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二章 穿越 第十三节 比武定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这几天出差了,没有及时上传,请大家多多原谅!虽然写得不怎么样,还是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留言,送鲜花!谢谢!



看着大家的热情已经被自己激发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李琮接着语出惊人:“既然是军队了,那就要有军队的样子,按照目前的人数,咱们先编成一个营,设一名营长,下面有两个连,每个连一名连长、一名副连长,下辖三个排,每排一个排长、一个副排长,每排三个班,每班一个班长一个副班长。这些官位,咱们一律有能者居之,没那个能耐,就不要当官。为了公平起见,下面咱们开展比武,你要是比其他人厉害,你就做连长、再不行就做排长、再不行就做班长,最后你还不行,你就只能做战士了,你们明白了吗?” 鄙人不才,先充任营长,当然,如果有谁自认为可以比我更能胜任这个位置,不妨直接说出来,比一比,我是很赞成这样的下面有两个连,

下面这些“未来”战士的情绪更加兴奋了,现在不仅有饷银拿,更有官当,而且是比真本事,谁有本事谁就当官,以前哪有这些好事,所有的好事都是大当家的的,钱他一个人拿,谁当官也是他说了算,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可不服。现在看来这当兵没错,跟着这位新老大更没错,什么事情都很公平。一时间,李琮的人气指数节节攀升。

黄东和吴德宝两人心里有点不乐意了,原来自己在这里是二把手和三把手,现在自己已经主动退让到四把手和五把手的位置,怎么李琮还要剥夺自己最后的一点权力呢?比武,虽然这里没人能比得过自己,除了这位新老大带来的两个不明底细的小弟还不知深浅。但是,要和以前的下属在一起同场竞技,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放呢?两人的脸上满是不满的表情。

李琮看在心里,嘴上却说:“我知道,和以前是自己下属比武,肯定会没面子,但是话又说回来,要有真本事,别人才会服你,不能服众,是不行的,要是有真本事,就拿出来让大家瞧瞧,自己在这里也不是混得,这比武,我们每个人都要参加,只是可以自由选择你想竞争什么位子?我也不例外,鄙人不才,选择竞争营长,谁有兴趣和我竞争就来吧。”说完,满不在乎的看了看众人。

听了这番话,黄东和吴德宝立刻想到了戏文里,古代出征,在出征前挑选大将,也是经常有沙场较量,然后才能担任大将的,这也算是惯例,而且连李琮都要参加比武,这谁也没有话说。必须要有真本事,否则,以后在这里就不好混了。想到这里,二人的心里才算是平衡了很多。

不过,这里没有人想和李琮竞争营长,因为一些人已经在开始领教了李琮的厉害,尤其是李琮在树林里的表现已经震撼了许多人,即使没亲眼见到的,这段时间也听那些亲身参与的人把李琮吹得犹如天神下凡一般,一开始别人还不信,但是等到那些人把自己被李琮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炫耀似的抖搂出来给大家一看,大家才信服。现在李琮竞争营长,自然而然没人和他争了。大家都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没必要去出丑。

营长这个职位没有希望,其他的职位还是很多的,众人开始摩拳擦掌,凡是有把子力气的,都准备参加竞争了。

看着众人跃跃欲试,黄、吴二人知道阻止不了这历史的车轮,也开始一门心思的考虑怎么把那两个连长的位置抢过来干一干。

众人现在最关心的是:看来这比武是免不了的,还是问清楚比什么?怎么比吧?不然规矩不清楚,呆会儿吃亏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想到这里,黄东和吴德宝立刻就问:“好,比什么?怎么比?”

李琮早就想好了方法,一要体现公平,二要让刘进和张宏顺利当上连长,控制住整个队伍。

李琮不紧不慢的说道:“第一,比枪法,三百米远,三枪,谁打的准谁赢;第二,比格斗,看谁的拳脚好;第三,比耐力,长跑,路线我已经想好了,谁先到终点谁就赢了。怎么样?”

:“没问题,开始吧。”所有人都是一副急吼吼的样子。

李琮一看大家对规则没有意见,心里暗自窃喜:这下子,你们可就上了老子的道了,这三项,可是我们特种兵的基础科目,就凭你们这些小毛贼,怎么会是我们的对手啊。幸亏你们都同意了,没有想出些比赛上树掏鸟窝,下套子抓野兽的歪点子,要不然老子还不一定比得过你们呢。

李琮赶紧宣布,首先是竞争连长,谁来?

刘进、张宏、黄东、吴德宝四人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其他人互相看了看,没人再站出来,大家都心里门儿清,想来可就是能力差点,原来山寨中谁能比得过两位当家的。

李琮让人将做好的靶子放置在三百米远的地方,然后让四个人都挑选了自己满意的武器,做作准备。

看着靶子设置好,众人纷纷围拢过来,站在四人身后,想看看四人到底谁强谁弱?

四个人也都自顾自的摆弄着手中的武器,不断调试。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众人心里也都莫名的紧张起来,不知道这一场比试到底如何?

