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六十二章 慢慢地磨死你们这些杂碎

wenphon 收藏 18 2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022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王辰龙微微抬头,三个女奴已经迈步向黑龙堂右侧的房间走去,他只看见了三女的背影。看身高,目测了一下,最前面的大概在1米63,后面跟着的两个大概1米6。

但愿,她们三个可千万别是中国女人,否则……木匾后的王辰龙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目光。

王辰龙下了木匾,出了黑龙堂。他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尽快找到黑龙寨的伙房,給他们在水里加点作料。既然找到宝藏了,难免不会庆贺一番,那些被掠来的中国女子不是又要遭一番欺凌?

峡谷内的建筑物不多,这伙房一定在某个山洞里。可山洞那么多,有天然的,人工开凿的,总不能一个一个去找吧?伙房安在山洞里,这个山洞应该很大,还要通风,而且距离这建筑物不会太远。

现在王辰龙也不用担心有人发现他了,黑龙寨里的人都去挖宝藏去了,当然,黑龙堂里还有几个女的,估计她们也不会出来。

王辰龙先是到另一排没有没有察看过的木屋看了一下,和先前见过的那排木屋差不多,一个人也没有,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枪架上靠着擦得瓦亮瓦亮的38式步枪。不过,意外的是,王辰龙在一个桌子上发现了五个摆放整齐的日制手电筒。王辰龙现在正需要这个玩意呢,二话不说,光明正大地推门进去,拿了一个。

在黑龙堂后方200多米处,王辰龙发现一个山洞口隐隐有灯光透出来。看来,宝藏就是在那个山洞里发现的。王辰龙暂时不理它,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黑龙寨的伙房要紧。王辰龙走向黑龙堂左侧一面的山谷石壁,距离黑龙堂不过3~40米远,他能隐约看见有几个很大的山洞。

王辰龙快步窜到左侧的石壁不远处,打开手电筒,扫了一下,还是有些发现的。在他扫到的几个山洞口,有的洞口竖着木牌,上面写有字。王辰龙走到一个木牌上写有“械”字的洞口,进去,用手电筒照了一下里面:“我靠,是弹药库!”王辰龙奔过去,嘴里叽咕道。不过,隔着一个铁门,这铁门对王辰龙来说,也没什么,只要他稍微用上那么一点劲,“咔吧”一下,就可以把那铁门拧成麻花,不过,王辰龙暂时没这么做。

借着手电的光,王辰龙看见里面有不少的长短不一的箱子,地上,还有十几门迫击炮,看样子,都是日本造的,炮身上面有日文,看口径,都是60mm的。不过,他也没时间一一去查看,他还要找伙房。出了洞口,王辰龙先是向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路看了七八个三洞,只看见了两个山洞口写有“庫”“醫”两个繁体字的木牌。再往前走,那就离黑龙堂越来越远了,伙房不可能离黑龙堂这么远。王辰龙只得往回走,路过那个放有军火的山洞口后,继续向前走,走了不过20来米远,王辰龙在一处洞口终于看见了一个写有“伙”的木牌。王辰龙钻进山洞,前行七八米远,左拐,一个大溶洞出现在自己面前:

嚯,里面可真大,起码可以容得下5000来人。用手电筒照了照洞顶,手电筒的光柱照不到。如眼处的十来米远,就有用石头垒起来的十几个灶台。王辰龙跨进去,拿着手电筒四下照了照,靠,里面堆着对着不少的麻袋,看样子,是粮食。还有,里面堆放着不少箱子,有些是开着的,是罐头,日本罐头。还有一坛坛酒,都是50斤装的,码放得整整齐齐,怕是有上百坛。还有二十来个大桌子,看来,黑龙寨的人就在这里面吃饭。洞顶很高,也不怕烟熏到。还有一些木柱子,相互之间系着绳子,绳子上吊着一个个熄灭的大灯笼,好几十个,要是全点上,整个溶洞都可以被照亮。

水缸呢,怎么没看见水缸?是的,王辰龙扫了四周,没看见一个水缸。王辰龙走向那十几个灶台,灶台上只有一些小的坛坛罐罐,估计就是一些油盐酱醋,还有一些调料什么的。

嗯,有人进来了,还不少呢?正当王辰龙打算四处找找看,他们的水源在哪时,洞口一股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嗖”地一下,王辰龙飞快地跑到那一堆堆粮食处,脚一蹬,跃上了麻袋,趴在上面,关掉了手电筒。

