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八十五章:悲歌前的奏鸣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赵海龙见金大牙也开始上套子了,便把底牌兜了出来。

他说:“老金,你说的没错,把顾燕能献出来,肯定是需要你出很大的回报的,梁晴这点事的确还犯不着。”

“哈哈,看看。就知道你有阴谋,实话告诉你赵老弟,我是出不起那回报的,我的钱大部分都被我转到国外的老婆孩子头上去了,要是不为钱,让我背着老谢为你们干什么,我也没那个胆子。”

金大牙似乎在拒绝赵海龙的“合作”。


“老金啊,你看你,总得让我把话说完不是。这个合作仅仅是让你把张莉莉‘借’两天而已,完了就完璧归赵。作为回报我让你平平安安的得到顾燕。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赵海龙完全抖开了底牌。

“我说赵老弟,你这是帮汤凯的忙吧。我说怎么可能把顾燕都抬了出来那,这么重的分量显然是要我出大代价的。”

金大牙摆出了预备谈条件的架势。


“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帮谁的忙你我都心知肚明,关键是你老金认为值还是不值了。觉得值咱们就往下谈,觉得不值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赵海龙也做出了成败在此一举的姿态。


“好,只要你说的不是糊弄我的话,那么可以谈谈看。”

金大牙知道谢长林只是想把张莉莉作为高级礼品暂时存放在临时看押所里罢了,将来肯定是要“送人”的。他的心思全在于洁身上,只要不动于洁,谢长林就不至于和谁拼命。

他说:“那你说说顾燕如何能弄到手,而不会有严重的后遗症那?”

他掏出了香烟递给赵海龙。


赵海龙一看金大牙的表情举止,就知道此事有门儿了。

“是这样的。”

赵海龙说:“其实我保护顾燕完全是看在马步芳马长官的份上,现在顾燕正式和马长官翻脸了。”

“真的,你怎么知道的?”

“这我能不知道吗,这次顾燕去兰州,和马长官吵的是一塌糊涂,马长官给我打电话,叫我从此不要再管顾燕的任何事,他已经和顾燕断交了,这两天就要把她赶回上海那。”

赵海龙编起故事来一点都不脸红。


“这事确实吗,你赵老弟不会是在和我说笑话吧?”

金大牙开始全神贯注起来。

“这事也能开玩笑吗?马长官要我告诉谢长林,顾燕一下飞机就可以把她正式逮捕起来。”

赵海龙说着直摇头,好象挺为顾燕惋惜似的。


“哈哈,报应啊。”

金大牙终于兴奋了:“没想到这个傲慢的公主也有这一天啊。那这事你通知了谢长林了吗?”

“还没来得及那,准备一会儿打电话给他,先就手告诉你一声。”

“哎呀,那你这个电话先不能打,否则顾燕到了老谢手里他会连于洁都不要的,能得到这个俊妮子那可是全体上海男人的梦想啊。”

金大牙赶紧叫赵海龙不能通知谢长林。到此,金大牙完全跌到了汤凯和张望鹤和赵海龙的套子里了。


赵海龙按捺住心里的窃喜,说:“对,对,我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那。顾燕要交给你老金处理才对,这样你既能在毛人凤面前露一手,还能尝到顾燕肉体鲜嫩的滋味。所以这事我不能告诉谢长林,否则他真能甩了于洁,而把矛头对向顾燕那。”

“是啊,是啊。我要好好的整整这个傲慢的公主,我要她到时候求生不能,求死不成,想想也真是爽到了极点的事了。”

金大牙相信自己的处置能力,他甚至已经在想该如何奸淫顾燕才能最大程度的过瘾。


赵海龙见第一步目的达到,话题一转说:“那么老金,张莉莉的事你……?”

