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和我的那些女人---少年篇

月光下淡淡烟草味 收藏 30 6953
导读: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 为了这个美梦 我们付出着代价 把爱情留给我身边 最真心的姑娘 你陪我歌唱 你陪我流浪 陪我两败俱伤 一直到现在才突然明白 我梦寐以求 是真爱和自由 在熟悉的异乡 我将自己一年年流放 在欲望的城市 你就是我最后的信仰......郑钧(私奔)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5_17277_9517277.jpg[/img] [size=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

为了这个美梦

我们付出着代价

把爱情留给我身边

最真心的姑娘

你陪我歌唱

你陪我流浪

陪我两败俱伤

一直到现在才突然明白

我梦寐以求

是真爱和自由

在熟悉的异乡

我将自己一年年流放

在欲望的城市

你就是我最后的信仰......郑钧(私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size=14]

公元2000年,或许注定了不平凡的开始,我跨过了一个世纪的沧桑和辉煌。

十五岁,荷尔蒙萌芽的季节,对自己说我已经长大了。那时的风还是芳香的,雨还是洁白晶莹的,天空是粉红的,而我的心还是花开般在的纯真。那时我还相信永恒和英雄。梦想象唐吉柯德一样,超过了现实的限度,达到发疯的程度。总之生活漫溢着希望。

再不用每天早晨踩着自行车屁股一颠一颠的穿梭村落小道去上学,也不用担心傍晚老妈在饭前的唠叨。打包行囊,独自到市里求学,虽然谈不上背井离乡,但离家不远的陌生都市却让我激动得无法入眠。对没有出过远门的我来说不能不说已是远走高飞。看惯了村里的琐碎,城市的繁华,街巷的车水马龙使我迫切地努力拼凑未来的模样。不清楚为何莫明欢愉,离开家的感觉是轻松的,象极了刚刚学会飞的麻雀莽莽撞撞。了无牵挂,不知道愁是什么。当时离开家的欲望就如现在的我对于家的思念和渴望。老妈的嘱咐也在九霄云外悬挂了。

父亲帮我安置好寝室就急匆匆开着他那辆宝贝般的破旧五菱面包块走了,多余的话不说一句。父亲是了解我的,从小没有打过我也很少训过我的他对我是有震撼力的,那时感觉是害怕,现今是尊重。不知道少年的人们是否都曾经天真地觉得父亲永远是伟岸强壮和不朽的,那时父亲是那么的年轻,而我是那么的年少。往后和父亲的代沟与矛盾也是后话了。

接下来的流程是报名,领书,买生活用品。累,但很快乐。高中生涯也就在清爽和向往中张铺开了。有人说可怜的人一定有可恨之处,如果这句话成立,那么,我也许可以说

繁华的都市也有让人讨厌的烦躁。少年对事物都是好奇的,可时间久了又会怎样?

所以好景不长,两星期的时间就把之前的新鲜折磨得体无完肤,时光的流逝,日子重叠日子的乏味让我第一次清楚认识到了生活的浮躁,内心象跳蚤开始不安分。始终认为是那段时间定格了我未来性格的轮廊,变的爱想象,空白的幻想。沉默和不言语的特点也开始明晰,发呆的频率渐渐加长,以至到后来上课在座位上发傻一天也习惯。隐约发现了无所适从,想解脱又迷惑。也是那段时间开始读三毛和席慕容,一通又一通。后来的定论就是那玩意男人看了会封锁神经,思想变畸形。后来和我交往的女人都如是说。所以有从新选择的机会,我宁愿去看毛泽东的诗文,或许我现在就是一名伟大的无产阶级里面默默无闻的地下工作者,但感光荣。从姐姐那里偷来齐秦的磁带应该说陪着我打发了少许的失落吧,齐秦唯一教会了我在牛仔裤上面钻几个破洞会是别样风味的。

那时的寂寞,那时的孤独只是淡淡的乡愁,无关爱情,无关痛痒。不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只在电视上看见过老虎,但没有吃过老虎肉。还记得有一天晚上,睡觉前我用最严谨的逻辑思维想证明我的爱情,但法官说证据不足,把当时的我宣判为无爱情少年,发配到了光棍市场。

