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商报》:龙在学习飞翔!

shawxu 收藏 0 95
导读:[德国《商报》6月22日报道]题:龙在学习飞翔(记者安德烈亚斯·霍夫鲍尔发自天津) 如何把一架大飞机藏起来?尚鲁国也不禁笑起来。这位总经理坐在自己天津的空客办公室里,眼睛望向一条水泥跑道。“我们把这个庞然大物稍稍遮盖起来,停在了不起眼的地方,以免人们看到机身上的航空公司标志。”他说。 隐藏飞机,禁止拍照,这是客户提出的要求。尚鲁国是法国人,他可以相当冷静地看待这一切。 因为客户是四川航空公司,而被遮盖的飞机涉及国家大事。它是空客A320家族中首架在中国组装完成的飞机,标志着中国是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德国《商报》6月22日报道]题:龙在学习飞翔(记者安德烈亚斯·霍夫鲍尔发自天津)

如何把一架大飞机藏起来?尚鲁国也不禁笑起来。这位总经理坐在自己天津的空客办公室里,眼睛望向一条水泥跑道。“我们把这个庞然大物稍稍遮盖起来,停在了不起眼的地方,以免人们看到机身上的航空公司标志。”他说。

隐藏飞机,禁止拍照,这是客户提出的要求。尚鲁国是法国人,他可以相当冷静地看待这一切。 因为客户是四川航空公司,而被遮盖的飞机涉及国家大事。它是空客A320家族中首架在中国组装完成的飞机,标志着中国是在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情。北京政府希望中国成为航空大国,而且多年来一直尝试成立一家飞机生产厂。如今,首架引人瞩目的飞机诞生了,它将首次起飞。龙在学习飞翔。因此天津工业园区周二将迎来1000名客人,其中包括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

“对我们的团队来说,这也是特别的一天,”尚鲁国说。他已在空客公司当了30年的工程师,目前是空客天津总装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虽然空客的中国合作伙伴仅持有公司49%的股份——空客持有51% ,但这个项目几乎全部由中方出资:地皮、厂房、机械设备和员工培训,就连从欧洲运输小到螺丝的全部飞机零件也是中方负担费用。即便经理们没有透露花费的多少,但可以想像成本是相当高的。

“他们能做到!”马蒂亚斯·奥弗曼说。他站在车间大厅里,中国的女清洁工正奋力挥动着扫帚。地面就像舞台地板一样闪闪发亮。44岁的奥弗曼是飞机工程师,来自德国汉堡。

“天津工厂是汉堡工厂的精确复制品,”他说,只不过天津的更好。由于在中国很多事情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办到,因此奥弗曼相信,在未来10到15年内,世界市场上将出现除了空客和波音之外的第三家飞机生产商——中国的飞机生产商。

车间大厅里到处是分小组讨论着如何安装阀门和铰链或检查机翼和起落架的工人。“我们在向中国同事传授技能,”奥弗曼说。因此,他是在培训未来的竞争对手。并非所有来自德国的同行都热衷于此。他们知道,中国很快就能掌握技能并进行廉价生产。

但奥弗曼认为,有关他在中国泄密会威胁到德国人的就业岗位的指责是荒谬的。他说:“空客A320的技术已经有30年的历史了。而且在这里为中国客户建造的飞机大概是我们无法在欧洲制造的。”

面对来自中国的新竞争,空客似乎尚未失去成功的希望。天津的总装车间看起来更像是学徒工的实习车间而非在激烈竞争中严格按照周期进行生产的工厂。组装过程就像在播放慢动作。即使在筹备期结束后,今后两年内的月产量也只有4架。而在等长的时间内,空客在欧洲的两个总装厂可以生产出总共30架A320 飞机。

因为大多数来自欧洲的工程师不会说汉语,所以每名中国员工拿到了一本厚厚的手册,里面有各种操作技巧和零件的英文翻译。

但语言仍旧是个障碍。一位姓李的工人就在和英语单词较劲。他用母语说,自己在汉堡接受了11个月的培训。这份工作是个“好机会”。只是报酬应该再高一点儿。车间里的其他同事也这么认为。

不过,这些小牢骚似乎没有影响到工人们的主动性。奥弗曼说,中国员工在质量上的高要求让他感到意外。他们的问题是缺乏独自负责的精神。

总经理尚鲁国更愿意谈目标。他希望“达到和欧洲空客一样的质量标准”。通过剽窃来的技术?尚鲁国摇了摇头,他不想再听到这种说法。“飞机可不是能复制的。”因此,他现在更想展望未来。空客的未来或许将有赖于这里的总装厂。尚鲁国从办公椅中站起身来。“我们必须试着从中国这块蛋糕中分得尽可能大的一块。”为此,首架在华组装的飞机要漂亮地完成起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