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3.html


浓重的白雾包裹着夜色下的山野,一丝久违的彻骨阴冷随着雾气四处蔓延,这让刚刚习惯了热带雨林闷热潮湿的战士们,又经受了昼夜温差的考验。昆虫与飞鸟的鸣叫仿佛被雾气所凝固阻断,湿漉漉的丛林里死一般的沉寂,听不到一丝的声响。夜里还有冷枪冷炮袭来的敌人,在清晨就要来临的时刻也沉默了,似乎也感觉到了这段可怕的沉寂之后,即将迎来狂风骤雨,

拂晓前的黑暗随着曙光正在慢慢退却,然而2号战区总指挥赵家山的脸色却更加的阴郁凝重。他在大型沙盘前已经徘徊了一夜,沉默中的他用犀利的目光,一遍遍的审视着浓缩到沙盘里的每个高地和山凹,马上就要打响的战斗已经在他的脑海里进行反复的推演。指挥部里的所有军事参谋都静静的伫立在旁边,他们能感受到雄狮般的赵家山马上就要爆发怒吼,所以谁也不想破坏他此时的心境。

两个时钟分别悬挂在大型军用地图的两边,处在相同位置的两个时针,在寂静中飞快的往前跳动着,马上就要到达命悬一线的尖锋时刻。赵家山转过头来望着时钟,咬牙切齿十分凶狠的说了一句:“给我,打!”

随着这道简短命令的发出,如暴雨倾泄般的各种大口径炮弹,在晨光渐亮的天空发出撕裂般的恐怖鸣叫。铺盖在连绵山野中的白雾,顿时象被无数的尖刀挑破撕乱的白布,扭曲凌乱的在山间滚动。密密麻麻的冲天火光如地毯般往前覆盖推进,乱石与泥巴包裹着枝叶与蒿草,被翻滚着黑烟的气浪高高抛起,又如暴雨般散落下来。

赵家山听着前方战炮隆隆,他又声音严厉的说:“传我命令,让所有炮兵分队统一射击诸元,火力覆盖继续向前推进!同时将炮弹更换为延时引信,防止步兵冲锋地带有耗子洞!”

最新命令通过电波发往所有炮兵分队,接下来所有高速飞旋的炮弹,在触地的瞬间都不会再炸响,而是借助巨大的飞行惯性深钻入了地下,然后再把TNT的高效能量释放。这对深藏于地下的坚固工事,是毁灭性的打击。

喜欢长驱直入突击作战的赵家山突然谨慎起来,让指挥部里的所有人都有些诧异。军事参谋看到赵家山的目光,死死的盯看着沙盘上的一处山口,他小声问:“首长,按计划步兵此时应该……”

“不!”赵家山打断军事参谋的话,目光依然停在沙盘中的205地高,说:“尽管在开战前我们的侦察分队,对前沿进行了细致的侦察,但是我还是怀疑在205高地的下面,有敌人的坚固事事隐藏火力。这里地势险峻枝叶茂密,我宁可多打几发炮弹,也不能让我手下的步兵兄弟搭上一条命。”赵家山说着走到指挥所的瞭望口,拿起望远镜看到了烈焰沸腾的山峦,他目露寒光牙关紧咬,脸上的肌肉又抽搐着跳动起来。


就在炮火驱散浓雾往前推进的时候,对方的炮火也开始回击,但是在地动山摇的巨大轰鸣声中,明显感觉到了有些气力不足。

方天勇的一营所处最前沿阵地,敌人零星的炮弹不时散落在战壕的周围,被炸飞起的稀泥散落到战士们的身上。方天勇听着滚雷般的炮声还在不停的往前推进,但是却迟迟没有步兵冲锋的命令传来。他爬卧在战壕里正在纳闷儿,这时三连长刘二宝从战壕的另一头爬了过来,凑到方天勇的耳边大声喊:“营长,这是怎么回事!咱们老师长这大过年的不会只用开山炮,而忘了我们放小鞭儿吧,如果再不往上冲,就他娘的憋疯了!”

方天勇转过脸来刚想说话,忽然他听到了炮弹的鸣叫,慌忙伸手把刘二宝的头按在了地上。与此同时一发敌方射来的炮弹在战壕后面炸响,厚重的泥土散落到他们二人的身上,呛人的浓烟顿时充满了整个战壕。刘二宝从湿粘的泥土里钻出来,咳嗽着又大骂了一句。方天勇也从土里钻出来,抹了一把沾在脸上的泥土,对着刘二宝的耳朵大声喊:“你给我看好你的连带好你的人,别在这儿给我乱喊乱叫的!你这个刘大脑袋要是给我开了小差,我可要狠狠的收拾你!”

刘二宝抬头看了一眼方天勇,在战壕里翻坐起来刚要离开,他忽然象又想起了什么,忙凑到方天勇的耳边又大声喊:“想了好长时间了,我想告诉你件事,我怕光荣了就没机会和你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