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14

翰峰 收藏 2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两个月后,班超、耿广一行赶到了凉州。从去年冬起,奉车都尉窦固与好畤侯耿忠就在此整军备战。酒泉﹑敦煌﹑张掖的汉军陆续集结。连卢水羌兵也及时赶到。一万二千汉军骑兵军容整齐,旌旗招展。

耿广和班超依礼参见了窦固、耿忠。二人慌忙还礼。耿忠跪倒在地,拜见了叔叔。并送了一把名叫“龙文”的好刀给耿广。

永平十六年二月,四路汉军开拔:

奉车都尉窦固与好畤侯耿忠率酒泉﹑敦煌﹑张掖士兵及卢水羌兵万二千骑出酒泉塞,目标――天山北麓白山

太仆祭彤﹑度辽将军吴棠率河东北地﹑西河羌兵及南匈奴兵一万一千骑出高阙塞,目标――涿邪山

骑都尉来苗﹑护乌桓校尉文穆率太原﹑雁门﹑代郡﹑上谷﹑渔阳﹑右北平﹑定襄郡兵及乌桓﹑鲜卑兵一万一千骑出平城塞,目标――匈奴河

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秦彭率武威﹑陇西﹑天水士兵及羌兵万骑出居延塞,目标――三本楼山


第六章 牛刀小试 初露锋芒


此时的北匈奴单于部,也早已得知汉军出击的消息。蒲奴单于召集日逐王、自次王、呼衍王、左右大将、左右当户、左右大都尉、左右骨都侯等贵族商议如何对策。自建武二十五年被南匈奴攻击后,蒲奴单于的弟弟奥鞬左贤王被生擒。单于立另一个弟弟栾提牙比为日逐王,此人精明强悍,将西域各国管理得服服帖帖,征兵征粮,所获极丰。从南匈奴来投的须卜骨都侯须卜居留被单于立为自次王,这是当年伊稚斜单于给叛汉归来的匈奴人赵信的封号,蒲奴单于用这王号封与须卜居留,可见对其充满倚重之意。自次王也没让他失望,几年前闻听汉军有出兵之意,率部从河西退到单于东部后,数次打败乌桓、鲜卑部,又不断袭击汉军居延塞和酒泉塞一带,劫掠大量人口奴隶,声势大震。

蒲奴单于环视一周,慢慢说道:“汉军此次分四路进击我匈奴各部,单于本部、日逐王部、自次王部均在汉军兵锋之内,大家说说该怎么办?”,话音刚落,日逐王牙比抢先说话道:“多年来汉人的步步紧逼,已使我大匈奴失去河南、河西退居漠北。西域之地乃我匈奴最后的根本,退无可退。此地再失,何处是我等立足之处?我部在此多年修养生息,西域各国人物均可使用,人强马壮,何惧汉军。况此次汉军四路出击,看似来势汹汹,实则每一部不过万余,汉军此次攻击我部伊吾地由窦固率军,此人乃汉军中佼佼者,与祭彤齐名。若大单于率我匈奴各部,集中人马,以众敌寡,必能给与重创。待汉军其余胆寒退却时,我方再能给任何一部打击,担保十年内汉军再无胆量出塞。”。

自次王须卜居留初投北匈奴,急于立功表现,但他清楚自己毕竟实力不济,心里更重要的是盘算着如何能借激战之名让单于分给一些人马。清清嗓音也接着牙比的话说道:“日逐王之话,说出我等心思。我部正当面是耿秉、秦彭所率汉军,秦彭曾在西河与我多有交战,被我杀伤不少。但素闻耿秉此人颇有谋略,不可小视。大单于若能拨给我部分军马,我愿作先锋与汉军死战。”。

此二人的话一出,与座诸人众口汹汹,尽是主战之言。

蒲奴单于一摆手,众人止口。听单于说道:“好!汉军要战,便作战。本单于与日逐王合兵一处,就在伊吾地迎战窦固。左大将于当归自次王调遣,与耿秉周旋,只可小战。且战且退,待收拾完窦固,再合兵一处痛击耿秉。涿邪山、匈奴河弃守,所部人马全部向伊吾地集合。”。

众人站起身来,齐声答应。正待退出,一个穿着白色羊裘,脖间套着黄金项圈的小男孩走进帐篷。大声对蒲奴单于说道:“爹爹,这样不好。”。众人一见,一起弯下腰来行礼,齐声说道:“小王子安好。”。

进来的是蒲奴单于的幼子於除鞬,刚满八岁。其母为左大将于当之女,年轻貌美,深得单于万千宠爱。於除鞬自幼生得聪明伶俐,素来为单于喜爱。帐中诸人听到他的话,都面面相觑。牙比大声呵斥道:“小孩子胡说什么?”。单于看了牙比一眼,又转过头来,和蔼的对於除鞬说道:“你一直在帐外听吗?哪里不好,给爹爹说。”。

於除鞬得到父亲的肯定,把腰一挺,大声说道:“我见蛇和黄鼠狼打架,蛇总是卷起身子,不断后退。等黄鼠狼累了,才一口咬住。我们也该退,等汉人累了再打他们。”。

众人听了这八岁男孩的话,惊奇得说不出话来。自次王先反应过来,高声说道:“小王子此言不错,窦固所有部署都是针对伊吾而来,我军固守此地,不异画地为牢。汉军远来,我军正应诱其深入,向西北退却。伏重兵于沙漠北,沿途袭扰,待汉军人困马乏,一举歼之。”。

呼衍王乌都尔乃日逐王牙比属下,眼见牙比露出不快之色。想了想说道:“以汉军布置,窦固与耿秉两军相距不远,互相策应,确实不利我军与汉军在伊吾决战。向西北退却拉开汉军两部,另寻决战之处甚好。但万一汉军占住伊吾,并不寻我军决战,又该如何应对呢?”。

日逐王牙比大声叫道:“让我放弃伊吾,我决不答应。”。

蒲奴单于止住众人纷纷之言。说道:“於除鞬说得很好,打仗总要先保护好自己才能打敌人。汉军远道而来,必然急于与我决战,否则难以向他们的皇帝交代。将伊吾丢给窦固,我们在沙漠后面等他,杀他个全军覆没。即便窦固不再追击,我们还能再夺回来。一旦在伊吾陷入苦战,再被耿秉夹击,只怕就没机会了。”。说完抱起於除鞬,取下自己头上的金冠戴在孩子头上,对众人说道:“这孩子如此聪明,乃是昆仑神赐给我匈奴的福祉。在我百年之后,这孩子必是我大匈奴的希望。”。

众人跪下。大声呼喊道:“昆仑神!昆仑神!”。

只有牙比的眼中射出一丝寒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