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云接班大局已定,和平有望?

据《环球时报》报道,为期两天的中美副国防部长级防务磋商23日起在北京举行。这是中美两国两国军方机制性对话搁置18个月后的重新启动。据称,此次对话的议题虽然很多,“但最重要的核心议题仍然是朝鲜问题”,“全世界都在关注安理会决议通过后有什么对朝新措施”。

笔者不知道这次会谈会达成什么共识,对解决朝核危机起到什么作用,但朝鲜核危机仍处在临爆点上,却是有目共睹。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台22日报道,涉嫌运输武器的朝鲜货船“江南号”已经沿着中国海岸行驶到上海市以南约200英里的地方,美国情报部门了解到“江南号”可能在驶往缅甸,会经过马六甲海峡,并在新加坡加油。美国驱逐舰虎视眈眈地继续尾随,美国一再做出强硬表态,却在实际行动时小心翼翼,不越雷池一步,事件的最终解决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可以肯定的是,“江南号”随时会成为触发国际紧张局势的燃爆点。

日本共同社报道,近日,朝鲜通知日本官方,为进行“导弹实弹演习”,将于6月25日至7月10日在该国东部元山沿岸的日本海上设置长约450公里、宽约110公里的禁航海域。另据美国福克斯新闻台消息,驻韩美军司令夏普23日表示,朝鲜正在增强它的游击战能力,可能会在冲突中使用路边炸弹等非常规手段。

俄罗斯在胡锦涛访俄期间刚刚发表联合声明,宣称将为尽快重启六方会谈而努力;转过背去,又拥抱韩国提出建立五方会谈机制的建议。此前,奥巴马在与韩国总统李明博会谈中表示,美国愿与朝鲜在六方会谈的框架下进行双边对谈。如今,美国副国防部长又来中国试探中国合作解决朝鲜问题的可能性。而日本提出海军与海警将双双出动检查朝鲜船只,并称在必要条件下将对朝鲜实施先发制人打击。看来,朝鲜局势有关各方除了朝鲜不断制造紧张局势、中国总体岿然不动,其他国家已经处在极度焦虑状态,乱了方寸,举止失措了。

现在的问题是,朝鲜局势中的一极朝鲜依旧若无其事、按部就班地推行强硬路线,最新的表征是将在今后的半个月再次发射令各方敏感的导弹,甚至有可能选在美国的国庆日发射。如果这样,那么它的轰动性和爆炸性势必翻倍,使其行动达到可能的最大效应。朝鲜国内继续紧锣密鼓地安排金正云接班事宜。据韩国民间运营对朝广播电台“北朝鲜放送”网站22日发布新闻称:朝鲜全国各地的大型工厂纷纷召开隆重集会,通报现任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日的指示:将朝鲜国家领导人法定继任人规定为第三子金正云。据朝鲜国内可靠线报,这次朝鲜全国性的隆重集会是从6月11日至13日举行的。朝鲜执政党高层官员称:朝鲜劳动党内部首次高调承认和宣布金三子作为国家领导继任者在近期还是首次。朝鲜通过内立权威,外树尊严,内外兼修,朝着顺利完成接班布局有序迈进。

但朝鲜局势的其他各方仍然在为依靠什么促使朝鲜弃核以及采取什么样的和谈机制各揣心思、喋喋不休、各执己见,迄今未形成一致意见,反而助长了朝鲜当局的气势和信心,给予他们喘息的契机,从而为他们调整策略应对国际反应赢得了时间。为有效解决朝核局势,笔者认为,首先要对两个重大问题形成共识。

制裁是不是好办法?

历史上对朝制裁共有四次,一是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杜鲁门政府就宣布,根据“敌国贸易法”对朝鲜实施全面制裁。二是1987年朝鲜涉嫌制造韩国民航客机爆炸案,1988年美国宣布将朝鲜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宣布对朝实施制裁。三是2006年7月,朝鲜涉嫌试射弹道导弹,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695号决议予以谴责。四是同年10月9日,朝鲜进行首次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718号决议,宣布对朝制裁。 因为种种原因,这些制裁措施最终均无疾而终,未达到制裁效果,反而为朝鲜增加了谈判的筹码。历史上唯一一次有明显效果的制裁,是2005年9月美国财政部和澳门当局对朝鲜帐户的冻结行动,但也不过让朝鲜重返六方会谈框架,并与其它与会国达成了核设施去功能化的协议。但在今年4月5日,朝鲜宣布成功发射卫星;5月25日,重新进行核试验,在此前后,朝鲜先后宣布退出六方会谈,甚至单方面退出《朝鲜停战协定》,这些都是在以上制裁措施执行以后发生的事,可见其实际效用如何。问题还在于,经过这么多次的制裁,朝鲜在军事上越来越强大,现在连核武器也有了,制裁有甚鸟用?!