“哦,是的是的。你通知汤凯,随时可以把张莉莉带出去,但是有个前提,早上张莉莉必须出现在训练场上,否则老谢早上喜欢来训练场视察,见她不在那就要连累我了。”

“好,没问题哦,你老金还是够朋友的。那我就通知汤团长了啊。还有,李章的事你这个智多星顺便给出个主意吧。”

赵海龙此刻已经十分轻松了。


“这个不用你操心,晚上我找几个弟兄蒙上面,冲到李章的宿舍打他个半死,警告他梁晴是你的人,他要敢抢在你前面动手,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金大牙做这种下三滥的事非常有把握。


为了防止李章很快动手,赵海龙找到梁晴告诉她晚上他去汤凯公寓谈事情,可以顺路把她送到朋友家去玩。

梁晴当然是十分乐意的了,她算了一下,今天正好是星期天,杨乐乐一定也利用休假去了“四力公司”,正好人多一起聚聚。

赵海龙还是象以往一样把梁晴放在了那个路口后,自己去了汤凯公寓。


“哈哈,小试牛刀就大获成功啊,赵兄功不可抹。我明天下午就去接张莉莉,离把她压在床上的日子不远了。”

汤凯兴奋极了,既耍弄了谢长林,自己还捞到了性感大美女,他感觉到无比的痛快。

张望鹤在一边提醒道:“海龙,你得马上给马步芳打个电话,告诉他谢长林还想设圈套害他的宝贝女儿顾燕,你说你正在平息之中,让马老爷子拖住顾燕几天,否则顾燕一回来咱们的好事就得穿帮了。”


“对对对,赶紧打,马上就打。”

汤凯一下被提醒了。

他说:“顾燕那野丫头任性,你得把问题说的夸张了,吓唬住马老爷子不放顾燕回上海来,等咱们的好事都一一完结了,再让她过来。”

“恩,有道理,我马上就打,你们先帮我把该说的假话编圆了,我来和马长官说。”


梁晴按和赵海龙的约定一早赶到了基地训练场,但奇怪的是日头都升出老高了,也不见平时教练李章的影子。

虽说梁晴很讨厌李章平时的骚扰,但毕竟他是自己的教练啊,便喊上了于洁和自己一起去李章的宿舍找他。

她们俩在宿舍门前敲了半天的门,也没人应声。

于洁一拧门把手,门没锁,于是就和梁晴走了进去。


突然间,眼前的一幕吓了她俩一大跳。

只见李章躺在地板上,满脸是血,正蠕动着身体发出轻轻的呻吟。

“喂,李教练你怎么了?”

梁晴赶紧上前扶住李章,然后让于洁去喊人来帮忙。


于洁很快就负责训练场警卫的赵海龙带着场地保健应急医生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

看到医生正给李章包扎,赵海龙问道。他知道这是金大牙“兑现承诺”的战果。


“赵,赵处长,你还好意思问啊,这不就是你的杰作吗。”

李章垂着头无力的回答道。

“我的杰作?我怎么听不懂啊。”

“呵呵,你就装吧,昨天半夜我房间闯进来三、四个大汉,都蒙着面那,二话不说上来就打,难道你还否认是你指使的事实吗?”

李章完全认为这是赵海龙干的,只不过梁晴在场,他不便把话说的太明而已。


赵海龙说:“你这人真是莫名其妙,昨天我回家过夜去的,还把梁晴小姐带出去会她的朋友去了,这个梁小姐可以给我证明啊。”

梁晴说:“对,我可以证明这事和赵处长毫无关系,他送我到朋友处都晚上10点多了,早上5点半就来接的我,你被打也是10点,赵处长根本没有做案时间啊。再说,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那?”

