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二卷 第五章

张单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王冷斋喃喃道:“不可能,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既然王县长没什么印象,那我就给你提醒一点。”井田造微笑道:“王县长,今年伊始,临危受命的你前往宛平县上任。一天下午,宛平县政府大厅里,正在主持会议的王县长你忽接警察局长报称,日军太刀师团参谋长井田造带了个随从在东城门外请求进城,说是来祝贺县长阁下就任,你可还记得?”

王冷斋道:“我记得,我那时想既然是为表示友好而来,况且只是两个人,理应以礼相待,所以我去迎接你了。”

井田造点了点头,道:“我的那个随从是个曹长,你可记得那天有什么反常的事情吗?”

王冷斋沉思道:“那天,你成了第一个进入宛平城的日本军人,在此之前,你们日军虽然占领北平的铁路枢纽丰台一年多了,但始终没有一兵一卒能混入近在咫尺的宛平城,而且平时你总是骑着大洋马横冲直撞,可今天却变得很反常,徒手步行而来。”

井田造摇头道:“和这个没关系,你想想那个曹长。”

王冷斋沉吟道:“你身后跟着的那个曹长,一进城门,那曹长便踢起正步,一副木偶似的动作,惹得城内百姓们不禁哑然失笑。”说到这里,王冷斋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骇然的望着井田造。

井田造笑道:“王县长,你想到了,没错,问题就出在那个曹长身上。”

王冷斋沉声道:“井田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曹长应该不是普通人。”

井田造点头道:“正是,可惜,王县长,你现在才知道未免太晚了吧。”

王冷斋问道:“井田造,那个曹长到底是什么人?”

井田造微微一笑,道:“王县长,我这个也不喜欢卖关子,我实话告诉你,那个曹长其实是个老练的炮兵测距手。由于宛平城有三四丈高的城墙遮挡,我们日军无法测定炮击城内目标的距离,为此我便借此‘祝贺’之机,进城来步测距离。今天我们日本炮轰宛平城爆发,我们日军架在东门外沙岗的野炮之所以能首发命中县政府大厅,其源盖出于这个曹长的步测。”

王冷斋听后,叹道:“是我大意了,没想到我王冷斋无意中做了对不起国家的事情。”

井田造冷冷道:“王县长,你们中国的老百姓就是一群笨蛋,我们日本人明明在做危害你们中国的事情,他们还看的笑嘻嘻的,实在愚蠢至极。”

王冷斋听后难过至极,没想到就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竟然让宛平城遭此劫难,剧烈的咳嗽起来,井田造淡淡一笑,道:“王县长,请保重,千万不要被气坏了,身子要紧呀。”

“砰,砰,砰”,又传来三声炮响,三颗炮弹落在了宛平县政府的屋顶上,宛平县城的屋顶的瓦片开始片片落下,宛平县城大厅塌毁,瞬间被夷为平地。

井田造得意笑道:“王县长,你猜猜看,这个计策是谁想出来的?”

王冷斋止住咳嗽,冷笑道:“素闻井田造你身为太刀师团的参谋长,不仅智计过人,而且学识渊博,想必这个计策是你想出来的吧。”

井田造承认道:“没错,就是我。”

王冷斋沉声道:“井田造,听完了你的绝世好计策,现在我们来谈谈和谈的条件吧。”

井田造道:“好,王县长,那我就不说闲话了,想要我们日军撤兵,你们中方必须答应我们日本人三个条件。”

王冷斋道:“哪三点?”

井田造道:“一、限于当天下午八时前,中国军队撤退到西岸,日军亦撤至河东,逾时即实行以大炮攻城;二、通知城内人民出城;三、还是要惩罚宛平城守军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

王冷斋冷冷的道:“一、本人非军事人员,对于撤兵一节,未便答复;二、城内人民,自有处理办法,勿劳代为顾虑;三、你说的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他们都是自卫还击,绝对不用负任何的责任。”

井田造冷哼道:“王县长,这么说你们中方没有和谈的诚意了?”

王冷斋怒道:“你们日本人真是会诬赖人,这次军事冲突明明是你们日本人挑起的,你们居然还反咬我们中国人,还有你们日方如果真有诚意和谈,那么为何三番两次进攻宛平城和卢沟桥?”

井田造冷然道:“兵临城下更有谈判的筹码,王县长,如今局面是日强中弱,你们中国人如是赴偶顽抗,那么结局必然是死路一条。”

王冷斋厉声道:“我王某人但愿效法张雎阳,绝不从宛平城退后一步!”

