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江城民政局办公室,郑守志和主任刘毅云正在说话。

“你想想看,从江城解放算起,咱们档案室是谁第一个负责接触并整理烈士档案的?”刘毅云想了一下:“解放初期,档案室是一个叫敬先贵的老同志接管的,他是咱们局里第一个负责烈士档案整理的人,但是在他的工作记录里没有阵亡通知书的情况。”

“敬先贵?离休的那位老主任?”郑守志问。

“从他算起,我是第四任档案室主任了。就工作来说,我们都赶不上那时候的敬主任。”

“哦,说说看。”

“我还是听宋局长说的。江城一解放,敬先贵就来民政局工作了。他把当时国民党留下的档案一份一份地查阅,建档,连国民党阵亡将士的名单他都核对了一遍。至于解放军阵亡将士的资料,他整理得更详细,还到档案局一个一个查询、对照。听说他还常常下乡,打听哪里有打渡江战役的时候牺牲的同志。他的工作没有白费,还真寻找到几位没有给人家落实烈士身份的战士,有解放战争时期的,抗日战争时期的,甚至红军时期的。后来,市里还把他评为档案工作先进分子。”

“遗憾的是,这76封阵亡通知书现在才寻找出来,要是那时候就找到了,说不定送达工作要顺利得多。”刘毅云没说话,点点头。

郑守志继续说:“方副市长很重视这批阵亡通知书,她的意见还是争取曹立有交给政府来办。”

“这事有点儿悬。”刘毅云为难地说。

郑守志叹了口气:“唉,有一分希望,我们就得做出十分努力。”


5

曹家门口,舒放将车停在街边,走到曹立有家大门口,看见郑守志骑着自行车也来到这里,他们相互点点头,正要敲门,听到里面曹念索和旺梅焦急的声音。

“索儿,索儿!”

“妈,你急什么?有事吗?”曹念索穿着睡衣从西屋出来。

“索儿,你爸出去没跟你讲?”

“我哪儿知道啊,我收车晚,今儿早上起来迟了,没听见啥响动啊。”

“这可怎么办哪,他都一天一夜没进家了!”旺梅急了。

“那就赶快去找啊。”曹念索穿上外衣急忙向门口走去。这时,郑守志和舒放一块进来,郑守志安慰道:“别着急,咱们一起去找找。”

郑守志和舒放几乎同时疾步跑出大门,舒放拉着旺梅坐进车里,郑守志上了曹念索的出租车,两辆车掉头,快速驶去。

曹念索边开车边唠唠:“我爸一大早就出去了,到吃晚饭的时候还不回来,他这么大年纪,身体也不好,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出去,你说,万一有个什么好歹,我这当儿子的心里能受得了吗?你看我妈,都急得哭了。”

“你妈说他去寻找一个叫马全福的战友?”郑守志问。

“兴许是吧,这事儿他没告诉我。我爸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这一点,嘿嘿,我像他。”

另一辆车上,舒放的车疾驶而过,旺梅说:“老曹总唠叨湖林路,湖林路,兴许去那儿找去了,说是一个叫马全福的烈士,早先老家就在那儿。”

“湖林路?早拆迁了啊,咱们先去派出所看看吧。”


江城街道,曹立有步履沉重地走着,看到几位老人在巷口下棋,便走过去问询,老人们听了都摇头,曹立有失望地走开。一位戴着红袖章的老太太望着曹立有,朝旁边几个戴着“联防”袖章的年轻人招招手,几个人跟了上去。

居民区前,曹立有不断地问询着路人,他好像有些支持不住,想靠着墙休息一会儿,却慢慢地往下滑,他就势一屁股坐下,目光呆滞地叹了口气。老太太带着几位联防队员走上去围住曹立有。曹立有睁开眼,莫名其妙地望着老太太。

老太太伸出手:“身份证!”

曹立有急忙翻开口袋,掏了半天,歉意地朝老太太笑笑:“出来得着急,忘带了。”

老太太冷冷一笑:“嘿嘿,我早看你不是好人,都跟你半天了,踩点的吧?”曹立有急忙分辩:“老同志,你别误会,我是造纸厂的退休工人,我叫曹立有,不信,你可以去造纸厂打听。”老太太不以为然:“编,好好编,都退休了,还大老远往这边跑着当老贼!点踩好了,夜里你就当飞檐走壁的大盗了,是吧?”

曹立有忽地站起:“你敢污蔑我?告诉你,我是参加过渡江战役的老兵,我……”

“不跟他琐碎,带他去派出所。”老太太一声令下,几个年轻人上去拉曹立有,曹立有愤怒地一抡胳臂,一个年轻人被扫倒在地,几个人愣了一下,随即一起扑上来。

不远处,舒放扶着旺梅走来,远远看见一堆人在推搡,中间是一个老者,她急忙指给旺梅看:“大妈,你看,那是不是曹大爷?”旺梅愣了一下,突然大喊:“老曹,老曹!”

舒放她们跑到曹立有身旁,兴奋地大叫:“曹大爷,我可找到你了!”前面还在东张西望的郑守志和曹念索听见喊声,快步跑过来。

围着曹立有的几个人不解地看着来人。郑守志跟老太太解释:“他是一位渡江战役的老战士,到这边想找一位牺牲了的老战友。”

老太太一拍巴掌:“嘿,误会,误会。”几个年轻人拉住曹立有:“老大爷,对不起了,我们请你去喝两杯?”

曹立有摇摇头,旺梅拉住他:“老曹,你老糊涂了是不是?大家找你大半天了。”曹立有站起身:“找我干什么,我是去找烈士的家啊。”

“找!找!再找该给你送阵亡通知书了。”

郑守志说话了:“曹老,你可得多多保重,这么多通知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咱们回去商量商量,慢慢来,好吧?”

曹立有摇摇头:“慢慢来?哼,你们都慢了五十年了,还想再慢个五十年?唉,我还能活几天啊?”一句话噎得郑守志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