保持30米的车距。

在过了二道河子桥之后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巨响,然后是遮天蔽日的尘土,几辆车都停下来了。待到尘埃落定发现身后的桥不见了,路也没有了,全都变成了树林,前面的路也不见了,也变成了树林。遍地厚厚的白雪,地上也没有车走过的痕迹,好象是几台车被凭空放在这里。这条路是40年前团里修的,那个桥也是40年前在修这条路的时候修的,现在居然凭空消失了,而且没有任何痕迹,连路都不见了,而且他突然发现在自己和前车之间出现了一棵小树。

看到这个情况他马上命令开车的吴新熄火,自己跳下车来。向前看了看,又向后看了看,发现五台车都在,而且车上也没有什么尘土。但是各车之间都有一些小树,再看一看地下,铺设好的路面都不见了,党育明马上掏出对讲机,呼叫后车上的程技师。

程飞鹏正在发呆,听到对讲机响,回过神来。“党排长,出什么事了?”

“程技师,你过来看一下。让五班长刘清平和六班的赵树明也过来。”

程飞鹏站起来对车里发蒙的战士喊道:“大家先别乱,刘清平和赵树明跟我下车看一下。”

这时一个小个子士官站了起来,检查了一下武器,又把枪都放下了,只带了一把匕首。想了一下又在一个弹匣里压上了20发子弹,装在81-1式步枪上递给了赵树明,又压满了2个手枪弹匣,把54式手枪拎在手上。跟着程飞鹏下了车。回头又告诉让大家把身上的弹匣都压好,把那些枪榴弹也都拿出来,以应对特殊情况。

见到了党育明,刘清平直接就问:“排长,出什么事了?怎么路上还长出树来了?”

程飞鹏也跟着说道:“出了什么事了?不会是我们穿越了吧?”

刘清平没有听明白,问:“什么穿越?”

党育明插嘴到:“先别说那些没有用的,刘清平你带走赵树明上西北方向那个山顶看一下,把电台、天线和望远镜也带上,跟团里联系一下。到了山顶之后你们跟我联系一下。”

“是。”两个人回大轿车上取了电台和望远镜,又带了一支自动步枪和4发手榴弹,2个手拉式发烟信号弹就出发了。

打发走两个人后,党育明又让同车的丁文山去前面把前面车上带队的中尉叫过来。在这个空档党育明对程飞鹏说:“恐怕你说对了。就看他们侦察的情况了。你先不要和别人说,不然就该乱套了。”只见程飞鹏的脸都不是颜色了。

“老程,这里可就您的军衔高,就你一个少校,你可不能乱呀。”

过了好一会儿,程飞鹏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小声说:“你估计现在我们是在什么年代?我们真的是回不了家了吗?”

“现在还不好说,如果他们在山上向东北方向看有窝棚,而又看不到西面山上那个差转台恐怕我们就真的回到过去了。”

“那我们怎么办?”

“走一步说一步吧。你先回去把车上的东西清点一下。”

“好吧。”程飞鹏转身回大轿车去清点东西去了。


这时丁文山领着一个中尉走了过来。

“党育明。”

“我认识你,党排长。二营四连副指导员匡义平。”

“丁文山,你到后面去告诉他们要加强戒备。看来我的名气还挺大。”

“党排长,我们走错路了吗?”

“恐怕问题比你想的更严重。”到文山走开后,看着比自己小八岁的副指导员,党育明小声说。

“有多严重?”

“不出意外的话恐怕我们再也回不了家了?”

“为……为什么?你……你要干什么?”说着话匡义平的手伸向了腰间的手枪。

“你想歪了。不是我要干什么,而是我们可能都回不去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10分钟之后就能知道了。”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党育明说道。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