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5 搜寻

jlqfczw 收藏 9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URL] 我们已经在要塞里大摇大摆的走了多时,除了我俩之间的谈话和我故意制造出的噪音外这里还是一片寂静。 我们开始大声呼唤同行伙伴的名字,祈求他们平安祈求找到他们。 “奥莉薇亚……伊文婕琳……白如墨……” ………… “咔咔……”一路的呼喊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我们已经在要塞里大摇大摆的走了多时,除了我俩之间的谈话和我故意制造出的噪音外这里还是一片寂静。

我们开始大声呼唤同行伙伴的名字,祈求他们平安祈求找到他们。

“奥莉薇亚……伊文婕琳……白如墨……”

…………

“咔咔……”一路的呼喊嗓子已经干哑,此时天色稍明,我随脚踢起路边的一块石头,石头飞出一个抛物线轨迹砸在了路边的墙上。

“休息一下吧,渴了,找找有没有水。”废弃的要塞城市的基础设施未必也废弃了。时下人类的地外生活用水除了看当地星球是否有天然水主要还依靠元素重组制造宇宙中的氢氧元素比比皆是。

转过一个街角,发现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宅院。看来这个宅院的主人在此地非富即贵。二话不说,我和郑远翼便破门而入,虽然宅院的围墙破败大门敞开。进门便发现宅院的制式很像中国古代的宅院,一进门一堵写有福字的墙便挡住了去路,绕过墙进入前院便是一口井。更幸运的是井里有水。

这世界大了什么事情都有,这位达官贵人想必是我和远翼的同胞,看看他的家就知道又是一个花钱买退化的人。我一直不能理解这些怀旧的人,诚然有些传统是要继承的,可是世界在发展,科技在发展,就连人们的道德观价值观也在发展,据说古代的女子被人看到就要以身相许,小时候父亲看一种演员化了浓妆咿呀咿呀唱着的戏曲中有一段叫《孟姜女》的,其女主角就是因为在捕蝴蝶的时候不慎被男主角碰到手臂就定下了终生。显然这样的道德标准必然被社会和历史淘汰。同样有些节日也是,传统节日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否能够传承是在于节日对于人民是否有意义。这意义在百姓看来就是是否能让他们高兴。据说很久以前的清明节,可是更早清明节是寒食节演变而来的,是否在那批不过寒食而过清明的人是背弃了传统呢?文化是前进的。扯远了,对了我渴了,打水。

远翼已经趁我发呆的空当放下水桶打起一桶水了,远翼摇晃着水桶洗去灰尘倒出了半桶的泥巴。这样一桶荒宅荒井里的水也不敢贸然去喝。“越是野外越要注意饮食卫生!”远翼又打上一桶水继续清洗着水桶,“去找找厨房,要冒险也要烧开了喝。”

找到水着实让我心情好了很多,难耐不过是饥渴。凭借着小时候看过的那些描写我们古代祖先生活的艺术作品很轻易的找到了厨房。推门,跨步而让我不敢相信的是一阵香气飘入了鼻孔。屋子里没有点灯,可是看到灶膛里是有火的,灶上坐着口锅,蒸汽顶得锅盖扑腾扑腾的跳跃着。

我跑出厨房,呼喊着远翼的名字。郑远翼也追着我的声音跑向我。

“我X!有人做饭!是奥莉薇亚他们!”我们来不及喝上一口热水继续了呼喊。

…………没有回音。

“算了,别喊了还是喝点水吧。”郑远翼拉着我转向朝那宅院走去。我们以宅院为中心半径大约一公里的范围搜寻他们。“如果是他们做的饭,我们这样寻找他们一定能听见,没有回应要么是他们有危险不能回应或者已经走远了,要么那饭就是别人做的。而我们的出现惊扰到了他们。”

回到那厨房,揭开锅盖,肉香扑鼻,虽然不能确认这是什么肉,不过鼻子告诉我很香。虽然我们并不觉得饥饿可是自从离开土卫六我们就没吃过热乎的东西,生命一只依靠营养胶囊,味觉已经快要退化了。

我咽了咽口水“这东西应该能吃吧?”说着我打开橱柜,找到碗筷开始盛起肉来。

“你很想吃?”远翼凑过来深深吸进一口肉香问我。

“嗯,嘴里很久都不止何为咸淡了。”我知道远翼在想什么,他一定在疯狂的计算和分析这锅肉的安全程度。

上桌,入座。两个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面前的一碗肉。我试着用筷子戳戳了肉,挺嫩的,肉的纹理细腻,肥瘦搭配。我在用全部意志力克制先不要吃,通常情况下郑远翼的安全评估是可靠的。

郑远翼端起碗,左右端详,随后把碗端在面前,在我看来他要开吃了。我兴奋的拿起手中的筷子颤抖的夹向了我碗里的嫩肉。

“这碗做工可真精细啊,应该值不少钱吧!”