梁晴为赵海龙鸣着不平。


抵着梁晴的面,李章当然不敢说是为准备强奸你的事而产生的矛盾了。正好医生在给他检查骨头,疼的他直滋牙裂嘴的。

梁晴是军医出身,在医生到来之前,已经给李章做了检查,发现骨头还好,没怎么伤着。主要是皮外伤和软组织挫伤,不过也算是蛮厉害的。


赵海龙对医生说:“先送医院吧,事情我负责调查清楚,给李教练一个交代。”

梁晴心肠非常的善良,她说:“他是我的教练,我也陪着去吧。”

赵海龙说:“那也好,等李教练没事了你赶快返回训练场来继续训练就是。”


李章非常感动,他对自己一直不放弃对梁晴的强奸追求感到十分惭愧。

他在病床上暗示梁晴说:“梁小姐,你能回你的部队就回去吧,这个比赛我看你没什么参加头,人身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啊。”

梁晴没听出来李章话里的意思,她认为这是李章自己挨了打,产生的一种本能的反应。


等谢长林带着陈五赶到医院看望李章时,梁晴已经乘着送李章来医院时的车子返回了基地训练场。

“站座,这个赵海龙太狠毒了,让人下手这么重,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李章找赵海龙威胁要私自先动手强奸梁晴的那件事就是受谢长林指使的,现在见到了主子,他当然忍不住要诉苦了。


谢长林知道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很放松的说:“李章,放心养你的伤,这事我会处理的。我问过医生了,幸好没伤着骨头,调养两天就没事了。我听说梁晴刚才也陪着过来的?”

“是啊,站座,梁小姐真是个不错的姑娘,我不想再执行那有点缺德的计划了,您是不是考虑换个人,要不干脆放梁小姐一码算了。”

李章现在知道梁晴是典型的大家闺秀,良家知识型妇女的典范了。


“哈哈哈哈。”

谢长林大笑了起来,见傍边只有陈五在,他对李章说:“就你这样的性格怎么能做一个合格的特工人员那,优柔寡断,娘们性格,这么容易就被人感动了啊。”

李章说:“那站座的意思是……?”

“这两天好好养你的伤,完了给我回基地去,我估计赵海龙最近会对梁晴有所动作,到时候我要你抓他个现行,然后把赵海龙完全争取和控制起来。”

谢长林说着俯近李章的耳朵,小声低语了一番。


汤凯按照赵海龙和金大牙的“协议”,趁谢长林去江阴要塞开协调会议的好时机,去训练场接出了张莉莉。

不过他知道马上占有张莉莉还不现实,那会和谢长林发生重大冲突。但是要是张莉莉自愿的话,谢长林也就说不出什么了。

所以他异想天开的准备以“软”的方式诱惑张莉莉上他的套,因此一接出张莉莉,他就直接把她接到“上海大饭店”。


“张指导员,我想请你换下你这身共军的军装,您瞧瞧,一身黄军衣配上这黑色高跟鞋也不相称啊。”

汤凯在酒桌前一边点着龙虾、牛排等,一边望着张莉莉说道。

“那是你们造成的,我的军装本来部队给配的是平跟女式皮鞋,你们偏变态的要我换上高跟的,这能怪着我吗?”

张莉莉答应和汤凯出来是组织上指示的,目的是要她把吊住汤凯的“胃口”,尽量拖住他,让他在不知不觉中为“美人鱼行动”创造重要条件。


“呵呵,你看周围那些人的眼光,都盯着我们这桌那。一个身着国军上校军服的长官在和一个穿着共军军装的姑娘吃饭,实在是有点滑稽吧。”

张莉莉顺着汤凯的手指一看,果然周围的食客,都悄悄的忍不住往这里看上几眼。

她说:“哦,我没其他衣服,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我被你抓的时候就是穿着军装的啊。”


“对,对,是我的错,我的错。一会带你上南京路采购衣服去。你看人家梁晴,和你一样都是解放军的女军官,但是换上那种高开叉的旗袍,显得多俊俏啊,还有她脚上那双超级性感的双斜拉带的高跟皮鞋,谁见谁不流口水啊。”

汤凯谈这鞋女人穿着上的事那真是行家里手了。


张莉莉说:“那你的意思也让我穿的和梁教导员一样,你就开心了?”

