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二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北镇的原警察局长王平是个自知自明的人。

黄显声将军让他回来组织抗日武装的时候同时又派出了陆云龙去收编那些残兵败将,这个道理他非常的清楚,而且他也知道,原北镇保安队长逃跑以后,那个副队长戴夫楚现在成了北镇的伪警察局长兼保安队队长。

戴夫楚是地道的当地人,别看前些天他的保安队被打得稀里哗啦,可是短短这么几天,他的保安队又重新组建起来了,而且比原来的人还多。据可靠情报说,戴夫楚现在已经有了一支接近二百人的保安队,不过他们很快就会改编成为东北民众自卫军的一个守备团。

现在王平心里很清楚,自己隐藏的那部分武器如果拿出来组建什么抗日武装的话,恐怕日本人不会不知道,到时候他的武装反而会成为麻烦,那些武器有可能就会落入日本人的手里。

于是王平心里就产生了一个想法,而且他的这个想法和他的老婆给他出的招数不谋而合。

金蝉脱壳。

今天王平很高兴的把自己暗藏的那些军火拿了出来,带着自己的三十多名愿意抗日的旧部下赶到了四方台,见到了张学林张副团长。

王平的意思很清楚:他愿意把武器弹药和那些旧部下都交给补充团,自己带着老婆孩子到关内去投亲靠友。

眼镜儿和张副团长、欧阳、刘萧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很快就同意了。

于是王平就把五十多条长短枪和两万多发子弹、二百多枚手榴弹以及三十多名警察留在了四方台,带着眼镜儿他们给的一批钱款远走他乡去了。

送走了这个王平,眼镜儿开始清点人员和物资,把这些人员物资清点造册之后,补充团又多出了一个排的兵力。

······

薛家屯子离着四方台只有七里路,但是有五里的路程是山路。

薛山带领着狼牙的一连携带两挺机枪进驻到了薛家屯子,而陆云龙则带领着其余的部队隐蔽在了薛家屯子外围。

就在当天夜里十二点,一支足有三百多人的土匪悄悄的靠近了薛家屯子。

从狼牙扣动扳机打出第一个点射开始算起的话,到最后一名土匪放下武器投降总共用了不到四十分钟,薛家屯子外围共计留下了七十五具尸体。除了三十多人趁着混乱和黑夜逃走,所有活着的人一律成了俘虏。

可就是这二百多名俘虏,给陆云龙和海军造成了不愉快。

按照陆云龙以往听说的处理土匪的方式,大部分俘虏都是属于惯匪,应该就地处决以正法纪,可是海军坚决不同意陆云龙的做法,于是双方爆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吵。

让陆云龙感到奇怪的不仅仅是海军这种敢于抗上的精神,还有海军对待俘虏的态度和做法:不仅不打骂这些俘虏,相反的,海军还积极为受伤的俘虏进行治疗。

更让陆云龙搞到惊奇的是狼牙、冷锋也都像海军一样,对待那些土匪俘虏的态度也是非常和善,就连陆云龙认为大大咧咧的严厉也是如此。

这在陆云龙以前所有见到过的部队里那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毕竟自己刚刚被这支部队接受,陆云龙不好太过固执,而且他也非常想知道海军他们这些“补充团”的旧部这么干的目地到底是什么,陆云龙没有再和海军争执下去。

很快,一些俘虏就说出了事情的真相:这批土匪并不是二阎王的手下,而是由三支土匪构成,三个头目当中的两个被当场击毙,一个成了漏网之鱼。二阎王的人马现在已经集中到闾山北山口附近,听说要接受什么凌司令的改编,而二阎王这个土匪头子摇身一变,成了东北民众自卫军的一个旅长。这几支土匪不愿意接受改编,所以打着二阎王的旗号来骚扰薛家屯。

在天亮以后,陆云龙和海军把所有的伤员以及阵亡官兵遗体送回了四方台,同行的还有那些俘虏,在薛家屯子外围留下了狼牙的一连。

······

眼镜儿他们正忙着清理物资的时候,陆云龙的主力部队已经撤了回来。

除了阵亡的几名士兵,受伤的士兵还有大约二十多人,受伤的俘虏也有三十多人,这下刘萧的军医处忙了起来。

听完张副团长和眼镜儿的报告,陆云龙对王平的做法表示出了极大的不满,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陆云龙几乎就要破口大骂起来。

众人劝慰了一番,陆云龙这才稍微消了点火气,把王平带来的这些人编入了严厉的直属连。

由于张副团长和眼镜儿这些人招收了不少土匪,所以那些俘虏当中有很多人和这些士兵比较熟悉,听说补充团愿意收留这些土匪,很多俘虏都变是愿意留下来。

海军把所有的土匪俘虏集合起来,讲了一番话,同时表示,愿意留下的可以入伍,不愿意留下的只要保证以后不再为匪,每人就可以领到两块大洋作路费,这样一来,除了愿意离开的五十多人外,补充团又多出了一个一百五十多人的新兵连。

陆云龙对海军的这种做法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谁都看的出来,这个新上任的团长实际上对补充团的这种做法非常的不满意。

眼镜儿看了看欧阳:“欧阳,你看见没有,这个陆云龙还是有点军阀作风!”

欧阳撇了撇嘴:“海营长可是个GCD,他们两个的做法可是完全不一样,咱们以后可得注意,要不然非闹翻了不可!”