邱是我初中同班的一个女生,偶然一次相遇知道她在附近一所职校读书。可能是同乡同班的缘故,从那以后,周末都找上几个朋友在中山公园的啤酒摊小聚,日子长了,不知道谁先提出了交往,或许压根就没有人提过。对这段提不上记忆的故事我很模糊。回忆中看过一场午夜电影,之所以清晰是因为那电影院很象战后的伊拉克凌乱不堪,垃圾似蒲公英四处飞扬。唯一仅存的印象。

牵小手,挽小腰对没有接触女生的我来说已经是满足,过程是慢温的,没有爱情小说里的曲折和美妙。和邱的感情的结束也是必然的,开始我就明白她不是我的那杯西湖龙井,所以没有想让感情升华的欲望。和她的交往很单纯,单纯得连分开后都不晓得她的嘴唇是硬的还是温柔的。可能是羞涩,可能是没有心跳的情怀。也可能仅仅是对于邱那中型的龅牙的一种由心而生的抗拒。已经不得而知了。可我奉献了我的第一次---牵手。

日子长得象冷飕飕的东北馒头,吃起来还要一点点消磨,六月的天气无风无浪亦无彩虹,热情的沙漠。

和邱交往的那段时间里的某个下午,我遇到了小小,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短短的头发。她是从镇上过来探望同乡姐妹的,因为好奇,也因为在朋友的呼拥玩笑下,相互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之后发生的就如香港的警匪片一样没有悬念,很老套,可很实在。随着信笺的增多,情节也为感情埋下了伏笔。人家说少女都怀春,那么怀春的少女怎么抗拒得了我从书籍里面抄袭的那些蜜语甜言和雪夜风花呢?

再相见已是天冷的秋,没有星星月亮的城市是落寞的。饭后,和小小从解放路游走到了海滨公园后面那片辽阔带有极浓鱼腥味的海滩。夜的海面弥漫着特有的分子把停靠港口的鱼船笼罩得象一块块注了水的猪肉。站在堤上,想到了未来。

远处有对情侣在燃放着烟花,一大箱烟花得费很大劲处理掉吧,我这样想着。

燃开的烟火很美,女子依在男人的怀里撒娇,那么甜蜜。这样氛围下这样的风景是让人嫉妒的。

最后一束烟火的熄灭,男人紧拥着女子缠绵。我看到了幸福的样子却闻到了忧伤的味道。尽管那浪漫不是我的。我常常在想,当年的这对情侣是不是早已经走进了结婚的殿堂,还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孩过起了琐碎的平淡。亦或已天各一方。我已经无从考究。但和小小的故事还是避免不了和烟火一样瞬间美丽后的隐退。十五岁的我总天真的以为,在很远很远的某个地方,某一个孤独的城市,某个适当的时间,会邂逅生命中为我缝绣理想的女子。而不是我头顶的这片南方天空。这不是爱情。

凌晨一点,一天的思绪让我感到了疲倦,小小也不再言语。闭上眼躺在了潮湿的沙滩上。夜好安静,我仿佛听到了心跳的呼吸。人间有没有神灵不清楚,但我相信那刻我的脑子是有鬼的。生理上微妙的变化让我一下子变成了一头发春的公牛。猛一个转身把小小压倒在了沙滩不知所措的狂吻,手也开始不自觉地在小小胸部上游走。不管有没有人窥视,什么都无所谓,脑子翁翁的空白。小小急促的呼吸让我莫名的兴奋和慌乱,我条件的坐起来不敢正视她的眼,羞涩得如偷了东西等待处罚的小孩。我站起来背对小小面朝大海,眼里有中叫酸溜溜的东西在打转。很多年以后想起的时候,也许只是因为当时的风冽过了我的心尖带动了我的迷茫。也许,也许什么都没有,只是雨季流淌过后的痕迹。

和小小谈过青春,聊过未来,唯独没有提及爱情。

尴尬的不自然使我想逃。走吧,我说。一路上谁都没有再说话,阴暗的路灯倒耀的影子那么长,枫叶在秋风里伶伶飘落。小小就这样在我身后一米远的距离低头紧跟着。

走进一家网吧直到了天明,小小说要赶早班的汽车回镇上上课,临别车站,她把弄着手中的第五季想说什么又咽下。我明白她在等什么,只是我的沉默让她嗅到了答案。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残忍,少年的我认为沉默就是成熟的捷径方式。不懂拒绝只能沉默。小小最终还是走了,带着我的初吻。消失在了早晨的第一班汽车。只是这一别,在见面已经是两年后的初夏。