“哦,不,不,不,各是各的事儿嘛。我是根据你的身材特点为你事先设计了一下穿着,一会去永安公司你换上试试,我一共为你订做了四套,要是满意将来大赛时可以穿上,也让我跟着荣耀荣耀啊。”

汤凯在慢慢的打出自己的糖衣炮弹。


张莉莉要不是有上级指示在手的话,早一脚把汤凯踹到桌子底下去了。

可眼下还是不得不和他敷衍着。

她说:“我参赛,你荣耀什么,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哦,对对,张小姐说的在理,我只是张小姐的崇拜者之一而已,做点贡献罢了。”

汤凯看着张莉莉军服胸前那一起一伏的凸顶着部分,真恨不得马上扒开她的衣服,好好的揉搓上一番。但他知道这么做只会是一时之快,绝对获得不了张莉莉的芳心。


这时候菜都一一上齐了,汤凯让赵海龙、张望鹤和几个被邀请来陪同张莉莉的社会名媛一起举杯敬张莉莉。

这是张莉莉被俘后,第一次自由的走出了看押所,她非常感慨。作为个体她很想找机会溜跑掉,但是做为一名军人,她更懂自己要服从上级的安排调度。


酒席完毕后,张望鹤和那些社会名媛去夜总会跳舞鬼混去了,他这人和军统局长毛人凤有个共同的脾气,就是不喜欢做强奸那样的事,张望鹤觉得用那样的手段获得的女人一点味道也没有了,仅仅是满足一点变态的兽欲罢了,所以他都是爱和那些风月场上交际花混在一起。

其实在这点上,赵海龙也和张望鹤差不多,因此他们都看不起军统那帮乌龟王八的特务,动不动的就强奸妇女。


赵海龙和汤凯的两个警卫陪着汤凯和张莉莉去永安商场购买衣物鞋袜。

本来在赵海龙的眼里,张莉莉只有穿军装才最好看,没想到张莉莉换上旗袍和女式西装一样的靓丽照人。不仅是汤凯,连赵海龙和其他买衣服发顾客都眼睛发直,驻足观看。

“这是那里来的电影明星啊?”

“好象没见过,新人吧。”

“哦,那她肯定和导演睡过觉了,不然那对奶子会长的那么饱满啊。”


汤凯对围观的人呵斥道:“看什么看啊,都走开,美女没见过是吗。要是再胡说,当心我不客气了。”

大家见是国军军官知道惹不起,都散开去了。

远远的还能听到不舍的议论。

“看上去不是演员,应该是国军军官的情人。”

“恩,是啊,这小娘子奶子又挺,脚也提别的好看,看上去够资格参加亚洲小姐选美大赛的那。”


“据说这次大赛的冠军肯定是《申报》那个头牌女记者顾燕的了?”

“这话毫无根据,我看这个小娘子就能和顾燕有得一比那。再说这次大赛来了那么多美女,简直让人眼花缭乱。我去训练场参观过了,一个叫梁晴的大高个共军女代表,那才叫个俊那,别的不说,单凭她那双长长的骚美脚上穿的那双好看的高跟鞋,你当场就能射出来。还有,我见着这个小娘子也面熟,好象就是在训练场上见过。”

“哦,有这样的事,那这个梁晴跑到上海来,国军也不抓她吗?”

“这次是国际比赛,不分宗派,不论团体的,共军有资格公开参赛,只要是中国人就行。”


给张莉莉买好了衣服,汤凯又带她去买皮鞋,什么式样性感美观,汤凯就尽什么样的买,他想尽可能的讨得张莉莉的欢心。

张莉莉虽说身材健美,但并不显胖,她的脚也是双超美的脚。甚至和顾燕的差不多,所以选择鞋子很容易,俗话说这叫脚衬鞋,鞋贴脚。

汤凯比较妒忌梁晴那双长脚上穿的那双斜拉双细带的式样,所以也让张莉莉试了一下,但张莉莉穿这种式样的并不好看,她的脚没梁晴的那么长,脚面上背上带自然不如梁晴的好看,因此她穿无带的船型鞋为最佳。


