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十八节 夜宴,道无间

罗列 收藏 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回到城里。 已经快到傍晚。 我让郭启、傅连他们清点了一下人数。饶是我在攻击后下命令变阵保护,追击时又跑在秦军后面,1000人里,还是有80多人死了,20多人受伤。 那死掉的80多人,有50多人死在战场,10多人死在城门边,10多人死在了城楼上。 那死掉的80多人,象我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回到城里。

已经快到傍晚。

我让郭启、傅连他们清点了一下人数。饶是我在攻击后下命令变阵保护,追击时又跑在秦军后面,1000人里,还是有80多人死了,20多人受伤。

那死掉的80多人,有50多人死在战场,10多人死在城门边,10多人死在了城楼上。

那死掉的80多人,象我一样,本来只想着杀秦军,没想到要帮秦军来杀自己滇国的人,最终还死在自己人手上。

这只是为了我那个计划。

想到这里,我心也很痛苦很迷惘。

弟兄们心情都很沉重。

受伤的20多人赶紧治疗。

大山、包荣也在受伤人员之列。但还好,只是轻微伤,不影响明天的战斗。

大山笑着说:“进城的时候,被一支箭头刮了一下腿,没事。”

受伤较严重的6个人,我带着郭启、傅连等人,将他们安排住在岳父和玲儿的家里。并告诉他们,明天早上,一定要脱了秦军衣服,把滇军衣服露在外面。

郭启问我:“那些死去的兄弟们的尸首,怎么办?”

“顾不上了!”我说,“现在,你们有两个任务:第一、分派弟兄们去捡弓箭、盾牌,越多越好,马匹也要,明天还有大战,这些都用得着;第二、把上面说的东西弄好后,我们两旅800多人,分成八个小队,每个城门边一队,城里三四个主要街道各一队。凌晨时分,三鼓,一旦听到喊杀声,就在各处制造混乱,大喊滇军攻进来了,大喊撤退。”

“是。”他们应道。

“你们撤到北城门边,西山下,再行集合。行动一定要快。到时候,我去找你们。”我说,“今晚要少喝酒,吃饱饭食,多休息。”

吩咐已定。

我到这屋子里看了看,大件东西都在。

岳母、玲儿仅带走了一些衣物,其他的东西还原样摆在各处。

看来,她们走的时候并不是很匆忙。

只希望岳母、玲儿、玉仙她们平安。

不想了,一想,就心痛。

这一战,滇军折损了六七千人,而秦军也折损四五千人。

我本来希望,滇军折损个两三千人,就可以全面撤退的。但现在折损了六七千人,看来,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终于攻下了邛都。

蒙婺大喜。

下午的时候,我们还在阴山阳山血战,蒙婺就立即写了报告,叫人快马报回咸阳。

他,当即住进了王宫。

并决定在金阳宫大宴将领。

还未完全天黑。

金阳宫。

火把四起,灯火通明。

这里,我来过。那时,我和岳父、小卜上将军、钟将军一起陪王中餐。

现在,他们都走了。

而我以占领军秦国校尉的身份回来了。

他们呢?还能回来吗?

蒙婺端坐在金阳宫正中央的最上面。

在他的下面,两排桌案依次摆开。

他的左边下首是王翦,右手下边是贾姚。

再下来,左边是吕将军,右边是李信。

其他的将官依次而坐。

左边最后面是冯天向,右边最后面是我。

众人都很高兴。

独我和冯天向有些默然。

是啊,降将重归旧地,总有些感慨的。

当然,少有人注意我们两个。

秦军将领都沉浸在占领滇国都城的兴奋里。

在这里对峙了大半年,就是为了这一天。

如何能不高兴?


酒菜上齐后。

蒙婺首先举杯:“这第一杯,为我们终于攻占了滇国邛都而干杯!”

“干。”众人站起,一喝而尽。

蒙婺再举杯:“这第二杯,为我们的全体将士奋勇战斗而干杯!”

“干。”众人站起,再喝而尽。

蒙婺三举杯:“这第三杯,为预祝我们扫荡滇国而干杯!”

