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革命伤残军人的现状

愿我愿 收藏 10 1114
导读:www.51zhengyi.com已暴光

我叫丛德山,家住辽宁省普兰店市太平办事处龙山社区。我有60多年党龄,以下在我及老伴,儿子,儿媳身上的事,是真实发生的。1999土地从新分配,人家都有土地,我家却没有,我不断的找、要、儿子也无数次地去也未果。其间我家也来了不少不明身份的人来恐吓我和老伴(子女都不在身边)。2005年正月初八我带着儿子,儿媳,去普兰店市政府。保安不让进,我儿子拿出我的革命伤残军人证后。有为自称办公室主任的人说,他代表市长,叫来信访主任,太平办事处主任说给解决。给我解决的协议书上承认我有6.84亩土地,但至今未到我手里耕种。退耕还林款以扶贫帮困形式开的收据(附图一)

紧接着,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先是2005年5月至年底前统一换发革命伤残证,给我的证收去说换,过短时间还给我说这是新证(我和老伴都是文盲)但旧证我还是认识的。还有,危房险房改造。2005年腊月29日上午太平办事处主任等三人来我家口头承诺我说,2006年底前我就能住进新房但至今未果(附图二)。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要儿子、儿媳带我去北京。2006年10月9日晚座大连至北京T227次火车。10日上午我们到民政部,下午1点到国家信访局。从国家信访局出来,被当地截访强行给我们三人带到乔园宾馆,安排面包车在下午3点左右往回遣送,不让我们座在一起。2006年10月11日凌晨3点左右车直接开进普兰店市公安局院内,不让我们下车。过了一会,有多辆车开过来,从车内下来的有,办事处管治安的书记、社区书记等还有若干警察等诸多人。强行把我带下车,不让儿子、儿媳下车,车在我眼前开走了,不知去向。还强行把我架走,限制我不让我走(从11日凌晨3点左右至中午才用警车给我送到我五女儿家)。2006年10月17日我女儿、女婿带我和老伴到大狱,我才知道儿子、儿媳被关在大狱里,拘留10日。来上访的人是我,我们拿着国家信访局出示事项告知单(附图三),儿子儿媳还被拘留。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俩在大狱里遭到“非人”的待遇。那些人没穿警服,没出示任何证件,还给我儿媳斜背铐手铐。在没有女警的情况下,搜我儿媳身,还把我儿媳背在身上的包的剪断。在没开拘留证的情况下,把他俩带入狱中,我儿媳第三天下午4点左右给送的拘留证,我儿子至今也没有拘留证,只有释放证(附图四)。11日当天提审时还给他俩戴手铐。我儿子问谁定的,他们说“国务院”定的。

我不相信他们说的,我要求儿子、儿媳在不被伤害的情况下,还能把事情解决好,还有没有更好的的办法,他俩说网络,我就叫他俩去办。

一个耄耋老人的呻吟,我希望在有生之年对儿子、儿媳有个交代。不希望他俩的后半生,因我的“罪过”而和我一样……..





丛德山(儿媳代)


2009年6月25日


3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