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战争中的第一个黑人团----南卡罗莱纳第一自愿兵团

格格董 收藏 0 4259
导读:南北战争中的第一个黑人团----南卡罗莱纳第一自愿兵团 一. 组建该团的背景 在1862年的初秋,联邦军队的胜利还比较遥远,同时预告性的JF黑人奴隶宣言已经发表了,林肯总统迫于当时各方面的压力,授权开始组建第一支以黑人为建制的部队,北美的黑人开始向获得自由迈进了一步了,但与其说是此时北军接受他们,还不如说是北方十分急切地需要他们 开始一些南方人,当然也包含了北方纽约时代刊物编辑委员会的成员,大肆地宣称如果让恶心黑人参加军队,无疑北方光荣事业之形象将会受到玷污。他们疾呼:宁愿战

南北战争中的第一个黑人团----南卡罗莱纳第一自愿兵团


一. 组建该团的背景

在1862年的初秋,联邦军队的胜利还比较遥远,同时预告性的JF黑人奴隶宣言已经发表了,林肯总统迫于当时各方面的压力,授权开始组建第一支以黑人为建制的部队,北美的黑人开始向获得自由迈进了一步了,但与其说是此时北军接受他们,还不如说是北方十分急切地需要他们


开始一些南方人,当然也包含了北方纽约时代刊物编辑委员会的成员,大肆地宣称如果让恶心黑人参加军队,无疑北方光荣事业之形象将会受到玷污。他们疾呼:宁愿战争失败,也绝不能通过黑人参军赢得这场光荣高贵的战争。可见当然种族歧视的观念在美国白人的心中是多么的根深蒂固。然而联邦战士中却有相反的思潮,此刻这种思想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更具有代表性。一位北军战士曾说到:我们拼死拼活地战斗是为了这些黑人的自由,那么黑人也有同样的义务和我们一起战斗,为了他们自己的JF与自由。这位北军战士说的不错,在当时的情况下北军更需要的是兵员。然而征招黑人参军的建议却招到了来自北方多数民众的坚决反对。奇怪,为何他们不愿意让黑人同联邦军队的白人战士一起战斗获得国家的再次统一了?原因是多方面的。


美国是一个以宗教与自由民Z立国的国度,在这里我只能说说宗教原因使多数的白人民众反对黑人加入军队。南北方支持奴隶制的人都认为圣经是捍卫奴隶制和防止黑人参加军队的基石。支持奴隶制喜欢引用圣经的旧约,这可以表明包括先知亚伯拉罕在内的所有犹太人并没有因为支持奴隶制,遭到了上帝的谴责。南方人也认为新约上也并没有表明耶稣与十二个门徒曾宣传反对过奴隶制,事实上所有的奴隶主正是耶稣的跟随者。在宗教界的关于奴隶制大辩论中,南北双方各自立场的人都竭尽全力从圣经中为自己的论点寻找依据,在《旧约全书》和《新约全书》中引经据典,试图证明上帝是支持自己的观点的。南方奴隶主势力与部分北方支持奴隶制度势力致力于创立一种合理的南部社会神学体系,他们首先要驳斥的就是激进废奴Z義者的一个重要的理论前提:奴隶制是上帝面前的一项重大的罪恶。为此他们在圣经中找到了依据。南方福音派教徒声称,《旧约全书》中的《创世纪》和《利未记》以及《新约全书》中的《哥林多书》都是允许奴隶制存在的。他们举出了《旧约全书》中很有说服力的含的故事:挪亚有三个儿子,含、闪和亚弗,也就是地球上人类的祖先。一天挪亚喝醉了酒躺在那休息,含(迦南的父亲)偷看了他的身体并且告诉了闪和亚弗,后者没有偷看而是找东西盖住了父亲的身体。挪亚醒来后知道了所发生的事情并诅咒了含。“被诅咒的是迦南,他将成为他兄弟的仆人。”挪亚祝福了闪,答应迦南将成为他的仆人,并且预言上帝会照顾到亚弗,他可以住到闪的帐篷里也受到迦南的服侍。支持奴隶制的人把含解释为黑人的祖先,亚弗和闪则分别是白人和印第安人的祖先。通过这样的理解,他们就找到了黑人为什么要生而为奴的有力证据。对于《新约全书》,南方福音教派指出,基督曾在他的布道中劝戒奴隶们要服从他们的人,而奴隶主们也要仁慈的对待他们的奴隶。既然耶稣都承认了奴隶的存在,那么黑人奴隶制在南部社会也就是合法的了,并没有违背上帝的旨意。所以南方与北方的一些宗教人士认为捍卫奴隶制是一项意思重大的宗教任务,而这项任务是反对一些背信弃义激进废奴Z義者。因为他们放弃了上帝的命令。这种宗教的影响在美国的民间意义是深远的。因此形成了支持奴隶制和反对黑人参加的浪潮。



