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军有邻 第二章小试牛刀 第二章小试牛刀(12)

赵启杰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size][/URL] (12) 鲁高扬决定给凌丽打个电话的时候,已近中午时分。尽管早上才为凌丽寄出了一封信,但这会儿却仍然想给她打个电话。 在得知三个临时工都没有手机之后,鲁高扬感到很失望。在他们三个人中,唯有许有发头脑活络,与周围的人有些往来,但他似乎也用不着购买手机。鲁高扬也曾想过,以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


(12)


鲁高扬决定给凌丽打个电话的时候,已近中午时分。尽管早上才为凌丽寄出了一封信,但这会儿却仍然想给她打个电话。

在得知三个临时工都没有手机之后,鲁高扬感到很失望。在他们三个人中,唯有许有发头脑活络,与周围的人有些往来,但他似乎也用不着购买手机。鲁高扬也曾想过,以许有发的名义买部手机,但很快又取消了这个念头。是的,自从自己到农场来后,许有发的表现还算令人满意,可这并不能说明他就是可靠之人。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万一将来某一天在工作上与他产生了摩擦,岂不是为他“上访”多了个口实?

思来想去,鲁高扬决定放弃购买手机的念头。在成功续签士官合同之前,一点违规的事儿也不能做,小不忍则乱大谋。人虽在军营外,纪律要在心中。

在街道两旁,有着许多家店铺。看得出,这个小镇也不同一般,处处使人能感受到一种古老的神韵。虽然地处偏僻,然而毕竟是这一带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最繁华的中心地段,还开着一家休闲茶舍。外墙涂着粉红色的涂料,两扇推拉玻璃门始终处于关闭状态,容易让人产生一种神秘感来。

其实,鲁高扬和凌丽一起去过几次茶社,对茶社的环境并不陌生。别看凌丽在公司只是一个小小的文员,但在省城工作和生活,时时感受着都市的文明,思想观念和生活方式都很时尚。

“等你转业的时候,想法儿留在省城,找份好的工作,我们就结婚!”凌丽优雅地用吸管抿了一口果茶,轻声地对鲁高扬说道。鲁高扬幸福地有点晕眩,但是他也知道,要走到这一步,还有许多门槛需要自己去跨越。

“你听到我说的话了?”看到鲁高扬若有所思的样子,凌丽不些不快地问。

“嗯。听到了。”鲁高扬一口干了自己面前的那杯茶。

“看你,渴成这样了?!”凌丽把茶壶端起来,往鲁高扬杯子里续上,“这儿不是你们部队,斯文一点好不好?还是农民的样子。”

“我渴。”鲁高扬心里有点不高兴。我本来就是农村出来的嘛,农民怎么了?将来留在城里,我也不一定比城里人差。

回想起那天的情景,鲁高扬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晕,现在我虽然穿着军装,实际上与农民也没有区别了,还不知凌丽会怎么看我。前几封信中,鲁高扬搜肠刮肚,用丰富的词汇把这儿描写得像一处景区,很诗意很诗意。当然,怕凌丽担心,压根没有提及自己被狗咬伤和与二撸子争斗的事儿。

就在茶社的旁边,有一家百货店,门前有部公用电话。鲁高扬把自行车停在门前,对老板娘说了声打个电话,就抄起话筒,按下了凌丽单位的电话号码。

“喂!凌丽,我是鲁高扬。”电话通了,鲁高扬听到凌丽的声音,有点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一周多不见,感觉有满肚子的话儿要向她倾述。鲁高扬对着话筒一口气讲了很多,最后凌丽在电话中问,你还要对我说什么吗?

鲁高扬看老板娘直直地盯着自己,本想对凌丽说声“我爱你”,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穿军装有时办事方便,但有时又不方便。比如这会儿,要是不穿军装,说话就不会有太多的顾忌。连长说得对,穿着军装,这儿就是一座军营,还是要处处注意军人的形象。

就在鲁高扬等待老板娘找钱的时候,猛然听到身后有大声喊叫。

“这是谁的自行车?!”鲁高扬转头看到一个青年男子,西装革履,头型很酷,站在茶社门前的一辆“北京现代”旁边,手里拎着一串车钥匙,正冲四处张望着。很显然,他刚从茶社走出来,正准备倒车,鲁高扬的那辆自行车停在那儿,挡住了他的道儿。

鲁高扬赶紧跑过去,说了声对不起,就想把车移开。不料这名男子却对鲁高扬客气起来:“哟,原来是解放军同志的车呀,对不起。”

鲁高扬笑了笑。那名男子却不急着开车,与鲁高扬搭讪道:“是不是军队农场新来的呀?”

“是的。”鲁高扬重新将车支好,正准备接老板娘找回的零钱,那名男子却递过一支“中华”烟来,自我介绍道:“我姓皮,皮定均的皮,是东安服装有限公司的老板,我们是邻居,呵呵。”

“嗯。”鲁高扬礼貌地应了一声,东安服装有限公司离农场的确很近,听许有发说,东安是一家私人企业,专做服装的来料加工生意,在这带名气大着呢。老板皮栋梁三十岁还不到,就把公司发展到一定的规模,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

“听说新来了位场长,早想去拜访一下,无奈近来接了一批活,加班加点地,还没有抽出空来。”皮栋梁为鲁高扬点上烟,冲鲁高扬笑了笑。

“您客气了,呵呵。欢迎您有时间去农场玩。”鲁高扬说。

“一定,一定。改日一定拜访。”皮栋梁伸出手来。“我有事先走一步。”

“再见!”鲁高扬也伸出手去,与皮栋梁握了握。

到底是有身份的人,言谈举止让人感觉到舒服,虽然他说去农场拜访,那也不过是客套,但比起二撸子,可强多了。鲁高扬等皮栋梁把车开走,也跨上自行车,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想道。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