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六十四章 衷肠诉尽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文鹭,附近有没有什么幽静之地,我想出去转一转。”刚出了大堂,张信就对身旁的马文鹭说道。

“这个当然有了,咱们西海郡别的不多,可大漠孤烟却是在别处瞧不着的,那景色可比中原不知漂亮多了!怎么?黄大哥,你不是疲乏了么?怎么又要出去?”马文鹭疑惑的问道,只是托着张信的手却是抓的越来越紧。

张信苦笑一声,轻轻挣开马文鹭的手,“刚才只是觉得屋子里有些闷,现在出了屋子倒是不觉的了。咱们就去城外随便转转吧!”

“好啊!我也不喜欢待在那里,看着他们正经的神态我就觉得怪怪的。不说了,黄大哥咱们这就去牵马。”马文鹭说完,伸手拉起张信,如飞一般跑到马圈,牵起两匹健马,就和张信策马奔出了城外。

此时已近黄昏,夕阳正红,浩瀚的大漠上孤烟阵阵,却如直线一般直冲霄汉。那夕阳却是又圆又红,仿佛如滴血一般。此时的凉州确实极为的荒凉,自不能与中原繁华之地相比,可却显示出了一种沧桑的美,让人感到震撼。

张信也是看的呆了,勒马停下,眼睛四处一望,就找到了一处高地,却是极为的干净。张信翻身下马,径直坐了上去。马文鹭看着,也慢慢的踱到了他的身旁,缓缓的坐下。

“黄大哥,你说凉州美吗?”马文鹭看着缓缓下落的夕阳,忽然说了一句。

张信看看身旁的马文鹭,此时夕阳余晖正照在他的身上,再加上满身的红衫,看起来极为的美丽。只是心中忽然浮现一个白色的身影,那神态就像是此时的马文鹭一般,只是却没有马文鹭一般的微笑,有的只是愁苦。

蔡琰…多么的让人挂念啊!

“的确很美,中原的山水却是比不上。这里的人虽是粗狂,但也直爽,比起中原人的勾心斗角是强的太多了。”

“黄大哥,那你还走吗?”马文鹭听了张信的这句话,赶忙回过头,那双眼睛里满是欣喜,“黄大哥都说这里人好,那干脆就留下来吧!哥哥都说你的武艺不错,平时有着哥哥和令明叔叔陪着你打发时间,想来也不会让你烦闷的。”

留下吗?张信苦笑,凉州虽好,可这里不是他待的地方,自己还有阿福、公则那一帮子的兄弟,还有母亲临终时的话没有完成,还有…还有那个让他有些揪心的蔡琰…那个姐姐要保护,怎么就能留下来。

“文鹭,你不懂的。对于凉州来说,我只能是个过客,终究是要走的。我还有我自己的诺言没有完成。知道么?我是在这里留不下来的。”张信顿了一顿,看着夕阳幽幽的说道:“我这一生,可以说是命运多拽,留下来了或许就会给马家带来灾祸…”

“黄大哥不用说了。”马文鹭忽然打断了张信的话,轻轻的说道:“其实自从见你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人,注定不会留下的,只是我不甘心罢了。黄大哥还记得我问过你头发的那句话吗?当时你就不想说,可脸上的凄苦谁都看得出来。”

“这个…”

“就像我大哥说的那样,黄大哥肯定有不为人知的伤心事。文鹭只是想帮帮黄大哥,不想黄大哥如此的难过。知道吗?你的白发就像是雪一样,白的让人心疼!”马文鹭正说着,可是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只是觉得心里难受。

“你哭了…文鹭,为什么要哭,为我吗?不值得的。”张信苦笑着摇摇头,马文鹭的眼泪让他感到无奈,梨花带雨的神态说不出的让人心疼。“你不要哭了,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马文鹭闻言,赶紧抹去脸上的泪水,说道:“我不哭了,黄大哥你慢慢说吧!”

……………

当张信讲完自己这些年的往事,脸上已经尽是泪水,“直到那位孙将军骂我时,我才知道原来害死娘亲的人就是我自己,这些年我一直怪老天,却一直没有想我自己的原因。现在才知道,是我不知好歹,将原本极为平常的一件事情变成最后那样。要是我当初不那样好胜,也不那样的执拗,说不定娘亲现在还在我的身边吧…文鹭,你说是不是我该死?”

