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第171章一些听到故事和看到的事

jdw0001 收藏 5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URL] 插点别的话吧,过年前我回了一趟部队队听到了也看到了几件事。 首先说一件我觉得是大快人心的事吧。我们军的军务处处长被逮了,一查不要紧这个狗日的这几年收了当兵的四百多万,这他妈的都是兵血呀!应该活剐了他,而他被查的过程更有趣,起因居然是某大队的一名军务股长(由于是听说的所以不明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插点别的话吧,过年前我回了一趟部队队听到了也看到了几件事。

首先说一件我觉得是大快人心的事吧。我们军的军务处处长被逮了,一查不要紧这个狗日的这几年收了当兵的四百多万,这他妈的都是兵血呀!应该活剐了他,而他被查的过程更有趣,起因居然是某大队的一名军务股长(由于是听说的所以不明说了,以免有误)话说这位军务股长这几年也捞了不少钱,有人要问了,这钱是怎么捞的呢,这么说吧我当年还当兵的时候的市场行情是一个二年兵转一级士官需要八千到一万,现在军人工资提高了,估计这个价肯定是不行了,当年我们买一张党票也不过一千,现在没有两千是下不来的,我一个兄弟前两年转三级找不少关系还花了两万,还不算请客吃饭的钱,这样大家算一下就能明白了,如果一个军务股长上面有人的话,那他一年倒腾个十个八个士官名额跟玩一样!那时候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名额一下来,团里的一号到七号每人就有一个名额,估计是用来“扶贫”的!

这位股长大人呢在这个位置上肯定是捞了很多了,俗话说的好饱暖思淫欲,当官的三大喜就是升官发财死老婆,现在他是发财了,有了钱了升官应该也不难了,剩下的就是死老婆了,把老婆直接弄死肯定是最有效的方法,但坏处是风险系数太大,在外面包养一个吧,短时间还能凑合,时间长了就没有那不透风的墙,部队里的干部一旦作风上有了问题,再提拔就有人说三道四了,到时候还是很麻烦,所以说这条路也不通,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老婆自动离开,这样就两全其美了,这年头当兵的媳妇被勾引是常事,最著名的要属某中校的媳妇了,这个巾帼红颜的老爹还是一位中将呢,不过把她从她老公身边勾引跑的居然就是她老爹的司机,一位三级士官同志,后来这位中校见了士官就狠不得直接掐死,唉。。。说什么好呢?

最后这个股长选择了一个最好的办法,他对他媳妇说,你和我离婚,我给你五十万,他媳妇答应了,他说先给他媳妇二十万长彻底离清再给三十万,他媳妇又同意了,可他媳妇拿着他给的二十万直接跑到军区专管这个的地方去把他给告了!他媳妇对他这几年做的事还不是了如指掌呀,于是军区直接下来查,拔出萝卜带出泥,有幸被发现的蛀虫就又多了一个,那就是我们的军务处处长,一下查出四百多万,上层非常震惊!可我们一点也不震惊,这点事算个屁呀,他们震惊说明这帮大老爷们天天吃闲饭不务正业!这事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是有这么一位大义灭亲的敬爱的军嫂,我们所有最可爱的人们还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向军嫂敬礼!虽然你也是为了自己!

听了这事我觉得很痛快,虽然我已经不是当兵的了,可我还是感觉很爽!

这事出了以后,全军的每名战士都配发了一个小牌上面写着军区纪委的电话,在年底的士官改选中,只有人发现有人是找关系的就可以打电话,上面就会下来查,简直有点当年风闻言事的味道,后来听他们说,去年是有士官以来最公正的一年,几乎没有什么人找关系,我说的是几乎呀,因为有些东西只是停留在表面,部队这潭水可是很深的。。。但至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公平,当兵的其实没多大要求,只是想要点公平,那些当官的高高在上的将官校官们,你们知道你们的兵想要什么吗?如果你们把你们花在女人身上的时间花在兵的身上,可能这些兵就是在战场上为你拼命的人呀。。

说的有点乱了,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被合谐掉,但这是实话,

还有一件事说起来就让我有点心酸。

我去找战友我们在部队的饭店吃完饭以后准备一起出去玩,当我们两个坐在车上刚准备要走的时候,战友突然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辆人力三轮车说,车上的那个人是咱老连长,我当时听了就是一愣,老连长现在不是已经是营长了吗?我听他们说过连长现在已经是营长了,

怎么会骑着三轮车在营房里卖东西呢?

“老连长转业了,可身体不好,又没人找不到工作单位就住在家属院”战友用“住”这个字眼,其实我知道如果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就会是赖在那里,因为那个地方是现役军人住的地方,退了役的军人算什么?屁也不是!

连长都卖什么?我问他,“也就是一些日常用品像牙刷,毛巾什么的,其实部队是不让他卖的,因为部队里有服务社,承包服务社的每年都要向向团里交几十万的承包费,当然领导们的那份也不会少,这都是明着的事了,所以团里就得保障人家的利益呀,别人是不能在团里卖东西的,但老连长在团里卖团里的领导又不好说什么,毕竟曾经是团里的兵,现在生活没有着落呀,虽然当官的们不说什么但是却告诉纠察连的人,只要有人敢买老连长的东西,就要被纠,有一个曾经在我们连混过几天的兄弟买了老连长一盒烟,结果让两个纠察追的在院子里跑了好几圈才脱掉。

听战友讲这些我突然觉得很辛酸,我们都是一样的,退了伍就不再是什么了,但至少我还年轻呀,老连长呢三十几岁的人了,让他怎么办呀,生存是每个人必须要面对的。

当曾经威风凛凛的营长,推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像小贩一样向他曾经的兵推销自己的东西的时候,老连长的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呢,也许那种味道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坐在车里看着老连长的三轮车慢慢的顶着风往前移动,觉得心里很难受。

我很想下去帮他推一下车,叫一声老连长,但我却没有,我想现在的老连长一定不想让我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因为至少他在我们那些人里是英雄,是一个好兵,也是一个好连长,

就这样我一直的坐着,看着老连长慢慢的消失在冬天的寒风里,直到看不到见,我才和战友一起离开,如果我开着车从连长身边过去,他肯定不会看到我,但我觉得那样是对加长的亵渎,我尊敬我的连长,不管他是曾经连长,还是现在的小贩。

最近说了很多唠唠叨叨的话自己也烦,某一天早上起来我一照镜子,“操!这个是谁呀,怎么这么老了呀!”镜子里的自己真的老了,马上就快三十了,就算我能凑合着活到九十岁,我已经浪费了我人生的三分之一了,如果活到六十岁那我就只还剩一半的时间了,为了剩下的一半时间我要好好活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