刘进和张宏心里没有丝毫的压力,这点距离对于千挑万选的特种兵来说,实在不是什么问题,自己脱靶除非是自己根本就不想命中目标。这第一场比试没什么意外的话,应该拿下。二人低垂着枪,显得很轻松,只是集中注意力看着标靶。

黄、吴二人心里也在盘算:这三百米虽说有点远,但是,按照自己的真实水平,应该可以击中。二人互相对视了一下,慢慢端起枪,不断地对标靶进行瞄准。

李琮看着四人准备了好了,也立刻喊道:“准备,射击!”

话音刚落,黄、吴二人的枪就响了,这二人的枪打得之所以快,主要是因为前期瞄准的时间长,有把握,还有就是先开枪可以打断对手的节奏,影响对手的发挥。开完枪,黄、吴二人感觉不错,心里不禁很得意,脸上也浮现了满意的笑容。

可是,刘进和张宏丝毫没有受到二人的干扰,听见李琮的命令后,二人迅速的端起枪,仿佛就没有做出任何瞄准一般,抬枪就射,“砰砰”两声枪响,二人的表情依旧轻松。

面对这三百米远的靶子,一阵枪响之后,四人都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丝毫不担心自己会失手。果然,消息传来,四人都顺利地击中了目标。

看着结果,李琮心里不由得对黄、吴二人产生了新的看法,刘进、张宏那是千锤百炼,才得来的硬功夫,可是黄、吴二人枪法之好也出乎了意料,看来这两人也不是草包,自己也是一时大意,没有设置个什么10环、8环的圈圈来考考他们,只是说击中目标就可以了,现在只能是判四个人第一回合不分胜负。早知道,就打五百米。算了,现在再说就是马后炮了,还是论格斗吧,这一次应该不会失手了。嘿嘿……。李琮心中突然闪出一阵不良的坏笑。

在格斗中,不出所料,刘进、张宏虽然不是一个照面就撂倒了对方,但是也没费多少手脚,打得黄、吴二人躺在地上哼哼唧唧。更为可怕的是刘进、张宏似乎还没用尽全力。

“恐怖!”此时此刻众人的心中只有“恐怖”两个字能表现大家的心境。围观的众人心里都暗自庆幸:这些人还是人吗?怎么看都像是从地狱出来的杀神。尤其是这恐怖的能力看来也不是营长一个人有,营长手底下这两个小子也是个厉害的角色,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以后还是少惹这些人为妙,这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真是受苦了。众人脸上都浮现出对黄东、吴德宝的同情。

李琮很满意刘进和张宏的表现,但是嘴上却说:“没关系,输赢无所谓,大家休息一下,黄东和吴德宝再好好准备第三场比试吧。”如此就轻描淡写的承认了刘进和张宏的胜利。

李琮心里很清楚:现在必须要表现出一副谁赢都无所谓的样子,必须要让大家感觉到无论是谁赢谁输都是自己的手下,不存在亲疏远近的问题,这样才能使众人觉得目前的比试只是队伍内部的正常较量,而不是新老势力争权夺利的斗争,这样也会显示出自己在任何问题上都会一碗水端平,对谁都是一视同仁的,这样众人才能快速对自己产生归属感和认同感。这些细节,李琮还是很注意的。

黄、吴二人一边享受着痛苦的按摩,一边在盘算后面的对策。对第二项的比试,黄、吴二人心里还是很服气的,毕竟大家都是凭借真功夫,自己技不如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这第三项,自己却未必会输给刘进和张宏,只要第三项赢下来,大家还是平手,到时候肯定会再比试其他的项目,自己的机会也就来了,这连长的位子谁坐还不一定呢。

黄、吴二人之所以有如此的信心,其原因就在于:别的不敢说,这长跑,对于山上做着特殊行业的弟兄们来说,哪天老子不跑个万八千的,简直是太熟悉了。尤其是有时候老子天天在这满山跑,当然,不是追别人就是被别人追,长此以往,那可真是千锤百炼,打下了长跑的雄厚物质基础。要是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奥运会长跑这这玩意儿,说什么也要去参加一下,保不定能获个奖。所以,论耐力,准把这两个小子跑趴下。

四个准备参加第三项比试的人,各怀鬼胎,都对自己充满信心,仿佛胜利已经唾手可得一样。

看着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李琮一声令下,四人就立刻冲出了起跑线,只是四人的反应截然不同,黄、吴二人像是在进行百米冲刺一般,“刷”的一下就跑出去了好远,那劲头就像是前面有个大姑娘等着他们去拥抱一样,想一下子把刘进和张宏甩掉。而刘进、张宏则是不紧不慢得跟着黄东、吴德宝跑,即不太快也不太慢,不和黄、吴二人比试速度,但是也不让他们落下太远。

刘、张二人心里清楚得很,这耐力可不是一下两下就比出来了,必须要步幅平稳,才能使体力绵延悠长,黄、吴二人这个跑法,过不了多久,就会体力不支。看样子这两个小子以前是被别人给追习惯了,遇到跑步就是撒丫子一顿猛冲。黄、吴二人的表现使得刘进和张宏边跑边摇头,胜负的天平已经明显向刘进和张宏倾斜了。

