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在东海实施攻势 再图南海

dengjinshou 收藏 0 174
导读: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南海问题成了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很多人认为,中国必须在南海问题上坚决捍卫国家主权,还有人甚至认为,解决南海问题,是中国实现海权的当务之急。笔者以为,捍卫国家主权当然不能动摇,但中国海权拓展应该在有计划、有重点、有阶段的轨道上进行。如果我们将全部海上问题进一步解析,就会发现其中的关键环节并不在南海,而在东海,确切地说,就是台湾问题及其北侧的钓鱼岛问题。如果我们被南海一叶障目,将刚刚起步因而尚不适应于远程着力的海上力量集中用于南海,那么我们就很容易犯下战略错误。 中国在东海和南海面临的问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南海问题成了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很多人认为,中国必须在南海问题上坚决捍卫国家主权,还有人甚至认为,解决南海问题,是中国实现海权的当务之急。笔者以为,捍卫国家主权当然不能动摇,但中国海权拓展应该在有计划、有重点、有阶段的轨道上进行。如果我们将全部海上问题进一步解析,就会发现其中的关键环节并不在南海,而在东海,确切地说,就是台湾问题及其北侧的钓鱼岛问题。如果我们被南海一叶障目,将刚刚起步因而尚不适应于远程着力的海上力量集中用于南海,那么我们就很容易犯下战略错误。


中国在东海和南海面临的问题涉及的并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主要对手,这就是日本和美国,而后者更是世界头号海权强国。日本的战略目标是打通经中国台湾南进南海的战略通道,在这一目标下,台湾便是日本尽管非法但却是至今不愿放弃的核心利益。如果说台湾位于日本地缘战略的核心利益线上,那么,台湾之于美国则只能说是具有战略利益而无核心利益。美国的战略核心利益线在太平洋海区就是从夏威夷到关岛菲律宾,再到马六甲一线。在西太平洋海区,美国要保的关键目标是马六甲海峡,是不容他人染指的美国的核心利。至于东北亚,成熟的美国政治家———比如20世纪前半叶的两位罗斯福总统———则不会对其倾注太多的资源。

了解了美国在太平洋的关键利益线的分布,我们就会知道,在台湾问题没有解决的前提下,中国如果将海洋战略的重点转向南海,这必然要在东海台湾问题存在的同时又在南方增加一个更强大的对手。这是目前日本右翼及在台的“台独”分子最乐观其成的形势,这与当年蒋介石对日本迅速冲刺南海也是乐观其成的道理一样。当时的日本就是在与中国全面冲突的同时又徒将美国置于直接对手的位置,其结果必然是全面失败。

在南海岛礁与东海台湾之间,后者是解决问题的主要矛盾,是“芝麻”中的“西瓜”。有人看到国家资源流失,心中十分焦急。但海权问题,贵在谋势。如果中国完成了台海统一,台湾岛和海南岛之间就会对中国东南经济黄金地带形成一个宽阔的拱卫海区,这样南海问题的解决也就相对容易得多。这就是说,台湾问题是打开中国在整个西太平洋制海权的关键环节。台湾问题的关键问题是钓鱼岛问题,而钓鱼岛问题又是日本问题。所以抓住钓鱼岛这个最“薄弱”的环节,中国台湾问题也就解决了一半,解决了台湾问题,中国面临的整个海上问题也就基本迎刃而解。


相反,南海问题既不是打开中国西太海权困局的“薄弱”环节,甚至也不是关键环节。如果我们一旦南向受困,日本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将会更加强硬。而南海“战果”的守卫所需资源,会因其战线长和对手强大而长期透支。在非关键对手和关键利益的地带做如此大,甚至是长期的投入,为兵家大忌。相反,如果中国以东海的台湾、钓鱼岛问题为切入点,这里离中国本土近,资源支持的可持续性强,可持续释放大板块国家优势,因而胜算也较大。新中国成立以来,毛泽东历来不出远手,并因此也从未失手。这个经验对我们认识和解决现阶段中国面临的纷繁复杂的海上安全问题,仍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提到中国的海权,古代中国影响力曾远涉重洋,这确实激起了很多年轻人的想象。但要知道,宋、元、明时期的中国在海上基本就没有遇到像样的对手。没有国际对手就谈不上国际政治。当时欧洲的海上力量尚没有过来,即使过来一些海盗,也根本不足以向中华帝国挑战。因此我们不能用那个没对手时代的海上形势作为我们今天海洋安全战略目标设计的参照。今天中国东西长、南北扁形状的版图就是近代工业化的陆权和海权国家,主要是英国、美国和俄国等大国对农业大国中国从南北两方向挤压,并和中国抵抗力量最终磨合得来的,因而是双方都很难冲破的力学结构。其特点是中国力量在东西两向比较充分,而在南北两向则会受到较大的挤压性限制。比如在西藏、新疆,东北、乃至台湾地区,中国都有较强的控制力。中国近现代史中,这一区域发生的分离主义活动,不管有多大的规模,几乎都不可避免地以失败告终。而在南北两向,中国领土则在海陆大国的挤压下出现了一些破碎缓冲地带。今天的台湾,恰恰就在这个以中国为中心的力学结构有力作用的范围之内,而南沙海区恰恰就在这个力学结构之外。在这一地区,中国面临的压力要大于我们的抗力。中国今天的海洋力量刚刚起步,在南海应当大力发展积极防御和约束性攻势的海上力量,与此相反,在上述中国力量可以作用的东海区域,中国应当采取相应的攻势性姿态。目标就是尽早(至少要早于日本)实现国家统一。



纵观中国东南海域形势,其所有掣肘因素都归为台湾问题;而台湾问题不仅有美国因素,更有日本因素。日本问题,对中国而言,日益集中于钓鱼岛问题。钓鱼岛是日本与台湾的接榫地带,它也就成了“台独”分子信心的支撑点,成了中国海洋安全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海上全部问题的总纲,纲举才能目张。政治上,尤其国际政治上的事并不是振臂一呼就可以了事的,它不仅要准确计算出获胜的可能性,更要精确计算出获胜后巩固和消化战果的可能性。因此,它需要全局和历史的眼光。台湾、钓鱼岛距中国本土近,又是中国固有领土,国家统一,是全体中华民族的共同愿望,完成了台海统一,中国在西太平洋制海权的战略布局也就有了———与其他岛礁相比———更靠得住的支撑点。▲(作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