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外传 我看隋炀帝征高句丽--为《轻松幽默侃唐朝》作的评论

翰峰 收藏 0 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隋炀帝征高句丽之我见


征高句丽是隋王朝的转折点。此前说法是由于隋炀帝杨广在东突厥处召见高句丽国王高元,被置之不理而引发。起因应该没有问题,我想谈谈更深的原因。


1 东夷失礼 大兴问罪


在中国传统的朝贡体制中,藩国失礼,是可以而且是应该讨伐问罪的,除非中原王朝无能为力。从这一点看,杨广并未做错。(错的是愚蠢的武装大游行,以为能吓倒敌人了事。)


2 历史渊源 不容坐大


高句丽之地,其中大部源自汉时就是中原王朝的领土。高句丽兴起于公元1世纪,出自濊貊(wèi mò)部落中南逃的扶余人,创业君主朱蒙(《三国志·魏书·东夷传》)。早期,汉与扶余经常联合打击处于成长期而十分具有侵略性的高句丽,迫其迁都丸都城(现吉林省集安市西面的丸都山上)。曹魏时,高句丽发兵袭击辽东西部。244年被曹魏反击,摧毁了丸都城。313年,高句丽美川王趁晋末丧乱,攻占了原汉之乐浪郡、带方郡,迁都乐浪郡城平壤,结束了中原王朝对朝鲜半岛北部的直接统治。

到南北朝时,朝鲜半岛南部还有三个国家,分别是百济、新罗、任那(由马韩、辰韩、弁韩发展而来)。而高句丽之北的靺鞨(mò hé)则有七大部落,各有酋长,以契丹、奚、室韦较大,经常南下侵扰高句丽。

高句丽联合新罗,百济、任那联合倭国,在半岛上长期争霸。倭国曾派兵渡海,以任那国为基地,联合百济北进,被高句丽好大王击败。551~554年,新罗数次大败百济,使其衰败。562年,新罗吞并任那,逐出了倭国势力。高句丽也深入南部,意图统一半岛,与新罗交恶。又谋与突厥联合,划分势力范围,以求安抚契丹、室韦之众。此时的高句丽谋求成为东北亚地区霸权,必不见容于勃然而兴的大隋。


3 前仆后继 终成正果


隋灭陈一统中原,原为中国郡县的高句丽备感惊恐。多有积谷,少有朝贡。597年,隋文帝修书责备高句丽王高汤积极备战、治兵拒隋。汤奉表谢罪,后文帝封其子高元为辽东郡公,元请求封王,文帝再册高元为高丽王。

598年,高元率靺鞨万骑入寇辽西,被营州总管韦冲击退。细看《隋书》卷84《北狄契丹传》中“(契丹)与突厥相侵,高祖使使责让之。其国遣使诣阙,顿颡谢罪。其后契丹别部出伏等背高丽,率众内附。高祖纳之,安置于渴奚那颉之北。”,余估计不是高元发昏先击大隋,而是纠集靺鞨万骑追击归附大隋的契丹部。

即便如此,高句丽意图降服契丹、靺鞨的野心也招致隋文帝的愤怒。598年6月27日,文帝诏黜高元王爵,令汉王杨谅为帅,30万军讨高句丽。大败而回,高元上表谢罪,自称“辽东粪土臣元”。文帝罢兵,恢复册封。

到隋炀帝时,朝野均以辽东为意。唯刘炫作《抚夷论》讽之,算是绝无仅有的少数派。从地缘政治学来看,此时的高句丽立国四五百年,百济、新罗不能抗衡,倭国亦被击退,靺鞨、室韦称臣,契丹虽叛服不定,也难有作为。特别是高句丽西联突厥更是犯了隋的大忌。其位俯瞰中华,狼垂燕顾。一旦中原有变,就有如后世清兵之入关,不可不防。所以当607年隋炀帝在东突厥启民可汗帐中一见到高句丽使者时,遂生警觉之心。

攻灭高句丽是当时朝野共识。裴矩言:“高丽本箕子所封之地,汉晋时皆为郡县,今乃不臣,别为异域。”,故“安可不取?使冠带之境,遂为蛮貊之乡乎?”。隋炀帝发兵征高句丽,是封建时代一个想有所作为的帝王必然要作的事。并非是如他对宫女所言“征辽亦偶然”,那只是自我解嘲而已。

炀帝失败之后,唐太宗一而再、再而三要征伐高句丽,其远见、决心与隋炀帝并无二致。太宗死后,唐高宗再接再厉,连续发兵攻辽,直到668年灭亡高句丽,攻拔平壤才算完。

在下无意为隋炀帝翻案,以平心而论,隋炀帝是个暴君,但他不昏不庸。相反,他应该算是一个有大才能想做大事成大功立大业的人。其人文采斐然,佛学精湛。武功更有可观。不算其灭陈、平突厥,在609年,亲率大军伐吐谷浑,西上青海横穿祁连山,过大斗拔谷时,海拔三千多米,终年温度在零度以下。士兵冻死大半,随行官员也大都失散。在封建时代,中国皇帝如此亲征、抵达西北如此远的地方,只有隋炀帝一人。又置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进一步促成了甘肃、青海、新疆等大西北成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唯其想做的事太多太大,不考虑民众的承受能力。不恤民力、不念民生,疯狂滥用权力。才导致他的失败,再经魏征(作《隋书》)及后人刻意丑化,结果越来越黑,成了历史上著名的荒淫无耻皇帝。

但其征高句丽,不是愚蠢的一拍脑门,也不是因为高句丽王高元不买帐,而是明智远见之举。


顺便一说:高句丽与韩国高丽王朝(918年建立)不是一个概念。最初的高句丽国家的统治中心在今天中国吉林省的集安与辽宁省的桓仁一带,与韩半岛的关系不大。在高句丽的历史前期,其隶属于汉王朝的隶属性十分强。因此,高句丽应该看作中国古代的一个封建割据政权。至于其影响到了古韩国史的部分,我们可以认可部分进入韩国史。



附录:杨广的《饮马长城窟行》,


肃肃秋风起,悠悠行万里。万里何所行,横漠筑长城。


岂合小子智,先圣之所营。树兹万世策,安此亿兆生。


讵敢惮焦思,高枕于上京。北河见武节,千里卷戎旌。


山川互出没,原野穷超忽。撞金止行阵,鸣鼓兴士卒。


千乘万旗动,饮马长城窟。秋昏塞外云,雾暗关山月。


缘严驿马上,乘空烽火发。借问长城侯,单于入朝谒。


浊气静天山,晨光照高阙。释兵仍振旅,要荒事万举。


饮至告言旋,功归清庙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