西方在对待朝鲜问题上陷入了典型的“制裁综合症”,过分依赖制裁的作用,这当然与西方的文化背景有关,过于注重攻击性。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社会更加强调协调、妥协、谈判解决问题。在联合国制裁决议问题上,笔者认为,不要期望过多,因为依靠制裁难以奏效。联合国制裁决议更大程度上是表明包括中美俄韩日等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反对朝核的政治姿态,表明国际社会制止朝鲜拥核的决心。如果真的全面实施对朝制裁,那么朝鲜现有体制将难免崩溃。为避免崩溃,朝鲜当局只有更加强硬一条路可走,在此种情况下,战争将是唯一的选择,这是有关各方不愿看到的。

战争能不能解决问题?

朝鲜战争的结局众所周知,不必赘述。那么新一场朝鲜战争可行吗?会让朝鲜就此老实吗?朝鲜一再宣城它有足够的手段给敌人百倍、千倍的报复,绝非空穴来风,而是有相当的底气的。朝鲜自己不愿打,朝鲜国内积贫积弱,经不起战争的洗礼;美国也忌讳打,一次朝鲜战争的教训就够深刻的了,何况要承受多大的损失,谁也不敢预料;中国不许打,朝鲜半岛开战,必将殃及中国,更可怕的是后遗症严重,局面难以收拾;韩日更不用说,它们这么近,打起来绝没好果子吃,有一种说法,朝鲜的长程火炮可以在瞬间令汉城瘫痪;俄罗斯相对超脱,但是它也必须面对美国势力在睡榻之侧安睡的风险,因此反战是俄罗斯必然的立场。既然各方都忌惮打战,看来战争不是选项。

既然制裁和战争对解决问题作用都有限,难以根本改变朝鲜局势,那么只有尝试以政治、外交手段解决朝核危机。正如笔者在《两个细节凸显朝核问题的重大转机》里所论述的观点:“朝鲜问题的关键是中、美、朝三国。韩国放弃了前政府的“阳光政策”,在朝鲜政策上已经沦为美国的附庸,丧失了主导权;日本和朝鲜宿怨难消,朝鲜决不允许日本的意见占主流;俄罗斯与中朝两国均保持密切关系,在朝鲜政策上不会走的太远。中美朝三国在朝鲜局势上发挥了三个战略支点的作用,只要有两方保持一致,这个战略三角就不会倾垮;而中国显然不仅仅作为简单的第三方存在,而是在朝美之间保持了微妙的平衡,因此这三个支点组成的阵势将更加稳固。”

正因如此,解决朝核危机最终取决于朝美中三方的意志。为此,要分析朝美中三方在朝鲜局势上各自有什么想法、优势和局限。

朝鲜

对朝鲜来说,当前最大的政治是如何确保现有体制的稳定以及权力继承的顺利完成。为达此目标,朝鲜在国内、国外两个战线进行了充分的准备。笔者在《关于朝鲜政局的四个猜想》里认为,朝鲜今年来对外营造紧张局势,是在金正日身患绝症、时日无多、内部纷争加剧的情况下,临时决定由其子接班,借紧张局势建立战争体制,实现一元化、集权化领导,接班人提前走向前台,靠前决策、指挥从发射卫星、二次核试验、短中程导弹发射等军事行动。对内,有计划、有步骤地提高接班人的影响力,树立权威,并开展了为金正云造势的群众性运动,奠定其接班的政治根基和权力基础。

因此,今年以来朝鲜可以营造的紧张局势,并非其最终目的,而不过是为接班人保驾护航的手段而已,一方面培养接班人的个人威望,一方面借战争趋势凝聚人心、党心、民心,掌控国内大局。出于这种考虑,朝鲜在强硬问题上不会后退,只会随着外界的反应逐步升级,但是可以明确的是,朝鲜最高层一定形成了共识,即一切战争冒险的举动止于真正的战争,绝不迈过战争这一步;但是,如果除了朝鲜之外的有关各方不认清形势、保持克制,那么在外界强大压力下,朝鲜新一代领导人内要稳住军心、外要展示强硬形象,则必定水涨船高,被迫进行战争冒险,以期赢得军心民心,度过接班前后的不确定期。