赵海龙被这一路和张莉莉汤凯走的买的,引起了刺激。他想自己对梁晴也该这样,带她买买东西,吃吃大餐,说不定能让她对自己产生好感那。

他看了看表,不由的想,现在是九点多点,到10点就该去那路口上接梁晴回基地去了。今天梁晴说好了不在“朋友”家睡,回基地去。


赵海龙想,届时,离上海各店铺关门打佯还有四个小时,何不自己带梁晴也逛逛这座不夜城那。不能风光全让汤凯一人给占全了,反正自己的老婆带着孩子回安徽娘家了,回家也是闲呆着。

赵海龙想,可以再给梁晴买双质量好的皮鞋,就能有理由问梁晴要她脚上正穿的那双让所有男人着迷的斜拉双细带高跟皮鞋了。


九点半的样子,赵海龙和汤凯说他要去接梁晴了。汤凯乐得赵海龙不在旁边当“电灯泡”,自己可以跟张莉莉再弄得亲近点。

“好吧,你去接你的梁大美女吧,我再带张小姐逛逛,夜里12点我送她回基地,不然金大牙要不放心了。”

赵海龙出了商场,发动了吉普车往那个路口而去。


梁晴原本今天夜间可以不回基地的,但是由于顾燕还在兰州没有回来,她必须担负着两头的联络传达和指挥,不得不惦记着在基地里的战友们。所以来之前,就和郭书记等讲好晚上要返回。

郭书记交代梁晴的问题就是,再和杨乐乐配合,把许军偷带进基地,对最后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基地生化武器成品库进行全面的侦察,为最后确定作战方案细节提供有力的物证。


梁晴和郭书记等做了许军再进基地的具体策划和时间上的安排,完了就轻松的坐上黄包车,来到了那个路口等着赵海龙,她看了看自己的坤表,是九点五十三分。

梁晴今天还是那身打扮,浅米色的薄丝绸高开叉旗袍,肉色的长丝袜包裹着她那长而秀美的两条腿,脚上正是迷人万分的那双黑色斜拉双细带的高跟皮鞋,由于梁晴本来就是细心爱护,脚上的皮鞋总是被她擦的睁亮睁亮的,在夜晚的路灯下也反射着诱人的光亮。


五分钟后,赵海龙的汽车轻鸣了两声喇叭,停在了梁晴的身边。

“梁小姐,请上车。”

赵海龙从里面推开了车门。

梁晴迈上车坐定说:“谢谢赵处长,咱们走吧。”


赵海龙道:“今天时间还早,我想请梁小姐逛逛街,看看大上海的夜景。”

梁晴是个很谨慎的人,她本来不想去,但想到赵海龙这些日子帮自己的帮很多,还帮着自己赶跑了不少骚扰者,梁晴还的觉得作为感激,自己也有必要陪着他转一圈。

于是梁晴爽快的答道:“可以啊,既然赵处长有这个雅兴,那就走吧。”


但是梁晴并没有收到上级的指示,让她做赵海龙的工作,所以到了商场里,梁晴总是礼貌的拒绝了赵海龙要给自己买这买那的殷勤举止,因为梁晴从来没占别人便宜的习惯。

梁晴什么都不让买,总说自己都有。这让赵海龙既郁闷又不高兴。他本来的目的也只是想哄下梁晴脚上那双性感的皮鞋,但是看上去连这目的也不易达到。


“梁小姐,那我请你去喝杯咖啡吧?”

“谢谢赵处长,天也不早,明天一早还得训练那,我看我们还是回食品厂里的训练基地去吧。”

梁晴说话故意显得自己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食品厂其实就是罪恶花基地的样子。

“看来梁小姐是看不起我赵海龙啊,这点面子都不给啊。”


“哦,不是这个意思,赵处长误会了。您要是请我,那明天咱们早点来好吗,我保证喝你的咖啡。”

梁晴还有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她的大方。

“那好,那就明天吧,到时候再请你到我家看看,咱们已经是朋友了。”

“好的,没问题。”

得到梁晴的肯定,赵海龙才觉得心情好多了,开车送梁晴回基地。


正好到了基地门前,汤凯也开着车把已经换成一身藏青色西装套裙的张莉莉送过来,两人放下两个姑娘,然后一起回头了。

汤凯让司机开车跟着,自己上了赵海龙的吉普。


“怎么样,赵兄,你才把梁晴送回来,想必是先去哪儿潇洒过了吧?”

