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24章 剥光女大学生

北来 收藏 0 5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URL] 甩开膀子步行要比马帮的速度快得多。 个把钟头之后,又遇见前几天碰上的北京大学生,但不是原来的两男两女,只有眼镜和乔姑娘,两人正四仰八叉地倒在路边草地上,背靠着行包歇息。大山里能在半道上又一次见面,不是注定也是缘份,我姥爷也倒地一坐,三人说了几句话马上近乎起来。这次,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甩开膀子步行要比马帮的速度快得多。

个把钟头之后,又遇见前几天碰上的北京大学生,但不是原来的两男两女,只有眼镜和乔姑娘,两人正四仰八叉地倒在路边草地上,背靠着行包歇息。大山里能在半道上又一次见面,不是注定也是缘份,我姥爷也倒地一坐,三人说了几句话马上近乎起来。这次,眼镜告诉我姥爷,他们进凉山要寻找一种石头坟墓,要去的地方还很远,一路上迷过两次路,挺害怕,约我姥爷跟他俩同路走一段。我姥爷巴不得有人结伴而行,答应下来。他问怎么不见另外那两个学生。眼镜说那俩人头天一早就离开客栈进了山,说好了过一会回来一起走,但一天一夜过去了,一直没再见上面。乔嘟囔说,她要眼镜在旅店里再等一等,但他不干,非走不可。接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互相埋怨。我姥爷看出,两人在闹别扭。

歇了一会,三人背起行囊上路。眼镜一声声地叫着小乔,但乔绷着脸不答理。

山路迢迢,几人的话越来越少,只有眼镜还时而说笑一两句,最后只剩下脚步声。前面的山弯里有一支马帮在慢慢行进,几人拐进山弯,从马帮旁边走过。眼镜跟一个赶牲口的人问了路,三人一鼓作气超了过去。默不作声的乔终于使眼镜也变得沉闷不语,两个学生一前一后越走离得越远,不肯走在一起。我姥爷跟在最后头,走过山谷回头一望,马帮仍在远处山道上,绕着大弯子行进。可能想抄近道,走在前头的眼镜离开大路,拐进了山林小道,乔只好跟着。树林密集,山道变成难行的小径,两个学生什么时候一停住,我姥爷也停下,落在后面十多米。两人再一迈步,他又远远地跟在后面。看上去,乔穿得太多,全身鼓鼓囊囊全是棉花和布,要是她再用厚头巾把脸也裹上,就跟老家冬天出门走在雪地里看不出男女的乡亲没啥两样了。头顶的太阳斜到山林另一边的时候,一大片乌云忽然把天空遮暗,渐渐下起细雨,几人披上了雨布。山里的夜晚好像说来就来,夜色一降临,就给人一种大难临头之感。有一刻,两个学生在前头停下来,凑在了一块。眼镜打着手电筒在乔身上找什么,我姥爷走上前去。

“你觉不觉得身上有什么地方疼?”眼镜问乔。

“不疼。”乔说。

“站着别动,让我看看。”眼镜说,转到乔背后,用手电往她背上一照。

“你的脖子。”眼镜说。

“怎么了?”乔一下转过脸看着眼镜。

“转过去,别动。”眼镜说,乔转过脸去。

乔裹着的雨布上密密麻麻爬满了山蚂蝗,脖子皮肤上还叮着十几根,几个小眼正在往外涌血。深褐色的山蚂蝗寸把长,桑蚕那样软不拉几,眼镜伸手抓住一条小心一拔,断了。我姥爷打小见过山蚂蝗,叮人的时候使人难以发觉,叮上了如果硬拔只能拔断,非要等蚂蝗吸饱了血才能自动脱落,脱落后血流不止。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