从朝鲜长期关注的目标看,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确立正常国家地位,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主要国家建立正常的国家关系;二是确保国家安全,除非世界主要大国提供安全保证,则其核计划不会放弃;三是确保民生和国家发展,作为弃核的另一个重要条件,是其他国家为朝鲜的发展提供援助,除此之外,希望有关国家继续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四是坚决维护现有领袖中心式的集权体制,其他国家不以颠覆其政权为目标;五是谋求以平等主体甚至以朝鲜为主,实现南北统一。

中国

正如外界所言,中国是对朝鲜保持最大影响力的国家,朝鲜的外援和贸易主要来自中国,其次,来自中国的外交支持,对朝鲜也至关重要。因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把加强制裁的希望,寄托于中国;把朝鲜弃核的希望也寄托于中国。渴望中国利用手中的政治、经济、外交甚至军事资源,迫使朝鲜就范。

但他们忘记了,中国有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有中国的外交原则,中国也有中国的难处。的确,一旦中国切断对朝鲜的援助,朝鲜经济和民生将面临极大的困难,但西方也许想不到,中国将比朝鲜更多地承担这些后果,一个动荡的、民众饥馑的朝鲜,将给中国的和平、稳定发展带来威胁,首当其冲的就是大批来自朝鲜的难民,他们将给中国的边境地区带来隐患;关键还在于,中国果真如此做了,将把朝鲜逼上铤而走险的绝路,战争一触即发。中国强烈不希望看到另一场朝鲜战争。

另一方面,朝鲜对中国而言具有重大的战略利益,朝鲜与中国紧密接壤,唇齿相依,朝鲜客观上起到了阻挡西方势力的战略屏障作用,为中国提供了战略缓冲区。在西方国家对中国狼子野心不死的情况下,中国确保朝鲜政权稳定以及亲中国,具有重大意义,除非它的行为将使这些进入危险,否则中国不会轻易改变对朝战略。

中国奉行和平共处四项原则,在国际事务中,向来平等待人,从不威逼利诱,干涉别国内政,这是中国的外交原则,也是中国立于世界之本,从这个意义上,中国也不大可能威迫朝鲜。

其实说到底,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巨大,并且是根本性的,实际上也就衍生出了一个重要弊端,就如同原子弹,只能作为政治武器,起到战略威慑作用,而无实战意义,轻易不能拿出来示人。

在中朝之间尚未发生根本利益冲突的前提下,中国不可能为了他国利益,擅自使用确保自身战略安全的撒手锏。西方国家不过一厢情愿。尤其在目前朝鲜局势下,中方充分理解对方的利益诉求,也绝不会火中取栗,充当压迫朝鲜的前锋。

中国一直在利用中国与朝鲜的亲密关系,对朝鲜进行“静悄悄”外交说服,但也只能止于桌面以下,让中国公开跳出来指责朝鲜,并且采取实质手段应对,难乎其难!中国支持联合国通过制裁朝鲜决议,是有条件的。中国对制裁所能取得的实际成效心知肚明,也不希望制裁导致朝鲜政局失控。因此,中国联手俄罗斯,使新的对朝制裁决议仅仅具有象征意义,更多地起到表明世界的意志和决心的作用,实际上也是对朝鲜发出的强烈警告:立即回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果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期望过大,拿起鸡毛当令箭,只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美国

如果仅从影响力来说,美国对朝鲜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美国以其惯性思维,不但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反而舍本逐末,转而求助于中国。不可否认,朝鲜问题的最终解决,中国的态度至关重要。没有中国的参与和首肯,朝鲜问题万难解决。但是,正如前文所说,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受种种因素制约,并不能实际使用,中国更多地从道义的立场、从对方的角度,设身处地劝说对方走到谈判桌上来。中国的实际作用仅止于此。即使如此,也需要美国的配合。因为朝鲜走回谈判桌,是要解决问题的,而不是普通人没事到一起唠嗑。

美国的问题在于,在朝鲜问题上,一直沿用冷战思维审视朝鲜,那么朝鲜只能是敌对国家。美国把朝鲜想象成敌对的、无赖的、邪恶的国家,最终他就会成为这样的国家。闭关自守,偏激立国,充满敌意,难以沟通。美国没有认真研究和回应朝鲜的利益关切,一味从自身的战略安全出发,过于自私自利,客观上关上了和谈大门,致使朝鲜在敌对势力外部压迫越来越强的情况下,为寻求安全感,更急迫地研究战略武器,在朝鲜看来,只有这些才能保证国家安全,才能保证政权稳定,才能促使他国关注朝鲜的利益关切,最终形势朝着有利于朝鲜的方向前进。

朝核危机能不能解决?

