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军枪口下的八连兄弟-----续

接前回

晚7时,营指又命令我们9连2排上8连阵地与1排打扫战场,抢运伤亡人员。7点过,虽然天空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树林里已经基本看不清什么了。2排长黄可明接到抢运伤员的任务后,果断地命令到:4班长赵瑞华带领4班前面开路,5班长马学义带领5班跟进,6班长胡继贵带领6班断后,先抢运伤员,再运送尸体。

2排蟋蟋梭梭地在灌木丛中直奔117高地,排长首先要找的是跟随8连打主攻的副营长刘启华,以便确定他的死活,向师指有个交代。如果副营长死了,无疑就是开战以来第一天我军阵亡的第一个营级军官。估计和但愿他不会死的,否则对军心的影响会很大的。2排长不愧为全团的战术标兵,只见他运用各种战术动作,在山坡和树林中,像一头猎豹,上窜下跳,最后终于在一颗被炸断的大树下,找到了副营长刘启华。平时,我们搞战术训练,大家都是被动的,甚至是被迫性的,虽然在训练时班长干部苦口婆心地讲,练好战术动作对于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的重要性。但在艰苦的训练中仍然常常偷懒。新兵训练中我就因为一个动作没做好,被副连长踢过一脚。 当着全连一百多号战友的面,我把流出的泪水咽回肚里。如果不是看到2排长矫健的战术动作,对于做好战术动作不会有这么深刻的理解。夸张一点说,子弹追不上2排长。

2排5班和6班20来个战士在黑暗中高一脚低一脚地摸索,竟和前面的2排长和4班失去了联系。6班副韩晓匍匐向上爬,敌人不知在什么方向打过来两个点射,但没击中他,跟在后面的机枪手姿势高了点就中弹负伤了。大家不敢大声呼叫,怕被敌人发现,黑暗中转了好长时间仍然找不到排长,各个都急出了虚汗,心想,在转不出去,就成了敌人锅里的“饺子心”了。不用命令,黑暗中一个人用手示意了一下,大家纷纷赶紧撤回了120高地(营指)。谁也不敢说是谁的主意,谁也不敢说是主动撤下来的,都说是迷失方向,因为那样的话,谁说的谁就是违反军纪。战争中违反军纪大的就地枪毙,小的收枪处分,跟随民工扛弹腰,运伤员。而战士没有武器就意味着死亡,因为你只有被打的份。处置你的权力就掌握在班长,排长手里。关键时刻可以先杀后报。没过多久,4班战士王明远也转了回来,原来,他们也迷失了方向。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