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幸存者 正文 欢迎来到地狱2

cjwyc 收藏 5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发现在“冲凉并玩沙”与“冲凉”之间存在明显区别。

在粉碎机操场的一侧放着两艘充气橡皮艇,里面全是冰块和水,一直漫到船舷上

缘。“冲凉”就是要在一片漆黑中从船头扎入冰冷彻骨的水里,从座椅支架下面

穿过,再从船尾爬出来,而且整个过程必须在五秒钟内完成。就算是一头虎鲸也

会吃不消的。

我是刚刚从该死的太平洋里爬出来的,已经浑身冰凉了,但那小艇里的水更凉,

简直能把屁股冻掉。从小艇里爬出来的时候,我冻得浑身发青,头发上都是冰碴

儿,但还是跌跌撞撞地回到属于我的那个脚蹼图案位置上。不过至少我把身上的

沙子弄掉了,其他人也是一样,因为有两名教官搬来高压水龙带,用冰冷的水把

我们挨个从头到脚冲了一遍。

到六点钟的时候,我数着做过的俯卧撑就超过了四百五十个,实际做的个数更多

,但我实在是数不下去了。我还做了五十多个仰卧起坐。教官命令我们一项紧接

一项地加紧练习,如果觉得有谁偷懒,就会命令那个倒霉蛋加练一组浅打水。

结果是一片混乱。有些家伙跟不上进度;有些家伙在教官命令做仰卧起坐的时候

却做起了俯卧撑;还有些人直接栽到了地上。最后,我们中有一半人不知道自己

在哪儿,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在教官的高声谩骂和高压水龙带四处飞溅的冰水

中,我只知道尽全力坚持下去:俯卧撑。仰卧起坐。哎呀,做错啦!不管什么项

目,现在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样。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疼得要死,尤其是腹部和双

臂的肌肉。

最后舒尔茨终于大发慈悲,让我们停下喝口水:“补充水分!”他嚷道,好像给

我们施了古老的魔法一般,我们都应声伸手去拿水壶,咕嘟咕嘟地一阵牛饮。

“水壶放下!”舒尔茨用一种夹杂着痛苦和愤怒的声音吼道,“俯卧撑!”

哦,当然,我都忘了。刚刚休息了九秒钟,我就全忘了。我们又都趴到地上,用

尽最后一丝力气,边做俯卧撑边数数儿。这次我们只做了二十个。舒尔茨一定是

突然之间良心发现了。

“下海!”他声嘶力竭地大叫道:“现在就去!”

我们踉踉跄跄地跑到海边,差不多是跌到海浪里去的。我们浑身热气腾腾,冰凉

的海水已经算不得什么大——大——大不了的问题。当我们扑腾着回到海滩上时

,军士长舒尔茨已经在那儿等着我们,咆哮着,叫嚷着,要我们整队,准备跑步

前往一英里外的食堂。

“快跑,”他又说:“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磨蹭。”