我在这里要进行补充说明的是在北方有两种人反对奴隶制的动机是完全是不同的,一种人称为激进的废奴Z義者,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坚决地反对罪恶的奴隶制在美国南方地区的存在。即出于经济与人伦道义的考虑,一种人只是支持反对奴隶制不能出现在北方,对于南方的奴隶制却坚决地支持。因为当时南方一旦获得自由的黑人一般要离开南方,到北方自由州去发展生存,这样使北方自由劳动力竞争会变得更加的残酷,白人雇工将面对同这些获自由黑人去共同争取工作机会。他们的愿望就是希望南方永远将奴隶制进行下去,让黑人无法摆脱奴隶主的控制,使奴隶州和自由州始终以梅林-迪克狲线为界标,从而保证自己在北方工厂的被雇佣机会。这种反对奴隶制完全是处于自己私利的操控之中。


因此林肯政F遭到了如此强烈的反对,不得不采用折中办法,颁布JF黑人奴隶宣言分为2步。首先颁布预告性的JF黑人奴隶宣言,其中目的有2个,一是希望此举能让南方回心转意,双方达成妥协,结束战争,恢复国家的统一。二是此举是对反对该宣言的人进行一些妥协,预告性一词表明此时宣言还没有得到政F的完全认可,还仍然保留了突然变更的可能。使该宣言不会遭到反对民众的猛烈攻击,影响联邦政F既定目标的现实。更为重要的是,通过该宣言,可以变相以非政F形式招募大批的逃亡奴隶参军,相对缓和南方在战争初期对北方的军事压力。于是南卡第一黑人团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先于1863年1月1号的正式JF黑人奴隶宣言颁布前,于1862年秋组建。


二. 该团的具体情况


南卡第一自愿兵团在美国内战时期是联邦军队的一个战斗团。该团是由来自逃亡的南卡州与弗罗里达州的黑人奴隶组成。因为早这之前,奥尔良与堪萨斯州就开始组建黑人部队了。但是他们都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历史文献中写道"一些著名的黑人团的资料献清楚地表明以前奴隶身份的黑人战士对击败邦联做出了不可抹杀的贡献。南卡莱纳州的第一黑人自愿兵团成为了北军为之感到荣誉的军团。当然他也是第一支全部由逃亡黑人奴隶组建的军团,按北方人经常爱说的,这支军队是创建在分裂国家的起源地有着特殊的意义,对于南军士气的打击很是明显。当然在这些黑人部队中,最为有名的是马萨诸塞州第54自愿兵团,该团的战斗光荣事迹现在已被拍成了电影“光荣”,在民间广为传颂。


在创建南卡第一自愿兵团时,James D. Fessenden在招募自愿者时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他是一位北军南部军团的参谋军官。该团尔后参加过数次战斗,但是并没有卷入过任何一次内战中的大型战役。该团的第一任团长为托马斯伍特华滋希金森,就像该团别的军官一样都是白人。托马斯伍特华滋希金森: 在内战初期,他在马萨诸塞州第51步兵团担任上尉的职务,从1862年11月份到1864年10月,恰好因为在1862年8月的一次战斗中受伤,离开了51团,重新在南卡第一自愿兵团中担任上校职务,这是第一个被联邦政F授权正式由逃亡奴隶组成的团队。联邦政F的陆军部长斯坦顿黑人团必须要由一个白人军官来率领,于是托马斯伍特华滋希金森担此重任。内战结束后,他根据会回忆,描写了他在内战中的经历。该书名为一个黑人团的军营生活,后在网上公开出版,出版商为古腾堡非盈利组织。在内战中,他抄写了大量的黑人风格方言诗歌与他在军营生活中所听过的黑人歌曲,对保存黑人圣歌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在本文的后面有对黑人歌曲的描写。

关于此事,南部邦联戴维斯总统发表声明宣称一旦在战场上俘获了这些黑人士兵,他们并不能看作敌军战俘来处理,但是应该把这些也是军人的黑人仍然作为奴隶拍卖掉,该团的军官如被俘获,应被处以绞刑。然而南方总统的这一恐吓并没有真正执行过。


组建该团,是联邦政F针对大批逃亡过境的奴隶现象,所做出的关键性的一步。刚开始的时候,对了逃亡过境的黑人奴隶,联邦政F都是根据缉捕逃亡奴隶法,把他们重新送回奴隶主的身边,同时当时联邦政F的战争政策是维护联邦的统一,而不是去JF叛乱之州的奴隶。采取此举的目的也是希望南方还能回心转意,回到联邦大家庭中来。战争初期,由于北军军队准备不够,大批的优秀军官因为多种原因回到罗伯特爱德华李的身边,战略战术运用不当,造成了多次战场失利。最终把黑人奴隶看成财产的法律拟制规则(指在法律事务中为特定目的所做不一定有依据但可以被接受的假定)被联邦政F放弃,大批的黑人加入到了北方的军队之中。黑人入伍后,取消了把南方的黑人看成禁运品的做法,给与了他们相应的待遇,尽管仍然同白人士兵相比还存在着不公平的因素,如,作为列兵军衔的白人能够一月得到13美元的军饷。而黑人战士却只有10美元。但是黑人再也没有被看成奴隶了,采用了军饷制,认可了他们在联邦军队的劳动。