联合国制裁朝鲜决议通过后,目前是考验各方意志和智慧的关键时刻。美国驱逐舰连续跟踪朝鲜船只“江南号”,朝鲜宣称将进行导弹实弹演习,日本威胁登船检查朝鲜船只,韩国上蹿下跳一方面恳求美国提供核保护伞一方面撇开朝鲜谋求五方会谈,整个的给人感觉进退失据,俄罗斯也发出警告希望朝鲜回到谈判桌,朝鲜局势随时会进入危险境地,非常非常微妙。只有中国既深切关注朝鲜局势,又表现灵活性,稳坐钓鱼台,静观各方反应,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出牌,体现了大国风范和谋略意识。笔者以为,综合考虑当前朝鲜国内局势和世界大势,为积极促成朝核危机缓和并最终解决,有关各方不仅要表现出诚意,而且要切实转变观念,拿出实际举措,坦诚地坐下来谈判。

首先,各方要保持耐心,切不可急于求成。严格遵照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执行,决不可强行登船检查。朝鲜既已放出话,强行登船就意味着战争,这应该不是停留于口头的警告。对于急于立威的朝鲜接班人而言,没有更好的方法表现自己的强大和意志了,战争从短期看有利于朝鲜。而一旦战争开打,陷于被动的不是朝鲜,而是中美。正确的方法是一方面保持口头上的高压态势,继续警告朝鲜,履行纸面上的制裁决议;另一方面,不妨静静地等待朝鲜局势发展,等待朝鲜局势出现契机,一句话现在还不是时候,在朝鲜接班格局完成之前,和谈为时尚早。

其次,各方应正视朝方的合理关切,尊重朝鲜政权的利益。既要重视朝鲜短期目标,即权力的顺利继承以及政权的稳定;又要重视朝鲜的长期目标,即谋求正常的国与国关系、谋求国际支持、谋求安全保证、谋求维护体制以及谋求南北统一等。通过深入的讨论,找到各方利益的集合点,更重要的是满足朝鲜的正当利益诉求,最终促使问题朝着和平解决的方向迈进。毕竟对有关各方来说,一个合作的弃核的朝鲜,比一个敌意的拥核的朝鲜,更符合有关国家的利益。

其三,解决朝核危机,关键在中美互动,特别是美方表现诚意和主动。不能一味地寻求中国压服朝鲜,其他国家无所作为。在未来的岁月里,美方应抛弃冷战思维,从建立良好的国家关系出发,认真考虑朝方诉求,拿出解决问题的愿望以及实际的有效的措施,借由中国并与中国一起,拉住朝鲜渐渐远去的手,建立与朝鲜的政治互信,在此基础上,深入研究朝鲜弃核的具体条件,解除朝鲜的安全和发展焦虑,促成朝鲜最终弃核。

其四,在和平谈判的具体机制上,六方会谈包括了朝鲜周边的相关国家,朝核局势发展跟它们的国家利益都休戚相关,完全抛开某一方不现实。因此,保持稳定的六方会谈机制具有重要意义。但从实践来看,六方会谈牵扯了太多的利益纠葛,其成效不彰。为此,有必要在六方会谈的大框架下,进行合理的改革,以使朝核问题最终朝着和平解决的方向走。这个机制就是,以中美、中朝协商为机制的核心,谋求各自两国在朝核重大利益问题上的一致,最终的谈判在中美朝三国间展开;在中美朝三国取得一致意见后,再在中朝美俄韩日六方会谈的框架下进行大范围的谈判,谋求问题的最终解决。相对次要的机制是,美韩日的协商机制,中俄的协商机制,但它们都是六方会谈框架下的重要谈判机制,缺一不可,并都服务于六方会谈的总方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