走在喧闹的街头,抬头遥望远处匆匆行人,我体会到了迷茫。会不会有人的记忆里感叹过少年的迷惑,会不会有人曾停下脚步倾听我的流年,有没有人把当年的我误当成一幅黑白的风景,我就这样,常常问起自己。

几天后,在学校旁边的海门广场的公话亭我向邱和小小提出了分离的请求。邱哭了,或许是太突然,她抽咽得很悲伤,只是痛没有走进我心里。邱问我理由,除了沉默还是沉默,找不到理由,因为,没有借口。小小很平静,她说一开始就知道两个人的距离,她说不存在分手,因为故事从来就没有开始。可我分明在电话这头听到了无奈。

十月,有风,凉。日子恢复了往常的安稳。除了上课,再找到什么可作为,还是听齐秦,听他的南方天空,听他外面的世界。夜变得很漫长。我又开始拿起了画笔整日整夜地画素描,静物,风景,更多的是裸着的女人。画越来越多,而我却越来越感伤,忍不住泪就往下留。到学期末,满壁的人体贴得琳琅满目,导致同寝的在睡前都会浏览一遍。那是我当时唯一可以自豪骄傲的举作。除了它我一无是处。连我那长得有两分象张曼玉的专业美术老师也要感慨我的才华,只是最后我也没有成就她的愿望当个画家。但朋友啊志说我的画是有灵魂的,而啊志也是至今唯一一个能读懂我画的人。

当时,有部叫流星花园的电视剧的热播,彻底打乱了我的生活。红得发烫的电视剧让我也火了。不可否认,里面的男二号叫周鱼什么民的长的很象我。以至那些年只要我走街上总有女生回头象看猴子一样低声议论。感觉自己踩到了狗屎,看了看脚下的拖鞋还是那样白净,除了脚板偶尔携带一些泥巴。朋友说那叫狗屎运而不是狗屎。我才豁然开朗,原来狗屎也能分很多种。啊志说,反正是那电视剧把我捧紫了。我原本的冷漠和沉默让那些小姑娘觉得是那么的个性和神秘。还是没有阻挡住信笺和小纸条的来袭。那年我吃了很长时生的第一个女人间的免费早餐,因为我在上课前总能在抽屉里翻找出一块蛋糕或一瓶精美牛奶制品之类的小东西。我认为我很幸运,遇到了匿名的活雷锋,也亲身体会到了雷锋精神的光芒。

也在这段时间,我遇到了能改变我人---李雪。

那是一个下着毛毛丝雨的黄昏,刚和朋友相聚在海堤街的啤酒摊回来,湿淋淋的我钻进了那叫十八子的网吧。在那临近厕所的阴暗角落,一身黑衣服的女孩挂着耳麦安详地听着歌,齐眉的留海下一双忧郁的单眼皮,皮肤很白,我知道在那一秒,我爱上了她。呆呆的愣在门口很久,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来形容我触动的心情,词语现得那么苍白。她是我的,我对自己说为了这一刻我已经等了很多年。

我情然来到她旁边忐忑不安地坐下,心跳急速奔跑,而她依旧很安静的听她的歌,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是空荡的。她的冷艳使我羞涩的想急迫打开这僵硬的开场,越紧张越慌张,害怕我的一触碰就打碎了这美丽。我所谓的矜持和胆小凌驾了我的思想。我就这样静静窥视着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消失在了门口,我后悔了我的胆怯,追到外面想挽留那仿佛熟悉的背影,但街的尽头只有朦胧纷夭滴答滴答的雨声。回到网吧我慌张打开她原先用的那台电脑,翻找出记录单上的QQ号全加了一遍。

夜,是无眠的。

等待也是寂寞的,更何况是焦虑的等待。几天后,当我在QQ上看到一个陌生的名字的时候,我在网吧里兴奋的跳了起来,直觉告诉我是她,我等到了,我的爱。假如不是因为那个黄昏的雨让我躲进了那叫十八子的网吧,假如那天没有和朋友相聚,假如我不曾来到这个城市,假如没有假如,是否都是注定的?

