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形势逼人

til1111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当晚,袁克恒在‘鄂木斯克机械制造厂’的旅部召集起几位老部下和参谋长钱广利吃了一顿饭,边吃边相互交流着离开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但在叶卡捷琳堡被挤出局的事他没好意思说,只说这次急着回来是为了组建新二师。聊着聊着,袁克恒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安菲娅和狄安娜身上,怎么好端端就招了两个洋娘们进部队,这是不是有些不合适。毕竟,大家是来为国效力,而不是来解决终身大事的。

一群人中属边永茂和袁克恒的关系最好,但他们俩人间却有着一层师生的名份,太随便的话不方便说,边永茂便用胳膊肘撞了撞二团长王金镖,让他说。

王金镖撂下酒杯道:“这事其实也没啥,你刚走安菲娅就追到了鄂木斯克,说是那群留在耶夫斯克的兔崽子又烧了她的书,开始,我都没惜得搭理她,但小边的面子薄,抽空见了她一面。那时,边永茂营正在处理伤员的问题,从鄂木斯克的洋医院抓来,啊不…是请来不少洋大夫。可安菲娅见到伤员后就说什么也不肯走了,非要留下来照顾伤员。但你们还真别说,那女人瞧病有两下子,又会说中文,战士们都喜欢让她瞧。后来,我们按照您的意思开始清剿鄂木斯克周边的红军赤卫队,隔三差五总有人受伤,小边就提议干脆咱们自己组建个医院吧,让安菲娅这个会说中文的洋娘们来当院长,管着那些不会说人话的东西。就这样,把她吸收进了队伍,随便发了身衣服,给了小官儿”。

“那狄安娜呢?她不会说中文吧?”袁克恒望着边永茂,他在一个月前就警告过这家伙,不要和狄安娜来往。

边永茂深埋着头,又用胳膊肘撞了撞王金镖,王金镖好人做到底,继续说道:“狄安娜这丫头的情况比较特殊,也太可怜了点,我们就做主把她收留了”。

“怎么回事?”袁克恒望着唱双簧的边永茂和王金镖,指着边永茂道:“这事你来说”。

边永茂有些为难的回道:“旅长,您还记得大乌村吗?”。

袁克恒当然记得那个满是黑房子的大乌村,当初,他还带着部队在那里驻扎过四天。点了点头。

边永茂咬着嘴唇说:“可现在,大乌村已经没有了”。

“怎么回事?说清楚!”。

边永茂含着眼泪道:“旅长,是我们害了他们啊!当初我们在那驻扎过的事情被红军赤卫队知道了,你走后,他们就袭击了那里,杀了很多人,还烧了房子”。

“他为什么杀人?”袁克恒瞪圆了眼睛问,在他的印象中,布尔什维克说什么也不应该这么做。

边永茂回答道:“听活下来的人讲,被大乌村民我们关押期间,有人曾密谋过要暴动,想把我们驻扎的消息送出去,但多数人怕激怒我们所以不同意那么做,致使暴动没能成功。后来,提议暴动的人就找到了赤卫队,把…把….”。

“不要说了!”袁克恒一把拍在桌子上,他明白了,一定是那些提议暴动的人,把反对暴动的人划成了苏维埃的敌人,进行了他们认为必要的清洗。

“狄安娜是怎么活下来的?”袁克恒问边永茂。

“赤卫队还没进村她父亲就让她先逃了,因为她唯一出来送过我们的人,也是因为这,我才做主把她留了下来”。边永茂求道:“旅长,她家里人都被红俄给杀了,房子也烧了,就把她留下来吧”。

“这事完了再说,你先给我说清楚,大乌村怎么就没了?红军赤卫队总不可能把村里人都杀光吧?”袁克恒冷着脸问。

王金镖替边永茂回答道:“后来,伊万带着他的人又去了一次大乌村,把告密的那些人也杀了,所以大乌村就没了”。

“好啊,你们也学会这套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要参与俄国人的争斗,你们怎么就不听!”。

