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十五章 船老大邱云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船靠码头,我冲船老大他们挥手。每次他们来的时候都是我最快乐的时候。不管他们对我的态度如何,可都让我如见亲人般涌动着流泪的欲念。

船老大走下回应了一下,算是冲我打了个招呼。船老大叫邱云山,这是我从连队打听到的,军衔都快正团了。海军那边我不太清楚,副团级别的干部怎么还驾着这艘小货船?

“首长好!”我迎上前敬礼,然后冲船老大说。

这在部队是对不知道对方军衔职务时最好听的话了。船老大现在还是那样的衣着,海军迷彩衬衫、迷彩裤子加上一双迷彩登陆鞋。紧身的迷彩衬衫刚刚裹住船老大满身疙疙瘩瘩的肌肉,更衬托出肌肉男的雄壮。

船老大听我喊他首长,不好意思地笑了,黝黑脸庞的中下部两扇厚厚的嘴唇咧着,露出白花花的牙齿,在中午的阳光中让我觉得白晃晃的耀眼。

“小伙子,别这样叫我啊!我就是一个船老大,呵呵!”船老大谦虚着,不过我感觉到他对我这样叫他还是蛮受用的。

我很热情地邀请船老大中午在岛上吃饭,船老大迟疑了一会,可能觉得大家不熟悉有点犹豫。我赶紧说:“首长!刘班长走的时候曾交代过,让我好好招待首长!”这次我把刘班长搬了出来。

“好!”船老大这次答应的很干脆。然后他回头冲着穿上叫道:“小郭你们几个赶紧帮着把东西卸好,中午我们在这和吃饭!今天小兄弟很热情,搬两箱啤酒。对了!我那条烟给拿下来!”

我一听说搬酒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赶紧劝阻。可船老大说这是他们的规矩,不能介意。

中午的饭菜很快就弄好了,我现在做菜的水平提高了不少。中午加我自己总共6个人吃饭,一张圆桌正好坐满。

一箱啤酒全开了,船老大说今天破例,算是和我这个小兄弟初次相识喝个交情酒。我要拿红酒和白酒,船老大不让,说白酒和红酒喝多了在海上不能开船,那是违反规定的,啤酒不一样。在船上水手喝啤酒和喝开水没什么两样,渴了就当水喝,还能管饿呢。我后来才知道出海时船上一般淡水都不多,啤酒就是最好的替代品。不过部队另说,一般执行任务时不准喝酒,当然像这样的货船应该不会要求那么严的。

饭桌上,我很少说话,忙着给他们倒酒、发烟。船老大他们喝酒很快,碰一下然后一口气“咕嘟”至少半瓶。尽管我以前在家喝啤酒酒量还算不错,但碰到这种架势我心里有点发怵。我从船老大开始挨个敬了一圈,我自己起码喝了两瓶。船老大中间又让一个班长(士官)到船上抱了两箱。

船老大告诉我,他一开始不太相信我能坚持这么长时间,现在信了。不过因为我坚持了,他输了一顿饭,回去得请他手下的兄弟撮一顿。说着他又给我逐个介绍了他手下的兄弟。大副郭爽,轮机刘齐峰,通信操作手王宇,水手吴国光。看得出来他们相处的很融洽,相互之间没有太多的规矩。大副告诉我船老大以前很牛逼,是学舰艇指挥的,本来是在在驱逐舰上做武器控制的,后来性格太火炮,与当时的舰长顶牛,然后就被发配了,到这里当了船老大。不过这儿离家近,船老大干了十年的货船船老大觉得挺满意的。据说他的好多同学现在大部分都担任舰长、艇长什么的,就他最差了,熬到现在弄了副团级别的运输船老大。

他们说的这些我都不太懂,只是猛点头表示明白了。

船老大对我说,别听那帮王八羔瞎胡扯,他不是被发配,是自己觉得自己适合干这个。他自己的性格脾气他自己知道,不适合担任那种作战舰艇的指挥官。海上不比陆地,在海上航行会遇到各种情况,不仅仅需要你有丰富的军事知识和经验,更重要的是能够沉得住气,能果断处置各种突发情况。他的脾气很火爆,很容易闯祸。