“柴大娘,俺们这么苟且活着,还真不如死了好?”一个女子愤恨的声音传来。

“不错,大娘,那帮畜生,糟蹋咱们的姐妹不说,还要俺们給他们洗衣做饭,咱们这么活着,到底是为了啥?”又是一个女子愤怒的说道。

“大丫,七娘,这些俺都明白。可是,那又能咋样?咱们都有亲人,要是不听话,他们那些畜生会杀了咱们的亲人的。”一个女人悲愤地声音传来。

“柴大娘,杜七娘,大丫姐,要是有包毒药就好了,毒死那些天杀的畜生。”

“咱们啥时候才能离开这地方,俺想俺爹,俺娘,俺弟。”

“俺的娃不知咋样了,俺那死鬼会照顾好俺那娃吗?”

“就算俺们逃离了这,回去还有脸见人吗?”

隐隐还有几个女人的哭声传来。

就这么会的功夫,进来了十几个女人。有个女人手里提着一个灯笼,灯笼上写着“黑龍寨”三字。不多会,有几个女子点燃了一些灯笼,洞里亮多了。

借着亮光,王辰龙看见一共有17个女子,年龄大部分在30-40来岁之间,也有几个年轻的,20来岁,只是长相一般般。

“柴大娘,趁此机会,没人监督咱们,咱们放火烧了这黑龙寨吧。那帮畜生们不是都钻进山洞里去了吗,咱们抱上一些柴禾,堵住那山洞,一把火,熏死那帮畜生。然后,咱们救出那些姐妹,一起逃离黑龙寨?”一个20来岁的女子说道。

“二妞,就算咱们烧死了那帮畜生,可还有一关,咱们怎么出谷,谷中可是有人把守的,怎么冲出去?”一个40多岁的女人说道。看来,她就是柴大娘了。

“大娘,您忘了,黑龙寨的人不是抓了‘娘子寨’的一些女英雄吗,咱们可以救她们出来,她们都会打枪,有她们在,一定可以消灭把手关口的那些畜生?”一个30来岁的女人想到了什么,拉着那个叫柴大娘的手说道。

“杜七娘,可是她们都被铁链锁着,怎么救。还有,听说她们都被下了药,全身都使不上力,咋办?”柴大娘看着拉着她手的杜七娘说道。

“可是,今天是个机会呀!黑龙寨人今天不知为啥,都钻进那山洞里去了,也没派人监督俺们?柴大娘,您是俺们这里头年纪最大的,您说,干不干?大不了一死,俺大丫豁出去了。”一个20来岁的女子拿着一把菜刀说道。

“柴大娘,干吧,俺们受够了,不要让那帮畜生觉得咱们女人好欺负。”好几个女人握着拳头,咬着牙说道。

“姐妹们,俺,俺……哎,俺们都是妇道人家,斗得过那帮畜生吗?”柴大娘以一一扫过众人的脸说道。

“柴大娘,你有没有发觉,这群黑龙寨的土匪,不大像东北的男人?”杜七娘继续拉着柴大娘的手说道,“他们一个个的个子都比较矮,有的,还没有咱们姐妹中的人高呢,那腿,还是罗圈腿,他们说的话似乎是东北口音。可是,俺总觉得,他们是日本人。”

“日本人?”听了杜七娘的话,十几个女人张大嘴,吃惊道。对于这些大部分农家女人来说,她们几乎很少有人见过日本人。

“俺去过长春几次,看见过日本人,所以,俺觉得这黑龙寨的人,十有八九就是日本人。”杜七娘肯定地说道。

“天杀的,他们都是日本人。这,这……这让那些被糟蹋的姐妹们可怎么活呀?要是逃出去了,那,那,那更没脸见人了?”一个女人蹲在地上,嚎哭道。

“哼,如果他们真的是日本人,那帮泯灭人性的畜生,会放过被抓来的姐妹们吗?”杜七娘冷冷道,“已经有32个姐妹被贪狼割掉奶子下酒了,即使这样,那恶魔还不放过她们,不让她们死,还要供那帮畜生凌辱。亲人?哼,咱们的亲人说不定都被那帮畜生給杀了也不一定。今天,大丫说得对,是一个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咱们和那帮子畜生、禽兽、恶魔給拼了。二妞说得好,咱们抱上柴禾,堵死那山洞,放火烧,熏死那帮畜生。”

趴在麻袋上的王辰龙听了那些女人的对话,对她们的胆量和勇气,那是无比的佩服。佩服归佩服,还是抓紧时间下药吧,有她们的帮助,那是绝对绝对没问题的。想到这,王辰龙想搞一下恶作剧,打开手电筒,一柱灯光照在她们身上。

“啊!”突如其来的灯光,吓得十几个女人惊叫起来,一个个围着柴大娘,抖个不停。她们以为是黑龙寨的人,她们所说的话被人听见了,想想看,黑龙寨的人会放过她们吗?