王金镖辩解道:“旅长,他们互相杀来杀去我们根本就管不住,红军进村杀富人,白军进村杀穷人,早就杀红了眼!鄂木斯克市要不是我们在极力控制,早不知道杀成什么样了,现在整个儿俄国都这样,就凭我们这千把人,能救得了谁。再说,我们的人也没少死,你走后,又少了二十多个兄弟,死的还真TM的冤,活生生的被人放了黑枪”说着,王金镖鼻子也酸了。

袁克恒逐个儿看着其他军官,发现,他们的表情和王金镖俩人差不多,无奈中带着不甘。只得摆摆手,制止住了这个话题。

“医院的事就这样吧,安菲娅和狄安娜可以留下。我们现在谈一谈成立新二师的事吧,自己人不说两家话,有什么建议你们尽管说出来”。

之后的半个晚上,混一旅的主要军官们围绕着成立新二师的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他们普遍认为,新来的士兵有必要重新操练。而教官,就从袁克恒带来的那100多个保定军官生中挑,营房选在城北的红军军营。唯一比较麻烦是那些高级军官,老北洋军都有很强烈的军阀意识,操练他们的兵就像睡他们的女人,不是件容易的事。

最后,袁克恒的无赖脾气上来了,瞪着眼睛保证:“这事交给我,我还就不信了,谁敢跟姓袁的作对!”。

众人哑然无语。

就此,筹备新军的事情紧锣密鼓的展开。

等待新军到来的这些日子里,袁克恒抽空去一趟耶夫斯克,见了见克伦斯基。发现,那老小子脸色越发地不好看了,一副病入膏肓的死人样,整日都在为自己的处境而担忧。如今的俄国局势,克伦斯基的处境一点都不比被人围攻的布尔什维克好,他那卖国的协议一签,早了成了全民公敌,街不敢上,门不敢出,想与其他势力联盟都没人鸟他。见了袁克恒后,更是不住地抱怨自己的悲惨处境。

袁克恒听烦了,便对他说:“脸不是靠别人给的,而要靠自己去争,现在没人瞧得起我们,但以后他们一定不敢。我们只要能同舟共济,一拼到底,没有什么改变不了的”。

事到如今,袁克恒说什么克伦斯基只能乖乖的听话,没有了袁克恒的保护,他也许马上就会死。他如伺候主子一样,小心的把袁克恒送出了总理府。

7月中旬,从国内调来的三个旅近万名官兵,终于在克伦斯基的不懈努力下开到了鄂木斯克,连人带装备,足足拉了二十列火车,把鄂木斯克火车站挤的水泄不通,好不壮观。但令袁克恒感到意外的是,此次随军而来的人中竟没有一个高级军官,其中级别最大的不过是营长。这是怎么回事?直到他又见到了曹汝霖,才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他那个当大总统爹,一心想把这支新军控制在袁家人手中,所以,把任免高级军的权利都交给了袁克恒,禁止外人插手。

看完家信,袁克恒有所顾虑的问道:“曹次长,父亲的意思我明白,我也一定会把这支军队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只是我一点想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如此着急,是不是国内出什么问题?”。

曹汝霖陪笑道:“都挺好的,你多虑了”。

袁克恒不信道:“您就不要再瞒了,如果真的无事,就凭父亲的谨慎,绝不会顶着众人的非议把军队都交给我,国内肯定是出事了吧?”。

曹汝霖的脸色阴情不定,许久才无奈的说道:“这个嘛,是出了点事,但已经快解决了。我们还是上车再说吧”。

一列军车的中段挂着高级车厢,袁克恒和曹汝霖上车后,散退旁人,小声的交谈了起来。

曹汝霖开口便道:“还不是因为日本人的事,他们又要和我们签协议了”。

“二十一条?”袁克恒拧起了眉毛,曹汝霖却说:“现在二十一条已经不重要了,自从我们逼着克伦斯基签了那些协议后,西洋各国都眼红的紧呐,连美国人都不愿意帮我们说话了,甚至还联合起来,想推翻我们和克伦斯基签了协议。我这次来,主要为了保护克伦斯基的安全,他现在可是我们的宝贝喽”。