船老大告诉我他其实一直梦想着指挥着一艘先进舰艇在海上能大显身手,纵横海疆,塑造海军的荣誉,成就自己的英雄梦想。可是现在已经不是战争年代,你没有机会打仗了。毕竟军队是一个执行特殊任务的武装集团,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或者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政治斗争。军人只能服从命令,打与不打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只有命令来了,如何打赢才是自己能做的事情。

他说他那时在舰队和舰长吵架,原因很简单。那时东海的一小岛屿出事了,也就是咱们的那个喂不饱的孙子,小日本想图谋我们国家的那个能在上面钓鱼的小岛。现在不比过去清政府那时候了,日本这帮孙子好了伤疤忘了痛,还想牛逼?

当时我们这里派出两艘驱逐舰加上空军的一个中队在那个岛屿附近巡逻,正好碰上小日本牛逼哄哄的也派了四艘破船过来了。这帮龟孙子知道我们不敢随便揍他们,很挑衅地在我们舰队旁边的海域里晃来晃去,我们舰上的人都很火,都想灭了他们。可上级只是命令喊话驱逐,没有命令不能开火。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心里窝火。当时咱们国家主要精力都放在改革开放上,军队都勒紧裤腰带支持地方经济建设了,开仗这事是能避免则避免。关键小日本那帮孙子可能也知道咱们的态度,他们非常嚣张,甚至还有人在船上挥舞着日本的那种极变态的布条内裤。

船老大那是是武器控管,就是负责武器系统的。他当时还很年轻,那火气相当大,就问舰长要不要打?舰长当时估计也很火,就没好气地说,大伙没事都老老实实呆着就行了,不该问的别乱问。之后船老大邱云山火当时就大发了。

呵呵,现在想来其实这不能怪舰长!大家都是军人,都知道军人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并执行命令,这点上是不能有一丝折扣的。

船老大说起这事脸上表情变化很丰富,有郁闷,有懊悔,又有惋惜。

他说,他后来被关了禁闭。在关禁闭的几天里,他静静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认识到确实不适合在作战舰艇上工作。如果舰长当时稍微冲动一点,只要把武器控制密码输进去,可能真的会酿成大祸。小日本虽然可恨,但如果一旦爆发战争的话,肯定会影响大局。毕竟当时我们中国实行的是“韬光养晦”的策略,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经济建设上。

后来船老大自己申请回调,就来到了这里,当了一名运输船的船老大。

船老大说,还好他没有成为一艘大型作战舰艇的指挥官,否则的话说不定已经因为自己而引发战争了。

我觉得船老大说的可能有点严重了,毕竟一场战场哪能因为一个人而引起呢?再说了,小日本我也很痛恨。这帮孙子不仅以前侵略我们,现在还想牛逼,真想和他们好好较量一下,收拾这帮王八蛋。

指导员告诉我们,说小日本到现在为止仍然不服气我们中国。为什么呢?据说这是由于日本这个民族的特性决定的。日本就是这样,谁把它打的满地找牙它就服气谁。日本承认二战时是美国和苏联把它收拾了,但不承认败给中国,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的。所以日本就觉得中国到现在在经济上、军事上还不如他们,就是不服气!

指导员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说经常行人碰见野狗,那狗旺旺冲你叫嚷着,龇牙咧嘴,妄图趁你不注意偷咬一口,怎么办呢?有两种选择,一是拿起大棒子吓唬一下,一般情况狗这东西会被吓跑的。要不是这狗是恶狗怎么办呢?那就拿起棒子先不吱声,抡圆了一棒子下去,把恶狗打翻在地,或者扔到井里在丢些石头,永绝后患。

中午船老大他们没呆多长时间,很快就出发回去了。我觉得船老大很豪爽,也很随和。说他的脾气火爆,我没发现。船老大送我一条烟,小熊猫。我送他时,他对我说,“有时候一个人的时候也挺好,至少可以真正静下来想些事!”还嘱咐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再过两个月可能就进入台风季节了,自己一个人一定要时刻注意安全。

听着船老大的话,我心里一股股暖流涌动。我这个孤岛上的小兵却并不孤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