马文鹭从身上掏出一块丝巾,慢慢的帮着张信擦干脸上的泪水。“知道么?黄大哥。我是马家唯一的女孩子,阿爸阿妈一直疼我、爱我,可我一直觉得他们都喜欢哥哥,嫌弃我是个女孩子。从小我就不服气,就偷偷跟着大哥、令明叔叔练武,我就是要让阿爹阿妈他们看看,哥哥能做的事情,我马文鹭也会做到。直到有一天,阿爹他发现了我正在练武,狠狠的骂了我一顿,还打了我一耳光。当时我就哭了,哭的好伤心、好伤心。我就感到特别的恨阿爹,几天都不想理他。可半夜的时候,阿爹却跑进我的房里,亲手给我端来了最喜欢的饭菜。黄大哥,你知道么?阿爹在凉州汉人的心目中,一直是最了不起的人物。可竟然为了我端饭菜,那时候我就知道,其实阿爹一直是最疼我的。”

“文鹭,你很幸福,你知道么?”张信很认真的听她说完,羡慕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马文鹭点点头,“其实黄大哥是可以和文鹭一样的幸福的,只要你放下自己的心结。其实黄大哥不知道的是,就算没有当年的事情,你觉得你的娘亲的那副身体,还能活几年。黄大哥不要怪我说话不礼貌。人,又有谁到最后不死,我们这里的人,对于死人的事情看的是很淡的。”

“我没有怪你,你说的不错。”张信的确没有怪她,在凉州待得时间久了,自然知道,凉州荒凉,这里的人一个个轻生死,重信诺,自己的性命都看得很轻,更何况是别人的呢!也不奇怪马文鹭会如此的说话。

“黄大哥,你应该回去,从哪里来就回到那里去。文鹭现在才知道黄大哥说得不错,凉州这里的大漠也容不下黄大哥的愁苦,这里的朔风也吹不去黄大哥的烦恼。只有回去,回到黄大哥来的地方,那里才会让黄大哥解决所有的问题。”

回去么?是啊!现在是该回去了。张信沉吟了一下,站起身子,真诚的对着马文鹭说道:“文鹭,黄大哥谢谢你,我现在觉得心里不是那么的痛了。你说得对,我应该回去,应该回到中原去,那里才是我该待得地方。”

“黄大哥,这样想着就对了。”马文鹭也跟着站了起来,展颜一笑。

此时夕阳也已经落下,凉州宽大的苍穹上面点缀着朗朗的繁星,皎洁的月光拉的两人的身影好长、好长…

…………………………………………….

当两人策马赶回马府的时候,马府已是灯火通明。

“黄公子,你可回来了。你不在的时候,来了三个人说是找你的,也不说话就和大公子他们打起来了。”正在这时,一个先前见过张信的骑士全副武装的人跑了过来,见了两人就说了这么一通话。

“什么?”张信一惊,“三个人?都长得什么样子?”

骑士接口道:“一个黑脸大汉,持着一把怪异的长矛,声音极大。还有一个小白脸,长的却是极为英俊,手中银枪正和大公子在交手,那枪法极好,和大公子现在相持不下。还有一个使斧子的,也是极为剽悍,却是挺文气的。”

是赵云他们,赶忙问道他们在那里?”

“在演武场,家主说了…”骑士还没说完,张信已经策马奔了进去。

此时赵云、马超两人正在狠斗,两人都是银枪,杀法骁勇,两柄银枪同时幻出朵朵梨花,极为的虚幻,让人头昏目眩。张飞却是和庞德打得完全不一样,两人都是力气极大,每次兵刃相交,只听那声音响起,就如打铁一般。

赵云眼看轻易胜马超不得,趁着两人一错身,银枪一举,大喊一声,“凤凰七点头。破阵!”正要使出绝招之际,忽闻一声大呼,赶忙停下手中银枪,急忙向外看去,只见张信大呼“子龙住手。”策马而来。

“公子”赵云一见张信,弃了马超就奔了过去,那马超也不是趁机而动的小人,收起银枪就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正在争斗的张飞、庞德。

张信翻身下马,仔细打量一下赵云,“子龙,可曾受伤?”