到达食堂的时候,我的双脚几乎失去了知觉。我觉得自己连吃水煮蛋的力气都没

有了。我们走进了食堂,浑身湿透,慢慢吞吞,精疲力竭,上气不接下气,太饿

而吃不下饭,受尽折磨而感觉麻木,就好像一群刚刚从莫斯科撤回来的拿破仑士

兵。

当然,这一切都是教官们故意安排的。这不是什么疯狂的消防演习,而是对学员

决心的严峻考验,是用最严酷的方法来找出到底哪些人想参加这些训练,渴望完

成训练,能够面对接下来的四周训练和之后的地狱周,那时候的训练才是真正意

义上的艰苦。

他们是在迫使我们重新审视自己做出的承诺。我们真的能够忍受这种虐待吗?两

个钟头前在粉碎机操场上列队的时候,我们有九十八人。吃完早餐后,只剩下六

十六个人。

早餐过后,我们穿着水淋淋的靴子、长裤和T恤衫,又一次出发前往海滩,同行的

还有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教官。他和我们一起跑着,叫喊着,要我们快跑。

我们已经知道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沿着沙滩往南跑,两个来回,四英里,三十二

分钟内跑完。愿上帝帮助那些不能在沙地上每八分钟跑一英里的人吧。

我有点害怕,因为我知道自己跑步并不是很快,但是我决心一定要全力以赴。到

达海滩的时候,我心里清楚自己必须全力以赴,否则不可能过关,因为在这个时

候跑步再糟糕不过了:现在几乎是满潮,海浪不断地涌上海滩,几乎已经没有干

沙地了。也就是说,我们要么在浅水中跑,要么就得在非常湿软的沙地上跑,而

这两种情况都是跑步者最讨厌的。

肯 泰勒教官整好队列,威胁我们说如果三十二分钟内跑不完,后果会很恐怖,

随后让我们出发。这时候,在我们的右边,太阳渐渐地从太平洋上爬了起来。我

选好了跑步的路线,也就是顺着潮汐最高的一线跑,因为海水刚退去时会在这里

留下一片狭长的硬沙地。这也意味着我有时得在浅水中奔跑,但那只是些浪花的

泡沫,这要比在左边的软沙地中奔跑省力得多。

但问题是,我得一直沿着这条路线跑,因为我的靴子永远是湿的,一旦跑偏到海

滩上去了,每只靴子就都会粘上半磅重的沙子。我知道自己不可能跑在第一集团

里,但我觉得自己还是能够保持在紧随其后的第二集团里。所以我低头盯着在我

前面延伸着的潮汐线,迈着沉重的脚步,踩着最硬的湿沙地向前跑去。

头两英里还不是那么糟糕,全班至少有一半的家伙跑在我后面,自己的感觉也还

不错。但我在后半程渐渐慢了下来。我匆匆地瞄了一眼四周,发现其他人也都力

不从心,我决定拼命一搏。于是,我开足马力向前冲。

在之前的二十分钟里,海潮逐渐退去,露出了一小片狭长的湿沙地,那里不再受

到海水的冲刷。每一步我都踏在这块湿沙地上,一直奔跑,惟恐自己落后。每次

追上一个同伴,我都当作是自己的一个挑战,并拼命把他远远抛在后面。最后,

我在三十分钟内跑完了全程。这对一匹只善负重而不善奔跑的驮马来说,成绩一

点都不差。

我不记得谁跑了第一,可能是某个士官,一个像山胡桃木一样顽强的农村小伙子

,他的成绩要比我快好几分钟。不管怎样,在规定时间内跑完全程的学员可以到

松软的沙地上去休息休息,恢复一下体力。

有十八名学员没有达标,教官一个接着一个地命令他们:“趴下!”随后他们开

始做俯卧撑。由于极度疲劳,做完俯卧撑之后多数人的膝盖都着了地,不过这倒

多少给他们省了点事儿,因为教官接着就命令他们匍匐前进,爬进太平洋涌起的

海潮。泰勒教官要他们一直向前爬,直到冰冷的海水没到脖子根为止。

他们在海水里待了二十分钟,其间教官一直在计时。我后来才知道,这样做是为

了防止他们体温过低。泰勒和其他教官手里甚至有一张图表,上面精确地写着人

在某一温度冷水中所能够坚持的最长时间。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被叫了上来,可接

下来的却是更严酷的惩罚,就因为他们没有达标。

我知道,里面有几个人可能当时的确是放弃了,但其他人则已经不可能跑得更快

了。教官们对这些情况也心知肚明,但在巴思训练的第一天里,一切都只能是冷

酷无情的。

那些可怜的家伙们从海里爬出来的时候,我们其他人正在做常规俯卧撑练习。因

为现在俯卧撑已经变成了我的第二本能,感觉不再那么费力,所以我还能抬头张

望一下,看看那些倒霉家伙们接下来的命运。泰勒教官,这个沙滩上的成吉思汗

,正在命令那些已经淹得、冻得奄奄一息的家伙们仰面躺下,在他们躺的位置上

,随着潮涨潮落,海水会有规律地淹没他们的头部和肩部。随后,泰勒命令他们

做浅打水练习。有些家伙呛到了水,四肢乱摆,咳嗽不止,只有上帝才知道他们

受了什么样的罪。

一直等到那个时候,泰勒教官才放过他们。我还清楚地记得泰勒向他们嚷道,说

我们这些穿着干衣服在海滩上做俯卧撑的人是胜利者,而他们那些行动迟缓的人

是失败者!然后他警告他们,要么认真对待训练,要么就离开这儿。“上面那些

家伙现在悠闲自在,因为他们之前尽了全力,”他吼道:“而你们却没有尽力,

你们失败了。像你们这样的家伙应该更加努力,明白吗?”

泰勒知道自己这些话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其中一些人的确已经竭尽全力了。但

他必须确定无疑地判定哪些人相信自己能够有所提高,哪些人决心坚持下去,哪

些人已经萌生去意。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