井田造学识渊博,他当然张雎阳是谁,张雎阳即张巡,唐代河南南阳邓州人,是“安史之乱”时期著名的英雄。张巡,出生于河南南阳邓州,他从小就聪敏好学,博览群书,为文不打草稿,落笔成章,长成后有才干,讲气节,倾财好施,扶危济困。安史之乱时,张巡誓死守卫睢阳,他虽为文官,但精通兵法,屡次击败叛军,但终因寡不敌众,战死于睢阳。张巡殉国时,身首支离,芮城、邓州和睢阳三地皆招魂而葬。据说他死后被追封为“通真三太子”。

井田造冷哼道:“王县长,昔日张巡守雎阳是闹的要吃人肉,莫非王县长你今日也要学张巡?”

安史之乱中期,叛军大将尹子奇领兵十三万,来进攻睢阳,真源县县令张巡应睢阳太守许远之请守城。虽说双方兵力悬殊,但张巡带兵坚守,和叛军激战了十六天,俘获敌将六十多人,歼灭两万多人,并且射瞎了尹子奇左眼。尹子奇一气之下,把睢阳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个时候,就发生了史书里记载的悲壮一幕——尹子奇久围睢阳,城中食尽,议弃城东走,张巡、许远谋,以为:“睢阳,江、淮之保障,若弃之去,贼必乘胜长驱,是无江、淮也。且我众饥羸,走必不达。古者战国诸侯,尚相救恤,况密迩群帅乎!不如坚守以待之。”茶纸既尽,遂食马;马尽,罗雀掘鼠;雀鼠又尽,巡出爱妾,杀以食士,远亦杀其奴;然后括城中妇人食之;既尽,继以男子老弱。人知必死,莫有叛者,所馀才四百人。

王冷斋断然道:“即真是如此,我王冷斋也要效法张巡!”

井田造冷笑道:“即使如此也是杯水车薪绝对挡不住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兵锋,你们中国人准备当亡国奴就对了。”

王冷斋缓缓道:“我中华有万里河山,岂是你们几个拥有几个小岛的国家所能灭亡的,你不要在痴人做梦。”

井田造哼道:“现在中日的战事已开,我相信我们日本大部分的人都是主张扩大中国的战事,这次八成是要增兵华北,你们中国亡国指日可待。”

王冷斋冷笑不止,井田造指着天空中还在轰炸宛平县的日本飞机,接着道:“我们日本有飞机大炮坦克这些高尖端武器,你们中国只有汉阳造,仅凭这些你们中国人是绝对抵挡不住我们日本人的进攻。”

王冷斋冷声道:“我们中国人有铁骨铮铮的脊梁骨,不管情况有多么艰难,我们中国人就可以抵挡你们日本人进攻!”

井田造冷笑道:“铁骨铮铮的脊梁骨?我们日本人打过来,你们中国人去当汉奸的人还少吗,伪军比我们日军还要多,简直是一堆屁话。”

王冷斋道:“我们中国人口有四万万之多,难免有害群之马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井田造哼了一声,道:“王县长,我不想和你谈这些大道理了,我现在继续和你谈判,这些条件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王冷斋大声道:“不答应!”

井田造冷冷道:“王县长,那你就不要怪我们日本人把事情给做绝了。”

王冷斋道:“井田造,在这以前,我们中国人对你们日本人一向忍让,所以滋长了你们东洋人的滋长气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二十九军司令部和中央南京都是要对你们日本人抵抗,这回日本人千万别想再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猖狂。”

井田造忽然语气放软,柔声道:“王县长,我很佩服你的骨气,居然敢在我们日军的飞机轰炸之下和我和谈,面对我这个精通日本剑道的人还不失国家尊严,但是做人要面对现实,你说是不?”

王冷斋哦道:“然后呢?”

井田造续道:“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井田造话还没有说完,王冷斋打断他说的话道:“井田造,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当汉奸?”

井田造嘿嘿道:“王县长,我说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这叫西瓜往大的一面倒。”

王冷斋冷冷道:“河山寸土属中华,保卫毫厘敢失差。逆料风波终险恶,不敢蹈隙与乘暇。”

井田造沉声道:“王县长,这是你最后的态度吗?”

王冷斋反问道:“你说呢?”

井田造心忖看人我们皇军不打出一场胜仗是无法得到有利的筹码了,想到这里,道:“王县长,那好,我就不奉陪了,你就好好的看着你们中国军队是怎么输的吧。”

王冷斋冷笑道:“这句话该我来说。”

井田造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他已经没心思和王冷斋谈判,因为他知道再继续谈下去也是徒劳无功的,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所以他走了,暂时的离开宛平城等到打出胜仗再来逼王冷斋就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