眼镜儿笑了笑:“我说欧阳,你是不是怕闹翻了以后对你表哥有影响啊?你可别忘了,你表哥那也是个GCD,而且资格比咱们的海营长还要老呢!”

欧阳恍然大悟:“对呀!”

眼镜儿压低了声音:“咱们可都知道历史,这以后的路怎么走都在咱们几个人手里,要是他陆云龙想搞点什么小动作,咱们可得注意,千万不能吧路走斜了!”

欧阳点点头:“眼镜儿,这事儿还用你说吗,昨天陆云龙把我这个警卫队变成了侦察连时候我也就知道了,他陆云龙没有安着什么好肠子,早晚非把他枪毙了不可!”

眼镜儿一摆手:“先不要说这些,咱们先看看能不能把他拉到咱们这边来,实在拉不过来再说!”

欧阳点了点头,还想说点什么,严厉远远地走了过来:“欧阳,你过来,我有点事儿问你?”

眼镜儿也和欧阳一样扬起手和严厉打了个招呼,小声的和欧阳说了一句“让你表哥出点什么主意”就走开了,因为他看到陆云龙正站在张副团长身边说着什么,眼镜儿生怕张副团长会露馅,所以赶紧走了过去。

看到眼镜儿走了过来,陆云龙冲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继续和张副团长聊着一些听起来还比较正常的事情。眼镜儿既不好意思走得太近,但是又不能离得太远,所以就在他们两个人身边转悠。

说是转悠,其实眼镜儿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贴到他们两个人嘴边去,听来听去无非就是什么现在部队里人员的构成、武器装备以及资金后勤等等情况。听到这里,眼镜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

不管怎么说,补充团又打了一个胜仗,一上午的时间,四方台附近的几个村子就都派出人来到四方台打听消息,李家街村甚至跑来了一帮年轻人,在他们的头儿李兴的带领下拿着刀枪,非要参加补充团。

陆云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主动跑上门来当兵的老百姓。

在他的印象里,招兵的工作非常难做,有时候为了凑齐兵员不得不强拉硬拽。可是眼下他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眼镜儿他们死说活说,最后不得不留下了李兴和他的几个伙伴,其他的人看着李兴这几个人高兴地样子是非常的羡慕。

吃午饭的时候,陆云龙满以为自己和几个营连长会开小灶,没想到眼镜儿、张副团长、海军这些人和普通的士兵一样,每个人手里都端着大碗排队打饭,这让陆云龙感到奇怪,于是他连问了十几名士兵,所有的士兵异口同声的说:在补充团里,除了病号可以吃小灶以外,其他的军官无一例外都是这样吃饭。这下陆云龙更是对眼镜儿、张副团长、海军这些人刮目相看。

午饭过后,陆云龙把严厉和铁彪两个人喊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铁彪并不是第七旅补充团的旧部,只是他一心想打回自己的老家沈阳,所以听到陆云龙组织小分队回来抗日的时候,这个拼刺高手毫不犹豫的报名参加了。和陆云龙一样,他对这个补充团的很多做法都感到非常的新鲜。

严厉心里清楚,这都是海军、欧阳、刘萧、严谨这四个人的杰作,虽然没有公开打出GCD的旗号,但是他们始终是按照解放军的标准来要求这些人。

陆云龙找这两个人是有他的目的地。

······

吃罢晚饭,陆云龙和眼镜儿他们几个连以上军官坐在了一起研究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陆云龙想把现在的部队变成四个连两个营的建制。

说是听取这些人的意见,其实陆云龙早有打算,他想把严厉提升为一营营长,而把海军调往那个新编的二营。

当陆云龙刚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这些军官一片哗然,尤其是以四人帮为首的这些人更是强烈反对。

严厉早知道是这种结果,他干脆一言不发的坐在了一边。

欧阳第一个站出来,他清了清嗓子:“团座,卑职对团座的这种做法非常的不认同!其一,团座要把原来那些绿林出身的士兵全部改编成二营,这个做法本身就有待商榷,很可能会招致这些士兵的不满情绪;其二,即便是改编成为二营这些士兵不会出现不满,可是请团座注意,现在大部分士兵没有受过良好的训练,虽然这几次战斗都取得了胜利,但是一旦出现大的战斗,这些没有组织性纪律性的士兵很可能就会溃散。鉴于以上两点,我希望团座重新考虑这个问题!”

欧阳刚刚说完坐下,还没等陆云龙想明白为什么一个连长就敢站出来公开反对自己的时候,他身边的张副团长开了口。

张副团长虽然没有带过多少兵,但是他心里清楚,如果让这个陆云龙来整编部队,很快,自己就会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空架子。不管眼镜儿欧阳海军刘萧这四个人怎么主持大局,表面上对他这个张副团长那是毕恭毕敬,可眼下这个陆云龙绝对不会和四人帮一样,一朝大权在握,他这个副团长也就成了真正的牌位。

“陆团长,你我虽然同在一个团共事,但是毕竟时间太短,你我对对方都不甚了解,而且在你未来之前,日本人已经开始了进攻,所以现在的补充团可以说发展到这种地步,和你陆大团长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你这刚刚上任一天,就对手底下的士兵如此苛刻,恐怕不是什么为官之道吧?”张副团长慢条斯理打着官腔,“陆团长,你这种做法不怕你的这些袍泽弟兄们寒心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