赵云摇摇头,微笑的说道:“能见到公子,心里欢喜的紧。”

徐晃刚才在旁边观阵,也急忙奔了过来,“公子,可给咱们找到你了,你不知道,这些日子,为了找公子,我们几个人差点把凉州给翻个底朝天。”

徐晃此时满身的风尘,脸上也尽是憔悴之色,张信看着也知道三人一路上的辛苦。拍拍徐晃身上的尘土,“是我不好,让你们担心了,也苦了你们几个了。”

“公子,这是什么话?这都是属下们的职责,当时是我们负责保护公子的,要是不完整的带着公子回去,我们以后哪里还有脸面回去见大家啊!”徐晃赶忙躲开,他是属下,哪能让张信为他效劳。

张信没有再说什么,这些人都是和他一起经过生死的兄弟,心里知道就行了,没必要挂在嘴上,倒是显得做作了。扭头望着依然正在争斗的张飞和庞德,只见两人相斗正紧,张飞的眼睛已经红了,大喊大叫,那蛇矛招招凶猛,举枪一招青龙献爪,直刺庞德。招招相连。杀机隐藏。那蛇矛招招奔着庞德地要害走。开始的时候庞德还真的是有点不适应张飞的招数。这家伙地枪总是走一道很奇特的弧线,令人无法琢磨,不过庞德到底不俗,虽是眉间见汗,可手中大刀却是上下翻飞,丝毫不逊于张飞的蛇矛。大刀的分量也是不逊于蛇矛的分量,轮开来如同疾风暴雨一般,凶悍勇猛。这二人斗在一起。当真是旗鼓相当。

两人现在已是打出真怒,想要分开也不是件轻易的事情。

张信看的直皱眉,这不管是伤了谁也不好啊!冲着赵云喊了一声,“子龙,去分开他们。”他倒是也想自己上去,可本身武艺就比不上张飞,在加上张飞此时理智尽失,庞德也是满腔的怒火,自己就是上去,也是分不开两人,只能靠赵云了。

“喏!”赵云答应一声,慢慢的举起银枪,仿佛那杆银枪有千斤重量一般。这时张飞的蛇矛和庞德的大刀猛然碰撞在一起,发出“碰”的一声,两人顿时较起了气力。赵云银枪顿时一抖,一枪刺出,抖出两朵枪花,飞向两人,可却是虚招。那真正的银枪如闪电般刺出,看似没有半分力道,却又迅猛如雷。时间仿佛如停滞了一般,在外人看来,那银枪刺的极慢,却又是极快,只听“铛“的一声,枪尖准确的击在两把兵器受力之处。

两人刚才看到赵云的枪花,就猛然一惊,手中的力道难免弱了几分。此时赵云的银枪又刺在了受力之处,顿感手中一阵麻软,再也把持不住。“当啷”一声,蛇矛、大刀皆以落地,只是两人仍旧呆立着,仿佛不相信一般。

“好枪法,马孟起佩服。”旁人谁看看不出赵云这一枪的精妙?无论是落点、时机把握的都是极为巧妙。只是这一枪刺得太过精妙,让人都看呆了,只有马超反应极快,不禁赞了一声。

“你的枪法也是不错,若是你来,定是也会分开两人。”赵云喘了一口气,旁人自是不知,这一枪已是赵云此时的倾力之作了。

“你不要这么说,马孟起虽然狂傲,可自知此时绝对刺不出这枪,但是你也不要得意,最多两年,我定会有把握胜了你。”马超摇了摇头,却是满脸倨傲的说道。

“好,我就等着看你怎么赢了我。”赵云冲着马超一笑,刚才相斗,也是知道马超的枪法高强,只是没有如他一般经历过沙场征战,故而少些杀气、经验。待过的两年,一定会是一个顶尖的高手。

“翼德,还愣着干什么?你们怎么和孟起他们交上手了?”张信不理赵云和马超的交谈,先叫起张飞,问清情况。

“啊…是公子啊!你过然在这里,咱老张就知道,只是这几个小子还不说,可公子的样子极为特殊,稍稍打听就知道来了这里….”