这里有一段文献叙述了该团黑人战士在战场的情况:“但是一开始,北军并不重视这支刚初建的黑人军团,这支部队都是由自愿兵所组成的,获得的第一个黑人战争,是参加突袭的北军军队在黑人烂民营中所找到的,带回了他们能够找到的体格健壮的黑人所组建的。这个军团所着的制服均为鲜艳的蓝色军服,鲜艳夺目的红色马裤,还有红色的土尔其式的毡帽,然后正是这一切使他们成为南军神枪手的好目标。尽管这样,这个第一支黑人团还是在北军中创造了让人信服的会辉煌纪录。例如,每一次从战场返回时,总是比上战场时的人数要多些。这是因为啥了,原来 在偏远种植园劳动的奴隶,看见了他们的黑人同胞生着军服时,立即放下了锄头,拿起了主人遗弃的槍支,加入进队伍中了,同他们一起返回了北军的营地。”



我们还应该看到这些黑人除了在战场上的优异表现外,同时这些黑人士兵还在军营形成了他们独体的文化,为书写美国的黑人文化历史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南卡第一自愿兵团的首任团长不仅是一位出色的军人,同时他也是一位著名的文学家,他有能力用文字来记述嘎勒黑人所讲述的嘎勒风格的土语,也对黑人士兵所颂唱的黑人圣歌作了详细的记录。没有他的记录,这些的内战时期的黑人军营文化很难保存下来。



三,南卡第一自愿兵团在1863年1月1号黑人JF日的情况。


小岛上,由于JF黑人奴隶宣言的颁布,这里呈现出一派欢呼雀跃的景象,夏洛特福特在日记中这样写到:“这年新年第一天也是黑人奴隶的JF日,这天对我们而言是多么的荣耀。1863年1月1号那天早上天气异常的寒冷,但是这并不能阻碍黑人们在萨克斯顿的庆祝仪式。该地是南卡莱纳州第一黑人自愿兵团的驻地,这个团全部是由以前的黑人奴隶组建而成的,由托马斯伍特华滋希金森率领。今天是国家历史上最为辉煌的一天。渡船上运载的都是黑人。这些人身穿着节日的盛装,他们都是获得了自由的黑人们,眼睛中面充满了渴望和惊讶,头戴着一个精美的头巾,穿着洁白的小围裙,洋溢着喜悦的神情。乐队正在演奏着,旗帜迎风飘扬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快乐地谈论着,感觉美妙至极。在我们还没有到达萨克斯顿军营时,看到了漂亮的小树林,此时,第一团的几个连队早已排成检阅的队形等待着我们,这个战士看起来十分的勇敢。在树木的映纯下,鲜艳的制服赋予了战士们天生半壁野性的特征”。那天上校希金森介绍了一位随军的牧师,由他来宣读宣言,此刻整个军营沸腾了起来,2面精美的旗帜提交给了这个团,在希金森还没有做出回应时,一些黑人战士自发地开始唱了起来,“我们的国家”。夏洛特福特在日记上补充写到:“这是一个让人深受感动的美妙小插曲,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都激动起来”。


接下来,进行盛大的阅兵典礼,黑人战士依次鱼贯通过接受了检阅,夏洛特福特写到:“对我们来说。这看起来像奇迹一样的不可理解,因为这个黑人团,也是第一支加入联邦军队的黑人团队自己已感到了无尚光荣,尽管别的团有些军官带有嘲笑的目光来看待它。”之后,黑人们举行盛大的宴会,10头牛被烘烤着,目的是为了服务这次盛大的宴会。宴会过后,夏洛特福特和她的朋友一起聚在了古老要塞的石墙边,此时军乐队开始演奏起故乡,我亲爱的故乡这首曲子,歌词为"Home, Sweet Home." "The moonlight on the water, the perfect stillness around, the wildness and solitude of the ruins, all seemed to give new pathos to that ever dear and beautiful old song. It came very near to all of us--strangers in that strange Southern land." When the Flora came to carry them back to their plantation~ they all "promenaded the deck of the steamer, sang patriotic songs, and agreed that moonlight and water had never looked so beautiful as on that night."

在布尔福特,一群人乘坐着小艇前往赫勒纳,小艇上的人排成一行行,唱着他们认为最悦耳,最能表达心境的赞歌。由此夏洛特福特写到:“尽管政F还有很多事情尚未完成,但是我们都明白了,从今天开始黑人的自由出现在这块土地上了。我们的内心充满了无比的激动与喜悦。”


四。总结

当然南卡黑人团的战士仅仅是参加南北战争为北方事业奋战的极小一部分。尽管在战争中存在对他们的歧视。但是这些黑人军队为北军的胜利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并在北军中起来带头模范的作用,让那些自认为优等的白人战士羞愧,因为这些人在战场上开小差,被俘的不及其数。经统计,参加到北陆军中的黑人大概为180000人,在海军服预的人数为20000。这些黑人占了联邦军队总兵力的百分之十五,为了他自己和他们民族的JF而奋斗。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