我对她说我就是某天某个黄昏坐在她旁边的某一个为她心动的刀客,我告诉她,我爱上了她。

李雪是抚顺的,父母南下来到这偏远小城某生计,而她也随着父母来到了北海借读高中。很巧,她的学校相隔我的学校只有三万厘米的距离。地理的条件给了我追求的空间,我陆续地约会她,给她讲我的青春,我的梦想,还有我对她的爱慕。在我疯狂轰炸一个月后李雪妥协了,答应做我女朋友。用她朋友刘钊的话说,已经正式把她托付给了我。

我兴奋地踩着脚踏车带着她满城流梭,她也高兴依偎在我的背上轻轻哼着小调。在海边,我把他紧紧拥在怀里,看着风吹着她的短发,我想到了永远。

李雪总给我讲她身边的很多经历。比如她妈妈如何能独自一个人能把一只大公猪的头颅割下,所以我第一次感到了东北女人的强悍。讲她之前学校两个棒球队相互提着球棒斗殴的血腥场面,所以我第一次知道了青春的火力。当然也讲她爸爸妈妈吵架砸碎家里东西后的疯狂,所以也第一次感到家庭暴力离我那么的近。我带着她偷偷去见我快八十多岁的奶奶,我带着她去乡下老家摘龙眼。

但我们始终没有越过最后那层底线,那怕最后两个身体都赤裸裸还是尽量控制着,因为她说害怕,而我也觉得爱她就不能牵强要求她不愿意的事。尽管没越过那条底线,但每次从客栈出来,她的脖子上就留下唇痕,每次总粘上创可帖才敢上课,她老妈问她怎么搞的,她说磕的,只是不知道她老妈有没有疑惑为何她女儿老不小心磕拌到。

感情没有经济基础是瓦解一段感情的感染体,能及的消遣也仅仅限于家里给予基本只能维持伙食之外的零用钱。开始觉得清苦但还适应,她有时候也总能顾及到我的想法,有的时候她会把妈妈每个月固定少许的零用钱寄托在我手上,她说在有的场合女人付钱影响不好,知道她在为我顾及面子,很感动,但也只能感动,心有余而力不足吧,我只好把这份感动演还成爱回报她。只是如今无论我去哪我身上都很少带钱,让我的女人付帐我感到很欣慰。

也因为钱的关系,大多的时候我们都会呆在我堂哥的茶庄,那时对于没有钱的我来说能算好的去处了。一年后,我能闭着眼,都能品出所有茶的品种。有时候我们也会是吵架的,为些鸡毛琐碎的小事大动肝火,但我们总会有一个人先回头,不长也就好如初。她那时脾气很暴躁,而我相反,做什么都是慢火熬汤,用李雪的话来说我是在折寿她的生命。之后矛盾的升级也是来源我的性格,和金钱没有太大的关系,没有钱只是暂时的波动幻想,没有达到要分手地步。因为毕竟还没有到为生存发愁。

感情走过了一个冬天,新年过后不久,李雪提出了分手,理由很简单,性格不和,她说受不了我的不言语和习惯性的沉默。我没有挽留,在十八子门口,我把所有的相片都还给了她,我不愿意离别后还残留着回忆。爱在十八子开花,也在十八子结束。转身那刻泪忍不住往下流,也许是哭过的痕迹,多年后我依然不能释怀,我的爱在那夜歇斯底里地枯萎。很长时间都走不出阴霾,灰色的生活,能抗衡的只有颓废。

不久,我带着绝望心情离开了北海。一个没有信仰的都市容不下我失落的灵魂。

最后一次见面也是一年后的晚上,从南宁学美术回来,刚下车的我背着大得出奇的旅行包。横跨在新力商场只为看她一眼,见面后我们谁都没有说话。那次简单的相见却成了最后的绝句。

后来很长的时间彼此都有着联系,只是距离的轨道已经让我们走的太远,再也回不去。也是后来,我会陆续听到一些她的消息,有了新的男友,只是男孩的妈妈说她是狐狸精。她后来也想和我复合,我拒绝了,因为我再也回不到那些从前。

如今我早已经失去了她的消息,而我也在经历太多坎坷之后也有了新的女友,这些年常常游走在城市之间,看过太多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但我的爱情再也没有如当年的清醇。(待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