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幸存者 正文 海豹突击队6

cjwyc 收藏 5 8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size][/URL] 我抓住绳索挣扎着爬上塔顶,然后再滑下来。但有一个家伙失手掉了下来,径直 摔在沙坑里,胳膊断了,我估计腿也断了。这个家伙块头不小,就这样被淘汰了 。另一个令我记忆犹新的项目就是索网。大家知道这种东西,结实的绳索结成一 个个正方形,形成一张大网,同大家在船坞看到的东西一模一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


我抓住绳索挣扎着爬上塔顶,然后再滑下来。但有一个家伙失手掉了下来,径直

摔在沙坑里,胳膊断了,我估计腿也断了。这个家伙块头不小,就这样被淘汰了

。另一个令我记忆犹新的项目就是索网。大家知道这种东西,结实的绳索结成一

个个正方形,形成一张大网,同大家在船坞看到的东西一模一样。我们必须能够

迅速地攀爬索网,因为海豹突击队员必须通过这种索网来进出潜艇、舰船和充气

橡皮艇。

但是这对我来说非常困难。每次我的脚一蹬绳索,立足处就会往下陷,我伸手去

抓的另一根绳索就会离我更远。很明显,如果我浑身湿透体重也不超过一百一十

八磅的话,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发生。第一次攀爬索网时,我的手脚都被缠住了,

结果被卡在四十五英尺高的地方动弹不得。我猜自己当时看上去肯定很像美国作

家赫尔曼·梅尔维尔在《白鲸》中描写的那位被鱼叉绳索缠住的亚哈船长。

不过,攀爬索网就像其他的训练科目一样,靠的也是技巧。里诺教官纠正了我的

不规范动作。四天后,我就能像马戏团杂技演员一样敏捷地在索网上爬行。哎…

…好吧,我承认,自己当时看上去可能更像只猩猩。随后我会抓住用来挂索网的

粗大圆木,翻过去,然后像蜘蛛侠一样顺着另一边爬下来。行了,……像只猩猩

一样,这么说总行了吧。

在过悬索桥的时候,我遇到了类似的麻烦,总是不能保持平衡,不是晃得太靠左

就是太靠右。这时里诺教官就会及时出现,帮助我恢复平衡,他用的方法就是让

我冲进海里凉快一下,那海水冰冷刺骨,几乎令我心跳停止。接下来我还得在沙

子里打个滚,好让我在这天剩下的时间里浑身又痒又疼。只有等我结束训练回到

洗消室后,才能用高压水枪将沙子冲掉,那过程跟你冲洗粘满泥浆的拖拉机没什

么两样。

实际上,刚刚清洁过后的拖拉机要比我们干净得多,因为没有人会在第二天把它

扔进游泳池,然后对它几乎置之不理,直到它身上开始长出鱼鳍来。对于参加入

门训练的新学员来说,这只不过是“快乐”的又一天。很自然的,第二二六班的

学员每天都在减少,而真正的巴思训练还没开始呢。

一天的训练结束之后,你以为可以缓口气、回房间安静一会儿、甚至睡上一觉吗

?做梦吧。在科罗纳多,没有“安静”这种东西。罗马军事家夫拉韦斯·韦格蒂

乌斯·勒拉特斯曾告诉世人:“让渴望安静的人准备战斗吧。”而科罗纳多就是

这句名言活生生的写照。一名海豹突击队员则会说:“伙计,你想一切都顺利吗

?那就赶紧去把自己的装备准备好。”

那位古罗马人还是很有两下子的。他的军事专著《兵法简述》强调严格的训练和

严明的纪律,一千两百多年以来在欧洲一直被奉为战争经典,在科罗纳多也一直

使用至今。他建议罗马指挥官们大力收集情报,利用有利地形,并派遣军团士兵

前往包围目标。这跟我们目前在海外执行的反恐任务多少有些相似。呼吖,夫拉

韦斯·韦格蒂乌斯!