“你这半天一直在观察碗?肉呢?肉很嫩啊。”我只关心肉!

“你看这碗是个龙碗,好像只有古代的皇帝才能使用吧。”

我也端起碗仔细的看了看,一个很熟悉的想象生物龙,盘成圆形互附着在碗外壁的四周,龙嘴微张,龙须上扬。

…………

一只手端起一个外壁画有盘成圆形龙的碗,碗上龙嘴微张,龙须上扬。碗被送到一个嘴边,嘴上长有花白的胡须,下巴上的胡须很长,也是斑白的。

老者往嘴里送了一小口饭,看看一桌的饭菜叹了口气。

“爷爷,你多吃一点啊。”老者身边一个娇小的女孩稚嫩的声音劝说老人多吃一点。

“爷爷老了,胃口不行了,你多吃点,长身体可不能耽误。”老者慈祥的爱抚着女孩的头,眼里满是殷切的期待。小女孩摸摸自己圆圆鼓的小肚皮,娇嫩的一笑,张开小嘴大大的送下一口饭。

“咳”一声哑涩的清嗓打破了这和谐的老翁爱抚孙女的画面。干涩声音的主人凑在老者旁低低耳语几声。老者继续抚摸女孩的小脑袋,“多吃点,多吃点,别怕什么胖了,小孩没有多余的肉。”老者拿起酒壶将里面最后一点酒倒入杯中一饮而尽,随后起身出门,临出门前还不忘嘱咐小女孩要吃饱。

老者闭目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用手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屋里很暗,从黑暗里走出一个下人,给老者送上刚沏的热茶。

“咳”干涩声音又香起,那干涩声音对送茶的下人使使眼色,随后与送茶下人一同离开消失在黑暗中。

老者端起茶碗,轻轻吹散茶碗边上的茶叶,轻轻喝了一口。淡淡的对这对面的黑暗说:“坐下吧。”

“谢主上。”黑暗里传出一个诡异的声音。

“有事情?”

“仙女星。”

“7组?”

“嗯。”

老者放下茶碗,继续他的太阳穴按摩。紧闭的双目下狠狠的蹦出“7组不乖啊,小孩不能太骄纵。”

“可是有我们的人。”

老者手一抖,圆睁双目“7组很不乖,已经太骄纵了。”

“可是他们呢?”

“成熟吗?”

“没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

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就像老处男啥是B呀说的“Be or not to be,It’s a question.”其实人生中每一个选择都在影响着未来乃至生死。

“我估计应该没问题了。”郑远翼夹起一块肉送入嘴中,我也不甘落后,蓄势已久的猛兽在出栏的那一刻被……噎到了。兄弟之道,在面临未知危险时一定要一起承担。我们谁也不会拿对方当实验品。

“哎呀,美味啊,就算一会真的毒发了,我也不后悔。”

“如果那些小说没有胡诌的话你也用不着后悔了。”远翼把筷子送到我眼前“包银的,奢侈。”

当兵的时候,一群粗野的汉子总在饭后感叹酒足饭饱思淫欲。满足过吃喝这两项重要的生理需求后我开始担心起奥莉薇亚和伊文婕琳他们了。

“好好休息休息吧,等天亮了,我们再找白如墨他们。找人这种事情还是白天做来的简单。”

我惊讶的看着郑远翼,我确实有点被雷到的感觉。

“我理解你心情,不过趁天黑,我们还是保存好体力,毕竟是鲜活的人啊。”战争让每个幸存者对死亡都有了更深的恐惧。

宅院很大,我们找到卧房,为了安全起见,我们睡在了一起,其实我一直想告诉远翼,我刚才那样惊讶不是因为今晚要休息,而是在我想起奥莉薇亚和伊文婕琳的时候他居然先挂念白如墨。看看躺在身边的远翼,这个念头导致我一晚上都如卧针毡。而远翼转身过来喷到我面上的鼻息更是让我抓了狂……

