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030.html


南海从没有如今天般热闹过,碧蓝的天空中,飞机的尾流与导弹的尾焰交织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地面上,南子岛仿佛成为军事演习中的定点靶一般,不断承受着来自于空中的疯狂打击。爆炸接连不断的在岛上响起,从空中鸟瞰下去,岛上的防军勇敢的迎接着爆炸,不断的抽空对进入射程内的战斗机进行着还击。


硝烟弥漫中,岛上那条醒目的跑道仍然完整,游走在跑道边缘的防空兵,如同一只只顽强的蚂蚁一般,在接连不断的爆炸中,奋力的抵挡着。


“轰!”一声爆炸突兀的响起,伴随着爆炸声,一架F-16瞬间在空中变成碎片,在他身后,J-11以他狰狞的面目赫然从碎片之中穿过,随后一头扎向岛上的跑道。


机内,已经消耗殆尽的燃油终于无法支撑J-11沉重的身躯,失去推力的J-11此刻只能依靠自己符合空气动力学的外形勉强向跑道滑行而去,战火中,它仿佛一只摇晃的纸鸢,颤抖着躲避着不断来袭的导弹与破片,最终将自己对直了跑道。


当飞机缓慢的落向跑道的那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同时悬了起来,战斗似乎在这一刻陷入了停滞,大家的目光和心思都被这架胆大妄为的战斗机所吸引,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按次序打开减速板,将自己降落在跑道上。


飞机的起落架与新鲜的跑道之间摩擦出一股股淡青色的烟尘,刺鼻的橡胶味道立刻充斥在充满硝烟的战场上,在刹车和减速板的作用下,J-11缓慢的滑动了一段长长的距离后,最终停了下来,而机身下的跑道,则完好无损的承受了这庞然大物的全部重量。


“降落了,成功了。”大喊中,众人在连续几天的战斗中已经变的有点麻木的情绪,再次被激发起来,看着天空中忙乱躲避着的敌机,纷纷发起疯狂的攻击。


眼前这一幕也被头顶的敌机所看到,显然所有的一切阻止行动在J-11完成了一次教科书般的迫降后,均宣告失败,南子岛已经成为了敌人的一艘‘航母’这同时代表着周围数百公里的范围内,将成为中国人无可争议的海疆。所有伟大的事情似乎都会在某些关键时刻由一个点或者是一件事情而决定着成败,眼前的一幕再次印证了这话的正确性。


下个目标是哪里,下个国家是谁?恐怕已经不重要了,当南子岛上的机场完工的同时,就代表着南海已经重新回归到中国人的手中,之前依靠漫长的距离而阻挡中国人的时代已经宣告终结。


剩余的F-16战斗机,终于知趣的选择了撤退,在发动机的轰鸣中,瞬间消失在海天之间。


“完成了?胜利了?”孟麟鸿不知道,此刻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躺一会,舒舒服服的睡个觉,不过可惜,孟麟鸿知道,这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奢望,南海的争端结束,仅仅代表着中国已经摆脱羁绊,全身心的投入到对日作战中。


“日本人?”孟麟鸿想到这里,心里忽然激动起来——


——“发布战争动员令,所有企业所存留的原料全部交给由军管,本洲岛内,实行战时经济体制,将冰箱,彩电等消费品划归到奢侈品范畴,禁止任何企业进行生产,立刻调整重型机械企业的生产重心,以军品作为首要生产任务。同时,发布战争动员令,动员所有年纪在18-45岁之间的退役以及未加入现役的壮年男子参加自卫队,整理编制可以投入战斗的民兵以及预备役组织。”首相麻生太郎的语速快到惊人的地步,甚至连身边的速记员都有些跟不上他的交代。


听到他的命令,身边众人纷纷露出惊愕的表情,对于已经处于僵持阶段的战争,很多人都一相情愿的认为会持续下去,最后战争将会靠谈判来解决,可是,当听到首相麻生太郎的命令,人们终于反应过来。


“诸君,请不要再抱有幻想了,中国的文化精髓里,体现出来的是作为报应的因果哲学,对于中国人来说,有因必有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对中国发动的任何战争手段,最后终将会在这种哲学的主导下回报与我们自己的身上。”看着身边一脸惊愕的众人,首相麻生太郎冷静的说道。


“但是,阁下,我们根本无法抵挡中国人的入侵啊。”想到陈兵于本洲岛两边的中国部队,众人心中不禁泛起一丝丝寒意。


“抗战打了八年,我们在中国投入了几百万部队,又有高达数倍的汉奸部队,可是抗战为什么还没有胜利,我们为什么还没有征服中国?我想,就算我们的国民已经忘记了战争的记忆,但是对于民族的期望和继承,不会让他们甘于成为奴隶的,我们只要拥有中国人一半的不屈不挠的精神,那么,本洲岛属于谁的,仍然是未知之数。只要,我们坚持到美国人从亚洲战场上脱身,那么下一步将是中国人末日,美国人是不会甘心看到作为岛链关键一环的日本落入中国人的手中的。”麻生太郎胸有成竹的说道。


“可是,中国人不会这么轻易的从南海脱身吧,现在进行战时经济管制,恐怕会对我们国家的经济体制有深渊的影响。”身边,一名议员小声说道。


“中国人已经完成了南海的部署,他们不会给我们任何喘息的机会的,经济,只有在国家仍然存在时,才可以有好坏的区分,相信我,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我们的后代也会因为我们的选择而感到庆幸和欣慰。”麻生太郎一边说着,一边回转身去,久久不语的看着眼前的地图,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