科罗纳多跟纽约一样,是个不夜城。那些教官不停地在我们军营的走廊上巡视,

一直到凌晨。一次,我把地板一阵猛擦、猛磨,把它搞得简直光可鉴人,这时候

一位教官走进来,在地板上洒了几粒沙子,然后对我大吼大叫,说我住的地方像

狗窝。随后,他命令我和我的游泳搭档跟着他跑去太平洋,去“冲冲凉、玩玩沙

”。然后我们还得去洗消室,冰冷的水管和凶猛的水流发出的尖叫把半个军营的

人都吵醒了,也把我俩吓了一大跳。当时已经凌晨两点了,而再过两个小时,我

们又得回到那冰冷的喷嘴下去。

虽然我并不肯定,但我认为我的室友就是在那天晚上决定放弃的。仅仅因为目睹

了我的遭遇,他丧失了斗志。我不知道他当时认为我会怎么想。

在入门训练期间有一次,当我们正在进行夜间跑步训练的时候,一位教官是从楼

下爬上来,钻进一扇开着的窗户,然后把一个家伙的房间弄得一团糟,把东西扔

得到处都是,还把洗洁剂倒在他的床上。接下来他按原路爬了出去,等大家回到

宿舍以后,敲开那个可怜的家伙的房门,要求检查房间卫生。那个家伙搞不清楚

自己是应该大发雷霆还是应该伤心欲绝,结果用了大半夜的时间打扫卫生,而且

在凌晨四点半时还得同我们其他人一起去洗“淋浴”。

几周后我问里诺这件事的时候他告诉我:“马库斯,肉体几乎可以承受一切磨难

。需要训练的是精神。对那个家伙这样做是为了考验他的精神承受力。你能面对

这种不公正吗?你能受得了那种不公平,那种挫折吗?在此之后你能继续紧咬牙

关,依然意志坚定地向上帝发誓永不放弃吗?我们要找的就是这样的人。”

同前文一样,这里并不一定是里诺教官的原话。但我的确感到豁然开朗,而且把

他的每一句话都铭记在心。相信我,没有人在与他谈话之后依然感到疑惑不解。

到目前为止,我还只是描述了最初两周在陆上和游泳池中的训练情况,还没有讲

清楚教官当时是多么强调正确的、均衡的饮食。他们开设了专门课程,让我们牢

记必须食用大量水果和蔬菜,并摄入成吨的碳水化合物和水。

道理很简单: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像保养好自己的装备一样,要确保身体摄入充

足的营养和水分,每天都要喝一到两加仑的水。开始任何科目训练之前都要灌满

水壶。只有这样,当你挑战身体极限的时候,你的身体才能够挺得住。而在随后

的几个月更加艰苦的训练中,毫无疑问你们必将挑战这些极限。

我记得在这方面出现了很多问题。尽管只在基地待了几天,大家却都感到了不适

:肌肉酸涨,肩膀、大腿和背部疼痛,而这在以前都是从未有过的。

负责这方面训练的教官警告我们,除非是为了退烧,不要服用醋氨酚之类的强力

镇痛药物,不过服用一些布洛芬是可以理解的。他承认,如果没有布洛芬,我们

很难熬过未来的地狱周。他还告诉我们,医务处会确保我们得到足够的剂量以缓

解疼痛,但剂量也不会太大。

我记得当时他淡淡地说道:“你只要在这里呆着,那就肯定会感到疼痛。我们教

官的工作就是要让你感到疼痛。当然,我们并不会要大家成为残废,但我们必须

要让大家感受疼痛。要成为一名海豹突击队员,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们需要

证明大家能够经得起严刑拷打。对付疼痛的办法就在你的心里。不要向疼痛屈服

,鼓足勇气去挑战各种训练科目。时刻提醒自己你是多么希望继续留在这里。”

入门训练的最后科目是划小艇--传说中的小型充气橡皮艇,俗称小不点儿船。

这种船长十三英尺,重将近一百八十磅。它非常笨拙,难以操控,但巴思学员们

就用它来把自己锻炼成为一个个紧密的整体。他们划动短桨,冲过涌入的海浪,

大概七分钟后再把这东西拉到沙滩上,排好队等教官检查。至少在我们看来情况

就是如此。

我们穿着救生衣列队站在小艇旁。艇里面的短桨摆得整整齐齐,船头船尾的绳索

都仔仔细细地绕成一盘,放在小艇的舱板上。一切物品的摆放都要精确到英寸。

训练一开始就是一系列的比赛。在此之前,每个小组都选出航海经验最丰富的队

员担任艇长职务。艇长列成一队,将短桨斜靠在肩膀上呈“肩枪”的姿势,然后

向教官们敬礼,并大声报告自己的小艇已装备就绪,队员们已做好出发准备。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