在一夜的胡思乱想后,我被瞌睡征服了。

起床后,我们又将厨房扫荡一番,厨房中储存的粮食和宅院的整洁程度令我们惊讶,这所宅院绝不是一所废弃的宅院,而是有人居住的。可是我们在随后的详细搜索中也确认除了这所宅院外整个要塞城市都是死气沉沉丝毫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

也许是海盗政权迁走前遗留的人类?可是他们长时间的生活在没解决?或者也同我们一样意外被攻击迫降在这里的幸存者暂时的居所,而他们发现了白如墨他们的着落赶去营救,可是坐在灶上的肉汤如何解释?

“任航!别发呆了,快吃。”远翼充满鼓励了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呃……我还不饿。昨晚的肉吃的我有点伤食了。”我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营养胶囊。

远翼忿忿的说:“我难得展现一次手艺,可惜了。”

我看看焦黑的米粥也叹气道:“确实可惜了。”

郑远翼大摇其头,端起自己的那碗“黑米粥”喝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粥太热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反正郑远翼的嘴巴从享受的上翘到下撇直到嘴中的“黑米粥”喷涌而出。

哈哈哈……

郑远翼不好意思的看看我“都怪我做的太好吃了,我忍不住就着急喝了谁想这么烫。哎呀嘴里起泡了,不能喝了。”随后也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营养胶囊。就这样结束了这顿还没开始的早饭。

找了几个简易容器装上水,带上一些厨房里现成的干粮我们继续向冬眠舱的方向出发。

我把装干粮的包裹绑在了身上,对远翼指了指身上的干粮“你说是什么好心人为我们准备的?”

“不关心,关心也找不到答案,能找到答案也没时间去找。”

“麻木!”

“首先我们找到幸存的同伴吧。你的那个答案还是等我们回到家再知道的好。”

一个人漂流到了一个孤岛,没有什么比碰到一位比他更早漂落到这里至今未被解救的人更可怕的了。那个人意味着这里确实是孤岛。

我们计划着先去那座要塞高塔,在那里我们能极目远眺,运气好的说不定能看到冬眠舱的位置,再不济我们多少也能了解这座要塞城市的内部分布。当我们来到高塔脚下的时候被震撼了,虽然早在要塞外就发现了这座奇高的高塔,可是当我们俯拜在它脚下的时候,那仰望是令人眩晕的高度伴随着太阳在塔尖折射出的光晕给人一种神圣的窒息。

高塔的矗立在一个很大的塔基上,入口左右各八根巨柱,且都有盘龙,进到一层一个巨大的大厅皆绘满了壁画,对这些我们是没有什么研究的,不过也大概看出是一个古老的宗教信仰——佛教。作为炎黄的后裔,我和远翼多少也有一些龙图腾的崇拜和对佛教的敬意。虽然看不懂四周奇怪的壁画演绎,不过我们还是学着父辈的样子恭敬的拜了拜。

更令人震撼的是在人类星际争霸的年代,如此高的塔居然没有电梯。

“这……这不是要人命吗?搞封建迷信也要考虑到人民群众的身体承受力啊!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罪过罪过。”远翼合十依旧装作虔诚。

“别装大尾巴狼了。那你就苦修上塔,还你的愿吧,我在这里找找他们。嗯!这个大厅很大啊,要仔细的找找。”

郑远翼笑笑:“那你就在下面待着吧,看我升天!”

其实他很明白,我只是在抱怨而已,兄弟就是一起抗。

手脚并用的爬上了楼梯的最后一阶,楼梯是围绕着塔心的中心盘沿向上的旋梯,郑远翼推开门我朝楼下看了看,眩晕。

推开门是一个环形大厅,这里是塔的最高处了,环形的大厅保证了良好的视野。大厅中心有一个操作台,可以看得出大厅的顶棚是可以打开的。

“防空炮?”