“得了吧,凯子,你就甭臭我了。梁晴让我觉得太神圣了,根本靠不近,哪儿象你和张莉莉啊。”

赵海龙还再为梁晴自觉和不自觉的和他拉出的“距离感”忧愁着那。


“哦,你给她买衣服买鞋了吗?”

“她连喝咖啡都不肯,东西就更不肯要了。这一点起码张莉莉要比她随和的多了。你怎么样,有把握搞定张莉莉吗?”

“我感觉难,恐怕是难搞定。别看张莉莉买什么都要,也肯一起喝喝咖啡,但我感觉她心理上完全是在敷衍我,我再应酬她几次,实在没希望搞定的话,我可就要动硬的了。”

汤凯的这些感觉相当的灵敏。


“凯子,我看你在大赛前还是别动张莉莉,她和顾燕是本次大赛夺冠的热门,出了事,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你。”

赵海龙告戒道。

汤凯说:“赵兄,我倒是听说梁晴才是夺标的第一热门啊。谢长林那个老东西不是搞了个什么‘强奸欲望倾向调查统计表’吗,据说梁晴被排在了第一位。”


“你这是那门对那门啊。老谢的那张表我也填了,根本是和选美大赛无关。冠军未必是最能引起男人欲望的人,最能引起男人欲望的人也未必能成冠军。冠军是组委会根据选手的综合素质和身体条件进行的测评,而不管选手是否能引起人的欲望。”

赵海龙说完,又把谢长林让填表的事情经过始末详细向汤凯解说了一下。


“我的个乖乖,是这样啊。那凭我的经验,谢长林一定要喊人动梁晴的手的,否则梁晴的人气会很高,她又不是谢长林的战俘,万一拿到很高的名次老谢脸上无光的。”

“这不对吧,那万一张莉莉拿到名次,不一样可以获得特赦令会被释放吗?张莉莉不也是代表共军参赛的吗。”

赵海龙觉得汤凯的话缺乏逻辑性。


“哈哈,赵兄你真实在,你以为谢长林他们会讲信誉吗?要是那样,他霸着的于洁基本上稳拿最佳美脚奖,莫不成他还能放了于洁不成?这是绝不可能的事吧。”

汤凯看这些问题似乎比赵海龙要老到的多,因为放在他自己身上, 也可能去讲什么信誉的。

不过赵海龙还是一下就明白了。


他说:“对,谢长林一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挠国府发出特赦令,但是对于梁晴这样公开的正牌选手他是没法扣押的,所以为了不让共军获得大赛名次,他一定会设阴毒的法子让梁晴失去处女的贞操,从而失去参赛的资格。”


“这算你赵兄说到点子上了。对于梁晴这样的罕见漂亮女人,谢长林绝不会只满足于对她实施强奸,肯定是要叫人轮奸。,这其一是想强行占了梁晴那漂亮骏马的人太多,他总要协调好手下手上的那些人事;其二那,消磨梁晴的意志,就此可此告戒那些参与美人鱼行动的共军,被抓住没好下场。老东西是想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

不能不说汤凯的确是完全道出了谢长林的阴暗心理了。


赵海龙惊叹道:“谢长林这是要把选美大赛利用到及至的程度了。又是掩盖基地的所在,又是设置暗中的人质阻碍,还要主动攻击美人鱼行动的组织者。所以说他并不急于奸淫于洁,保存张莉莉,逮捕黄艳,威胁顾艳,攻击梁晴,每走一步都是他棋盘上的预先策划好的。”

“是啊,所以才叫他老狐狸嘛。”

汤凯说:“赵兄,我们再不下手,恐怕等老狐狸的计策实现了,我们就汤没得喝的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