“姐妹们,不要怕。既然被人听见了,咱们就和他拼了。”杜七娘发话了。说着,抢过大丫手里的菜刀向王辰龙奔来。

“各位大姐,大娘,别害怕,我是中国人,我是来救你们的。”见杜七娘拿着菜刀冲过来,王辰龙赶紧起身说道。

王辰龙的话刚说完,一个个都呆了,还有那举着菜刀冲过来的杜七娘,听王辰龙这么一说,举着菜刀就愣在那了。

“扑通”,17个女人都跪了下来。

“大侠,你……你,你是真的来,来……来,来救这些苦难的姐妹的?”杜七娘颤微微地抖动着嘴说道。以前,也有人闯上山来,结果,还没下到谷底,在山腰处就被黑龙寨的人给打死了。没想到,今天有人闯到谷底来了,而且,还是来救她们的。

王辰龙赶紧跳下来,扶起杜七娘:“各位大娘大姐,你们还是快起来吧。要除掉黑龙寨那帮畜生,我还需要你们的帮助,赶快起来吧?”

“大兄弟--”看着一身黑衣,身材高大的王辰龙,杜七娘激动地说道,“你说,你要俺们咋帮?”看来,这杜七娘是见过世面的人,其她女人站起来后,还是呆呆地看着王辰龙,一声不吭。

时间紧迫,王辰龙也不啰嗦,掏出一瓶药,交给杜七娘:“这是一瓶慢性迷药,足以迷倒黑龙寨的人。他们这么晚了,还让你们烧火做饭,肯定不是吃宵夜那么简单,一定是庆贺。你们把这迷药下到菜里就行了,毒死他们,太便宜他们了,我要慢慢地磨死那些杂碎。”王辰龙冷冷地说道。

“中,这件事,包在俺们身上。”杜七娘拿着药瓶狠狠地说道,“一定不能轻饶了那帮畜生,为了那些被他们无辜杀害的人,还有那些姐妹,俺们一定要好好折磨折磨他们,让他们明白,女人,不是软弱无力,好欺负的。”

“好了,你们还是要像往常一样,不要露出什么破绽,被黑龙寨的人察觉了可不好。搞不好,就会前功尽弃,黑龙寨的人不会放过你们,也不会放过其她姐妹的。以后要是再想找机会救人就难了,所以,你们切不可露出一丝一毫的喜色?我现在出去看看,看看其她的姐妹怎么样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没等其她的几个女人开口说话,王辰龙就大步离开了。他深信,这群女人一定会把他交待的事做得非常漂亮的。

出了伙房洞,王辰龙继续左走,走了十来米远,王辰龙发现了一个洞口写有“招待處”的牌子。想想这些山洞,相隔的不是很远,給王辰龙的感觉倒像是黄土高原上的窑洞一般。

“招待处?哼,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王辰龙皱着眉头说道。他敢肯定,那些被掠来的女子,一定是在这个山洞里。拿着手电筒站在洞口向里照了照,王辰龙发现前方的路是向下倾斜的。向前走了二十多米远,站在下坡处,王辰龙发现前面五十多米处有亮光,借着亮光,王辰龙发现前方还有一道铁门。王辰龙来到铁门处,看了一下,是用铁链锁着的。不用怕,王辰龙两手用劲一掰,铁链就开了,轻轻松松地开门进去了。

山洞前面左右分叉了,两边都有亮光传来。“妈的,这是天然形成的山洞吗?倒像是坑道,这大自然还真是鬼斧神工。”王辰龙心里叹道。来到分叉处,王辰龙选择了向左拐,那灯光就是从前面十多米处的一个大溶洞口传来的。当王辰龙来到来道溶洞口时,呆了,不知是进好,还是退好。

大片大片,几乎是不着寸缕的女子,她们的双腿双脚都被小拇指粗的铁链锁着连在一起,十几个人一排,都躺在草席上。溶洞还算大,可以容下300多人,里面很亮,挂着10多个大灯笼。王辰龙扫了一下那白花花的一片,大概有7、80人吧。此情此景,只要是男人,那还受得了吗?王辰龙的肾上腺分泌急速增加,男人本能的反应高高抬起。

见有人进来了,那些被锁着的女人一个个试图坐起来,但是失败了。一些有气无力的声音开始骂道。

“咱们娘子寨的姑娘们,是不会向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黑龙寨低头的!”