可怜黄、吴二人一看后面刘进和张宏还没有追上来,心里十分得意:那两个小子跑步不行,这次是稳赢了。

李琮带领着众多手下懒懒散散的坐在地上,看着四个大男人你追我赶,刚开始大家还很有兴趣的评价一番,随着比赛的推移,众人也拿不出太多的热情给他们加油了,只是漠然的看着比赛。

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四个人已经跑了10公里,四个人的表现已经很清楚的显示出优劣了。黄、吴二人再也没有刚开始那股劲头,步幅紊乱不说,还大口喘着粗气,一幅大汗淋漓的样子。看情况,黄、吴二人有点支持不住了,可刘进、张宏却依然呼吸平稳、似乎只是热了热身,耐力依然还有不少储备。

黄、吴二人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奶奶的,这还是人吗?怎么都跑不累一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跑不死吗?自己可真有点支持不住了,可是那连长的位子实在是很诱人,这节骨眼上自己可不能放弃啊。二人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抖擞精神,重新振作,奋力向前跑去。

然而,随着路程的加长,黄、吴二人的腿是越来越沉重,肌肉变得很僵硬,两只胳膊无力的、机械的来回摆动。眼前的路仿佛也变得越来越凹凸不平,自己的脚像是踩在棉花包里一样,绵软无力,尤其是肺部,仿佛空气再也压缩不进去一样,即使自己的嘴张得老大,也无济于事,嘴巴干渴得要命,肺部像是被火烧一样,难受之极。

又跑了五公里,黄、吴二人终于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后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两条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将氧气奋力的吸进去。而刘进和张宏看见两个人已经倒下,知道胜负已分,也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两人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出了一些汗,虽然呼吸有些沉重,但是基本上没什么事。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李琮最为高兴地,他心里暗暗偷笑:就这点儿运动量,在原来部队训练就是小儿科,拿到这里,也只不过是进行一下子恢复训练而已。赢得这么轻松,都是在意料之中的。

李琮让人扶着黄、吴二人起来走一走,减少运动后的不适反应。

待休息完毕,李琮问道:“你们两人可服气?这结果你们还有什么异议吗?”

黄、吴二人被折腾的够惨,不住嘴地说服了、服了,也是,连自己最拿手的“跑路”都输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了,这看家本事都赢不了别人,自己还是乖乖的当个连副吧。一时间,二人的情绪有点消沉。

看着彻底的制服黄、吴二人,李琮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收复了这两个人,其他人自然而然也就死心塌地了。

在一番比试之后,各种大大小小的官职都 “名花有主”了,众人的脸上写满了各式各样的表情,有欣喜的,有失望的,有不服的,这里被李琮彻底搅了个底朝天。每个连就剩下了24个人,每个排8人,剩下的就是一群班长、副班长,和两名可怜的战士,整个一群光杆司令。这两个战士最为可怜,在一群官的面前,就属他们辈分最低,不管见谁都要规规矩矩,谁都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总之,一眼望去都是官,乐得大家眉开眼笑,看来这当官就是好,怪不得当年蒋介石用金钱和官位打击军阀能屡战屡胜。

看着一切都尘埃落定,李琮向众人大声宣布:“刘进为第一连连长、黄东为副连长,张宏为第二连连长、吴德宝为副连长。但是,大家不要以为这个官就这么定了,永远这么当下去,那是不行的。从明天起,我要对你们展开魔鬼式训练,将你们变成真正的勇士,谁训练得好,还可以升官,当官的训练不好,就要被撤职,总之,我的队伍里决不要孬种。听明白了吗?”

李琮的话将很多已经对当连长不抱希望的人的心又撩拨了起来,战士们虽然不明白什么是“蘑菇”训练,但是训练不好就没官当还是明白的,尤其是遇上了这个言出必行的严厉上司,各自暗暗下决心:老子不比别人差,以后老子也要好好训练,争取也要混个连长当当。黄、吴二人听见这话,心中也立刻充满了热情和斗志,恨不得立刻就开始训练,然后把自己失去的连长位子抢回来,让别人看看自己不是孬种。总之,二人的心中又充满了希望,眼神中包含着热切的目光。

这种前所未有的激励方式让所有人都充满了希望和斗志,在前途和钱途变的越发光明的时候,尽管许诺还是空中楼阁,但是人心也会得到一种莫名的满足。于是所有人都大声吼道:“听明白了。”这声音就代表了大家心中的一切。

看着这一个营(说实话总兵力就两个排,武器装备总共就4支三八步枪、21只汉阳造,3支手枪,剩下的就是大刀、长矛了等冷兵器时代的代表了)改编完毕,李琮心里泛起了嘀咕:老子白手起家,以后回忆起来,这段历史肯定难忘,只是不知道这二龙山改编能不能和以后著名的三湾改编相提并论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