“公子,是这么回事。”徐晃瞧着张飞怎么也说不清,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月余前,我们几个看着公子离去,想着身兼保护公子的责任,自是不能这么就任凭公子一人离去,就一路追了过来。可几乎走遍了凉州地界,却是依然没有发现公子的行踪。翼德性子急,就有了些火气,今天我们三人到了西海郡打听,就听说了马家从敦煌赶回一群野马,还带着一个满头白发的少年。我们一听,就知道是公子,赶忙赶到马府。可是等到了马府,却发现马府的人都是磨刀立马,聚集一起,还说要起事去美阳。我们一听就觉得不妙,又听说这马家的马腾和韩遂是兄弟,就更确定了马家对公子不利的想法。子龙前去要人,却不知怎的和马超打了起来,等我和翼德赶来的时候,翼德二话不说就要去帮子龙,谁知道那个使大刀的大汉就上前和翼德战了起来,接下来的事情公子就都知道了,我就不多嘴了。”

“孟起,我的这位兄弟说的可是实情?”张信听完徐晃的话,就觉得这里面不对劲,就赶紧问道马超。

“他说的不错,韩遂叔父现在情况不妙,阿爹想去帮他。”马超点了点头,其实他对张信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黄大哥,我阿爹他…”马文鹭跟在张信的旁边,可一直插不上嘴,现在看着情况不妙,就想说上几句。

“文鹭,不要再叫他黄大哥了。他不叫黄信,而是叫作张信,是朝廷的武猛校尉,也是车骑将军张温的儿子。就是他害了韩遂大人,现在家主起兵,就是为了帮助韩遂大人。所以我们现在和他是敌人,你还不过来?”庞德这时也已经清醒了过来,向着马文鹭大声叫道。

“令明叔叔,黄大哥…不…张大哥也是好人,怎么会是咱们的敌人?你怕是搞错了吧!我不过去,我就是要待在他的身边。”马文鹭冲着庞德摇了摇头,向后退了两步,一直到碰着张信才停下。

场上众人闻听这话顿时都沉默了,庞德、马超都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好,其实谁也不想和张信变这种关系,只是造化弄人罢了。

“哎…”一声叹息声响起,马腾忽然出现在演武场内。

“张信,或者现在我该称你为校尉大人了吧!”马腾慢慢的说了一句。

“马大叔…”

马腾轻轻的摆了摆手,笑道:“张大人,不必如此称呼在下。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文约现在情况不秒,不管他是做得对也好,错也罢…作为大哥,我不能看着他这么下去,我准备去帮他。这个兵我是一定会起的.到时候,你是兵,我是贼。咱们就是敌我的关系。所以这大叔二字…我看就免了吧!”

张信抱拳行了一礼,“大叔想是早已知道了我的身份吧!可这几天大叔一直以礼相待张信,张信不胜感激。不管今后咱们关系如何,这声大叔,依然是叫得的。只是现在天下虽是有些叛乱,可大汉毕竟气数未尽,朝中能征善战的将军也是为数不少。韩文约现在逆天行事,这下场定是不妙,大叔顾念兄弟之义,前去帮助韩遂,固然是令人钦佩,可若是失败了呢?到时候,大叔将永远背着一个反贼的名号!那孟起、文鹭到时候该可怎么办啊?”

马腾点了点头,“张信,说实在的,自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有些喜欢你。我也看的出你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所以明知道咱们有可能成为敌人,我还是留下了你,也不阻止孟起他们和你结交。我问你,若是你身后的三人当中,任意一个现在要被砍头,你救是不救?”

“当然要救,就算拿我的性命来换,我也不眨一下眉头。”张信刚答完就得不对,赶忙又说道:“只是大叔…”

“呵呵…我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马腾哈哈大笑道:“你都能做到,我马寿成又岂会让一个晚辈比下去!”

“如此,晚辈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莫要在战场上遇到大叔一家。”张信也知道再劝也是无用,只好这么一说。

“世事无常,谁也不能预料。到时候,你也不用对我们手下留情,免得你为难,就当是造化弄人,一切随缘吧!”马腾说完,叹息一声,就此离开了演武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