“快把咱们两个当家的放了,不然,威虎岭的各路好汉是不会放过你们黑龙寨的!”

“无耻,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对付咱们娘子寨,还是道上的爷们吗?”

“有本事和姑奶奶们真刀真枪地干一仗,下药,卑鄙!”

“就是死,咱们娘子寨的姐妹们,也不会让你们糟蹋的!”

“你们这样羞辱娘子寨的人,咱们就是在地下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

总之,各种难听的话从这些女人的口中传来。看来,她们真的被下药了,浑身无力,连骂人的声音都小得可怜,要不是王辰龙耳朵太灵敏了,还真听不见。

“各位姐妹,你们受苦了,我是来救你们的。”王辰龙才不回避这些不着寸缕的女子,装着一副哀痛的语气说道。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美景,以后怕是没机会见到这么多不着衣物的女子了,是得大饱眼福一下。

“……?????”一众女子听了王辰龙的话,彻底安静无语了。没想到,真的有人来救她们。

“这位大哥,俺叫梅妞,是娘子寨的一个小头领,您带了多少人来了?”一个女子在左右两个姐妹的帮助下,勉强坐起来,试着大声说道。

王辰龙看了一眼那坐起来的女子,约莫18、9岁的样子,秀发很凌乱,脸色苍白,不光是她,就是其她女子都是如此。

“就我一个。不过你们放心,只要你们再坚持一晚就行了,黑龙寨的那帮杂碎就会束手待擒,我一定会让你们好好找那些杂碎出气的。”王辰龙坚定说道。并告诉她们,他已经在那帮杂碎的饭菜里下药了,要不了多久,他们一个个就会被放倒。

“这位大哥,快去救俺们当家的去吧?”那个叫梅妞的女子看着王辰龙央求道。她现在一点也不在乎王辰龙看着她们这一群裸露的姐妹。

“这位大哥,你先别管俺们,还是先去救俺们的两个当家的吧?”又有一些女人央求道。

“怎么,你们当家的没和你们关在一起?”王辰龙没想到“双娇”没和她们的手下关在一起。

“没有,俺们两个当家的和6个‘瑛卫’没和咱们关在一起。”那个叫梅妞的说话声越来越小。

“好了,你们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帮你们把镣铐打开。”说完,王辰龙开始动手給她们打开镣铐。没有钥匙,这还不简单,用手掰呗。

当王辰龙很轻松地掰开她们的镣铐时,一个个都呆了。

“这位大哥,你一定要救出俺们的当家的呀?俺们当家的宰了贪狼的弟弟饿狼,他一定会折磨死两个当家的。听说,贪狼喜欢,喜欢……用,用女人的奶子下酒。”当王辰龙給梅妞掰开镣铐后,小丫头不知哪来的劲,拉着王辰龙的右手恳求道。说完,还抽泣起来,眼泪啪嗒啪嗒地。接着,一些女人也跟着抽泣起来。

王辰龙看着小丫头那突起的玉峰,吞了口水,强忍着扑腾腾的欲火,伸出左手,替她擦掉眼泪,柔声说道:“别哭了,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们救出两位当家的。娘子寨的姐妹们可都是铁骨铮铮的女中豪杰,擦掉眼泪,明天一早,你们就会见到两个完好无缺的当家的,当然,还有那6个‘瑛卫’。”

“大哥,你叫什么,俺们还不知道您的大名呢?”这丫头,难道不知道还有不少姐妹的镣铐没开吗,居然还有时间问王辰龙名字。

“王辰龙。梅妞,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给其她姐妹把镣铐打开。”王辰龙放开梅妞的手说道。

差不多一个钟头,王辰龙就给79人掰开了镣铐。本来,只要半个钟头就行了,可王辰龙那小子故意磨洋工,放慢了速度。一切搞定后,王辰龙又来到那个叫梅妞的女子身边,看着不着寸缕的梅妞,他打算把那夜行衣給梅妞盖上。可是,70多个姐妹都那样,梅妞也不能搞特殊,不是吗?不过,王辰龙还是解下随身携带的水袋,給梅妞喝了几口,就把那水袋交给了其她人。当然,那点水是不够地,能润润嘴唇也不错。

