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征程 正文 后方训练(4)

裂云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025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M山已经逐渐的陷在阴暗中,张林并严艳二人无耻的磨叽着走在小路上。实际上,张林跟严艳二人还是蛮般配的,一个桀骜不驯走路看天,一个假扮淑女双眼看地。两个人充分的优势互补,快撞上头顶的树枝了,张林就把严艳拉住;快走进地上的小坑了,严艳又把张林拖走。两人一路上嘻嘻哈哈的玩闹着,早就把以前的自己给扔了。

张林盯着严艳那快遮住眼睛的刘海,“你其实长的很女人的。”严艳许是觉得张林不算外人了,早就把湿透了的帽子摘下,把紧紧的掐住脖子的风纪扣打开。

“那是那是,”严艳回答道,不过还是很快的反驳,“以前就不女人了?”

“不是不是,以前就觉得你特别军人。”张林拿过严艳手中还没干的军帽。呵呵,心里不由的一阵激动,像是窒息了一样的感觉。

“嘿嘿,没上过学吧,就是一个土包子。”严艳没听过张林这种很后面加名词的说话方式,虽是表达的很贴切,但是还是有点不习惯。这二十世纪八零后独创的句式,严艳感到很新鲜,禁不住调侃起张林来。

“谁说的?”张林虽说只是高中毕业,但是还敢说现在这年代里也算是顶级的知识分子了。但是张林并没有反驳严艳的话,因为心中那急剧激增的窒息感只能支配张林的思维叫着严艳的名字。

“叫我干什么?”严艳听张林反复的说着自己的名字但又没下文很是奇怪。

“没事没事。”张林赶紧打住,也不是说张林想去急迫的占有严艳,只是突然之间有了一种想要生生世世保护严艳的那种念头。还好不是那种后世的一部分不负责任的男人的心思,张林对比一下后就更加坚定了自己就是二十一世纪绝世好男人了。哈哈,给月老穿越到二十世纪前期优惠送给了一个好女人。

“你叫我艳艳吧,听着你念我的姓名那么别扭。”艳艳拿一超级大的卫生眼瞟了下心中无比激动的张林,“你要叫我艳艳,我再教你张林的话显得很生分,我叫你小林子吧。”

“哦,啊。”张林只知道一味的答应,待到艳艳也是叫了无数次的时候才如梦初醒,“换个吧,那叫法容易让人想起封建社会宫廷里某种的特别职业人士。”

“不行,不行。你这人还喜欢耍赖啊?”艳艳一脸得色的看着张林,张林虽然是嘴上反驳,但是脸上一点不高兴也看不出来。于是也就一路上小林子小林子的叫个不停,幸亏小路上没有别人,有的话怕是让人以为慈溪她老妖婆偷偷的溜出宫了。

继续走了不到五分钟,就看见李丹领了十几个身强力壮的炮手们全副武装的跑了过来。李丹见严艳的帽子在张林手上,严艳的风纪扣还打开了很是愤怒,李丹让十几个不明真相的护卫把张林围了起来。

“说,你怎么我们连长了?”李丹气呼呼的看着还拿着帽子的张林,然后气不过的一把夺过严艳的帽子,“我们连长的帽子也是你的脏手能拿的?”严艳不明所以的看着李丹气急败坏,千方百计破坏她跟张林感情。

“你干什么?”严艳不高兴的夺过自己的帽子,然后不好意思的看着张林,“小林子,没事儿了,要不你先回去?”

“小林子?”李丹诧异的看着严艳和张林,‘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走到张林身边,轻声的说,“你是太监啊?”

“你。”张林差点没被李丹给气死,然后看着严艳笑了起来啊,“艳艳,别忘了明天去给那些民夫发工费啊。”张林说完后就跟艳艳挥了挥手,又把李丹给气了个半死。

张林一路上晃晃悠悠的回到营地,士兵们看到张林来了后欢快的站了起来,“嘿嘿,队长,怎么样了?”王绍伟这个副队长没在,队伍明显的没以前那么的规范。士兵们甚至没有做之前张林说好的不管什么时候都设置好防卫的任务,不过张林因为高兴,只是轻轻的责罚负责今天值日的李存源做了五百个俯卧撑。张林让人把后来的那个老兵招来,准备兑现自己默许的两块现大洋。

“嘿嘿,队长,谈的怎么样了?”老兵一脸淫笑的看着张林,双手在使劲儿的搓动着。老兵是个大烟筒,老兵想张林怎么也得给自己一盒烟抽吧。

“挺精明的啊,”张林从内裤里的夹层里摸出两块现大洋,这可是自己几个月来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全部家当,“这个给你了。”老兵傻着眼,伸出两只手捏着张林递过来还潮湿热乎着的大洋。

“说说你是怎么跟那女魔头说的?”张林问道,这老兵至少会揣摩别人心思,给个班长甚至排长的职务还是可以的。

“嘿嘿,佛曰不可说。”老兵看着围在自己身边同样一脸疑问的士兵们,说了明年的今晚大概就是自己的忌日了。老兵赶忙把一块大洋塞进胸口处的口袋,然后右手举着一枚大洋,“明天找个机会给大家弄点零嘴。”