“望远镜吧。”操作台上的按钮清楚写着打开顶棚、升、降之类的动作,唯独没有开火。

我按照激炮的操作打开了顶棚,升起操作台将眼睛送到了“瞄准镜”前。“只有瞄准镜的激炮。”

“死鸭子还嘴硬,这是佛塔,不杀生。”

水平方向360°,垂直方向180°,距塔100米到500公里(郑远翼毫无依据的估计值)的焦距调整范围。虽然我们已经有大致方向和距离,不过要找到目标谈何容易…………

“那!”

郑远翼噌的凑过来把我挤开,透过“瞄准镜”望了出去。“是冬眠舱。”

“我还没看清楚呢!有人吗?……让我看看!”

“没看到冬眠舱周围有散落的尸体。”郑远翼把瞄准镜让给了我,“至少还有人活下来了。”

“嗯嗯,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伤亡呢。”我们都相信只要有一个人活着都会处理同伴的遗体的,看不到尸体至少能说明有人活着可是有没有人被埋掉就很难说了。

“你再仔细看看冬眠舱的周围是不是有他们的线索,驾驶员同志。”

“说话别那么官方好不好,后背直发麻!”我把眼睛从“瞄准镜”上拿开揉了揉,“驾驶员最宝贵的就是视力了,周围什么线索也没有。”我漫无目的地搜索着,突然有个佝偻的背影闯进了“瞄准镜”,我急忙再次把镜头拉回佝偻背影刚才出现的地方,我努力回忆刚才佝偻背影的背景,确实是这里,可这里只有背景没有了背影。“我眼花了。”我仔细的看着那背影出现的四周,我看到在一片树丛下躺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双脚,一双倒在地上还在移动的脚。

那人是被拖进树丛了,我看到脚的一边有长长拖拽的痕迹。“远翼,我看到活人了。”双脚被完全的拖进树丛消失了,树丛的边缘露出一个佝偻的背影,这背影就是我刚才看到的那个,这人套着一件破旧的长衣裹住身体,佝偻的影子慢慢转过来,长衣连着一个大兜帽遮住大半边脸只露出了满是胡茬的下巴和一张满嘴黑牙的嘴,满是黑牙的嘴正对着“瞄准镜”咧开笑了。他平摊双手做出一个拥抱的动作,嘴巴一张一合很慢的说出“欢迎!”我知道我不可能听见他说的是什么,不过他缓慢的语速和夸张的嘴部动作足以让我理解他说的是“欢迎”。

“X!”我骂道“这人知道我们在这看他!”

“你看见什么了?”远翼见我没有让开的意思也不敢轻举妄动,往往重要的信息都是在不经意间遗失的。

佝偻背影的黑牙嘴说完欢迎后,又再次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伸出右手食指冲着我在嘴上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左手在背后长袍下抽出一把长刀放在舌头上舔了舔,转身没入树丛。我看见有一股血从树丛里喷涌而出。

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了郑远翼,他看看我说:“你能看出被杀的人是谁吗?”

“不能,我没怎么认识他们的脚丫子。”

“那你至少能看出是女性的脚丫子还是男性的吧!”

“我想想……脚上没什么第二性征啊,看到腿至少能通过腿毛判断,脚……脚不太大,也不小啊!”

“那你看到的那个背影是我们船上的人吗?”

我努力的回忆了船上的人,一个一个的数着“白如墨、白一丁、奥莉薇亚、伊文婕琳、可怜的马老头、司徒猴子,还有几个不知道名字的家伙。”

“是八个。”

“八个?你没事数男人干什么?”我努力回忆这十四个人的体型外表。“那个背影佝偻着很瘦小,像个多年营养不良的老头,白老头虽然也驼背可是个胖子,其他人都和我们一样壮的和牛一样,也只有那猴子在身高和身材上有几分,不过那背影的感觉绝对不是猴子,再说那猴子身手搬运个人绝对不会是拖的,直接扛起走就行了啊。”

“本以为你看到了全过程多少有点线索呢,这下有点悬了,让你看了半天那人的线索一点也没,而且像你说的,他是知道我们在干什么,这就更棘手了,他可能还有同伴不止一个人,也许有人也在跟踪我们?。”

“别自己吓唬自己,也可能是他在杀人前要做某种祈祷?而方向是这个佛塔,凑巧我们正在佛塔里看着他?这种感觉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我们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四周看了看。

“走吧,到那看看究竟。”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