“梅妞,你们被黑龙寨的人下药了,这药效有多长,何时能化解?”王辰龙可不知道解药在哪,一切,只有等抓到贪狼再说。

“王大哥--”梅妞又想坐起来说话,可惜失败了。

王辰龙一把扶起梅妞,让她靠在自己的右臂上。还别说,这丫头的相貌和春梅有得一比,这皮肤还是很滑的。

“王大哥,这‘酥骨散’是慢性麻药,是没有解药的,药效一过,自然就没事了。”梅妞喘着气说道。又见王辰龙眼睛盯着自己因喘气而起伏的酥胸,红着脸说道,“王大哥,别……别这么看……”

“不该看的都看到了,有什么好害羞的,随叫你们一个个……啊?你王大哥现在可没这么多衣服,要是出去弄衣服的话,说不定会碰上黑龙寨的人,那可会打草惊蛇的?”王辰龙坏笑道,还冲梅妞眨了一下眼,又扫了一下其她众女,“是不是呀,姐妹们?再说,又不是我脱的你们的衣服?”

被王辰龙扫过的那些女子脸色大窘,由于没有东西遮羞,她们只好捂着脸。不得不说,王辰龙的眼睛确实很着女人的喜欢,身材高大威武,加上王辰龙又是来救她们的,就算被他一一看过了自己的玉体,她们也生不起气来。

“那‘酥骨散’的药效什么时候能过?”王辰龙吞着口水问梅妞。

“这个,说不好。药下的猛,从药效发作开始,没有个七八天,是不会好的;轻点的,差不多两三天就好了。俺们被捉来都四天了,之前就已经着了道,算来也有五六天了,明天,药效可能就过了,也许后天。”梅妞无力地说道。

“没想到,原以为这‘酥骨散’‘软筋散’什么的,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东西,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这东西?”王辰龙摇头说道。

“王大哥,这‘酥骨散’可是‘鬼郎中’的独门配方,已经失传20年了,怎么会被黑龙寨的人得到了呢?”梅妞不解地说道。

王辰龙干脆直接让梅妞靠在怀里,问道:“梅妞,‘鬼郎中’是谁,能给我说说?”

见自己靠在王辰龙的在怀里,梅妞的脸就更红了,娇羞道:“王大哥,快别这样,其她姐妹看着呢?”

王辰龙这样做,纯粹是为了占占便宜,并不是说看上这丫头了。飞虎寨里有8个佳人还期盼着他早点回去呢,8个女人,够了。王辰龙嘿嘿一笑,双手盖在梅妞的玉峰上,揉捏了一下,说道:“怕什么,她们要是愿意,我也可以每人楼她们一下。”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就会欺负女人。”见王辰龙双手揉捏着自己的玉峰,好多姐妹的眼睛都盯着呢,梅妞急了,想拿掉王辰龙的魔掌,可手臂抬不起来。最后,只得放弃,气鼓鼓地噘着嘴说道。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告诉大哥,‘鬼郎中’是怎么回事?”王辰龙在梅妞的耳边吹了口气问道。

“嗯!”王辰龙手上的动作让梅妞有了写反应,“王大哥,不要,你快停手,俺就告诉你?”梅妞没想到自己的玉峰被王辰龙就这么揉捏了几下,身体就有了强烈的反应。

王辰龙也没打算把梅妞咋样,松开了手,让梅妞躺在草席上,调笑道:“这是救你收的一点点利息。好了,‘鬼郎中’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成功地活捉黑龙寨的那帮杂碎,慢慢地磨死他们,給诸位姐妹出出气。随叫他们胆子不小,敢脱光你们的衣服,还给你们带上镣铐,看你们的玉体?要看,也得是我一个人看呀,嘿嘿……”

“王大哥,你说什么呢?什么‘我一个人看’,你把俺们娘子寨的姐妹当什么了?”梅妞不悦道。

“开玩笑,别生气,别生气。”王辰龙赶紧赔不是。这些娘子寨的人,王辰龙还打算收编她们,大有用处着呢。王辰龙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各位姐妹,你们好好休息一下,我还要去看看其她被掠来的姐妹。放心,我一定会救出你们的当家的。”

“王大哥,小心点?”梅妞和她的一帮姐妹齐声说道。她们人虽多,中了“酥骨散”,也没多大力气,79人的声音也不是那么地大。

“放心,黑龙寨那帮杂碎,我还不放在眼里。等着吧,我会让你们亲手折磨那帮杂碎的。”说着,王辰龙离开溶洞,想看看另一边有多少女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