“哎,不对。你这老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警卫排排长张国强瞅着面前传说级的吝啬鬼说道,“古人说的好啊,事出寻常必有妖。”张国强来到老抠的身前,“老抠,是不是拿我们吓唬那女魔头了?”老抠是张国强带出来的兵,这家伙脑子是好使,但是往往都不往好的方面使。

“排长,我哪儿敢呢。”老抠对着逐渐向自己走来的张国强连忙摆手。

“说说,我怎么觉得那李丹怎么对我有种说不清的态度。老是使劲儿的躲着我呢?”张林想着李丹今晚的动作,觉得肯定被老抠那家伙吓着了。

老抠连忙走到张林身前,“我可是说的实话啊,我怎么能对不起自己的弟兄们呢?队长你看你长的玉树临风、貌比潘安、风流倜傥、年轻有为、无恶不做、怙恶不悛……,那丫头肯定是看上你了。”老抠把自己所知道所有的成语用来形容张林,妄图躲过弟兄们对他的审判。

无恶不做?怙恶不悛?我日。拿好话来奉承自己,自己当然乐意听,但是说自己无恶不做、怙恶不悛,这老抠绝对有问题。张林清了清自己的嗓子,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国强,先把民夫们请到一边去,弟兄们执行执行家法。”张林刚一说完,杨建、黑子、刘世东几个早就闷得要死的家伙们快步的跑到老抠的面前。

“队长,是看地瓜(把人扒的赤条条的)还是干什么?”刘世东以前被弟兄们看了无数次的地瓜,现在倒是想去看看这结过婚的人跟自己有什么不一样。杨建、黑子二人听后也淫笑着走向老抠。

“别别,我说,我说还不成。”老抠看张林好像是来真的,只好提前举白旗投向,“首先说好啊,我这是为了我们队长,有什么对不起众弟兄们的,还请众弟兄多多担待啊。”刘世东一听老抠投降了,只好闷闷不乐的回到自己坐着的位置。那准备请民夫先闪一边的张国强也带兵退了回来。老抠这么说,也就是明天有很大的油水拿了。

“我就是说弟兄们都是色狼,”老抠看见士兵们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状,猜想到或许没什么事儿,于是一张嘴,话匣子就一骨碌的打开来了。老抠先是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皱皱巴巴的烟卷,然后学着张林的样子清了清嗓子,“我就说,弟兄们往日在打败小鬼子的时候没少祸害抓住的女鬼子。”老抠得意的看着周围的士兵,给你们意淫一个先。

“然后我给那个叫李丹的抛了个媚眼,说小娘们儿长的真水灵。要是不让我们队长送的话,说不准就有几十个大色狼去非礼你。”老抠吐出一口青烟,然后用左手食指摸弄着嘴唇。老口看了看周围的士兵,现在的气氛有点怪,太他妈的清净了。动了,现在动了,士兵们缓慢的用双手支起身子。

几十个士兵迈着小碎步,慢慢的接近已经愣在当场的老抠。张林把手上的树枝使劲的摔在了地上,“妈的,怪不得那女魔头要带人把我逮起来。你小子吓唬人也别坏了弟兄们的名声啊,弟兄们先捶他狗日的。”张林带头,几十个士兵把老抠团团围在老抠的周围。

“看地瓜!看地瓜!”起晚了一步的刘世东挤不进拥挤的人群,只好在外围大声的嚷嚷着。最里面的十几个士兵分出几个兵按住老抠,其余的几个兵开始给老抠脱衣服。

“帅,太帅了。”刘世东在外围激动的呼喊着,“褂子,把褂子先扔出来。”话没说完,老抠那满是汗臭味的褂子便糊在刘世东的脸上,刘世东愤愤的把老抠的褂子扔在了地上。

“裤子,把裤子在扔出来。”刘世东看见一条裤子飞向自己,于是快步的跑开。

“内裤!扔内裤!”刘世东高兴的看着面前疯狂的一幕。

“没有,老抠这家伙没穿内裤。”里面的一个士兵大声的说。

“老抠,结过婚的都不穿内裤吗?”刘世东羡慕的问道,穿内裤还得勤换洗,刘世东都被烦的不得了了。刘世东想道,看样子自己得去找个老婆了。不过还没等刘世东从无限YY中清醒过来,老抠系在一块儿的力士胶鞋就落在刘世东的脑袋上。刘世东那家伙还算是坚强的,愣了一阵子之后才一头晕倒在地上。

“那帮大头兵在干什么?”扎成很多堆的民夫们一脸疑惑的看着士兵们的嬉闹。传闻中的军队中的等级森严在这里一点都没看出来,倒是几十个人快快乐乐的像是一家人。民夫中的许多年轻人甚至是有了参军的念头,这样的部队不比自己家差。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