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三集 卸甲 第23集 卸甲 七、斜阳山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彪接着说:“这些年里,弟兄们做得很好,我们的第二代培养得也很合格,算得上是乱云飞渡过来了。趁我们现在还不老……”说到这里,他向老战士们用力举了下钢臂铁拳,老战士们纷纷举了下铁拳响应,三德则使出招牌动作,双手胸前一握嘴里突突了几下。占东东、大飞、刘翔、任磊、小曼、晓菲、丽丽们马上给予爷爷们鼓励的掌声。占彪用力点着头感谢孙儿们的捧场接着说:“趁我们还没老得进棺材前,我们要支持第三代做起来,接过第二代的班,多用点什么现代啦,科技啦,要做得更好。我们就是一个目标,继续保障我们抗日班千八百名战士的子孙后代,让他们幸福平安。”

彭雪飞坐在旁边一直沉思着,小峰打趣道:“小飞,你是不是想起在三山岛给你办的婚礼了?” 成义笑道:“是不是还在为那时释兵没有告诉你耿耿于怀呢。”彭雪飞摇摇头说:“没有,我是在想如果彪哥那时要是加入了新四军,现在会是什么结局呢?”

聂排长接话道:“加入了新四军结局不一定会比现在好,只要穿过国军的军服,解放后这一串的运动一定是躲不过的。”说罢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占彪听到后斩钉截铁地说:“小飞,这个可能是不存在的。当年我绝不会向刚抗完日的国军弟兄开枪的。我们抗日班的人都是这样做的。包括隋涛和三德,你们细品品,隋涛和三德虽然当了解放军,但谁也都没打过国军。”

大家细想可不,在解放战争时期隋涛率队从运输连做到铁道兵,三德率队建设海军,都没有国军正面接触过。建国后参加抗美援朝打的是美国鬼子另当别论了。

隋涛和三德可不想传出去上纲上线,隋涛忙岔开话题道:“要是彪哥当了新四军,就凭抗战刚胜利就搞了个那等声势的集体婚礼彪哥就跑不了。我们九豹那时都被冲击了,其中一个罪名就是生活腐化。多亏秀娟她们都当了女兵,立了不少功劳才将功抵过躲了过去。”

***************************************************************

送各路人员的车马大部回来后,小峰和成义、曹羽就引爆了天府洞里的弹药库。天府洞里传出了阵阵巨大的爆炸声,天府山头浓烟直冲云天。爆炸声如惊雷,如霹雳,方圆百里闻者皆惊。

国军和新四军马上得知,是抗日班全体释兵遣散,所有枪支弹药武器装备都原地销毁了。第三战区对占彪的“自我裁军”又恼又气,本来想把他们编入整编第九师的,这样一来只好就势宣布把江南抗日班裁了。

新四军则在惋惜之余略感安慰,毕竟还得到了两个连,这回说什么也不能放了。虽然他们没有带出骇人的轻重机枪,但成批的卡车和汽艇及全员熟练的驾驶技艺都是新四军最缺乏的。三德连被编入新四军第一师,成立了海防团,三德当上了团长。隋涛连则编入了新四军第三师扩为工兵营,隋涛先为营长。不久第三师进入东北成立了铁道兵部队,隋涛也升为铁道兵的一名团长。

爆破完山洞后,占彪带着小宝和克克,小峰和静蕾,成义和小蝶,刘阳和莎拉,曹羽和春瑶,强子、正文、二柱子和各自的妻子一行最后向靠山镇挥泪而别。他们先去了县城,曹羽和春瑶将留下住段时间后准备回东北生活。小蝶则领着成义回家向爷爷和爸爸辞行。大郅、小玉和二民、拴子、潘石头都跟到了县城相送。于顺水晚上设宴招待抗日班英雄们,小玉几乎一直倚在小宝怀里哭成了泪人,郅彪则一直拉着静蕾的衣角喊着干妈不放干妈走……

第二天一早,占彪七对夫妻和克克一行15人租了两挂马车去了杭州,曹羽、大郅、小玉、春瑶、于顺水、二民等人相送十里开外才被成义劝回。

一行人赶着两挂马车走了大半天到了杭州后,在刘阳和成义的引领下找到西湖边的一座不太起眼的幽静小宅院。院门开处相迎的是刘阳属下家在杭州的两个班长。原来这里是刘阳和成义前两天用金条买的宅院,占彪要在这里留下一个联络基地。小蝶和静蕾抢先进了房间,嚷了起来:“哇,我们的东西都先搬过来了呀。”只见三十几个皮箱整齐地堆满了屋子,刘阳早把抗日班的家底运到了这里。

大家忙碌着安排着住处,搬运着物品,收拾着屋里院内。占彪则静静地站在院里树下,凝望着碧波荡漾的西湖。成义提了几把椅子出来,陪占彪坐下,又让小蝶送出茶来。小宝也拉着克克陪着占彪静静地坐着赏着眼前的西湖。成义咳了一声道:“彪哥,这轰轰烈烈的八年过去了,心里面咋有种失落呢,空荡荡的。”占彪回头笑道:“成义啊你简直成了我肚里的蛔虫,直说不就行了。”占彪长叹了一口气说:“你说得没错,确实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我们这些年虽然不是领着千军万马,但也呼风唤雨的指东打西,大碗酒大块肉的好不快活。”小宝轻启朱唇悠悠地说:“彪哥,我们的现在不正是这些年我们追求的目标吗,终于得到了这份安宁。”占彪眼里无限柔情地望定小宝:“是啊,我们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再也不猫进山洞了,再也不打枪杀人了……我们,都要好好珍惜这份安宁。小宝,那个陶什么明的大才子咋说来的: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俺们回家好好种地生儿育女……” 成义不失时机地逗道:“哈,彪哥厉害,好好种地,种出儿女。”小宝听罢羞红了脸站起身说:“不理你们了,说说就下道。”占彪和成义相视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已是夕阳斜照,小宝在院里转来转去,在夕阳余晖中眺望美丽的西湖,受刚才占彪咏陶渊明诗的影响,不禁脱口喊出:“斜阳万里,湖抱山庄!”耳尖的刘阳顿时叫道:“小宝嫂,这名字太好了,我和成义都想了好几天了也没想出名字,这里就叫‘斜阳山庄’了。”成义笑道:“看你美的,还用了你的‘阳’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