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强势攻占2800点的高地后,本周,股指一直在2900点附近盘亘,似乎在蓄积进一步上涨的能量。


在大盘冲击3000点的关键时刻,市场“活水”来了。昨日,华夏旗下首只跟踪沪深300(3117.921,-2.81,-0.09%)的指数基金获得了管理层的批准。另据《每日经济新闻》统计,近一年来,指数型基金大多“诞生”于敏感点位。


年内第5只指数型基金现身


日前,华夏旗下以沪深300指数为标的指数型基金获准发行,该基金是华夏基金2009年以来推出的首只新基金。如果从基金类型上看,华夏沪深300指数型基金也是牛年以来第5只获批的指数型基金,同时也是牛年新发基金中第4只以跟踪沪深300指数为标的基金。


资料数据显示,今年1月底,牛年首只指数型基金工银瑞信沪深300获批。2月份,鹏华旗下鹏华沪深300指数型基金和南方旗下沪深300指数型基金先后获得批准。5月,汇添富上证综指指数型基金也获得批准。至此,牛年以来,共有4只指数型基金先后问世。


如果将统计时段延长,数据显示,自去年四季度以来,管理层开始放行指数型基金,如果算上已实施封转开的富国天鼎和广发沪深300指数型基金。这也意味着在近一年的时间,管理层已先后放行了7只指数型基金。


指基多“诞生”于敏感点位


今年以来,指数型基金的接连获批,给市场带来了新鲜血液,对于股指的上涨贡献不小。回顾近一年来的指数型新基金获批时间与当时的股指点位,不难发现,每当大盘处在较为敏感的点位,就会有指数型基金获准发行。


去年11月底,在4万亿“蛋糕”推出后,当月月底,广发旗下的沪深300获准发行;今年1月底,基于流动性的充裕,股指开始大举收复失地。然而,企业盈利能力并未得到明显改善,依然萦绕在市场参与各方的心头。就在股指冲击2000点前夕,工银瑞信沪深300领到了准生证。


2月中旬,当股指跨越2200点来到2300点之后,鹏华沪深300和南方沪深300先后问世。此时,牛年以来,上证指数已经将近有30%的涨幅,市场的分歧之声正油然而生,股指一度出现了较大程度的回调。


5月中旬,汇添富上证综指基金获批时,股指正在2600点附近展开震荡。如今大盘在2900点附近徘徊时,管理层却放行了华夏沪深300基金。


管理层调控艺术的体现?


市场分析人士指出,众所周知,新基金向来被视为管理层调控的重要手段之一。新基金的类型和发行时间,更是被视为管理层对市场冷热判断的先行指标。


该人士进一步解释说,由于采用被动跟踪指数的模式和较高的仓位,指数型基金自身的高风险显然不可忽视。进而,指数型基金的获批往往被市场解读为管理层对市场投资价值的认可。从去年四季度以来,指数型基金先后问世的时间来看,管理层的调控艺术清晰可见。如今,在2900点之上,在离3000点不远的时刻,管理层再度对指数型基金的放行,显然其背后的意味更是值得思考。


此外,华夏基金有关工作人员表示,其实公司在年初就已经向管理层报批了这只新基金,公司原本预计会在5月份获批,先前也将新基金的档期安排在了5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