“那这和日本人有什么关系?”袁克恒早知道有人想杀克伦斯基,不解的问。

曹汝霖压低声音道:“日本人打算帮我们,如果北平那边能谈成,他们会放弃高尔察克,转向支持克伦斯基政府,还会派兵到这边来帮我们”。

“什么?他们帮我们?”袁克恒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还没等他考虑出什么头绪来,曹汝霖继续说:“当然,日本人也不会白帮我们,他们愿意放弃山东的权益,换取整个满洲外加额尔古那河流域,还有库叶岛的实际控制权。原则上,那里还属于我们,但日本人享有这些地区所有的行政权,为期99年”。

“这不是卖国吗!”袁克恒气的直哆嗦,怎么事情就会变成这样!

“克恒,要冷静,要冷静啊” 曹汝霖抹着汗道:“你想想看,满洲早已经是日本人的天下了,现在我们刚要回来的额尔古那河流域,又被他们和英国人以出兵为由给占了,驻扎了好多兵。西洋人根本就不打算帮我们,如果不寻求日本人的支持,克伦斯基和我们签署的那些东西,就会变成一张废纸,等俄国安定下来后,西洋人肯定会逼着我们还回去,我们也守不住啊。现在,既然现在日本人愿意帮我们守着,那就先让给他们,来日方长。能把《尼布楚条约》等条约给废除了,这才是正经事”。

“那也不能这么干啊!英国人现在不支持我们,不代表他们以后不会帮我们,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等等呢?”袁克恒气鼓鼓的质问。

“不是等不了吗,你不知道,南方的革命党和红俄人走的很近,国内现在已经有人在反对我们对俄国用兵了,说我们不顾国民之辛劳,穷兵黩武”。

听了这话,袁克恒心中暗道:什么?难到孙文现在就有了‘三联想法’?那不是一九二几年才会发生的事吗?

他又质问道:“那也不能把整个儿满洲和额尔古那河流域都给日本人吧,我们总共才要回来多少土地?现在都成他们的了?他们倒会拣便宜!再说,日本人也不一定就敢和西方人对着干,他们的保证绝不可信。不行,我要回国见父亲!”。说着,他起身就走。

“克恒,克恒” 曹汝霖拦住袁克恒,为难道:“这我们也想到了,所以,我们才要极力支持克伦斯基的政府,只要他以后能掌权,那协议就作废不了,西方人就是想管,也不会再那么理直气壮了。但民国没钱呐,只能依靠日本人财力来完成这一切,亚洲公荣嘛”。

“你!….”听了那句无比难听的话,袁克恒紧紧地咬着牙瞪着曹汝霖,他已经预感到事情怕是无法挽回了,甚至已经签署了协议也说不定。否则,父亲袁世凯不会这么着急武装自己,因为他害怕了,他想要一支真正属于袁家的力量,保护那个摇摇欲坠的家。

挣扎了许久,袁克恒才忍住了揍人的冲动,指着曹汝霖的鼻子骂:“你们这些人,怪不得会遗臭万年!”。

说完,扔下曹汝霖,甩手走下了列车。

茫然地走在站台上,那人潮人海的大军不住地在袁克恒的眼前晃动,他心中不免悲凉,想不明白,为什么中国有如此多的大好儿郎,却还是要受别人的压迫!他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带出一支谁也无法战胜的军队,哪怕再等上十年、二十年!日本人不来找他,他也要去找日本人!不但要把今天所失去的都拿回来,还要加收令日本人永远都无法翻身的利息!

对!就像苏联人1920年撕毁与德国《布列斯特和约》一样,让该死的条约见鬼去吧!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武力不但可以书写条约,同样也可以改写条约!

(这章需要说明一下,本书绝无卖国倾向,形势逼人,也只得秋后算帐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