“干。”众人站起,三饮而尽。

蒙婺四举杯:“这第四杯,为李将军的。本次计策是李将军所献,开战时,李将军又冲锋在前。我已表奏吾王,请加升李将军为威远将军。当然,诸位均会有封赏。来,李将军,干。”

李信说:“谢蒙将军!”一饮而尽。

这里面,只有我,三杯都是轻抿而已。

随后,蒙婺说:“请各位自便。今日得大胜,各位请开怀!”

整个金阳宫杯槲交错,欢声笑语一片。

李信敬过王翦、贾姚和吕将军后,即来敬我:“陈校尉,今日我能立大功,全靠你。我说过,我不会忘记的。来,干了这一杯。”

我说:“这都是将军的功劳,我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

我终于喝了一杯。

贾姚也来和我喝酒,他说:“陈校尉,以前多有得罪,今后,还望我等齐心协力,共助蒙将军攻城拔寨!”

我当即称是。

也有人找冯天向喝酒,冯天向当然来者不拒。反正,他一个人喝闷酒也是要喝的。


等所有的人喝到半酣。

金阳宫里还是热闹非凡。

我端着酒杯,走到冯天向桌案旁。

故意大声说:“来,我们两也算是故旧相识,喝一杯。”

他端着酒杯,转过头去。

我轻声说:“你难道不想知道前卫旅的弟兄们都怎样了?”

他果然还有些关心。但是,不说话,只是头转过来,把酒喝掉。

我轻声说:“他们还好,只是死伤了五十几个兄弟。兄弟们叫我问你好。”

我拿过他面前的酒壶,趁着给他倒酒的机会,在桌案上洒了点酒。

手指一蘸,写了一个“诈”。

他一惊,看看我。

我赶紧擦掉。

“果真?”他悄声问。

我点点头。

“明日,一定要听我的号令!”我靠近他耳边说。

有人走过来了。

我大声说:“冯兄,现在你和我都为蒙将军效力了,以前小弟我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冯兄谅解!”

是王翦来了。

“对。大家喝了这杯酒,就是一家人了!”他也劝道。

冯天向说:“看在王将军的面子上,我和你喝这杯。”

他一仰脖子。

我也喝了。

“好。”王翦说,“我也来和两位喝一杯,冯老弟,希望哪天我能和你切磋切磋。”

“愿意奉陪!”冯天向说话的时候,有点杀气。

王翦意在喝酒,没注意到他的语气。


喝完。

我坐回我的桌案。

伸出两个手指,在桌案上,做出一伸一屈的样子。

我这是在提示,出征路上,冯天向曾经要跟我结拜兄弟,还说,要听我这个弟弟的话。

冯天向点点头。


这一次的宴席,直喝到月上中天。

席散前。

蒙婺和贾姚,还比较清醒。

其他人,都已经醉醺醺。

尤其是李信,想到自己将被封为威远将军,更是高兴,喝到烂醉。

蒙婺说:“兄弟们都早就住腻了帐篷,今日,我等且住住滇国王宫。”他叫过贾姚,“军师,你找人分配一下,大家就在这里各殿住了。”

贾姚于是分配了各位将领的住处。

我和王贲分到同住一处,冯天向单独住一处。

我扶着醉醺醺的王贲来到住处。

这个房间离王城宫门最近。

王贲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半夜里。

我捅捅王贲,轻轻叫:“王贲、王贲。”

他没反应。

我起身,下床,穿衣,出门。

全城四处静悄悄。

一夜欢醉,梦里沉睡。

来到冯天向的门口。

冯天向虽然已经明白我是诈降,但是具体怎么做,他还不清楚。现在知道他单独住,免不了要来叮嘱一下。

“天老子,开门。”我轻声说。

“谁?”

“我,陈抚。”

他开开门,我闪身进来。

他要点灯。

我说:“别点。就这样说一下话。”

“是王和太尉安排,我去秦军诈降的,以为内应。明日凌晨,小卜上将军,会带人来进攻。我们要相机行事。”我说。

“那我现在就去杀了蒙婺。”他说,拿钺欲走。

“不。且把他的命留到明天中午。明日,无论他跑去哪里,你都要跟紧他,在义宾城里,”我做了个喀的手势,“结果他。”

“好。”他说。

“切记,义宾城里,才动手。”我说。

他应诺。

我转身出来。

夜已深。

月色如水。

一切,都在即将到来的凌晨,揭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